新聞標題【民報】奧運沒教練,問題出在哪?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奧運沒教練,問題出在哪?

2016-07-01 19:11
里約奧運將屆,選手準備要遠行為台灣爭光了,可是,謝淑薇的哀怨「沒有教練怎麼打奧運」,也許點出了台灣體壇官大學問大、分配名額也多的怪象。圖/取材自謝淑薇臉書
里約奧運將屆,選手準備要遠行為台灣爭光了,可是,謝淑薇的哀怨「沒有教練怎麼打奧運」,也許點出了台灣體壇官大學問大、分配名額也多的怪象。圖/取材自謝淑薇臉書

謝淑薇在臉書表示,沒有教練怎麼打奧運。

問題出在奧運參加人數有總量管制,我國在網球項目中,4人以下代表團只能配1名發給大會官方證件的教練,5人以上才配第2名;但這不是理由,事實上還是可以透過ITF﹝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國際網球總會﹞申請臨時教練證,在選手比賽時進行指導。

2008年北京奧運盧彥勳擊敗當時世界排名第六、現今排名第二的「英國希望」穆雷(Andy Murray)時也曾引發討論,球迷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盧彥勳身為奧運國手,卻沒有教練到場邊幫他練球,盧彥勳自己請來的連玉輝教練只能使用奧運送給選手的10張門票其中1張坐在場邊觀戰,而協助盧彥勳熱身的日本選手錦織圭後面有兩個教練、一個防護員;再看看他擊敗的穆雷,至少有三個教練和一位防護員。

原來,在奧運開打前一個月,ITF曾開放國際奧會分配教練名額不足的國家,一個申請「臨時教練證」的機會,可是「台灣沒有提出申請。」


左起:莫瑞(Andy Murray)、費德勒(Roger Federer)、錦織圭。圖/取材自網路

另一個關鍵還是在於經費,有人說球王費德勒(Roger Federer)參加奧運是自費,包括自備教練、防護員,瑞士不必幫他出錢;這是因為費德勒現在不缺這筆錢,但請看看費德勒在網球之路上,瑞士是怎麼栽培他的?

費德勒的父親回憶:「我們那時很幸運,能得到瑞士網協的資助。羅傑證明了網協培養出來的球員,也能躋身頂尖行列。當羅傑四處奔走參賽時,瑞士網協負責相關費用。後來,羅傑進入埃庫布朗的瑞士國家網球中心訓練,網協也承擔了大部份費用。單靠我們自己,是無法承擔全部的。」

瑞士網協可不是在他養成過程中連正眼都不瞧一下,等他成為世界球王再來發國光獎金沾光。

有人質疑盧彥勳(左圖,取材自盧彥勳臉書)也沒教練都沒吭聲了,謝淑薇幹嘛抱怨?但盧彥勳不是沒吭聲過,表達意見的結果是被網協以「不要選手干擾協會推廣網球發展」封殺,還嗆他「就像國軍,能說打仗就打仗,說不打仗就不打嗎?」「條件一大堆,若他是費德勒、貝克漢也罷,條件一大堆有些自抬身價。」甚至抹黑他愛錢、不愛國。

既然奧運有人數總量管制,能不能少去一些官員,把資源留給選手和教練?用國光獎金當作要選手賣命的誘因已經是業餘時代的落伍作法了,在如今奧運已全面開放職業選手的時刻,四大天王都代表各自的國家參賽;費德勒還要和辛吉絲(Martina Hingis)搭檔混雙、和瓦林卡(Stan Wawrinka)搭檔男雙,全世界都在引頸以盼。一個國家為選手付出多少心血,才是選手願意為國家榮譽而戰的動力。

我們對台灣體育發展的期待,其實就這麼簡單。然而中華民國各運動單項協會──簡稱擦鞋(X協)──搞笑事蹟不斷,例如跆協連一雙襪子都搞不定(楊淑君亞運黑襪事件)、田協連一根竿子都送不到(葉耀文世錦棄權事件)、籃協讓女籃國手在U18三對三世青賽二打三、棒協從沒早餐到忘記借訓練場地各種出包……

這些「擦鞋」之所以能不斷搞笑而仍屹立不搖,原因在於他們是依據人民團體法第8條設立,非屬為執行國家行政任務所組織之公法人,卻可辦理受委託而執行公權力之事項,又在國際奧會成員國的「體育團體單一原則」﹝Ein-Verbandsprinzip﹞之下,得作為與其他國家或國際體育團體交涉之「唯一對口單位」,並代表國家參加國際性之該單項運動競賽,這樣的特殊性質及若干實際運作情形,與人團法之規範架構有所出入,形成實務與法制脫鉤、時聞派系壟斷或家族世襲、主事名單多為政治人物、未依照規定召開年會或其他會議導致功能不彰,以及有權無責的現象。

如果連實力和成績這麼明顯有客觀數據擺在那的運動項目,都不免在裙帶政治的利益操弄下被犧牲,這個國家還有什麼公平希望可言?運動員代表國家出國比賽,新政府有沒有魄力從這點上開始改革,台灣能不能有所改變,「全世界都在看」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