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高雄醫學大學重啟經營紛擾的省思與解決之道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高雄醫學大學重啟經營紛擾的省思與解決之道

2016-05-07 16:57
梅約診所創建者三代都是醫生,但是梅約診所董事會並沒讓梅約家族參與經營,而是完全交給社會賢達經營。梅約診所繼續蓬勃發展,由一家變成現在的三家醫學中心。圖為梅約醫學院(前)與梅約診所主樓。(圖片: 維基百科,攝影者:  Jonathunder,20160507)
梅約診所創建者三代都是醫生,但是梅約診所董事會並沒讓梅約家族參與經營,而是完全交給社會賢達經營。梅約診所繼續蓬勃發展,由一家變成現在的三家醫學中心。圖為梅約醫學院(前)與梅約診所主樓。(圖片: 維基百科,攝影者: Jonathunder,20160507)

最近看到民報及多種媒體不斷的報導高雄醫學大學董事會與學校及醫院之間的爭執,似乎又再重演高醫創校之初,陳啟川董事長與杜聰明校長之間的鬥爭醜聞,令人痛心。

根據媒體的報導,問題的癥結出在陳家第三代回鍋爭權爭利!似乎不把高醫鬥垮,不能落幕!在我進入醫界的將近六十年中,很難過的看到當年有好幾家風光一時的好醫院,在第二代或第三代接手後,不是逐漸萎縮就是乾脆倒閉消失。讓我一直遺憾創業不易,已經很好的醫院卻因家族繼承的缺失,而難逃關門大吉的厄命。

多年以來一直希望能夠為這些已有相當規模的好醫院,找到永續經營,不斷茁壯,成為服務社會國家及病人的典範。終於找到聞名世界超過一百五十年歷史的梅約診所的經驗,願以此就教高醫董事會及關心的社會大眾,甚至期待目前已經很有規模的「私立」或「財團法人」醫院,能夠效法梅約精神,使這些機構不會重演斷送在第二代或第三代的不幸歷史。

梅約診所(Mayo Clinic)或梅約醫學中心(Mayo Medical Centers)是由威廉‧瓦洛‧梅約醫師 (William Worrall Mayo)及他的倆位兒子威廉‧梅約醫師(William Mayo)及查爾斯‧梅約醫師(Charles Mayo),父子三人所共同創立的世界頂尖級的模範醫療體系。至今超過150年,由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小鎮開始的小診所,變成擴散到阿利桑納州及佛羅里達州的三大醫學中心的醫療、教育及研究體系。醫學界常常習慣稱呼它為梅約診所(Mayo Clinic),從這裏出身的醫師常很驕傲的稱它為 ”The Clinic”,意指是唯一的”Clinic”。

 “Mayo Clinic is a physician-led organization. This helps ensure a continued focus on our primary value, “The needs of the patient come first.” One of the most distinctive aspects of Mayo Clinic is the close collaboration between physician leaders and administrative colleagues – each bringing unique skills to serve patients and advance medical science. This tradition dates to the earliest years of Mayo Clinic and continues today.” 
摘自 Change and Continuity: The CEOs of Mayo Clinic

上述在梅約的網站上的宣示,我試著翻譯如下:「梅約診所是一個由醫師領導的機構,這種做法保持了我們的原始目標,『病人的需要為第一優先。』梅約診所的最突出的特點是,醫師領導群與行政同仁間的密切合作,彼此帶進他們的專業來服務病人及促進醫學進步。

1972年夏,我結束在威斯康辛大學神經科的進修後,承蒙曾經在梅約診所接受完整神經科醫師訓練的恩師陳光明教授的介紹,到隔壁州的梅約見習兩週,除了趁機學習腦波室及放射科的教學資料外,更從與他們的醫療人員的交談中,發現了一個讓梅約診所的經營能夠永垂不朽的大秘密:梅約是由父子兩代三位醫師共同創立,第三代也出了一位外科醫師,當然就有可能繼承父祖之業,成為梅約的領導人。結果,董事會認為如果要讓梅約得以永垂不朽,就要把整個企業跳出家族管控的局面,於是說服第三代的梅約醫師離開,到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去當外科教授,讓梅約家族離開董事會,把經營權完全交給社會賢達,而董事會則授權由醫院五百多位主治醫師(當時的人數)所組成的醫師領導團隊,來負責經營。

我回國後的四十多年來,就看到梅約的繼續蓬勃發展,由一家變成現在的三家醫學中心!包括梅約大學、醫學院及醫院等。現在專職主治醫師應該超過兩千人了。

梅約醫學中心現在雖然脫離MAYO家族統治,但繼續保持第二代威廉‧梅約所揭示的梅約精神:「1.繼續追求服務理想,而非追求獲利;2.繼續以個別病患之照護與福利為首要考量;3.繼續讓團隊成員彼此重視專業方面的精進。而後人更發揚光大,加上4.願意因應社會不斷變遷之需求而做出改變;5.繼續致力於凡事追求卓越;6.繼續以絕對的誠信來管理所有的事物。」也就是「繼續以病患優先的核心價值觀,打造出醫生、梅約醫學中心、病患間的三贏哲學。」維護「病患至上」的價值觀。(Berry LL, Seltman KD: Management Lessons from Mayo Clinic. 陳秀玲譯:《向梅約學管理》。台北:美商麥格羅‧希爾。2008:19-46)。

欣見台北醫學大學及台中中國醫藥大學已經跳出「創辦人家族」的控制,而逐漸邁向穩定的發展道路,看來已是越辦越好。期待高雄醫學大學等私立大學以及其他已經有相當規模與成效的「私立醫院」或「財團法人醫院」,能夠「向梅約學習管理」,放手交給社會賢達,包括優秀校友,來接手管理,同時建立「以醫院主治醫師群為主的領導團隊」,好好經營,百年而後,台灣能夠有多家梅約診所,提升台灣永續發展的優秀醫療品質與醫學教育。這些創辦人及其繳出「家產」的第二代或第三代將隨其永續經營的好醫院或大學,而名垂千古!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