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毒災應變隊被誤批檢測遲到 妾身未明陷困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毒災應變隊被誤批檢測遲到 妾身未明陷困境

 2014-08-08 17:49
毒化災應變隊時常出生入死,此次氣爆還被媒體誤批「檢測遲到」。(資料照片,取自桃園縣環保局)
毒化災應變隊時常出生入死,此次氣爆還被媒體誤批「檢測遲到」。(資料照片,取自桃園縣環保局)

「任何一顆螺絲鎖緊,就不會發生這場意外」,偵辦氣爆案的高雄檢方如是說。81氣爆釀成30死300傷的重大慘劇,從石化管線保修、箱涵設置、救災、外洩氣體偵測到是否疏散,都是外界檢討的重點,而今(8)日更有媒體指向有「檢測遲到」的問題,讓原本十分低調的毒化災應變隊頓時成為新聞焦點。

事件回推到7月31日晚間9時,氣爆發生前3小時,高雄市各消防分隊派出大量人車,到傳出大量溢漏不明氣體的三多路、凱旋路附近,但遍查不出原因,關閉附近所有瓦斯管線仍無法解除狀況,指揮中心於是打電話給環保署轄下「毒化災緊急應變中心南區應變隊」,請求派人支援。

根據緊急應變中心的資料,消防局指揮中心於當晚9點49分打電話請求支援,南區應變隊在10時10分從高雄與台南分別派出4車共11人,10點33分抵達,人員分成2組前進部署檢測,接近11點時,以「4用氣體監測器」採樣,檢出乙烯、丙烷,11點53分再測出濃度較低的丙烯。

「偵測遲到」根本不存在

以上述時間點來看,並沒有如今天出刊的《時報周刊》封面故事所說,有「檢測遲到,警消痴等3小時」的問題。但還來不及做疏散或發布警示的反應處置,11點58分就發生嚴重爆炸意外。

無論是乙烯、丙烷,或是被指為爆炸主因的丙烯,在NFPA 704(美國消防協會National Fire Protection Association所制定的危險品緊急處理系統鑒別標準)的毒性分類表上均為1級(暴露可能導致不適,但可能有輕微持續性傷害),然而這3種化學物質均為石油化學產業的產品,均為極易引發燃燒危險的4級(常溫常壓下迅速或完全汽化,或是可以迅速分散在空氣中,可以迅速燃燒)。

身陷險境的毒化災應變隊員。(資料照片,取自桃園縣環保局)

深入險境的毒化災應變隊。(資料照片,取自桃園縣環保局)

檢測出石化原料,非毒化災應變隊所專長,只能轉報中央災害應變指揮中心及經濟部判定並追蹤源頭,但應變隊只來得及回報,還沒採取任何撤退行動,轟然一聲巨響,四線車道寬的路面瞬間隆起再塌下來,意外已經發生。

事故發生時,毒化災應變隊員11人均在氣爆現場,其中在二聖路、凱旋路口的5人更是直接被氣爆轟飛出去,落地後分別受到四肢骨折與不同程度的燒灼傷。

知情者指出,氣爆發生當時,甚至有1名隊員被塌陷的土石埋住動彈不得,拼命呼救也沒人聽到,「當時現場汽車警鈴聲、哀號聲、無線電呼叫聲四起,根本沒人聽得到。」

被埋住許久,渾身是傷的隊員仍不斷呼救,直到有人發現他,與路人合力將他救出為止。而這位隊員被救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其他隊員的狀況,直到確認其他隊員均獲救,這名隊員竟當場昏倒。

低薪應變隊 竟出生入死

「這是4號作業模式,也是最危險的狀況」,環保署人員指出,毒災應變隊出勤分為1到4號作業模式,1號為確知毒化物及固定場所,2號為運送毒化物車輛(非固定場所),3號為非毒化物也非毒化物場所,4號為「未明」;81氣爆因為不明氣體外洩,加上事故範圍極大,因此採4號作業,並增援台南隊支援。

毒化災應變隊日常訓練畫面。(取自環保署網站)

依應變隊事後記錄,這次氣爆意外共造成4車毀損,5人受傷,多部儀器損壞,隊上財物總損失金額約在1500萬元之譜。

毒化災應變隊是支在媒體上很少出現的專業隊伍,表定專責「毒性化學物質災害現場應變處理、應變監測及應變採樣、與善後復原工作」,出勤的頻率不如消防隊高,每分隊每年平均出勤24次,但所學專精,要處理的狀況往往都必須深入險境,面對不知名的危險狀況。在沒有出勤的平常時間,則安排了各項訓練課程,讓隊員隨時保持在知識飽滿、訓練充足的狀態。

國內最早處理毒化災,往往都是靠外部專家學者義務幫忙,直到1996年,由時任副總統兼任行政院長連戰核定《毒性化學物質災害防救計畫》,由環保署召集相關部會,推動毒性化學物質之災害防救體系。

緊急應變諮詢中心(Emergency Response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 ERIC)初期,在工研院環安中心設置毒化物諮詢中心,以專家諮詢形式協助救災。

以計畫委外任用的毒化災應變隊接受專精訓練。(取自環保署網站)

2001年5月18日,新竹湖口發生福國化工廠爆炸,造成1死100傷,隔天下風處又有近百名國中小學生因空氣汙染不適送醫,應變諮詢中心隨後提升層級,成為能夠在事故前後到場監控、管制、復原的應變中心。2006年再於中、南部成立分區應變隊,以應付日益複雜艱困的毒化災變。

毒災應變隊 應納入編制

要成為應變隊員,除了要環境科學、化學工程、化工材料相關大學、碩士學歷,還必須是具有「毒化物處理」的甲級證照。平日上班時間需接受不間斷的操作訓練、精進課程之外,還得在地處偏遠的應變隊部日夜輪班待命。

如此獨一無二,又必須出生入死的應變隊員,薪水應該不少吧?事實上平均只有3到4萬元月薪。

甚至有隊員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始終不告訴父母自己的工作內容,直到這次氣爆意外身受重傷,隊部通知家屬,爸爸媽媽才知道自己小孩原來如此赴湯蹈火。

「應變隊不是公務員,他們是環保署與相關大學院校合作的計畫,以計畫形式設立」,環保署署長魏國彥說。如此艱困的環境,薪水又長期偏低,導致應變隊員流動率相當高,隊員普遍都在30歲以下,各分隊隊長、副隊長也大多30歲出頭,現場處理的許多寶貴經驗,正因此而逐漸流失。

毒化災應變隊常與消防隊一起出勤。(取自環保署網站)

此次氣爆意外,正好凸顯了應變隊有迫切需求,卻妾身未明的窘境。魏國彥指出,應變隊目前是以「與大學合作的計畫」方式進行,目前已到第2階段,若財務不及支援,計畫有可能停止,如果要維持能夠到全台各地支援的能量,應該納編為正式機關,他認為現在正是向行政院報告此項研議的時機。

「檢測遲到」論,顯示有人正虎視眈眈,想拉應變隊當替死鬼。「他們委外人員,不是公務員,卻要冒這麼大的危險」,魏國彥為勇敢盡職闖進現場,卻受到不小折損的應變隊抱屈。

毒災應變隊相關新聞:

救災款照顧不到 第一科大募款助應變隊5傷者

陳菊:市府將請求中央環保署增派環境毒災應變隊進駐各地支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