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要看台棒、拒看中職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要看台棒、拒看中職

2020-05-11 10:09
最近所謂「中職」開打讓外國媒體以為中國抗疫有成,可以正常打球,著實替「偉大」的中國免費喝采、宣傳了一番,真正讓人啼笑皆非。圖/擷自CPBL官網
最近所謂「中職」開打讓外國媒體以為中國抗疫有成,可以正常打球,著實替「偉大」的中國免費喝采、宣傳了一番,真正讓人啼笑皆非。圖/擷自CPBL官網

我本來對棒球還有那麼一點點興趣,不過台灣的職業棒球居然叫做「中華職棒大聯盟」,簡稱「中職」。「中職」這個複合體很奇怪;真正的台灣人不做,偏偏要去當假中國人,組織中國的職業棒球,實在讓我倒盡胃口,看了一定想吐,所以我從來不看。 

最近所謂「中職」開打讓外國媒體以為中國抗疫有成,可以正常打球,著實替「偉大」的中國免費喝采、宣傳了一番,真正讓人啼笑皆非。其實讓人啼笑皆非的還有台灣的職棒組織、球隊老闆、職棒選手;而讓我最為搖頭、最笨、最不可思議、笨得幾乎不可救藥的是「中職」的職棒球迷!

這話怎說?人家球隊的頭家有個人的商業利益與政治立場要照顧,聯盟組織頭人有政治利益要維護、有背後的政治議題要進行,球員職員有飯碗要保護,這些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披了一件中國的外衣、扭曲自己、欺世盜名,都還算在精神正常範圍之內;最搞不懂的是這些球迷,為了人造的、虛假的球隊之間的恩怨情仇,去支持一個以要消滅台灣為目地的國家為名字的棒球聯盟,並且出錢出力、坐實「為匪宣傳」的內涵,實在比「被出賣還幫人算鈔票」還要笨;假如笨還不足以形容於萬一,那麼是精神有問題嗎?

要正名成為Taiwanese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

報載美國在臺協會處長酈英傑曾經以「中職」(Chinese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容易被誤認為中國的職棒而請教桃園市長鄭文燦,並建議改為台灣 (Taiwan)。鄭文燦顧左右而言它,不敢談名字。而「中職」的會長吳志揚則說:「我們是民間團體」。對於這則報導我有三點提醒。第一,假如照酈英傑的建議,他應該會說改為「Taiwanese」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 而不是Taiwan…。Taiwan 是名詞,雖也可當形容詞用, 但是名字通常並不這樣用,一如「Chinese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中是用 Chinese 而不是用China,美國的棒球聯盟之一用「『American』 League」(AL),而不是用「America」League一樣。第二、吳志揚說,中職是民間團體,只說對了一半。事實是,比賽的場地多是公家的。這是酈英傑會在鄭文燦面前談職棒的基本背景。第三,為什麼一個民間的團體的組織,會用中國的名字,其隱含的意義,才是台灣的大問題。

要正名為台灣嗎?由職棒聯盟老闆們自己主動「由上而下」開始正名,我怕也不是那麼簡單。攤開「中職」的五個球隊老闆的背景,其中味全、統一在中國都有超巨額的投資與龐大的利益。而另兩隊的老闆中信與富邦,都在中國有巨額的金融投資 (當然我們存戶的錢被他們拿去中國暴險也是名列前茅)。假如中國暗中介入、說話,要改名為台灣只怕沒那麼容易。不過時代在改變,利益的源頭也在改變,AIT的酈英傑會出來「請教」是一個明顯的訊號。在美中經濟戰與武漢瘟疫瀰漫全球之後,企業供應鍊的重組與在美中之間選邊站的壓力越來越大,美國的質疑難保不會鬆動「中職」的結構與名稱。

職棒是生意,生意講究利益,「中職」利用大量公家資源,政府當然也有發言權。只要政府願意介入,正名台灣一點問題也沒有。而且,只要政府介入,這些球隊老闆會以此回應中國的壓力,因此會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只有無能的政府才會把這種壓力推給自己的平民百姓。

中職就是中殖,就是中國的殖民地

最重要的是,在商言商,客戶就是頭家、最大。只要職棒的球迷神智清楚、精神正常,不再充當球隊老闆與隊職員的政治經濟工具、替中國與中共宣傳,並堅持正名為台灣職棒聯盟,否則拒看、罷看,那麼在訊息流通迅速方便、範圍狹窄的職棒社群裏,只要有人發起,正名之舉一夕之間就會成功。

多數職棒的觀眾都是年輕人。以他們的智慧,只要有人點醒,其所能匯集的力量與「給我台灣、否則罷看」的決心,正名台灣職棒聯盟的努力一定會成功。假如我的預言不幸失敗了,那麼是我高估了台灣的年輕人。果真落到那步田地,那麼「中職」就是「中殖」,台灣變成「中」國的「殖」民地只是剛好而已。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