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許登科的故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許登科的故事

一位「二二八事件」佮「白色恐怖」過來人的自白

 2019-04-24 19:00
228事件時,北斗區200佃農包圍警察所,把所長關進牢房。圖為日治時期的警察所。圖/翻攝自文化部數位典藏
228事件時,北斗區200佃農包圍警察所,把所長關進牢房。圖為日治時期的警察所。圖/翻攝自文化部數位典藏

我1922年出生置北斗郡埤頭庄,生爸叫做吳萬居。我細漢的時予北斗街開漢藥店的許為做囝;1941年自北斗公學校畢業,擱讀二年高等科,畢業了參加「台灣農業義勇團」,做一個農業技術員,去中國上海附近的大場鎮種作,供給日本部隊;時間外麻捌(=也曾)去杭州、蘇州佮南京跮踱(=遊覽)。紲(sua)落,我去做廣東農事指導員,無偌久就參加「農業調查隊」去菲律賓,我置遐利用機會學一割英語會話;後來,經過越南去海南島,參加「海南海軍鐵道部」,置感恩縣做事務員,負責領材料。

1945年八月,日本宣佈投降,戰爭結束;台灣人心肝内真輕鬆,干單咧等待回故鄉看爸母。那會知影,忽然間,中國的國軍佮共軍攏來要求向怹投降,而且必須佇三日内離開;隊長吳振武馬上拖出十外支大砲,結果,國軍佮共軍攏退落山腳,呣若按爾,擱互相打起來,看到大家愛笑。中國人就是靠一支硬嘴巴,講起來飛天鑽地,做起來無半撇……歸大陣,亂操操,像土匪。

1946年,我轉來故鄉,看到中國式的一切,噢──彼是真亂來,真亂來,連無讀冊的人都看到昧做理。按怎樣?警察暗時開巧(kiao)間(=賭場)。日時掠卜巧的,四界趁錢,黑白攢喫,無所不至;警察呣是予人驚駭 的「大人」,是予人晃頭的「土匪」;真想欲加怹揉(zer)揉死!

* * * * *

1947年,「二二八事變」發生的時陣,縱貫鐵路無經過的北斗還真平靜,但是,到三月初二(禮拜日),氣氛就完全無同款。廣播電台歸日放送日本海軍 的「軍艦行進曲」,大家聽到擋昧牢;警察呣敢上班;區長林伯餘醫師非常激動憤慨,伊講:「……哼,我早就知影有這日。若無自治,台灣永遠無希望,台灣人的前途永遠是黑暗的 。」電台廣播:「有志青年為了顧台灣……。」區長醫生館頭前的少年人愈聚愈濟;一個「阿山(ㄚˋㄙㄨㄚ㇀)仔」過路,馬上予姓曾的「阿憨」(按:正名曾煙)用椅頭仔捍(ham)倒,才擱予邊仔 的人加踢落溝仔底。區長的小弟林伯可講欲聯絡埤頭佮二林的人來處罰警察所長,彼個予惡勢力收買去創治百姓的福建人楊其秀。

初三,真濟人置鎮公所、區公所佮警察所頭前的廣場,有一個姓顏的中寮人(按:名叫顏戶東)咧演講。阮幾個人入去警察所,找值班,問槍庫的所在;我加槍庫敲開,將所有的槍佮武士刀攏搬搬出來。隔轉日尚鬧熱;埤頭出動200外人來北斗,還擱有二林武術館的獅鼓陣,其他附近的人,為著無愛予人看衰,麻攏作陣來。獅鼓陣霹靂砰砰去包圍縣參議員林生財的厝,喝要燒厝,強迫生財仔將避置怹厝內的警察所長交出來;生財仔要求大家好心幫忙,結果,由林伯可入去掠楊所長;一大陣行二百公尺,加楊其秀押入區長辦公室。嘻嘻喝喝,「跪!跪!……呣跪?跪落!跪落!」大家相爭咧命令楊其秀,叫伊向區公所民政課長吳來興跪,伊呣跪,我舉棍仔摃伊的後腿,才擱踢予伊跪落。室内恬(tiam)寂寂,大家攏咧等聽審問佮回答,結果,楊其秀卡講都堅持無喫錢、無收紅包,大家遂鬧起來,攏講伊有;無辦法,就加伊押入警察所的 籠仔內。

阮厝對面林文燦的小弟林文騰,置公會堂演講,用指頭仔一支、二支……五支合作伙,順序比予大家看,叫大家為台灣的利益佮子孫的幸福,行動愛一致,團結才有力。阮派人去台中領步槍佮手榴彈;區長佮鎮長攏來看臨時成立的「保安隊」,由區長向隊員致詞。員林方面要求北斗保安隊去和美幫忙處理治安事故;駛去到員林,看員林的人無動靜才擱駛倒轉來。

擱無幾日,保安隊準備去嘉義,20外人坐消防車,隊長林仲荃舉軍刀徛置車頂,怹某吳月美徛置車邊加叫,講:「咱的囡仔還細漢……。」一遍,二遍,三遍,伊攏當做無聽著,繼續舞伊的軍刀。出發前,區長向大家敬酒,大家大聲喝「萬歲」,嗄嗄叫,大聲唱日本「陸軍軍歌」:「替天行道,打倒不義……。」民眾徛置路邊搖手送行,呵咾:「勇敢,勇敢……。」一陣人去到大林,月美仔的話才傳到位!隊長講伊無戰地經驗,討論的結果,大家決定還頭轉來,一路向民眾報告「嘉義陷落,民軍勝利」,民眾大聲喊喝:「萬歲、萬歲……。」

一禮拜後,楊其秀欲找阮算帳。隊長先避一段時間才去花蓮住院。我摻隊長的舅仔吳朝和佮參加打虎尾機場的謝秉臣,三個人走去避置二水、清水岩、溪州竹叢內的草寮仔!阮捌予一割無熟識的作田人看著,但是無人去密告。竹叢內,蛇料料,不得已,穿棕簑化裝做掠魚的,四界行,行轉到厝。生財仔叫我去自首,我呣肯,最後還是摻隊長去分局刑事組辦「自新」,講講咧准抵好。

* * * * *

1949年,我咧做賣酒精爐的生理;六月中,北斗初中國文老師李繼仁(26歲;北斗人李申儀的第二後生)招我參加伊的「音樂研習會」,後來才聽伊講是「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張台灣自治,無愛予中國人管,我想,按爾當然尚好,這參共產黨一點仔關係都無。理化老師呂煥章(26歲;台中人呂嶽的大囝)時常講:「國民政府親像木虱吸血,無倒昧使得。」動植物老師簡慶雲(24歲;台中人簡爐的第二後生;李繼仁的妹婿)尚愛應用他的名講雙關的話:「看雲知影風(方)向。」阮置李家唱歌一、二遍,參加的人有十幾個,麻捌置台中一中的校園內開會(按:呂、簡攏是該校校友),互相無熟識,干單知影有台中人佮豐原人;討論的問題主要是台灣人所受著的歧視佮剝削。十月中,我介紹吳朝和佮另外一個人參加。

十一月中,有一日(按:十八日),李繼仁掣(tsua)大家坐巴士去台中參加討論「同盟」的會章;想昧到,落車的時陣,伊遂(sa)講是欲去搶劫「台中市倉庫利用合作社」,我聽到真礙虐(gai gio),感覺有問題,為什麼一個好好的組織需要做彼種代誌?結果,因為值夜呣肯交出金庫的鎖匙,遂予阮搶無過手。

1950年四月初,我置高雄摻人講生理,訂了一批貨,遐(hia)爾抵(tu)好,遇到一個賣麥芽(糖)的北斗中寮人,講刑事置北斗掠人(按:呂佇三月二十四日置台中被掠;李、簡外二人佇三月三十日置北斗被掠),我聽著趕緊退貨,然後用周轉失靈、負債、逃債作理由,四界找所在避;做生理予我捌真濟人,真佳哉。無偌久,有幾個刑事去阮厝向養爸探問我的行蹤,養爸講呣知,怹就用槍頭摃伊的頭殼,擱無偌久,養爸遂過身去。

有一日,一個好心的人送我一包用報紙包的月餅,報紙頂頭有刊「自首辦法」,看看咧,我寫批予保安司令部。(轉來到厝,聽人講,才知影呂煥章佇十一月初七被處死刑。)十一月十八日,怹派二個人來阮厝,我無置咧,怹提公文予我的養母;過轉工是我阿嬤的忌日,我燒香了加養母講我要自首。二十七日,我摻表小弟去台北,行到司令部,十幾個人衝出來接待,予我驚一趒。置自白書内面,我講我參加學音樂,結拜了後予人灌輸「毒素」;然後,我就呵咾總統「光復台灣」的偉大,麻答應要掣「在逃」的吳朝和投案。彼暗,怹用吉普載阮巡看西門町的夜景,講彼就是英明的總統領導之下無歧視無剝削的「繁榮景象」。隔轉日,怹予我一千元的車馬費;轉來北斗,我去找吳朝和,伊無置咧,我詳細加怹老母說明,講了,我一咧徙(sua)腳,怹老母一直罵我。

十二月初,我掣吳朝和去台中,照地址看是一間店,入去問,哇!想昧到,裡面竟然是監獄!我替吳朝和填表,然後做伙轉來北斗。唯彼當時開始,阮二個每日讀《三民主義》、《蘇俄在中國》佮《反共抗俄基本論》,每個月由分局的人陪阮去分局報到,接受口試。

十二月初八,李繼仁佮簡慶雲被處死刑,以外的人,二個無期,二個十五年。(呂煥章置北斗初中教年外;李、簡二人攏置北斗初中教三年久。)消息傳出來,北斗初中的老師、學生佮畢業的校友攏真呣甘,全校哭到哀哀叫、沫(meh)沫哮、喟喟喘大氣。原本置地方上真有名望的三家人,賣財產,救無人;死的死,活的麻予人修理幾十冬;家破人亡,實在真悽慘,真悽慘。

1951年,我經過員林客運總經理的介紹,開始入去員客喫頭路,隔轉年結婚。十外年後聽出獄的人講,呂煥章置監獄裡面秘密傳話,吩咐大家將危險的攏推予伊,伊要全部擔當;但是,真可惜,彼當時,死刑愈濟,辦案的人賞金愈濟;實在真冤枉。

* * * * *

1980年,我置員客退休,退休了無代誌,騎黑頭拜(bai)四界走,享受咱台灣一年通天溫暖的氣候,打球、看孫仔,看咱台灣一年通天青翠美麗的景緻。1991年以後,三不五時鬥熱鬧,我摻少年家仔逐(jiot)政見會,體會、分享少年人關心台灣前途的熱情。

我這世人去過日本軍隊的佔領地,看著中國佮南洋社會的處境。置故鄉麻經歷著「二二八」佮「白色恐怖」的部分,遮的,我攏應付過矣,有驚無險。置過程中間,予我熟識著真濟人,尤其是林文騰佮呂煥章這二個打拼利眾的人格者,予我感覺著真滿足。換另外一個角度,對彼款政治第一、無量殘忍、鴨霸野蠻的中國人,我的怨恨真大真深,算昧了,算昧了,算昧得通完結。

(註:筆者佇2000年探訪北斗的「二二八」,照北斗鎮「自新」的 名單49個人裡面找著七個人,其中,許登科先生尚健康,精神尚好,對「二二八」知影尚濟,麻尚願意講;伊是一個真豪爽的人,致使後來伊會得通佇2002年二月二十八日置筆者自宅講出以上精采的故事。了後,無偌久,伊去日本跮踱,轉來發生感冒,併發急性肺炎,不幸佇同年五月三十日過身。筆者謹慎公開許先生的故事,公開伊的性地佮心情,同時來紀念一個真特別、真有警覺的「小人物」對台灣命運變化的關心佮行動的參與。)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