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體育改革、改什麼?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體育改革、改什麼?

2021-07-22 10:46
各運動協會習於請政治人物擔任要職,淪為特定人或群體壟斷現象。有多少資源真用於選手身上,一直有疑問。圖為2021.7.12 總統蔡英文出席「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代表團授旗典禮」。擷自總統府flickr
各運動協會習於請政治人物擔任要職,淪為特定人或群體壟斷現象。有多少資源真用於選手身上,一直有疑問。圖為2021.7.12 總統蔡英文出席「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代表團授旗典禮」。擷自總統府flickr

台灣東奧代表團搭專機前往日本,卻傳出體育高層坐商務艙、選手坐經濟艙之事,引發社會譁然,也讓人想起2017年的體育改革,到底改了什麼?

各單項運動協會,雖接受國家補助,但本質上屬人民團體,除非進一步登記為法人,否則,就只能適用規範密度極低的人民團體法。尤其是在國際奧運憲章裡,明確要求各國政府對於其本國的奧運委員會,不得加以干涉,以來保持其獨立運作下,故基於自治原則,主管機關能監督的力道相當有限,就易形成封閉體系。

甚且各運動協會也習於請政治人物擔任要職,雖可因此發揮影響力,並方便國家補助之申請,卻使各協會易為特定人或群體壟斷的現象,故有多少資源真用於選手上,就一直有疑問。

選手受不公對待時有所聞

尤其選手參加奧運,其所背負者,往往已非個人榮譽,而是國人高度期待。惟在每四年的奧運賽事裡,總發現有選手受到不公對待。更糟的是,一旦選手受傷,到底這些國家補助的資源能到何等程度,才足以回復往日身手,卻常讓選手在暗地裡哭泣。若因此痛心而再蒙徵召時拒絕,又得背負不愛國的罵名,如此的結果,就令這些全心付出的選手,倍感痛心。

在民眾要求體育改革的呼聲下,立法院於2017年全面修正國民體育法。其中第32條第1項就規定,各協會須開放給所有民眾參與,且在第39條第1項明文有罪確定者不可擔任理事長外,更於第36條第1項明文,理事長不得任命配偶、三親等內血親、姻親為專任工作人員,以期打破各協會的封閉與私有化現象。

惟在修法後的選舉,卻出現與政黨選舉相類似的弊端,即人頭會員,或各協會找會員相互加入與灌票之情事。這些弊端,雖有被檢察官起訴且經法院判有罪,卻都以緩刑為終,而因國民體育法例外允許此等情況仍可擔任協會要職下,現今的運動協會是否已屬公開、透明,肯定得打個大問號。

選手權益應受契約保障

也因此,如何在國家監督與團體自治間取得平衡,勢必得全面徹底為體育政策的檢討與改造,這絕非僅是修幾個條文就能解決。尤其是有關運動協會的性質,到底是繼續適用規範密度極低的人民團體法,抑或在法制上全面要求法人化,肯定是必然思考的前提。

而在全面檢討體育政策,恐是曠日廢時,甚至在奧運結束後,恐又無人問津下,當務之急,或在於選手代表國家出賽時,由運動協會與選手間,立下白紙黑字的契約。

因現行選手代表國家出賽,似乎依憑者,僅是選手與協會的義理,即代表國家出賽,是你的榮譽與責任,致很難在事前將之付諸於契約。這種相當傳統的思維,或許有其必要,卻很易形成爭議,尤其是出賽受傷,到底醫療費用由誰負擔,直到現在,仍是爭議重重,若動輒以人情事故來解決,實非根本解決之道。故類如奧運這類大賽,或應由體育署先訂定一個制式契約,這其中包括出賽前的訓練、比賽、機票、住宿、保險,甚至是受傷後的賠償費用等等,再交由各運動協會與選手為契約的修改與訂立,如此既能免於像這次的搭機爭議,更能讓選手無後顧之憂。


作者認為,類如奧運這類大賽,或應由體育署訂定一個制式契約,包括出賽前的訓練、比賽、機票、住宿、保險,甚至是受傷後的賠償費用等等,再交由各運動協會與選手為契約的修改與訂立,如此能免於爭議,更讓選手無後顧之憂。圖/擷自蘇貞昌臉書,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