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國漢人的亡國歷史與中華文化的劣質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國漢人的亡國歷史與中華文化的劣質化

漢化的神話 探討系列-3

  2014-05-26 01:03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本文是本系列文章的第三篇,沿襲前兩篇文章的少數內容和定義如:「炎族」。該兩篇文章發表於四月份的鄉訊上,請上網查閱:

1, 中華民族的族群組成: 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articles/4-14/5.html

2, 華夏文化的形成與變遷: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articles/4-14/6.html

對居住於緊鄰中原地區北方的遊牧民族來說,由於更北方長年冰凍,南方的生活資源絕對是比較豐富的,於是北方遊牧民族擴張領土和主權的作為當然一向以往南為主。因此居住在中原地區以農耕為主的漢人,自古以來就不斷的被北方的遊牧民族侵擾,尤其是如果氣候變得稍微暖和,北方遊牧民族的居住地水多草長,牲口增加,人口也增加,這時向南擴張的野心也會跟著增長,中原的漢人就必須起而迎戰,不幸戰敗了就是亡國的時候。歷史上,漢人亡國的時候多於自主的時候。

亡國,從猶太人的歷史來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連文化傳統都隨著亡國而一併亡失。猶太人多次亡國都能重新建國,靠的是文化傳統的保存和延續。猶太人亡國的時候,所有人民都知道自己的國家已亡,正在被外族統治著,反而會互相警惕努力保存自己的傳統文化,也從來不會把統治者認為是自己人,因此能夠再三的把握統治者衰弱的時候重新建國,也再次發揚自己的傳統文化,因此猶太文化不只沒消失或弱化,反而因為不斷吸收其他文化的優點而一直在進步中。中國人亡國的時候多半認定只是改朝換代,甘心接受新當權者的統治,不管是誰推翻了統治者,也還是認定又一次改朝換代而已,也還是逆來順受,再次甘心接受新當權者的統治。中國歷史上每亡國一次,文化就被迫修改一次,傳統價值也多流失一次。經過一再的亡國,現代中國人的價值觀早已嚴重扭曲了古書上所記載的美德,中華文化也退化成一個只替統治者服務的劣質文化。

台灣原來所保留的漢文化,是閩南人和客家人帶過來的,已經是經過外族統治者污染過的華夏文化。而國民黨帶來台灣的中華文化,則是再經過元朝的蒙古人和清朝的滿州人精工修改過的「新版漢文化」,它早已經蛻變成專門用來統治漢人的文化。台灣人還很「古意」的以為國民黨人也是「漢人」而接受他們的統治,卻對國民黨帶來的新版漢文化裡的細膩統治手段完全無知,導致台灣原來保存的古老漢文化,在短短幾十年間也快速退化成替統治者服務的劣質文化。

從文化上來說,在中國歷史上,唐朝是漢人第一次亡國。在唐朝時期,除了控制人民的典章制度之外,原來的漢文化也已經開始走樣了,唐朝時期到底是胡人漢化還是漢人胡化?恐怕很不容易釐清。

唐朝的皇室並非純漢族,父系是漢族人,但是幾代都娶北方胡人﹝鮮卑族﹞女子為妻,唐朝皇室的長相與秦始皇陵墓出土的兵馬俑有很明顯的區別,而兵馬俑都是正統的純漢族人。唐朝的皇室也有很多亂倫的事蹟,這些事蹟以華夏文化的角度來看絕對是不可原諒的荒唐事,但是從胡人的文化來看則是司空見慣的行為,﹝漢族原本的文化對這種事或許也是一樣司空見慣的嗎?﹞。例子太多了,如:唐太宗李世民登上皇位後,便將亡弟李元吉之妻霸為己有;唐高宗李治則在當太子時便與李世民的才人「武媚」﹝即武則天﹞關係曖昧,繼大位後便讓自己的庶母出任“第一夫人”;唐玄宗李隆基則奪兒媳婦楊玉環為自己的貴妃,宮中禮數實同皇后,可謂“公媳恩愛”;唐朝也是中國古代性觀念最開放的朝代,唐朝女人的裝扮和行為,即使以現代人的標準來看絕對都是「豪放女」。這些都不是華夏文化所容許的事蹟,在唐朝則是一般社會的常態,還是由皇室帶頭在做的。先秦的優秀華夏文化在唐朝時期肯定是被大量扭曲了的。

中原北方的「蠻族」,除了胡人入主唐朝之外,隋朝之前近兩百年﹝420~589﹞的南北朝時期中原地區的北朝各代都是鮮卑族所建立。唐朝之後的五十幾年﹝907~960﹞,中國歷史稱為五代十國,中原地區的五代主要都是唐朝時的藩屬沙陀族所建立,﹝沙陀族又名處月、朱邪、朱耶﹞。沙陀族在五代之後主要部族和漢族、契丹等民族融合,其餘部族則逐漸融入蒙古族。

與宋朝﹝960~1279﹞同時期的北方遼朝﹝契丹族建立的大契丹國,916~1125,兩百多年 ﹞佔有半個河北省和一部份山西省,統治了炎族分布地區的大半;西北方的西夏﹝羌族一支的党項族建立的大夏國,1038~1227,近兩百年,被蒙古成吉思汗所滅 ﹞佔有寧夏省和陝西省,統治了漢族分布地區的大半;金朝﹝女真族建立的大金國,1115~1234,一百多年 ,被蒙古成吉思汗所滅﹞也曾經攻陷和佔領過當時宋朝的首都汴梁﹝今河南開封﹞。首都被佔時,原來的政府不管搬到哪裡去都應該算是流亡政府,只有中國人會玩文字遊戲,說是「南遷」,就是不肯承認亡國的事實。宋朝也是北方漢人﹝其實是漢化的炎族人﹞建立的最後一個朝代。

其後還有蒙古族人入主元朝,和女真族後裔的滿族人入主清朝。漢文化在這兩個朝代更是被大力修改成外族統治漢人的工具。

元朝和清朝是華夏歷史上漢人被非漢人完全統治的兩個時期。明明是漢人國破家亡的兩個時期,但是漢人很聰明地把統治中原的蒙古族人和滿族人也認定為跟漢人同化了的族群,因此也算是自己人,所以元朝和清朝也自然算是中國歷史上的兩個朝代了,儘管蒙古族人和滿族人都認定那是他們征服和統治漢人的時期。從蒙古人的角度來看,元朝時期只是「大蒙古帝國」﹝The Great Mongol Empire﹞統治漢地的汗國的一部份,當時所有宋朝的土地和人民被大蒙古帝國統治漢地的忽必烈滅亡接收而別名「大元」。「元朝」只是中國人對被蒙古人統治時期的看法,也是蒙古人統治漢人時用來唬弄漢人的名堂。「清朝」這個字眼也是是漢人在說的,從滿族人的角度來看,是他們滅了明朝後建立的「大清帝國」,簡稱「清」或「清國」。

朱元璋以漢民族之魂號召人民推翻蒙古人的統治,建立了276年﹝西元1368-1644﹞的明朝,雖然後來被滿族人滅亡,但是民族之魂卻多少還在已漢化的越族人心中一代一代的延續著,最後還真的靠它完成了「驅逐韃虜」的目標,建立了中華民國。詭異的是,中國歷史上僅有的這兩次推翻異族統治,都是由已漢化的越族人完成。

二次大戰期間,中國的首都南京也曾經被日本人攻陷過。如果不是美國人在日本本土丟了兩顆原子彈結束二次大戰,也同時結束了日本人在中國的統治,現在的中國應該是在日本人統治之下的「和朝」,屬大日本帝國的一部份,而日本裕仁天皇也應該會像另一個成吉思汗或忽必烈一樣被中國人崇拜著,東瀛四島也會成了中國的「固有疆域」,日本人﹝「大和民族」簡稱「和族」﹞也會是中國人的第57族了,﹝實際排名則更可能是僅次於漢族的第2族吧﹞。

如同滿洲人在明朝末年攻破揚州時發動的「揚州十日」大屠殺一樣,日本人在攻破南京時也發動了南京大屠殺。但是現代中國人的族群人格絕對是扭曲變形的,他們一聽到南京大屠殺時,每個人都立刻咬牙切齒恨不得馬上殺光日本人,同時卻對同樣性質而更慘烈的揚州十日暴行顯得不痛不癢或一無所知,還樂於細數發動揚州十日的清朝皇室的生活點滴,女人們也愛穿執行揚州十日的滿洲人的傳統服飾 ─ 旗袍。這種面對兩個一樣殘忍的統治族群的差別態度,是不是只因為他們在滿族人統治之下當了近三百年的漢奴,卻還沒有真正被日本人全面統治過的關係?

中國人可以自己崇拜統治他們的滿族人和認同滿族文化,卻也可以毫不留情地指責台灣人對日  本人和日本文化的好感。這是不是也是大漢文化裡常見的兩套標準的實際展現?

現代中國人的族群記憶也是互相矛盾的;大家都記得三國演義裡諸葛亮的名言「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是如果把滿族和蒙古族以及所有56族都算成中國人,連帶把各族的居住地都算成中國的固有疆域,中國只在元朝﹝1271-1368,97年﹞算是真正「合」過,但是那時屬現在新疆西半部的地區也還是由察合台汗國治理,察合台汗國當時並不受元朝管轄。

如果僅僅從漢族﹝包括已漢化的炎族和越族﹞的角度來看,世居疆域完全統一的時期不到歷史的一半,另一半多的時期是分裂的。從秦朝統一天下到清朝滅亡,共2133年,「合」的時期只有秦﹝14年,前221-前207﹞、漢﹝422年,前202-220﹞、隋﹝38年,581-619﹞、唐﹝289年, 618-907﹞、明﹝276年,1368-1644﹞五個朝代,總共1039年。宋朝﹝319年 ,960-1279﹞算是「分」的,因為當時屬於中原一部份的渤海灣沿岸一直都是受到跟宋朝政府對立的遼朝和接續遼朝的金朝政府的控制。唐朝289年雖然算進去了,但是唐朝應該算是以胡人為主的「胡漢共治」的時期。

自古以來,中國最大的問題就是過度崇尚暴力;在「分」的時期,就是互相打打殺殺;一旦進入「合」的時期,就只會想到要窮兵黷武、擴張領土、侵略周邊的國家;無論是分是合,領導者都號稱是為了天下的統一,骨子裡卻是在追逐或擴張統治的權力,都不是把心思用在努力增進人民的福祉上;認為禮運大同篇裡面描述的大同世界只是個理想。現在的中國領導者還是這個樣子,台灣的國民黨領導者也是一樣;不肯認知大同世界已經是世界上大部分民主國家的執政目標也多少已經被實現的事實,而還是在欺騙和壓榨人民。也許這是因為漢化了的人民,二千多年來當慣了奴隸,只懂得逆來順受,只懂得好好讀書才能出人頭地,也懂得不能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以免招惹殺身之禍;結果政治都是讓那些不把人民當一回事的人把持著,而人民就繼續乖乖的當那些人的奴隸,以為只要有選舉權就已經是民主了。

這次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年輕學生就不是這樣,他們勇敢的站起來爭取自己理應享有的權利和福祉;他們帶領台灣人在民主的進程上往前邁進了一大步,同時也在民主思想上把中國人以及全世界心向威權中國的所有人札實的比了下去。「自古英雄出少年」這句話一點都不假,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20歲即帝位,30歲以前就建立了橫跨歐亞大陸的希臘帝國。台灣這批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年輕學生在2014年3月發動了驚天動地的太陽花學運,把真正的民主觀念深深植入人民心中,使得在台灣落實真正的民主也亮出了一道明顯的曙光。廣大的中國人民將來要如何爭取自己的福祉,恐怕還得先看看台灣人的示範。回想在蔣經國晚年的時候,整個台灣都在瘋中國,當時很流行一句話:「台灣的未來在中國,中國的希望在台灣」;上半句未必對,卻很不幸的讓很多貪便宜又沒有廣泛世界觀的台灣人被鎖進了中國;但是下半句從那個時候起到現在,則都還是相當正確的。

統治漢奴一定有很大的好處吧,統治越大群的漢奴好處一定也越多,因此二千多年來中國的統治者才會一直希望國家越大越好。如果統治者把心思都用在努力增進人民的福祉上,那作為一個領導者就有了背負不完的責任,那時恐怕就會希望國家不要太大了吧。

國家越大,力量也越強,但是如果不懂得節制,不懂得善用這力量替人民爭福利,而只會用這力量去壓榨人民和擴張領土主權;那麼,國家越大,造的孽也就越大。生活在現代文明民主社會的人,努力追求的是人民的福祉和地球環境的永續維護,這是文明人類的基本責任;中國人很自豪的禮運大同篇﹝炎族的華夏文化的精華之一﹞不就是這樣說的嗎?壓榨人民和擴張領土主權早已是陳舊落伍的觀念,人民、領土、和主權應該是國家領導者的責任而不是利益,禮運大同篇裡面可完全沒有提到壓榨人民和擴張領土主權,那是炎族的優秀華夏文化被兩千多年來歷代的統治者汙染扭曲之後才衍變出來的。

現代中國人津津樂道的兩千年歷史,主要是敘說著各族群是如何分割和主宰著這大片的土地,加上哪個族群又在甚麼時候消滅了哪個族群;根本只是個打打殺殺的血腥紀錄,少有真正替人民爭福祉的作為。難怪中國人那麼崇尚暴力,軍事預算一向是政府的主要開支;連交通建設主要都是著眼於「維穩」的用途上,如:為了統治圖博﹝西藏﹞人而舖設了一條沒什麼經濟價值的青藏鐵路,還特別做了一首名為「天路」的歌去掩蓋舖設它的目的。這首歌由習近平夫人彭麗媛主唱,﹝可上網去聽,不過彭麗媛唱錄這首歌時的習近平還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領導人﹞。

現在的中國表面上看起來很強大,也有了一點錢,但是教養上卻毫無長進。對內只會以高壓和欺騙的手段來控制自己的人民,同時國家的菁英卻幾無例外地準備﹝或已經﹞往國外移民;整個國內只有憤青式的虛偽愛國狂熱,幾乎沒有感動人心的愛國情操,國家的整體表現就是古書上說的「上下交征利」的現象;空氣、水、和土地環境更是受到大量無知和無情的汙染而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這幾項可都是滅種亡國的前置作業喔,偏偏中國人到現在都還沒有顯現出一點警覺性。中國對外又不努力敦親睦鄰協助他國,而只會耀武揚威和恃強凌弱對待其他國家;一旦中國境內出現亂象,大概只會引來大量幸災樂禍的外國勢力的介入和揩油,導致再一次的分裂,甚至亡國。更嚴重的是,這些對內和對外的種種反人性的做法,在在顯示出現代中國人的腐爛已經深入族群文化的核心,中國下次的「分」或「亡」恐怕會是長久性的,因為已經劣質化了的文化,必須以健全的外來文化漂洗而重新建立新價值,這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達成。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