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香港可以,台灣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香港可以,台灣呢?

2019-12-01 11:01
台灣人是否可以從紅色綑綁的牢獄脫困?選擇遠離中共的道路,投下神聖的一票,香港人已經做到了,台灣人能嗎?圖/Paul Huang黃柏彰(資料照)
台灣人是否可以從紅色綑綁的牢獄脫困?選擇遠離中共的道路,投下神聖的一票,香港人已經做到了,台灣人能嗎?圖/Paul Huang黃柏彰(資料照)

誰說:「威權之下,人民只能選擇順服?」

11月24日,香港在理工大學攻擊事件後,進行分區選舉,選舉結果震驚中南海紅色黨國高幹,中聯辦早已準備慶功,預先寫好的恭賀建制派大勝文章,趕快收了起來,當晚,我接到香港朋友發來的留言:「香港人做到了,現在是你們的事了」,接到信後,我突然感慨起來了,香港人在暴政之下,選擇抵抗,但是,對於自己生活的土地台灣,我的自信卻越來越薄弱,大選還剩一個多月,台灣人會如何選擇?

台灣公民覺醒不如香港

我的缺乏自信,有兩個原因,第一,台灣公民社會覺醒,不如香港,對世界局勢轉變,缺乏認知,第二,香港雖然鄰近中國,但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香港的西方文化底蘊濃厚,沖淡了中共刻意要植入的中國情感,而台灣卻剛好相反,長期的中國化教育,難以突破,台灣主體教育,進步緩慢,以至於,台灣的中國情超越香港,公民社會普遍缺錢,缺人,積弱不振,造成政治民粹肆虐,政治無知者普及化,雖然,「反送中」運動,給予香港民主派大勝的激勵因素,卻也無法否認;香港人的政治認知,確實高於台灣。

在香港民主派勝利背後,更值得觀察的是,港台如何抵抗紅色入侵,港台在中共心目中,都是溫水煮青蛙的對象,更是中共帝國崛起後,處於帝國邊緣地帶的受害者,政治經濟,乃至自由人權,都受到粗暴的宰制,唯一差別,香港主權直接被中共奪走,所以,港民所承受的壓力,當然比台灣來的更大。

很多人認為,長達五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是港民覺醒的主要原因,其實只對了一半,香港和中國的衝突,從2003年「國家安全法立法」就直接引爆,超過50萬港民上街,到了2014年,港府片面修改特首選舉辦法,把真正普選變成假普選,徹底讓港民失望,這一年9月,港民上街抗議,「佔中運動」長達79天,接下來是「雨傘革命」,乃至今年六月的「反送中」運動,可見港民對中共的抗爭,持續了十幾年,在這十幾年裡,香港貧富差距擴大,中港之間歧見也越來越大,所謂「港獨意識」也因此萌芽。

反送中驚醒台灣人

相反的,台灣在2008年到2016年,所謂中台關係蜜月期,台灣幾乎喪失對中共紅色入侵的警惕,馬政府時代,「開大門不顧家」,配合中共反獨促統,對中國卑躬屈膝,忽略中共對台灣的所有惡意,台灣不知不覺落入「紅色中國無害」的陷阱,直到2016年民進黨上台,才稍微扭轉局面,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的確讓許多沉溺於中共謊言的台灣人驚醒,也因此,遭受去年地方選舉失敗後,民調低迷的執政黨,也開始出現否極泰來現象。

香港親共的「文匯報」,在最近一篇選後分析稿中說,97之後,中國人以各種方式,進入香港居住的地下黨員,接近70萬,加上中資佔領香港,以及新興的中產階級移民香港,還有佔有4分之3的紅色媒體宣傳力量,居然使親共建制派在選舉中落敗,實在匪夷所思。

一水之隔的香港,居然埋伏70萬地下黨員,加上鋪天蓋地的紅色媒體每天洗腦,也剛好呈現目前台灣的境況,但是,選舉結果顯示,這些紅色傳媒,並沒有洗腦成功,過去,被評為中共傳聲筒的TVB無線電台,在餐廳已經被用餐消費者強制下架,香港人用拒看,逼迫老闆轉台,反觀台灣,紅色電視台,紅色報紙,依然橫行在這些公共場域,強迫洗腦,有人還自願被洗腦,把錯亂資訊收入腦中,成為中共的奴隸,這是港台不同的地方。

剛剛曝光的澳洲投誠的共諜王立強的供詞,中共以金錢收買有力人士,到處建立地下黨員基地,收購網路媒體,宮廟以及社團組織,台灣被紅色螞蟻肆虐的情形,其實不亞於香港,這才是令人擔心的事。

神聖一票 脫離紅色牢獄

但是,在獨裁暴政之下,仍然有人選擇順服,甚至懷念舊威權時代,這些人就是紅色入侵的目標,從民調顯示,族群認同上,香港和台灣差距不大,70%以上自認是香港人或台灣人,但是,仍然有10%上下的人,對共產黨沒有惡感,香港政治評論人梁啟智在雨傘革命後,飛到俄羅斯取經,在他寫的「獨立路上」一書中說;「我參觀了列寧格勒俄羅斯政治史博物館,詢問一位博物館保全,對俄羅斯啟動民主選舉的感覺,他說:「俄羅斯不需要民主,只需要好領導」,梁啟智說;在轉型社會,懷念舊時代的人,還是很多,這些人就是威權時代選擇順服的人,我們也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造勢場子中,看到這些人的身影,這些人才是台灣社會進步的隱憂。

懷念舊威權時代,就容易被中共專政所誘惑,當你和邪惡的距離越接近,就離自由民主人權越遙遠,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

還有一個多月時間,正在考驗,台灣人是否可以分辨善惡是非?是否可以從紅色綑綁的牢獄脫困?選擇遠離中共的道路,投下神聖的一票,香港人已經做到了,台灣人能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