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美國的第四次重大選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美國的第四次重大選擇

 2020-11-16 11:25
從歷史上美國幾次重大的決定性選擇都可以看出,美國建國先賢、傑出的政治家,尤其是美國人民,雖不斷面臨坎坷和艱難的抉擇,也多次因錯誤而重創,但挫折之後,總能用智慧的選擇來糾正。今天美國再次衝到一個十字路口,這次的選擇結果意味著什麼?示意圖/Pixabay,民報合成
從歷史上美國幾次重大的決定性選擇都可以看出,美國建國先賢、傑出的政治家,尤其是美國人民,雖不斷面臨坎坷和艱難的抉擇,也多次因錯誤而重創,但挫折之後,總能用智慧的選擇來糾正。今天美國再次衝到一個十字路口,這次的選擇結果意味著什麼?示意圖/Pixabay,民報合成

【作者註:這是10月20日我給台灣《看》雜誌寫的專欄,因無法確定兩周後(11月3日)美國大選結果,所以宏觀概括了美國的幾次重大歷史抉擇及後果。】

這次美國大選空前激烈,兩黨都使出最大力氣。因這次大選不僅對今後四年,更對美國未來具決定性影響!它的重要性可與之前美國幾次重大轉捩點相比∶

美國最早一次決定性選擇發生在建國初期。當時建國之父們對這個新生國家的方向、路線發生重大分歧。首任總統華盛頓、財政部長漢密爾頓等強烈主張走英國道路,即注重傳統、法治、秩序、基督教信仰、道德等,要建立一個聯邦政府主導的強大美國。而獨立宣言和憲法起草人傑弗遜、麥迪森等則推崇法國式道路,要大鳴大放的所謂民主,傾心一攬子解決問題的革命(麥迪森比較溫和,晚期傑弗遜朝向麥迪森)。

這是一個決定美國命運的選擇!美國剛剛打了一場艱難的獨立戰爭,華盛頓領導的大陸軍如果沒得到法國的直接軍事幫助,打敗英軍是難以想像的,更別談獨立建國了。但令人驚奇的是,華盛頓和漢密爾頓等建國之父,並沒有因為得到了法國援助就傾心法國模式、拒絕英國體制,反而獨立後堅定明確地要走英國道路,借鑒英國的政治、經濟和道德理念。他們的高瞻遠矚、不感情用事,強大的理性能力和精神,決定性地給美國帶來輝煌的前景——今天美國在經濟、軍事等各方面的世界超強地位,都得益於當初華盛頓、漢密爾頓等人的智慧和勇敢的選擇。

華盛頓、漢密爾頓的親英路線勝利

這裡漢密爾頓起了重大作用。雖然他是財政部長,但當時華盛頓內閣只設國務卿(下屬僅十幾人)、財政部(近百人)等而已。漢密爾頓領導財政部,創建了關稅、海關、債卷、中央銀行、外貿、市場經濟機制等。大權基本在財政部。漢密爾頓出生在英國海外屬地,一度成為孤兒,在艱苦環境中成長,後來做海外船運商貿的會計等,對商業、經濟、英國體制非常熟悉,他堅持借鑒英國模式,同時對法國大革命的踐踏法治、秩序等深惡痛絕。他和傑弗遜們針鋒相對,得到華盛頓的力挺,所以他們這派(美國最初的保守派)占上風。華盛頓領導大陸軍打贏獨立戰爭,尤其是在獨立戰爭最艱難的階段,是華盛頓獨撐大局。他是美國人民心目中的絕對英雄,當時地位之崇高,傑弗遜們沒法比。

華盛頓做了兩屆八年總統,第三屆總統亞當斯也是保守派。這12年基本確立了美國的親英體制。雖然後來傑弗遜和麥迪森都做了總統(兩人各做八年),但他們也沒有全盤推翻這種體制,主要有四個原因:一是他們對起草獨立宣言、憲法等做出重大貢獻,但比較善於紙上談兵,不善政府具體管理和創建新體制,所以大體上只能延續前任。二是傑弗遜雖強調小政府、注重州權,但做了總統就知道聯邦政府的重要。三是傑弗遜當總統後,法國大革命的殘暴資訊更多傳到美國,也降低了他親法、走法國大革命的熱情。四是他和麥迪森都做了總統,當家就知柴米貴,不再熱衷發動群眾上街的所謂大民主和革命。所以,華盛頓和漢密爾頓當初確立的英式體制(當然更有美國自身的創新)就確立延續下來,這是他們的重大貢獻,也是美國歷史首次重大選擇,選對了!


作者指出美國歷史上幾個關鍵性的總統決定美國的命運!左起:首任總統華盛頓、財政部長漢密爾頓、林肯、雷根。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北方的工業化擊敗南方的小農經濟

第二次重大選擇是南北戰爭時期。除了解放黑奴之外,其實還有更深一層、也事關美國前途命運的選擇:林肯的北方要走工業化強國之路,而傾心傑弗遜思路的南方想走田園風光的小農經濟之路。

林肯則像華盛頓、漢密爾頓一樣高瞻遠矚,認識到美國必須工業化。但以種植棉花為經濟主體的南方分庭抗禮,不僅拒絕廢除黑奴制,也拒絕接受工業化,甚至以要獨立出去來威脅。最後通過一場南北戰爭,結束了分歧:工業化的北方擊敗了農業化的南方;自由經濟理念打敗了墨守成規的家族式田園經濟。林肯要廢除黑奴制,最根本著眼點,或者說理念根源,是要實現經濟自由,他認為只有「自由」才能帶來個人的經濟獨立、富有和尊嚴。作為首位共和黨籍的總統(之前華盛頓、漢密爾頓的政黨叫作聯邦黨),林肯堅信市場經濟和自由的價值,他曾如此精闢闡述:

「你無法通過削弱強者來強化弱者。你無法通過摧毀大人物來幫助小人物。你無法通過榨乾富人來致富窮人。你無法通過搞垮雇主來幫助雇員。你無法通過透支來擺脫困境。你無法通過借錢得到安穩。你無法通過剝奪人的動力和獨立來塑造人格和勇氣。你無法通過替別人做他們自己能夠並應該做的事而真正幫助他們。」

林肯的上述言論非常清楚:他不是強調均貧富、反富仇富、階級鬥爭,而是強調個人自立自強,靠個人的能力,自我的實現,發財致富。後來史學家評價說,「林肯決心拒絕、並最後擊敗黑奴制度,不是建立在種族平等的理念上,也不是抽象的人類尊嚴的理想,而是根基於他的信念:所有類型的自由,都始於經濟自由。」

像第一位保守派總統華盛頓一樣,第一位共和黨籍總統林肯也是高瞻遠矚,為今天強大繁榮的美國奠定了堅實底座。

雷根顛覆羅斯福們新政、大社會

第三次重大選擇發生在二戰和冷戰時代。左派民主黨的羅斯福總統利用三十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而推行所謂新政(New Deal),其實就是全面走向社會主義,包括高稅收、國有化、均貧富、建立社安保險等,政府從搖籃管到墓地。當時美國的個人最高所得稅率竟然高達91%!等於勤勞者的財富都被政府強行高稅收掠奪,然後進行財產二次分配,是效仿紅色蘇聯和墨索里尼的義大利。

羅斯福打破建國先賢華盛頓的總統只做兩屆八年的不成文規矩,做到第四屆(死在任期開始)。他死後國會立法限定為總統兩屆,就是防止「羅斯福第二」。

羅斯福死後,雖然美國經濟復蘇,但後來的共和黨總統艾森豪等沒有強力對抗和改變「新政」。六十年左派民主黨總統詹森更繼續擴大政府,提出建造「大社會」(Great Society),其實就是強化羅斯福的新政,政府更要主導個人的經濟命脈。

直到八十年代初共和黨籍總統雷根執政(兩屆八年),才強力回擊「新政」,把個人最高所得稅率一下砍去42個百分點,降至28%。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幅度減稅!同時廢除限制經濟發展的陳規陋習,給企業鬆綁,並強調道德、基督信仰等。美國保守派大回潮,同時帶來美國經濟的強勁復蘇。很多左派強調柯林頓時代經濟好,事實上那皆因雷根的減稅政策和砍掉有礙企業發展的政府限制,才有了隨後長達110個月經濟擴張(增長)期。

川普打碎歐巴馬們的社會主義夢想

第四次重大選擇,就發生在近年。黑人歐巴馬當選總統後,全面走向社會主義,不僅增稅、國有化、均貧富、大撒幣高福利(領取福利者從2千多萬暴增至近5千萬,等於美國3.28億人口中平均每6人就有1人領福利),還削減美軍,外交妥協綏靖(歐巴馬出訪到處鞠躬)。而且,歐巴馬執政8年,更煽動製造了嚴重的黑白族群對立;今天美國的黑命貴、安替法等打砸搶燒,都是歐巴馬的政治遺產(後遺症)。

在這種背景下,美國人民憤怒了。在左媒甚至全球左派的圍攻下,政治圈外的商人川普竟異軍突起、勝選進入白宮!歐巴馬可謂是川普的最大助選員,因為沒有歐巴馬的八年糟蹋美國,就沒有「外人」川普進入白宮的可能。川普誓言抽乾政治沼澤,把美國還給人民!四年執政下來,無數美國人民被川普的改革勇氣、魄力、兌現競選承諾的政績所感動、振奮。而民主黨也空前恐懼川普再做四年,因為他會使美國更進一步揚棄左派熱衷的社會主義。所以這場大選,成為美國歷史上的又一次(以我的總結是第四次)重大歷史選擇。

川普贏了,將再塑「川普的美國」,即延續華盛頓、林肯、雷根以來的憲法精神至上的傳統美國。拜登贏了,美國將走向熱衷法國大革命(今天就是黑命貴、安替法)、以民主名義和革命口號摧毀傳統價值和體制、左派主宰的美國。有人把今天的選擇概括為:是選擇傳統的偉大美國,還是「非美國」。

美國這個國家的偉大不是偶然。從歷史上美國幾次重大的決定性選擇都可以看出,美國建國先賢、傑出的政治家,尤其是美國人民,雖不斷面臨坎坷和艱難的抉擇,也多次因錯誤而重創,但挫折之後,總能用智慧的選擇來糾正。今天美國再次衝到一個十字路口,這次的選擇結果意味著什麼?——2020年10月20日於美國

※本文轉載自台灣《看》雜誌2020年11月號(11月5日出版上市)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