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為什麼台灣人不能把馬英九趕去北京?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為什麼台灣人不能把馬英九趕去北京?

2014-03-17 09:52
大哉問是「假如烏克蘭仍擁有核武,普丁膽敢派兵入侵烏克蘭嗎?」
大哉問是「假如烏克蘭仍擁有核武,普丁膽敢派兵入侵烏克蘭嗎?」

在《民報》寫小文《馬英九是意識型態的恐龍》,一見報就有朋友回應,我文章寫得太簡單、籠統,問題沒有那麼單面、直線。

批評得對。20世紀不完全是國族主義、21世紀不完全是自由民主人權的世紀,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滿複雜的。前者轉變到後者,也不是單向、直線、必然、順暢的文明發展程序。現在才21世紀的開頭,86年後人類是否會生活在自由民主人權成熟發展的「大同世界」?還真是「6千4百萬(美)元」(64 million dollars)的大哉問。我當然沒那麼天真、樂觀,認為幾10億的世人真能大智大慧,一起毅然決然,在100年內達到「歷史終結」的理想境界。

想起哈佛政治學大師杭廷敦(Samuel Huntington) 死前幾年的兩大鉅作,《第三波民主化》和《文明衝突》,都是3、4百頁的大作,也沒法把這些大哉問的理念、問題論述得完整、清楚,我那2、3千字的小文章當然更必然簡陋、粗糙,漏洞百出。

何況,相隔沒幾年,杭廷敦的前作第三波民主化(1993)就被他的後作文明衝突(1996)否定了一大半。眼看20世紀末東歐、中東風起雲湧的種(民)族、宗教、文化為基因的文明衝突,在民主化上,他由1993的樂觀變成1996的悲觀。在2008死前,這位民主學大師對人類社會全球民主化的願景應該是滿悲觀的吧。

我曾指出,他的文明衝突的最大缺憾,是他「returns to the future」,回到過去,他的「舊版」的文明衝突,忽略了我的「新版」的自由民主與專制獨裁之間的文明衝突,只看過去,沒看未來。

是人民革命、不是文明衝突

結果,他死後2年爆發中東的阿拉伯之春的人民革命,由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燒到利比亞、埃及、也門和敘利亞,野火燎原,燒紅了半遍天,至今還烈火炎炎,燒不盡,燒不停。

我的小文雖漏洞百出,但主軸基本論述沒錯。20世紀初世界主權國家不到60個,世紀末經過民族解放、國族獨立運動的野火燎原,主權國家大增到200個。

第三波民主化於20世紀末停頓後,阿拉伯世界的「第四波民主化」於2010年代初野火燎原,雖有種族、宗教因素,但不是民族解放、國族獨立運動,而是人民為了當家作主推翻專制統治的人權運動。

最後,最近的烏克蘭橘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擠上一腳。一樣雖有種族、經濟因素,但主因是多數非俄羅斯人的烏克蘭人要西進,與自由民主的歐盟連接,不願東進,與普丁(Vladimir Putin) 專制統治的俄羅斯整合,有其一定反專制獨裁、追求自由民主的政治含意。

值得一提的是,上次總統選舉,很多非俄羅斯人的烏克蘭人選了有俄羅斯血統的亞奴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 為總統。他不僅經濟上依賴俄羅斯,政治上也越來越專制,越和普丁有樣學樣,不聽人民的聲音,一意孤行,強權推動親俄政策。終於導致百萬人衝上獨立廣場的橘色革命。亞奴科維奇派兵鐵血鎮壓,殺死了很多和平示威的民眾。人民被殺,更為憤怒,終把亞奴科維奇趕走,逃亡莫斯科。

普丁見機權勢運作,由俄羅斯人佔多數的克利米亞「引清兵入關」,讓他出師有名,派遣部隊進入克利米亞,擺明了要併吞克利米亞,進一步控制烏克蘭。

因為地緣戰略關係對普丁有利,美國和歐盟對他莫可奈何,烏克蘭命運前途堪憂。

如果有核武,誰敢打你

台灣和烏克蘭,前者面對專制中國,後者面對專制俄羅斯,情況有很多相似、但也有很多不相似之處。

70%自認為是台灣人的台灣人,民主選出了自認為中國人的馬英九為總統。上台後,馬英九快速「先經後政」向中國傾斜,不僅走「一中經濟」也走「一中政治」的死路,因為要「歷史定位」越走越快。

說它是死路一條,絕不為過。君不見,因為經濟鎖入「一中市場」,6年來台灣經濟奄奄一息,已大大落後新加坡、南韓和香港,不再是亞洲小龍(經發會主委管中閩的話)。1970年代,4小龍經濟起飛,GDP(國內生產毛額)也好,per capita income(個人平均所得)也好,都相差不遠。2014, 新加坡的per capita income 卻已是台灣的2倍,香港雖也落後一點,但還是新加坡的2/3。南韓的GDP更是突飛猛進,擠入G20的行列,比台灣要大1倍,遠遠把台灣拋在後面。

政治上,馬英九的台灣不是「國」,台灣和中國不是國與國的國際關係,而是「一中」之內的「特殊關係」。他不承認PRC(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中國的「主權」,卻又「不否認」PRC統治中國的「治權」。這些莫名其妙的說法,真的「很奇怪耶!你」。

他更劍及履及,國防休兵,外交休克,不積極購買先進武器,不申請進入UN,不發展國際政治生存空間。2008馬英九就答應台灣的國防預算每年要達到GDP的3%, 6年來沒有一年達到這個標準。國訪部長嚴明說,中國打來,國軍可以抵抗一個月,被認為是笑話,連國安局長蔡得勝都不敢苟同。

認真講,如果中國武力犯台,國軍可以抗拒1個月,美國、甚至日本出兵援助台灣的可能性,一定大增。自助才有人助,道理簡單。

人家烏克蘭是貨真價實的主權獨立國家,是UN的會員國。但因為地緣戰略權勢不利的殘酷現實,如果普丁動兵侵略烏克蘭,UN(俄羅斯在安理會有否決權)、歐盟、NATO(北約)、美國,出兵援救烏克蘭的可能性,很低。

澳洲大報The Australian2014.3.13)的名政論家Greg Sheridan的評論是,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時本擁有核武器,但自動廢除,國防休兵。結果就是今天面對霸權俄羅斯毫無權勢對抗之力,只能束手待斃,令人宰割。Sheridan的大哉問是「假如烏克蘭仍擁有核武,普丁膽敢派兵入侵烏克蘭嗎?」

台灣的「戲碼」(scenario)更慘。馬英九的台灣不是主權國家,是中國的「一區」,不是UN的會員國,只有一張美國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我的大哉問是,以今天台灣與中國兵力的巨大懸殊,如果專制中國武力打台灣,美國會派軍援救台灣?如果台灣擁有強大兵力,甚至核武,習近平膽敢揮兵打台灣?

只有自由民主人權,台灣沒有國家主權和強大武力,不能像以色列一樣,有一定的自衛能力,面對霸權主義的專制中國,沒有人可以武力協助保護台灣,美國不能,日本更不能。

以色列1950-60年代的國防預算平均每年約GDP的9%, 2012是6.2%。2013,美國和俄羅斯的國防預算都是GDP的4.4%。新加坡的國防預算都有GDP的3.6%(2012)。中國過去數10年,每年國防預算都是2位數字增長,2014增加12.2%,GDP來看,有人估計約8.4%。

都很驚人。美國是世界國防預算最大的國家,中國排名第2, 約美國的1/3, 但因其國防預算隱藏性大,戰略學者認為,實際開支起碼比公開的數字大2倍,應已達美國的1/2.

俄羅斯的武力世界第3, 美國和歐盟合起來都不敢和它開戰。中國武力世界第2,美國敢在西太平洋和中國武力交戰?難耶!

台灣要人民革命

一大堆的大哉問,問不完。我的最後大哉問是,「人家烏克蘭人敢把亞奴科維奇趕去莫斯科,為什麼台灣人不敢把馬英九趕去北京?」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