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偉大神話最難將息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偉大神話最難將息

2021-03-12 11:20
作者指出,習近平在剛落幕的兩會展現稱帝決心,向北韓看齊,黨官惶惶背書,偉大的共產政治神話最難將息。圖/擷自CCTV影片
作者指出,習近平在剛落幕的兩會展現稱帝決心,向北韓看齊,黨官惶惶背書,偉大的共產政治神話最難將息。圖/擷自CCTV影片

前幾天,基隆地標的蔣介石穿軍服銅像,在移除過程中因為施工人員作業不小心,再加上銅像年久腐朽,一下子,工程吊車就把蔣介石銅像頭部弄斷了,在移除之前半夜裡,這尊銅像底座,已經被不明人士噴漆,寫上「台獨建國」字樣,這下子更增添藍色和紅色統派團體的憤怒,揚言要報仇,以牙還牙,誰砍斷蔣介石的頭,就要把那個人的頭砍下來,統派團體把蔣介石視為大中國圖像的象徵,不容侵犯,不理性的發言流傳網路,台灣雖然已經進入民主社會,可惜,一小撮激進保守的蔣家護衛,或英雄主義崇拜者,表現反文明的野蠻,已經變成治安的隱憂,更是轉型正義工程延宕的主要原因。

移除神話最艱難

3月10日,文化部長在記者會上宣稱,「轉型正義最大的工程就是中正紀念堂,而這個地方也變成最困難移除的碉堡」,擔任轉型正義委員會的楊翠坦承,「經常因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工程,遭到死亡恐嚇」。

台灣的情況也不是獨一無二,西班牙轉型正義工程延宕30年,在長槍黨已經失去政治實力後,去年才真正把佛朗哥將軍的陵寢移除,可見,已經被神格化的政治人物,是最艱難轉化的區塊,尤其台灣的國民黨即便下野,卻還在國會稱最大在野黨,仍然具有顛覆政權,或阻礙施政的力量,加上中共從外部或內部的干預力量,移除神話的工作,說來容易,其實並不輕鬆。

李永得說,「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分成兩階段,第一階段是移除蔣介石神話,第二階段才是建物的轉型」,這個階段,簡單說就是「不義地景」的重新塑造,過去有人建議,如果不移除蔣介石銅像,乾脆把這個地方改為歷代總統文物建念館,既不觸犯國民黨的紅線,也可以淡化獨尊蔣介石的形象。

政治人物神格化自己,簡單說,只為了統治的方便的愚民手段,歷史上的王權更替莫不如此,歐洲的法國大革命打破王權至上的觀念,形成整個歐洲的王權崩解的骨牌效應,但是,歐洲的民主化腳步坎坷,並不因為王權崩潰而立即來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崛起的強人政治,取代了王權,從佛朗哥、墨索里尼、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到蔣介石,20世紀初期的國際動盪和戰爭紛起,造就這幾位被神格化的政治人物,或者稱為政治獨裁者,這些神話英雄的特性就是扮演社會改革者,先得到人民的信任崇拜,但是最後卻變成獨裁者,墨索里尼、希特勒、史達林、佛朗哥、蔣介石、毛澤東都走過這個套路。


作者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20世紀初期的國際動盪和戰爭紛起,造就被神格化的政治獨裁者。左上起順時針為:史達林、墨索里尼、希特勒、毛澤東、蔣介石、佛朗哥。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獨裁者從殺人起步

史達林在列寧死後,開始一連串的暗殺,清除有功革命的老臣,把這些革命老友打成人民敵人,掛上企圖叛變罪名,從此之後,清算鬥爭沒有停過,曾經被史達林當眾羞辱的赫魯雪夫,在史達林死後奪權,也依照老路子,開始清算史達林,就算蘇聯崩解後,民主文化並未來臨,新崛起的普丁,表面上喊著民主改革,卻無法容忍反對黨領袖,所以被稱為另一種神話的獨裁2.0版。

神話所建構的政治人物,無法排除長期對人民的洗腦,簡單說,洗腦教育的目的,就是讓被統治者從內在信服,因此,民主社會的總統,在專制國家的另一個稱呼是領袖。

全世界最封閉獨裁的北韓來說,北韓的洗腦下,金正恩祖父是全民父親,是長白山天神下凡,可以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所以金正恩繼承這種血統,也是全民父親,國家領袖,過去,國民黨塑造蔣介石的手法也不相上下,就算打輸內戰,來到台灣也是民族救星,以至於毛澤東,同樣搞這一套,現在則是習近平大王依法泡製。

二戰之後,歐洲國家先後拋棄法西斯和共產獨裁,透過教育和轉型正義工作,打破政治人物神話,灌輸人民人人平等的觀念,人民透過選舉,賦予政客權力,但是,人民更應該勇敢監督,台灣是民主進程的後起之秀,學習西歐的民主,打破蔣介石神話,是轉型正義無法逃避的課題。

反觀中共,從百年前的人民革命推翻王權大倒退,習近平在兩會展現稱帝決心,向北韓看齊,黨官惶惶背書,看來,偉大的共產政治神話最難將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