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雪崩的時間到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雪崩的時間到了

 2019-09-10 10:40
如果老共面對美國和香港問題,就是走回保守,頑強,台灣實在沒有理由高興,因為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台灣必須提早因應,密切注意中國內部發展。圖/Paul Huang黃柏彰
如果老共面對美國和香港問題,就是走回保守,頑強,台灣實在沒有理由高興,因為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台灣必須提早因應,密切注意中國內部發展。圖/Paul Huang黃柏彰

港府突然撤回「送中條例」,被認為是習大王跳過港澳辦,直接命令特首,因此,中南海傳出,韓正和習大王為了香港問題,在會議上險些翻臉,凸顯習大王的威信已經不再。

韓正被視為江澤民派系人馬,長期以來和曾慶紅共同控制香港金融,上一次,習大王直接派出特務,到香港押走肖建華,已經引發不愉快,肖建華是江澤民派系在香港的金融大管家,這一次,香港問題鬧大,據稱也是因為習近平企圖插手香港,控制金融而引發,但是,「反送中」運動鬧了三個月後,死了9個人,北京政府突然態度放軟,並同意在10月恢復美中貿易談判,長期觀察北京的外國媒體已經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中國很可能經濟內傷嚴重,政權內鬥慘烈,習大王登基後,可以說是內政外交全面失敗,「一帶一路」形同廢止,企圖用「一國兩制」收服台灣,結果樣板先在香港翻車,如果內部經濟持續下行,經濟大雪崩的時間,恐怕已經逼近,這隻內政的黑天鵝,比起香港或美中貿易談判更緊急。

研究雪崩的科學家說,「山坡上的積雪,本身是處在危險的平衡狀態,但是,一但有外力介入,就會造成大規模的積雪運動,稱為雪崩」,文學家因此創造一個美麗的名詞,「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這句話指出,即便只是很小的雪花,飄落在不應該飄落的地點,就會造成外力作用,引發雪崩,目前的中國,就如同崩潰前的蘇聯,突來的雪花,指的就是美中貿易戰爭和香港「反送中」運動,這兩個突來的外力,正在加速中國社會經濟雪崩的來臨。

港人期待落實真普選

港府在六日宣布「撤回「反送中」條款,但是,並無法阻擋香港人民的憤怒,8日,萬名港民手持大幅美國國旗,前進到美國駐港大使館,要求美國國會快速通過「香港民主人權法案」,保護香港,群眾所進行道路被港警封鎖,再度發生警民衝突,根據香港大學對港民在「撤回修例」後所做的民調顯示,48%港民認為,政府和人民應該各讓一步,達成和平,但是,有38%的人認為不達到五項訴求,抗爭就不應停,另外一項問題中顯示,港民把「真正普選」列為第一重要,高達70%,希望社會穩定68%,希望經濟發展61%,可以看出港民的願望,以自由民主優先居多,從這項民調來看,一時之間,想要運動落幕,恐怕還必須等待,不管港府以退為進,或者是另有隱情,從最近曝光的一份錄音檔案顯示,中國內部的經濟狀況,連豬肉也造反,證明已經無法粉飾太平,中國要急著搶救的不是香港,而是自己的紅色政權。

為了搶救經濟,人民銀行於8日宣布降準,並且再度釋出9000億人民幣寬鬆貨幣,希望替市場注入活水,但是,多數中國經濟學者並不看好,認為貨幣寬鬆政策,已經搞了很多次,證明無法提振內需,主要問題是外資撤離問題,一件中南海高層的錄音檔,最近曝光,內容引起全世界關切,錄音內容應該是財經大老非正式的會談,內容指出,中國目前失業人口並不是一千萬或幾百萬,而是八千萬接近一億,這是一個可怕的數字,證明了貿易戰爭開打以來,關稅問題所造成的直接傷害,是外商離開了,下崗的人越來越多,已經超過社福基金可以承受的範圍,而且很多縣市單位,胡亂挪用社福基金,造成更多領不到錢的群眾運動,維穩是一大考驗,如果壓制失敗,很可能和香港問題產生共振,老共政權就危險了,最近,湖南有數十位民眾,在微博上發文,支持香港人民維權示威運動,立即遭受逮捕,可見老共真的害怕了。

發行新人民幣打擊貪官

這段錄音中還說,中央政府已經準備最後手段,如果人民幣貶值到無法拯救,甚至造成停滯性通膨出現,這時候人民銀行將會發行新的人民幣,把市場上的舊人民幣回收,同時可以打擊貪腐的官員,家裡有藏現金的人要趕快逃了,這句話也意味人民幣持續貶值是擋不住的,情況很像當年國民黨在潰敗之前的金融情況,這一招過去印度莫迪政府曾經實施,但是打擊貪腐效果有限,也正好驗證了美國金融巨鱷凱爾巴斯所說,「中國自稱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實體質很脆弱,必須靠外資生活,簡單說就是虛胖而已,美國銀行資產才19兆美金,中國卻宣稱銀行資產49兆美金,根本是作假帳吹牛,中國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結算只有1%,可見仍然要靠美金,現在,中國沒有美金,下場只有崩潰一條路,所以,很多外資銀行根本不願意和中資銀行掛勾,以免受到拖累」,人民幣靠著港幣當窗口,向世界兌換美金,這是國際上給予香港的特權,彼此心照不宣,如果中國真的要在香港搞一國一制,最後殺了香港,等於是殺了自己,現在,中國還想用深圳取代香港的國際地位,卻缺乏國際認可的金融開放制度和法律,最後只有一句話,白搭,上海自貿區就是例子,老共每天吹牛,上海自貿區好棒棒,其實因為失去金融開放,嚴格管制外匯,上海自貿區早就被老共玩完了,所以很多建設人去樓空,已經成為廢墟。

這位不知名紅色大老最後一句話,「可以走,趕快走」,接下來,共產黨不可能學習蘇聯自我解體,因為中國找不到像戈巴契夫那樣的英雄人物,最後老共只剩一條路,放棄改革開放,重新回到計劃經濟的老路,把鐵幕再度拉下,和美國玩起冷戰時代的把戲,這條路就是海耶克所說,「到奴役之路」。

這位會議中被錄音的紅色大老是誰,恐怕已經呼之欲出了,如果老共面對美國和香港問題,以及內部鬥爭和經濟失敗的態度,就是走回保守,頑強,那麼台灣實在沒有理由高興,因為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台灣必須更嚴正看待雪崩的時間,老共是否會鋌而走險,發動戰爭,台灣必須提早因應,密切注意中國內部發展。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