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我是美國人」和「平凡的台灣女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我是美國人」和「平凡的台灣女孩」

2019-03-17 16:19
沒有作為台灣人該有的血肉─知道自己的歷史地理文化,算是台灣人嗎?沒有血肉的台灣人,非常容易地,就會像變成「中國政協委員」的「平凡的台灣女孩」凌友詩。圖/擷自中新網影片
沒有作為台灣人該有的血肉─知道自己的歷史地理文化,算是台灣人嗎?沒有血肉的台灣人,非常容易地,就會像變成「中國政協委員」的「平凡的台灣女孩」凌友詩。圖/擷自中新網影片

3月17日是愛爾蘭人的聖派翠克節 (Saint Patrick's Day) 。 幾次擠到曼哈頓的第五大道去觀賞遊行,每當 「英國滾出愛爾蘭」 (England Get Out of Ireland) 的布條出現時,我總是既感動又激動,當然,我就是想起台灣的處境,所以才如此情緒波動。

再兩天,這個綠綠綠的節日就要來了,所以與愛爾蘭裔的美國先生聊起這個節日。當我問起有關愛爾蘭獨立的歷史,他說,老實說,我不大清楚。我馬上說,可恥。他「激烈」回應:「我是美國人!」

我傻住了。幾秒後,我跟他道歉。

先生很喜歡閱讀,因此非常博學,曾讓一位學識淵博的台大教授驚艷不已。所以,我說他「可恥」,是因為這樣的想法:「你讀了那麼多書,居然不包括有關愛爾蘭的議題!尤其你還是愛爾蘭人啊!」

先生當然懂我那「可恥」二字的背後想法,但,他生在長在美國,他就是美國人,不是愛爾蘭人,他頂多是愛爾蘭裔美國人,而且重點不在愛爾蘭裔,而是美國人。因此,一個美國人對愛爾蘭的歷史不夠清楚,很自然,有什麼好奇怪,反而我才奇怪又過分,居然說他「可恥」,所以他「激烈」回應我:「我是美國人!」

我與先生道歉後,也跟他聊聊一些其實他已經知道的事,有關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從小,我就以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且要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學校的書本,教的都是中國的歷史和地理,台灣的歷史和地理,就像其他中國的省分,只有幾頁帶過,我連花蓮有那些溪流都不清楚,但是,我跟我的同學都很乖,從沒想過這有什麼問題,因為,我們是中國人。

黨國教育扭曲國家認同

後來,我覺醒了,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但是,十幾年過去了,到現在,偶爾我的腦筋短路,還會說出,我們中國人......。我總會深感懊惱,覺得為什麼會這樣難以除掉這個舊習慣?難道我還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嗎?沒有的,我看見自己的心,澄清無濁,是台灣人。

但是,說自己是台灣人有用嗎?沒有作為台灣人該有的血肉──知道自己的歷史地理文化,算是台灣人嗎?沒有血肉的台灣人,非常容易地,就會像變成「中國政協委員」的「平凡的台灣女孩」凌友詩。今年57歲的她,當年在台灣讀的書,全是中國的文化歷史地理文學哲學,不是嗎?她是生在長在台灣的中國人啊!

悲慘地,我們的政府,至今仍以大量的中國文化歷史地理文學哲學在教育生在台灣的孩子,我不知道這些孩子與當年的我們,會有多大的不同?或許,不會像我,脫口而出,我們中國人......,但是對台灣的文化歷史地理的了解,恐怕也只多一點點而已吧?當然,他們也是能夠如許多台灣人一樣,自修學習,補回來。只是,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真的不容易,需要有心、有興趣、有毅力、有機緣。

當年在大學,我其實修過系上僅有的一堂台灣史,也許我太駑鈍,竟沒有覺醒,只是開啟覺醒的側邊小門而已。還是過了十多年後,在愛爾蘭裔美國先生和紐約自由水土的幫助下,我才從混沌裡走了出來。然,這時,我已30多歲,人生階段的重點在婚姻與生涯,已不再是人生重點為學習的青少女,我的心思與專注力已大不相同,所以,我在台灣文化歷史地理上的學習是烏龜爬行。

難道,這就是身為台灣人之可憐又可悲的宿命嗎?得要辛苦地自己去學習台灣的文化歷史地理?並且,在台灣意識覺醒後,還會不自覺地,以過去在學校學習到的不正常思維去批評一個正常的美國人,說他「可恥」,如同中國人罵台灣人「數典忘祖、背祖忘宗」一般囂張。

所幸,我的「可恥」為先生的「我是美國人」打了一掌,讓我看見在體內的中國餘毒。啊!我真喜歡這種知覺,讓我這隻烏龜突然跑了幾步,在學習台灣文化歷史地理的道路上,有運動的痛快。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