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下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下篇)

——維漢民族國際網絡視頻研討會側記

 2021-04-29 15:30
2021.4.25舉行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維漢民族國際網絡視頻研討會。圖/田牧提供
2021.4.25舉行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維漢民族國際網絡視頻研討會。圖/田牧提供

解決維漢矛盾從反思漢人特權開始

滕彪律師是伊力哈木·土赫提好朋友 。他表示,在與伊力哈木相處的那段時間,他切身感受到了維吾爾人遭遇中共政權的殘酷迫害,遠勝過我們漢人。

滕彪說道:我與伊力哈木交往的過程當中,以及一起處理涉及維吾爾人的案件中,真心地感覺到,維吾爾人受到的迫害遠遠地高於漢人。那還是在2014年之前,後來的情況,我們都看見了,「種族滅絕」正在發生,也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我覺得, 我們在坐的異議人士,包括知識分子在內的所有漢人,都應該深刻的反思自己的身分、特權,反思自己多多少少的大漢子主義思想。

前不久我們在Clubhouse線上語音聊天社舉行了一個討論會,討論漢人的特權問題,漢人是不是中國的白人,漢人是否應該反思自己的特權和大漢族主義?很多人不明白,漢人難道還有什麽特權嗎?實際上作為漢人,你不需要擔心自己的語言受到排擠,不用擔心自己因為身分證上的漢族,被酒店拒絕入住,包括不用擔心整個漢文化被滅絕等等,這就是漢人的特權。


滕彪律師。圖/田牧提供

我證明維族人遭遇中共政權的迫害

王瑞琴(筆名安娜),前青海省政協委員,企業家、公益人士,2018年流亡美國,創辦光傳媒。2020年5月21日,中國兩會召開時,王瑞琴發表《致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一封公開信》呼籲罷免習近平。公開信發布後,王瑞琴在中國的家人及親屬受到中共有關部門的惡意騷擾,公司資產被凍結、財務票據悉數扣查運行受阻,本人不得已公開發布《與親屬斷絕關係的聲明》。

王瑞琴說道: 我生活在西北方,有很多少數民族朋友,也有很多穆斯林朋友,我能證明,在新疆迫害少數民族狀況,及針對維族實施「種族滅絕」政策,是確實存在。 我身邊的朋友曾經講述了幾個親身經歷:

一、我的一位體制內朋友,在南疆工作的時候,在一個小縣城設置的集中營,營區關押了大量維吾爾族壯年男子,可說是人滿為患,非常擁擠,營區被關押者睡覺分「三班倒」,只能輪流睡覺,只有坐的地方,這令我非常震驚。我的律師界的朋友表示,這樣的人權侵犯非常嚴重,特別是喀什地區,白天不停的拉響警報。按我朋友說法,這是政府採取的恫嚇手段,其實是實施精神迫害。

二、我們在新疆地區的教會組織與人員,遭遇中共政府的打壓,我們只能將組織撤回來,那裏遭遇的迫害令人震撼,比如說:一個縣城到另一個縣城,要在當地街道派出所開路條,如果得不到路條,便不可以正常地自由旅行。

我在青海經營賓館,曾經有一段時間,大約在2013〜14年,地方政府就通知我們,不准藏族住宿賓館,如果他們需要住宿,所有賓館都會說「客滿了」,後來也延伸到針對維吾爾民族。我也把一些資料發給了會務方。「新疆人的住宿登記時,要見人、見車、見物,身份證信息要認真核對,做到一日三報,客人離開後,形成光盤上報。」


前青海省政協委員,企業家、公益人士王瑞琴(筆名安娜)。圖/田牧提供

對維吾爾人受到這種全方位的民族壓迫,這在大陸普遍地、確實存在。海外一些人,甚至包括中國大陸一些人,他們對新疆的人權迫害真實情況,知之甚少,原因是中共當局刻意的隱瞞了。

有一次,從新疆來青海出差的一位塔吉克族,預計在我們賓館下榻,這人應該是早上就到了,下午5點還沒有登記是怎麽一回事?我當時問「國保(國內安全保衛警察)」:不是說新疆的政策是專門針對維吾爾民族的嗎?但這位出差幹部是塔吉克族。當地「國保」回答:「新疆所有的穆斯林,除了漢族以外,全部是一個政策。」這不光是一種赤裸裸的民族歧視,還是一種民族壓迫。

還舉一例,國家民委(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是國務院主管民族政策的部門),去年12月16日發生了一個非常突出的改變,國家民委主任、民委書記由陳小江擔任,這是66年(自1954年)來首位漢族人擔任此職務,這說明習近平時代對民族的迫害,會越來越嚴重,我希望社會必需關注中國的民族政策在惡化。

維漢交流與對話必須擴大到兩族青年

海玉兒·庫爾班(Haiyuer Kuerban),是世界維吾爾大會青年部主任、兼世維會駐柏林辦公室主任。

他的發言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會議,也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中國、台灣民主運動各位領導,為此,我非常高興。我在中共占領的東突厥斯坦出生,並在那裏成長與讀書,現在離開中國已經十幾年了,我現在的漢語水平退步了,說不好,但我今天盡量用漢語發言。

我作為普通的維吾爾青年,也是作為維吾爾「自由解放運動」的工作者、接班人,通過今天的會議,我聆聽了東突厥斯坦、台灣、中國民運等領導人的演講和表態,從中學到了一些,前輩們針對眼下維漢兩族發生的矛盾悲劇,及維吾爾民族遭遇的「種族滅絕」災難,均提出了分析與判斷,更重要的是還提出了應對措施和解決方案。

我希望兩個民族的類似會議,交流與對話,堅持下去,其規模還須延伸和擴展到維漢的青年學生中去,使得咱們青年人相互傾聽與理解各自的觀點,培養相互的尊重,互相理解與支持各自的政治理念與選擇。時下維漢民族共同面臨的挑戰,必須立足於平等的、和平的、相互尊重的基礎,並建立起對話與合作,共同去對抗中國共產黨的霸權獨裁統治,如果我們不交流、不接觸、互相不接受,在發生「種族滅絕」的今天,我們不可能取得一致,取得勝利,誰也不會有好處,「種族滅絕」還將持續發生。

我們年輕人必須冷靜的坐下來,團結起來,試圖了解與理解兩個民族的矛盾癥結,尊重對方的觀點,相互幫助,相互支持,共同創造真正意義上的、和平和諧的生存環境與美好的未來。


海玉兒·庫爾班(Haiyuer Kuerban),是世界維吾爾大會青年部主任、兼世維會駐柏林辦公室主任。圖/田牧提供

族群聯合是共同推翻中共政權的基礎

夏業良教授,是美國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員。他的發言首先強調維漢兩族的共同敵人,搞清了朋友與敵人關係,維漢民族才能方向準確、彈無虛發的對抗共同的敵人——中共反動統治政權。

他說道:現在維吾爾人和漢人之間存在著比較深刻的矛盾,要是僅僅理解成是中共集權專治統治造成的,無論是對漢族還是其他族群都是一種災難的話,那麽這還比較容易理解。遺憾的是我們也看到,維族人、藏族人、蒙族人和其他的族群,他們除了對中共的痛恨以外,其中相當大的一部分人還痛恨漢人,這一點我覺得是有很大的問題的。這就是說有可能把目標對錯了,當方向錯了,必將產生內耗,因為我們無論是漢族,還是其他族群,都是中共集權專制統治下的共同受害者、犧牲者,所以在目前中共集權統治沒有結束之前,我們不要去挑另外一個族群的毛病。因為每一個族群可能都會有一些毛病,因為這樣的話,就會形成族群之間的矛盾和敵對,我覺得當務之急是要加強族群之間的聯合,我們各個族群之間沒有根本的矛盾和沖突。如果都是愛好和平、愛好生活的正常人類,那和集權反人類的那些作為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不要把中共的這些暴行逆施都看成是漢人的罪惡。同樣反過來漢人也不要把那些經過中共長期宣傳洗腦教育得出一種印象,認為真正的維族人、藏族人是野蠻落後的,他們不講衛生,他們喜歡占小便宜、會搶東西,會殺人,這種印象是怎麽得來的,關於這個問題,今天無法展開。

我記得在1985年,當時有一位在新疆住了18年的共軍師級幹部,跟我談話,他說:我們在新疆住了18年,我們對維族人那麽好,他們有病、缺糧的時候,我們都像對待自己親人一樣去看護他們,對他們好,但是最終的結果呢?好像他們永遠都不把我們當做他們的自己人。他說,看來我們這種漢維聯合是不可能成功的。我當時聽了比較震驚,因為這是他私下的話。公開通常會說,漢族跟維人、藏人的關係多麽好,親如一家,然而中共軍隊的高層軍官,盡然有這樣一個結論。這也反映了一種中共大漢族沙文主義政策,他們的這種想依靠籠絡人心,給點物質上的幫助,就能夠讓這些少數族群都聽從自己的安排,這個想法必然是要失敗的。

我有一個建議, 藏人有一個流亡政府,維族人有沒有可能也成立流亡政府,還有蒙族人,不是說成立政府的目的就是為了封官許願,大大小小都有職務,而是說有一種更加凝聚的力量。因為我們知道,在新疆那些維族人是沒有辦法自由地表達自己,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能夠在海外有一個更加集中的發聲地,恐怕可能是一個缺憾 。


夏業良教授,是美國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圖/田牧提供

明辨世界大局 看清中共罪行

張杰是法律專家、也是獨立評論人。他的發言深刻揭露了中共政權種種惡行,為中國民運與維漢兩族的合作,明確了行動指南與鬥爭方向。張杰的觀點是:

第1點:中共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反人罪行鐵證如山,有大量的文件、視頻,有集中營,有百餘萬的維吾爾族人正在被關押;

第2點:中共正在發動對所有中國人的戰爭,這個我們可以看到,絕不僅僅是對維吾爾族人,這種集中營正在內地蔓延。我們看看香港、看看台灣,我們都知道,它絕不僅僅針對維吾爾人;

第3點:中共集權挑戰人類民主自由價值觀,為什麽中共會去迫害維吾爾人,其實就是集權主義。看看希特勒對待猶太人,我們就會知道,但是我要說,集權主義因為它的本質就是反人類、反文明,和反人性。中共這種極權主義不同於左翼右翼集權主義,它是集兩翼極權主義,它是和皇權、專制為一體的,中國式集權主義更加邪惡;

第4點:21世紀出現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迫害,是整個人類的羞恥,這一點無法接受,所以整個文明世界再次集結起來,要共同戰鬥;

第5點:中共政權正在走向覆滅,對內來說它的危機重重:經濟危機,人口危機,政治危機,文化危機,道德危機;對外四面楚歌;高層分裂、權鬥。這裏我同意王丹先生的建議,維族人也要和漢族朋友一起,把更多的信息傳遞給他們,讓他們知道真相;

第6點:偉大的維吾爾族將會浴火重生,你們不要懼怕,中共集權正在崩潰,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認定,中共對維吾爾族實施了種族滅絕、反人類罪,世界民主同盟正在集結,維吾爾族是中共政權走向敗落的滑鐵盧,中共70年的罪惡該結束了!善良、勤勞、智慧的維吾爾族將浴火重生,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法律專家、也是獨立評論人張杰。圖/田牧提供

維漢的共同點是:自由、人權、中共敵人

鍾錦江是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現任主席,他代表中國民聯組織表態: 在過往的幾十年裏面,至少在20年裏,中國民聯是最早同維吾爾族以及其他少數民族站在一起,支持他們爭取民權的海外民運組織。中國民聯前任主席薛偉是最早訪問世維會、並且把他的訪問寫成報道發表在《北京之春》上的人。我們的前任主席胡平,也是在許多場合公開支持維吾爾族人,支持他們的抗爭。中國民聯會一如既往地支持維吾爾族人抗爭。

造成維吾爾族新疆人權災難的應該是中共政權。這裏面不僅僅是維吾爾族人受到迫害,藏族人受到迫害,其實我們漢族人本身也一直遭受到迫害。我母親家庭的6個至親就是在中共的集權下,死於60年代的饑荒年。我們家庭就是中共集權的受害者。從這一點上來說,儘管民族問題會帶來一些複雜的合作討論,但是我們可以從尋找共同點開始。我們和維吾爾族人有什麽共同點呢?爭取自由是我們最大的共同點,爭取人權是我們的共同點,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就是中國共產黨,所以我想在現有的情況下,抓住共同點。希望在今後的歲月裏,我們一起合作,團結在一起,先把中共政權結束了,然後再談其他的。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現任主席鍾錦江。圖/田牧提供

維漢團結起來,一致對抗中共

黃慈萍是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秘書長,她的發言是:

今天維漢國際網絡大會很重要,其焦點就應該是維吾爾人與漢人交流,互相理解,達到共識。

1、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已是前所未有。如中共對非常溫和的伊利哈木教授判處無期徒刑,就遠遠超過對其他類似的持異見者的迫害與懲罰。現在國際社會終於關注到維吾爾人的苦難,這是一個良好的轉折點,我們需要更加努力,來推動,來改變。

2、二十多年來,中國民運尤其是魏京生先生領導下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一向堅定地支持維吾爾人的人權,在國際國內為維吾爾人呼籲。作為漢人,我本人就多次幫助過維吾爾人,甚至幫助他們獲得所在流亡國家的避難身份。多年來,魏京生先生也曾為了被中共列入紅色通緝的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多裏坤先生向國際刑警組織抗議,並與國際社會及媒體聯絡。令人欣慰的是,國際刑警組織終於將多裏坤先生從紅通名單上拿了下來。

3、911發生之後,中共曾乘機將一系列維吾爾人及組織列入恐怖組織名單,並聯絡和督促正積極反恐的美國政府。我幫魏京生頂著逆流,給美國國務院與白宮等機構寫信並呼籲,告誡他們必須團結乃至支持中國的穆斯林包括維吾爾人,而不是上中共的圈套。

4、這二十年來,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但因此可以肯定,我們漢維之間是有善待對方及團結合作的歷史與基礎的。然而,這也正是中共要破壞的。仔細觀察,尤其是近兩年維吾爾人的苦難終於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關注並予以回應乃至制裁,我們多年的努力終於達到一定的效果時,中共更是狗急跳墻。我們不能忽略和忘記中共一時一刻也沒有放棄其一黨獨裁專制,包括破壞維漢關係,乃至派遣特務到兩邊挑撥離間搞破壞。其實中共從來如此,我們必須警惕。在過去,中共針對藏漢等關係做了類似之事,但很不成功。

5、面對維吾爾人的苦難,我們漢人應當自省,盡力並盡早結束中共的極其殘酷的迫害與鎮壓,爭取早日實現大家都向往的民主自由。但這一切的前提是我們必須認清中共是迫害我們的共同敵人,是維吾爾人、藏人、蒙古人等各族人民包括漢人的敵人。我們必須反抗中共極權政府對所有人民的迫害,對全世界的擴張。我們必須團結,相互體諒支持。漢人、藏人、維吾爾人、蒙古人等各族人民只有團結一致,共同抵抗,才可能推翻中共,給大家都帶來自由民主與尊嚴!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秘書長黃慈萍。圖/田牧提供

中共針對維吾爾的鎮壓模式會延伸到漢人世界

錢躍君是前《歐華導報》主編,他的發言是:

主持人艾克林開場時就說了,新疆問題一個是宗教問題,一個是民族問題。這兩點加重了新疆問題的麻煩。因為在中國大陸,儘管說有佛教,但好像沒有像基督教、伊斯蘭教這樣真正意義上的宗教。所以一般老百姓包括中國共產黨不能真正理解宗教的意義。中共相信世界上任何東西,通過暴力都能取得,並達到目的,這種思維就加重了有宗教信仰的人的苦難。民族問題相當麻煩,一方面來說,中國有傳統的民族主義思想,孫中山提倡三民主義的「民族、民權、民生」,其實一點也沒有民權思想,最後成功就是靠的民主。共產黨首先要考慮的是生存,他們壓迫少數民族,不會在漢民族中引起反感,不會受到輿論攻擊。我們今天講的民主好像是理想的東西,實際上是勢力平衡的結果。恰恰在少數民族地區的本土化運動,很可能成為一種新的抗拒中國集權的力量。就像台灣的本土化運動對台灣的民主起了很關鍵的作用一樣。所以中共特別擔心、懼怕,在那些地區的民心同北京越來越遠,最後走向了不說獨立至少是民主。那裏的變化很有可能引起整個中國社會的變化。因為專制就是鐵板一塊,不能這個地方給你民主,那個地方實行專制,行不通的。少數民族地區對中共的恐懼要低於漢民。

另外,我們致力那麽多年民主運動,以前都是想如何解救中國老百姓。沒想到30年以後,中共的專制壓力一直延伸到海外,通過「一帶一路」等各種渠道,現在也引起了西方社會的震驚。所以這一次恰恰在新疆問題上,整個西方世界非常反感,而且提出「種族滅絕」的概念,遺憾的是中國百姓很少了解這方面的實情。西方一直試圖將新疆人民的命運與中國人民的命運聯系起來,現在有講香港大陸化,大陸北韓化,對新疆問題的處理模式,以後會傳遍全國,應該讓中國的老百姓看到,中共今天對新疆百姓的鎮壓,以後會逐步推向全中國。一定要讓中國的百姓看到,今天對新疆的聲援,其實就是對他們自己的聲援。要把這兩者的利益、關係聯系在一起。


前《歐華導報》主編錢躍君。圖/田牧提供

會議總結

主持人艾克林總結道:此次會議主要有三個層面的特點,一、對話與溝通:面對問題,表述觀點,提出己見。二、不認同集權統治:譴責中共在東突施行暴政,追責中共的「種族滅絕」之行為。三、維護正義:聲援維吾爾人的行動,支持其民族大業。

艾克林還期待維漢民族交流與溝通的遠景:此次會議應有後續工作,一、換位思考,達成思想共識;二、求同存異,解決民族分歧;三、共同行動,制定相關計劃;四、維護利益,實現各自政治訴求。

主持人廖天琪認為,這次會議取得的共識有:不論中外,人們對東突問題認知的高度,從人權侵犯提升到種族滅絕,這是一種突破;中共政權對異族的壓迫,也對同文同種(不存在民族和宗教的分歧)的自己同胞、香港、台灣在施行,中共極權體制是自由、民主的共同敵人;團結才是力量,不論何種族裔、國家,凡是追求和平自由的個人、民間團體、政府組織要同仇敵慨、勠力同心面對極權暴力。

相關影音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