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跟「民主無疆界」執行長的對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跟「民主無疆界」執行長的對話

 2021-05-11 15:30
作者廖天琪(右)訪問「無疆界」組織執行長,安德烈斯·布梅爾(Andreas Bummel)(左)。圖/作者提供,民報合成
作者廖天琪(右)訪問「無疆界」組織執行長,安德烈斯·布梅爾(Andreas Bummel)(左)。圖/作者提供,民報合成

民主無疆界(Democracy Without Borders, DWB)是一個極具理想主義色彩的組織,它首創於2003年,總部在德國柏林。它的宗旨是要在全球推動民主化,建立一種民主的世界秩序。並且要進軍聯合國,讓它成為一個能真正代表世界公民心聲和利益的組織。

這個非營利DWB的成員有數百近千人,包括世界各國的政要、社會活動人士,組織的兩個野心勃勃的項目,其一:在聯合國組建一個「議會大會」(Parliamentary Assembly)簡稱(UNPA),它將代表世界公民,卻不代表任何政府。其二:促成「聯合國世界公民倡議」(UNWCI)在全球立足,其機制可將該組織的提案列入聯合國大會的議程中,這樣就能拓展全球民主政治的空間。

安德烈斯·布梅爾(Andreas Bummel)是組織創建人及執行長

筆者有幸被邀請進入此「無疆界」組織,並擔任顧問。想把這個理想高遠,目標宏大明確的民間機構介紹給讀者,因此跟該組織的執行長,安德烈斯·布梅爾(Andreas Bummel)作了訪談。布梅爾年輕有為,有多年參與國際組織並擔任領導職務的經驗。下面是我們對談的節錄:

聯合國的結構應當改良

布梅爾:我們當今的世界面臨許多的問題和矛盾, 如氣候惡化、人權侵犯、自由民主不張,即便是民主國家往往也並不致力於推廣民主的進步,因此我們必須想出對策來面對並試圖解決問題。聯合國裡有各國政府的代表,他們是由本國多數人選出的,但是那些沒有選他們的人民,也不在少數,這些人的聲音就被埋沒了,何況還有許多國家的首腦並不是民選的。因此我們要在聯合國組建一個「議會大會」,讓那些並無代表的公民也能夠參與到其中。至於「公民倡議」所追求的是,只要有足夠的世界公民有共同的訴求,他們即便沒有代表,也能形成一股力量,將自己的願望提交到聯合國的議事日程上來。這就是普遍的「參與權」。

廖天琪:你對聯合國現有的架構,是否有批評和改良的意見?安理會五常,其中兩個就不是民主國家,他們的否決權可以扼殺很多的積極建議。

布梅爾:這是個問題,所以應當賦予大會更高的權力,以多數來決定。也就是繞過那五常委,直接訴諸於大會。目下還無法做到這一點, 因為大會的決議,五常委都有最後決定權,或否決權。

廖天琪:聯合國裡193個主權國中,有一半多以上是不民主國家,中國現在以經濟實力招手,身後有一大堆僂儸國,任何議案中國不點頭,是難以通過的。

布梅爾:經過《經濟學人》的統計,的確很多國家不是民選的民主國,但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真正的難度是,連民主國家都不能合作團結,來共同推動世界的民主進展。像人權委員會等機制,很多時候它們的運作都不能維護初衷。

新出籠的「民主指數」展現一些特殊現象

廖天琪:日前「民主聯盟基金會」(Alliance of Democracies Foundation)進行了一項民調,於2月至4月間對53個國家/地區的53,000人做了調查,並公佈了調查結果,以及全球各國的「民主指數」排名。46%的人認為本國有足夠的民主,40%的民眾認為自己國家沒有民主,但81%的人都認為民主很重要。中國人85%認同民主,有71%的中國人認為在自己國家享有民主。這個一黨專政的非民選國家,它的人民怎麼有如此的民主滿足感?

布梅爾:這是很奇怪的現象。中國沒有選舉,沒有自由,人民受壓迫,大部份人只能得到被過濾的信息,長期的「洗腦」似乎已經見效,審查制度使得反對的意見不能伸張,年輕人沒法對自由理念有真正的理解。

廖天琪:中國讓至少一半以上的人日子過得比以前好,習近平最近也宣布中國「脫貧」了。經濟發展快速,普通老百姓只關心柴米油鹽,生活水平提高就滿足了。

布梅爾:也要看被調查的對象是誰,如果問維吾爾人,他們的答案可能就不同了。你看,沙地阿拉伯的民眾,他們都覺得自己很自由,而我們知道現實並非如此。

廖天琪:有趣的是,台灣民眾的反應,台灣的民主從去年的排名20,提升到今年的11,很了不起,但是居然有受訪者說,台灣的民主太多了!總之,這樣的民調是有許多漏洞和不完美的地方,不過總的說來,還是能反映大趨勢。

布梅爾:我想提一下,除了民主指數,還有一個「認知指數」(perception index)。這是「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對全球政府的貪腐情況的調查,這個指數和民主指數不同,但是也很能說明一些問題。民主體制下的貪腐情況比威權體制少得多,這是因為有制衡和監管機構和媒體的監督作用。


民主無疆界(Democracy Without Borders, DWB)是一個極具理想主義色彩的組織,它首創於2003年,總部在德國柏林。圖/擷自DWB網頁

中國扮演民主的負面角色

廖天琪:今年3月中美的外交官在阿拉斯加會面,中方代表態度倨傲無禮,提出了「中國式的民主」,中國想要改變世界的秩序和遊戲規則,這形成民主和威權兩種體制的對峙。中國在世界的經濟舞台上扮演重頭戲,連帶著也伸出了政治觸角,比如在歐盟,中國就拉上了幾個親中的國家,給他們好處,像匈牙利、希臘等,你如何看此現象。

布梅爾:我也擔憂,中國在民主方面扮演的角色是負面的。在國際關係上,中國只顧自己的利益,忽略多元、多邊的關係,特別在政治方面,總要提出是「內政問題」,不容別國干涉。在經濟上又十分強勢,影響力很大。去年底中歐投資協議的通過就很不好,雙方是不應該走到這一步的。中國今天這樣傲慢,世界的民主國家和大國企業要負相當的責任。像非洲國家,很多都依靠中國的投資和援助,依賴中國。

廖天琪:多年以來,西方以為「以商促改」的定理可適用於中國,以為中國發展了,比較富裕了,就會有更多民主,但是剛好相反,中國如今富有了,反而更專制。當然,中國的情況在人類歷史上是沒有先例的。

布梅爾:我對中國抱有希望,認為改變還是會來的。人民對許多事情不滿,只是我們並不知道,現在有了全面性的監控系統,恐怕也人民要表達反對意見或行動,更加不容易,更不安全了。不過從外面輸入民主是不可能的,需要從內部民眾的覺醒,和他們自己的感受和需要,來推動進步。

廖天琪:前些年有很多大規模的反抗行動,但是大數據、人工智能,這些全面的監控,人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電眼之下。這數據化是一把雙刃劍,有好有壞。在公共場合犯案的人,總在幾分鐘內就被抓捕。社會治安確實改善太多了。但是對異議人士,言行都受到全面監視,這也太可怕了。

布梅爾:解決問題,不應該是樹立對立面,而應當坐下來對話。根據日前的環境數據報導,世界50%的二氧化碳排放出自中國,要解決氣候危機,就不能不跟中國對話商榷。不能用孤立的方式來應對。

廖天琪:梅克爾總理就是這種態度,一般批評她對中國的「綏靖」態度,但是她總是堅持對話。

布梅爾:中歐投資協定就是她的「貢獻」,她太注重經濟問題了,現在這個協定被擱淺在歐盟,暫時不能生效。在全球化的今天,不論怎樣,以一種商榷,對話的方式來解決衝突和矛盾才是明智的。

附:民主無疆界(Democracy Without Borders)的介紹

本介紹的英文原文請見: www.democracywithoutborders.org

民主無疆界 (Democracy Without Borders)

我們的任務 (Our Mission)

民主無疆界,以下簡稱DWB,倡導一種民主的世界秩序,在這種秩序中,公民和他們的代表,參與制定以人類利益為主的全球政策。這種秩序應當建立在下列基礎之上:全球公民一律平等、聯邦體制、輔助性制度、權力分散、法治、基本人權和少數族群權利得到保護。

我們的目標( Our Goals)

—我們要追求的主要目標是,在聯合國內建立議會大會,由此發展至一個全球議會,由全世界的公民共同選舉出來一個世界議會。
—促進各種力量之間強有力的合作,並協助在國家、區域和國際的不同層級建立起民主的原則。
—支持國家或跨國的自由選舉和大選,加強世界上所有國家和跨政府機構的自由權利。
—在世界各地跨國性整合的過程中,強化民主的力量。
—努力實現民主化並對聯合國和政府間組織進行改革,使他們能夠在合法的基礎上,更好地處理跨國問題和威脅。
—捍衛和支持世界各地的民主先驅,公開反對某些國家的政府或某些人拒絕民主或對民主權利設限。
—提倡擴大跟民主相關的研究,並促進對民主原則的公開討論。
—向研究、發展和實施民主的機制和進程,提供幫助,比如某些民眾參與其中的新式民主形式,如電子式,直接或「流動式」的民主(亦作「委任制民主」)。

我們的連絡網(Our Network)

DWB擁有在全球各地都進行運作的國際網絡。我們與合作夥伴、顧問以及世界各地的組織同步。此外,我們在德國、肯尼亞、瑞典和瑞士都有分支。截至2021年3月,更多的支部正在準備中,包括

希臘、印度、毛里求斯、尼日利亞,西班牙和英國。

聯合國議會大會( UN Parliamentary Assembly, UNPA)

民主無疆界的主要項目是在聯合國組建一個議會大會,簡稱UNPA。DWB在2007年與合作者共同創立了UNPA促進會。UNPA首次向民選代表提供在全球事務中扮演一個正式的角色。作為一個額外的機構,該大會將直接代表世界公民,而不代表任何政府。

UNPA得到了世界150個國家的個人或是機構的支持。個人支持者包括1600多名現任和前任政治家以及許多前聯合國官員,傑出的學者,文化創新者,非政府組織代表,以及各行各業的公民。

聯合國世界公民倡議 (UN World Citizens’Initiative)

民主無疆界的第二個主要計劃,是促進簡稱UNWCI「聯合國世界公民倡議」的創建。2019年,DWB

與民主國際和世界公民參與聯盟(CIVICUS )一同合作,發起聯合國世界公民倡議的促進活動。

時至今日,它已得到全球200多個民間社會團體和網絡的支持。

如果能在世界各地徵集到足夠的支持,UNWCI的機制將允許全球公民把提案列入聯合國大會的議程中。組建成的UNWCI可以協助拓展全球政治空間,拉近聯合國與公民之間的距離。

核心成員

安德烈斯·布梅爾(Andreas Bummel)
創始人兼執行長,德國
   
伊馮·蘇亞雷斯(Ivone Soares)
莫桑比克國會議員,副主席,UNPA負責人
   
丹尼爾·喬西奇(Daniel Jositsch )
瑞士參議員,瑞士DWB主席
   
阿赫宇塔·薩曼塔(Achyuta Samanta)
印度國會議員,DWB印度主席(組建中)
   
顧問:
旦妮艾勒·阿希布奇(Daniele Archibugi)意大利國家研究所,羅馬(意大利)
埃文·因契爾(Evin Incir)歐洲議會議員(瑞典)
廖天琪(Tienchi Martin-Liao)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中國)
蒂姆·穆里蒂(Tim Murithi ),開普敦轉型正義與和解研究所 (肯尼亞)
勒寧 ·瑞胡萬史(Lenin Raghuvanshi),人民警惕人權委員會(印度)
安德魯·斯特勞斯(Andrew Strauss )戴登大學法學院院長兼法學教授(美國)
上村武彥(Takehiko Uemura )橫濱市立大學國際文理學院教授(日本)
   
我們的網站
民主無疆界 www.democracywithoutborders.org
聯合國議會運動 www.unpacampaign.org
聯合國世界公民倡議運動 www.worldcitizensinitiative.org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