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美麗島事件:回顧與前瞻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美麗島事件:回顧與前瞻

 2015-11-25 14:58
黨外人權/人拳標誌。橄欖枝環繞,象徵和平。國民黨扭曲詮釋為台獨黑拳幫(左圖); 1980年228情治人員暗殺林義雄母親與雙胞胎女兒,幸虧林奐均救活。圖(右)為林義雄與夫人方素敏在靈堂前致哀。(蔡百銓提供)
黨外人權/人拳標誌。橄欖枝環繞,象徵和平。國民黨扭曲詮釋為台獨黑拳幫(左圖); 1980年228情治人員暗殺林義雄母親與雙胞胎女兒,幸虧林奐均救活。圖(右)為林義雄與夫人方素敏在靈堂前致哀。(蔡百銓提供)

那殺肉體而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馬太福音》10:28

真正的人可以輸掉身體,但是一定要贏得靈魂!-賽德克‧巴萊

黑夜即將消逝,白晝已然來臨。讓我們揚棄陰暗的行為,舉起光明的武器。-新約聖經《羅馬書》13:12 

1979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卅六周年祭即將來臨。美麗島事件有「第二次228事件」之稱,談論這個事件應該追溯到1947年第一次228事件。但是自從1947年以降,台灣政治一直非常低迷,直到1977年中壢事件爆發才有突破性發展。

談論美麗島事件,不妨提前兩年,從中壢事件談起。這段歷程可以分為三部曲: 1977年11月中壢事件、1978年9月黨外助選團總部成立與相關事件、1979年8月《美麗島雜誌》成立與美麗島事件本身。

美麗島世代黨外付出慘痛代價,八年後蔣經國才宣布解除戒嚴與開放黨禁。如今我們可以從美麗島事件獲得甚麼教訓?如何不讓美麗島事件再度重演?台灣加入聯合國《兩盟約》有何意義?

中壢事件(1977/11/19) 

中壢事件為什麼爆發?國民黨選舉舞弊作票,遭到民眾群起抗議。選舉是蔣家政權的民主櫥窗,這個櫥窗遭到中壢事件擊碎。有人揶揄國民黨選舉只獲三票:作票、買票、騙票。

1977年11月19日,台灣縣市長與省議員選舉投票日。那天中午中壢國小投票所選務人員舞弊,把投給黨外縣長候選人許信良的選票搞成廢票。下午三時群眾圍聚中壢警局抗議,傍晚時分推翻警車,午夜更有人縱火燒警局。張富忠《選舉萬歲》為這個事件保存完整的歷史見證。

但是究竟是誰領導群眾縱火燒車與警察局?便衣憲警與軍人!2014年媒體採訪當年縱火者,受訪者坦承自己是國民黨便衣憲警,而推倒警車者也多是國民黨指派的現役軍人。憲警也開槍射擊三個青少年,造成兩死一傷:射殺中央大學學生江文國,19歲的張治平送醫不治,16歲少年劉世榮身中數槍(自由時報2014-11-19「中壢事件37周年 教科書不教的事:買票作票的年代」)。

那年國民黨擔憂中壢事件外溢而自我收斂,否則很多投票所都會像中壢那樣引爆(當時筆者就在雲林縣北港某投票所監票)。國民黨承認許信良當選桃園縣縣長。黨外總共當選五位縣市長與廿三位省議員,士氣大振。

黨外助選團總部(1978/9-12)

1978年九月黃信介與施明德邀請非國民黨籍候選人,在台北市民族西路成立「黨外競選團總部」作為聯絡處(在那個時代,我到商店刻「黨外助選團總部」印章,五公分長寬,還要留下姓名與住址、身分證號碼,供店家向有關單位報備。我曾為黃信介撰寫中山堂大會講稿,引述高中時代閱讀的雷震《監察院之將來》,抨擊國民黨把黨歌當作國歌等,建立黨有、黨治、黨享的黨主共和國,不料引起激烈反應)。

黨外氣勢如虹,信介仙說「國民黨辦選舉就像辦喪事一樣」。但是這場選舉不幸遭到取消。12月15日美國宣佈將與中國建交,次日國民黨宣佈停止選舉。25日黨外人士發表國是聲明,提出自決權:「我們堅決主張台灣的命運應由一千七百萬人民決定。」

1979年元旦美國與中國建交,人心惶惶。接著發生一連串事件:余登發與假匪諜、吳泰英案、高雄橋頭遊行、許信良縣長撤職案、林義雄譴責國民黨叛亂、地下刊物《潮流》陳博文逮捕案、陳婉真紐約絕食抗議、鼓山事件等等。

《美麗島雜誌》(1979/8-12)  

1979年8月初黨外人士創辦《美麗島雜誌》月刊,在中泰賓館舉辦創刊酒會。極右派《疾風雜誌》人員前來鬧場,鎮暴警察大軍壓陣。《美麗島雜誌》衝擊國民黨戒嚴政府,只發行四期。《美麗島雜誌》社務委員陸續增加到91人,網羅全國各地黨外人士,形成沒有黨名的政黨。雜誌社在台北市掛牌成立,全國各地設分社。黃信介擔任發行人,許信良為社長,呂秀蓮與黃天福為副社長,張俊宏總編輯,施明德總經理。

美麗島事件(1979/12/10) 

1979年12月10日舉世各國慶祝人權日,台灣卻爆發美麗島事件。當晚六點鐘《美麗島雜誌》人員聚集在高雄市遊行,朝向新興分局前大圓環前進。黃信介演講,要求解除戒嚴與言論自由。國民黨預先收買地痞流氓冒充支持者,手持火把攻擊憲警。八點半,鎮暴部隊未暴先鎮。他們包圍群眾,扔擲催淚彈,投射探照燈,逐步縮小包圍圈,故意挑起警民衝突,然後再鎮壓民眾。媒體濫肆謾罵黨外人士,例如「剷除國賊、人人有責」等。御用打手學者也在中央日報連署,譴責美麗島叛亂份子、暴力份子。

12月13日清晨情治人員開始大肆追捕黨外人士,直到26日逮捕最後一位范巽綠(施明德除外)。范巽綠(璐璐、史非非)是「黨外新生代」唯一遭到逮捕者。她是外省人第二代,但是以台灣人第一代自居。

美麗島大審(1980/3/18-27)    

1980年2月20日,警備總部軍法處以叛亂罪起訴八人(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陳菊、呂秀蓮、林弘宣),一般法庭起訴楊青矗與王拓等卅七人。被告聘請十五名辯護律師,包括謝長廷與陳水扁、蘇貞昌等。接著,2月28日發生林義雄祖孫命案:情治人員暗殺林義雄的母親與雙胞胎女兒,幸虧林奐均救活。

1980年 3月18日美麗島大審開啟,在警總第一法庭舉辦,歷時九天(該法庭位在今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裡)。由於旅美作家陳若曦陳情與美國施加壓力,這場軍法審判破例對外公開旁聽。4月5日警備總部下達《判決書》:八人判處叛亂罪,另外卅七人判處其他罪名。叛亂犯中,施明德無期徒刑,黃信介有期徒刑十四年,其他六人各十二年。許信良預先出國,逃了一劫。那時候國民黨很慈悲,呼籲國人「哀矜勿喜」,而政論家丁中江自稱要像吳鳳那樣捨生取義。

1987年蔣經國總統解除戒嚴與開放黨禁。1990年520李登輝總統就職那天,特赦這八名叛亂犯。2000年陳水扁贏得總統大選,美麗島與律師世代成為權力核心。流淚播種者,必將歡樂收割(舊約聖經《詩篇》126:5)。

黨外新生代

在這段期間,台灣出現以青年學生為主的「黨外新生代」。他們或者單兵作戰,或者擔任黨外公職人員的助理,或者擔任黨外雜誌《八十年代》與《美麗島雜誌》的編輯與撰稿。他們不像野百合與太陽花世代那樣,擁有一場學運作為共同記憶。    

美麗島事件的黨外領袖備受讚美,適如其分。黨外新生代卻乏人追憶,似乎走入歷史。這些新生代具有理想性格,如今際遇容或不同,仍在自己崗位上發光發熱。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而黨外新生代唯有范巽綠坐過牢,且從狂飆革命家轉型為溫和改革家,具有指標性意義。

范巽綠:從黨外新生代,到教育改革家

美麗島事件發生後,范巽綠先後在景美與土城看守所羈押九十天,當時她是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研究生。目前我正在撰寫《台灣與聯合國兩盟約》,談到美麗島事件,請她提供一些資料。且聽她的現身說法:「我參加《八十年代》與《美麗島》雜誌撰稿與編輯。美麗島事件當天,我與雜誌社同仁林濁水、林世煜因為12月9日之鼓山事件,特別南下聲援次日《美麗島雜誌社》舉辦的世界人權日活動。

「12月13日大逮捕之後,全台黨外領導人幾乎被捕迨盡。我清楚記得,當天晚上,在康寧祥家頂樓,只剩幾位黨外人士康寧祥與張德銘、黃煌雄數人,以及幾位《八十年代》新生代康文雄、林進輝、陳永興、李筱峯、魏廷昱等人而已。老康說:『黨外現在只剩幾位阿公和孫子們繼續未完的事了。』

「大家商量需要盡速處理的事情有三:(一)組織軍法律師辯護團,由張德銘進行;(二)聯絡全台家屬,慰問並建立網絡,由范巽綠負責;(三)全面整理美麗島事件經過,由范巽綠與林濁水、林世煜、周渝等當天在現場的新生代負責,以提供國內外最確實的事件經過。當時全台媒體一片殺伐之聲。國民黨發動所有媒體,以『涉嫌叛亂』之名,進行對美麗島被捕人士之討伐。我們必須讓真相快點傳播。」

范巽綠接著述說她遭到逮捕的經過,抱著視死如歸的精神。她追憶道:「12月26日傍晚,我從新生南路《八十年代》雜誌社下樓時,遭到幾位陌生人攔截。除了施明德之外,我是最後一位遭到逮捕者。我想,結賬的時間到了。我以『涉嫌叛亂』名義被捕,一路帶到景美軍法處看守所(現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直至 3月1日移送到土城看守所。3月26日我再移送台北地檢處,以『無辜』獲釋,總計 90 天。

最令她感到遺憾的事情,莫過於父親憂心過度而中風去世。她繼續說道:「出獄後,才知道228 林宅血案。而父親因在報上看到我被捕之新聞而中風,一年後過世。我繼續投入1980年美麗島家屬選舉,為周清玉與黃天福、許榮淑等人助選,讓人民用選票審判國民黨。」

後來范巽綠擔任民進黨兩屆不分區立委,長期駐守立法院教育委員會,關注教育與文化、性別、環境永續、原住民、人權等議題。2000年政黨輪替後,成為教育部歷史上首位民進黨籍的女性政務次長,任職五年八個月。她把進步價值觀帶入教育,目前擔任高雄市教育局局長。

狗尾續貂,夫子自道

戒嚴時期,千奇百怪。1977年我北上就讀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恭逢黨外盛會,對於民主大業略有微勞。最後我趕寫論文,與外界失聯,未參加美麗島事件。教育部卻下公函給淡江大學,要求張建邦校長把范巽綠與我開除學籍,遭到拒絕。

研究所期間,我幾乎不上課。毛樹清老師出自愛護學生心理,建議我寫封自白書。他說由他轉交王昇將軍,可獲推薦到台大歷史系與外交部服務,兩份專職工作與薪水。我沒寫。如今雖是流浪兼任講師,卻翻譯與撰寫學術著作四、五十本出版。跨文化、跨領域。開闢幾門新研究領域,兼治全球學與台灣學。

結語:邁向人權國家

美麗島事件是台灣民主化過程的轉捩點。黨外領袖入獄,黨外支持者卻快速激增。戒嚴已如強弩之末,1987年解嚴其實形式多於實質。如今台灣的民主也可能形式多於實質。戒嚴幽靈就像兀鷹那樣翱翔天際,隨時都會俯衝下來,攫走初生的民主嬰兒。而專制餘孽躲在黑暗角落,蠢蠢欲動,伺機復辟。人民必須時時保持警惕,不要留給惡魔立足餘地(新約聖經《以弗所書》4:27)。

蔡英文如果當選總統,建議記取美麗島事件教訓,深耕人權建設,營造台灣為人權國家,特別是加強軍警學校與部隊的人權教育。而台灣歷史上最嚴重的人權問題,莫過於人民對於自己的命運缺乏發言權。2009年我國加入聯合國《兩盟約》,其第一條明揭的民族自決權成為我國國內法。自決權是一切人權的前提,否則人為刀殂而我為魚肉,其他任何人權都是空談。台灣人民如果不能掌握自決權,228事件與美麗島事件很可能重演。

【延伸參考資料】
蔡百銓《台灣守護周刊》四篇文章:「讚美蔡英文不分區立委名單,恭賀民進黨第三代成軍」、「美麗島事件與大審: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走訪」、「國歌與憲法」、「黨外、台獨黑拳幫、大使」。文集《台灣之戀:卻顧所來徑》第九篇相關文章。
張富忠《選舉萬歲》日文版《選舉暴動》,1977 。
呂秀蓮《重審美麗島》自立晚報社,1992。
李文《縱橫五十年-呂秀蓮前傳》時報文化,1996 。
姚嘉文《景美大審判-美麗島軍事審判寫真》彰化沛來出版社,2003再版。
姚嘉文與張俊宏《黑牢宣言》彰化關懷文教基金會,2004。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