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紅旗下星雲佛光獲禮遇/打造一條幽黯中國避世通道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紅旗下星雲佛光獲禮遇/打造一條幽黯中國避世通道

 2017-07-06 09:20
星雲法師傳記封面。截圖取自/Amazon
星雲法師傳記封面。截圖取自/Amazon

《紐約時報》6月24日發表一篇專文,報導佛光山創辦人星雲法師,其影響力在中國日愈壯大的宗教現象。這篇名為「佛教徒正在改變中國,還是被中國改變?」(Is a Buddhist Group Changing China? Or Is China Changing It?)其內容指出,星雲認為自己不是在中國傳播佛教,而是想要復興中國文化、淨化人心;基於這個緣故,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很喜歡星雲,佛光山的佛教組織,也因而得以在中國獨樹一幟,日愈壯大。換言之,星雲在中國推展一套不改變、不挑戰中共「專制政權」的佛教運動;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星雲正在幫助中共鞏固政權,或說各取所需,互蒙其利;例來的統治者哪會不喜歡像這類的馴服者呢?!

住在中國江蘇省南部宜興市的女性沈穎,接受《紐約時報》駐京記者張彥(IAN JOHNSON)訪問時指出,人生大部分時候,沈穎個人對自己周圍的世界感到失望。她在長江三角洲的這個小城市,見證了中國經濟的崛起,也在新興的中產階級中找到了立足之地,她在一條商業街上經營一家便利店。不過,繁榮卻讓人感覺空虛。

她擔心,如果不跟相關的官員喝酒、吃飯,賄賂他們,她可能會失去自己的店鋪。一些不安全食品或曾經聲譽良好的公司,製造出有害嬰兒的配方奶粉醜聞,層出不窮,讓她感到不安。她想起父親曾努力給她灌輸的價值觀是,誠實、節儉、正直。然而她說,如今的中國,似乎無法按照這套價值觀,繼續生活。

就在5年前,一個名叫佛光山的台灣佛教組織在宜興郊區修建寺廟。她開始參加寺廟舉辦的聚會,學習其教義,過程中改變了她的生活。

她的丈夫是1位成功商人。她和丈夫如今也重新開始過著更簡樸生活。他們放棄了奢侈品,捐款資助貧困的孩子。2016年寺廟正式落成之前,她放棄便利店生意,轉而在寺廟附近經營一間茶鋪,承諾把收益用於慈善。

在中國各地,有成百萬,上千萬像沈穎這樣的人,開始加入佛光山這類以信仰為根基的組織:他們的目標是填補「道德真空」。在他們看來,出現這個真空的原因是過去一個世紀以來,尤其是毛澤東統治時期,對傳統價值觀的攻擊,以及中國對殘酷資本主義模式的接受。

很多人想要改變自己的中國,讓它更具同情心,更文明,更公正。但是,與遭到共產黨壓迫的政治異議人士或其他活動人士不同;他們希望通過個人的虔誠,以及跟政府合作,而非採取對抗形來改變中國社會。大部分時候,中共當局並不干涉他們。

佛光山可能是其中最成功的佛教組織。打從10多年前來到中國之後,它在中國一些主要城市,打造文化中心、圖書館,通過國家控制的出版社,出版並發行成百萬,上千萬冊屬於自己佛教團體書籍。雖然政府加緊了對其他大部分外國宗教組織的控制;佛光山反而興盛起來,並傳播一個重要信息:「個人善行重塑中國。」

當然,它是透過「妥協」交換,達到自己的宗教獲得中共認可。中國政府對自己無法控制的靈修活動十分警惕,禁止將宗教和政治扯到一起,法輪功就是個例證。因此,佛光山淡化想要「改變社會」理念,甚至淡化「宗教內涵」,把重點放在弘揚傳統文化,以及價值觀。

這種方式讓佛光山贏得政府高層支持,習近平主席就是其中一位支持者。但它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導向一個關鍵疑問:它能改變中國嗎?

避談政治

佛光山是由中國現代著名宗教導師星雲法師所領導。2016年年底,當《紐約時報》記者張彥在宜興大覺寺一個明亮的房間裡與星雲會面,房間裡掛滿了他的書法作品,以及他在北京與接見他的中國高級領導人合照。他穿著淡褐色僧袍,濃密的眉毛以及有點頑皮的薄嘴唇,讓他的這款形貌,在剃光頭的臉上,益顯突出。

89歲高齡的他幾乎完全失明,一名比丘尼必須經常重複記者提出的問題,他才能聽得到。但他思維敏捷,巧妙地迴避了可能引起中共當局反感的提問。當記者問他,希望通過傳播佛教實現什麼目的?星雲說道,在中國「勸人信教」是違法的,說話時他豎起了眉毛,呈現一副逗趣模樣。

「我並不想弘揚佛法!」他說;「我只是宣揚中華文化,凈化人性。」

面對中國共產黨,他的態度也非常明確:「誰當家做主,我們就擁護誰。佛教不參與政治。」

當然,星雲大師的大部分人生歲月,並非與政治無涉。1927年,他在江蘇省揚州郊外出生。他的父親在日本侵華期間失蹤;10歲時候,他與母親在尋找父親途中,經過一間寺廟,他在那裡出了家。當時他深受「人間佛教」理念影響,人間佛教旨在透過精神重生,拯救中國。宗教應該重點關注今生,而非來世。它還鼓勵僧侶關注民生疾苦,敦促信眾通過公正社會以及同情心,來幫助改變社會。

接下來,為了躲避共產革命,星雲大師前往台灣,並於1967年在高雄南部的港口創立了佛光山。通過革新過時的形象,以及採用大眾市場策略,他試圖將佛教教義,讓普通民眾更容易接受。

佛光山組織迅速擴大,先後花費10億多美元建造和創辦多所大學、社區學院、幼稚園、一家出版機構、一份日報和一座電視台。如今,包括美國在內的50個國家裡,佛光山擁有1000多名僧尼,以及100多萬名信眾。

獲中共禮遇

佛光山團體拒絕透露它在中國約有多少信眾,以及信眾在哪裡?中共一開始對它持懷疑態度。1989年,一名從天安門屠殺事件中逃離的官員,曾在該團體位於洛杉磯的寺廟裡避難。之後中國施加報復,禁止星雲大師去大陸。

10幾年後,北京開始用不同方式,看待星雲大師。星雲和他這一代出生在中國的許多台灣人一樣,同樣支持中國與台灣統一,這件事在中共領導眼中分量,無疑是「重之又重」。

2003年,中共當局允許星雲訪問故鄉揚州。他承諾在那裡修建一座圖書館,幾年後的確建造佔地100英畝(1英畝即為4047平方公尺)的館址,裡面收錄近200萬本書籍,其中包括10萬冊佛經,這是中國規模最大的佛經收藏地之一。

習近平執政期間,中共對佛光山別有禮遇。習近平有意宣傳中國傳統信仰,尤其是佛教運動,這是他提出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計劃一部分。從2012年以降,習近平與星雲法師見過4次,還在其中一次會面時對他講,「大師送我的書,我全都讀完了。」

儘管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政權,對基督教、伊斯蘭教加強控制;卻特許佛光山在4個城市設立文化中心,其中包括北京和上海。該團體學員也包括政府官員在內,他們和僧尼一樣身著灰色衣服生活數天,誦經,並學習星雲哲學。

在台灣,佛光山遇到災難危機事件,往往會舉辦特殊法會,並鼓勵信眾參與公共事務;然而,佛光山在中國則「避開政治」,不會提到公民行動主義,也從來不批評共產黨。

「我們把宗教放在次要的位置,但我們把佛教的觀念引入社會,」負責管理揚州圖書館的妙圓法師向《紐約時報》記者表示,她把佛光山的工作描述為「文化交流」。

寄望佛光山幫中國消除暴戾氣息

這座位於宜興郊外的寺廟坐落在兩個覆蓋著茂密竹林的山谷裡,那裡有講述佛教故事的巨大浮雕,矗立一座15層高佛塔,還有一座面積約為6317平方公尺的宏偉大殿。

從2006年開工以來,佛光山總共花費超過1.5億美元,修建這座宜興大覺寺。並在附近的一座山上,逐步伐除樹木,好在那裡修建一座新講堂,以及一座觀音殿。佛光山還計劃在那裡安裝一座能動、能說話神像。

與中國的大多數寺廟不同,這座寺廟拒絕攤販、算命師,而且不收門票。大覺氛圍寧靜、肅穆,有安靜的閱覽室可以讀書看報,有練習書法與飲茶場所。還有一處特別設施,讓宜興訪客可前來聽講佛法,吃齋飯,並聯絡感情。

2016年秋天,為了慶祝「中國國慶」(10月1-3日共三天),佛光山在大覺寺,接待近2000名善男信女,並舉辦一整個下午的「淨心禮佛」活動,信眾們用緩慢莊嚴儀式,沿著一條長路走進廟裡,每走三步一叩頭,近2千人如此整整走了約2個小時。

佛光山中國信眾沈穎表示,她開始接手茶館時,費了很大功夫,才明白做為一位虔誠佛教徒意味著什麼?她承認自己起初還想使用低檔食用油,好賺更多錢給寺廟。但她丈夫表示反對。餐館使用不安全或廉價的食材,這類醜聞在中國比比皆是,他認為,虔誠的佛教徒應該樹立更好榜樣。

「這讓我意識到,信仰會帶給人最基本的道德標準,」沈穎告訴紐約時報記者表示,「它可以幫助人,要平等對待他人。」(即眾生平等)

許多佛光山信徒說道,他們想要一個更乾淨、更公平的社會,並相信可以透過改變自己的生活,來推動中國朝更優質社會目標邁進。

中共官員金新華說道,當局支持佛光山正是因為這分「理想主義」,他曾幫助佛光山取得建造大覺寺的土地。他還說,佛光山正在通過自己的所做所為幫助群眾,如今的中國社會,需要更多這類善行。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