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戰櫻:1950年代台獨志士林錦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戰櫻:1950年代台獨志士林錦文

2015-11-01 15:30
林錦文出身海軍志願兵,曾受過情報員和特攻隊指導員的嚴格訓驗。(翻攝自《獄外之囚》)
林錦文出身海軍志願兵,曾受過情報員和特攻隊指導員的嚴格訓驗。(翻攝自《獄外之囚》)

在白色恐怖史上,1950年代是左翼案件大出的年代,台獨案件屈指可數;而1951年發生的林錦文案,則是其中最大案。該案有五人被處死刑,兩人十二年,三人感化,以刑度總和來講,是歷年所有台獨案件最大的,尤甚於1970年的泰源事件(五人死刑,一人十五年)。從這一點來講,本案堪稱最大或最慘重的台獨案件。這是該案特色之一。

組織台灣獨立黨,串連各方對抗國民黨

特色之二,是作為案首的林錦文,對內聯繫林元枝,對外聯絡在日本的廖文毅,企圖串連台獨、左翼、島內、島外的反國民黨勢力,格局之宏大,在1950年代恐怕是僅見的;日後大概也只有1967年的「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足以勝之。如果要搞革命,這才是真正有效的打法。

然而,這種站在台灣的主體性,團結各方力量對抗國民黨的大格局、大視野,並不是由哪位理論家倡議,而是由一名草根青年林錦文,組織一個「台灣獨立黨」來推動。而林錦文反抗國民黨,從二二八持續到白色恐怖,不僅逃亡多年,而且視死如歸,又為革命運動成就一個典範。只可惜,和泰源事件相比,這個典範很少人知道。

林錦文的一生充滿傳奇,可以「戰櫻」來形容,戰力十足,卻如櫻花燦爛殞落。他的生命是不斷波動開展的,幅度之大,完全和台灣史上最動盪的1940、1950年代緊密扣合,即使是那個年代的政治犯也不多見。

林錦文是彰化人,1921年生,出身保正(今里長)家庭。畢業於彰化商業學校(今國立彰化高商),在當時算是一個知識分子。他的妹妹林愛珠回憶:「小時候他就很有志向,同儕裡他一定要當孩子王,還說長大以後要做什麼很偉大的事。」畢業後,1942年太平洋戰爭期間,參加海軍志願兵,派往菲律賓服役;再送往日本受情報訓練,結業後回台,任台灣軍警備本部情報員。

不久,他又調派菲律賓,擔任台籍日軍特攻隊指導員,自己也參加作戰,後被美軍所俘,送入戰俘收容所。戰後回台經商,在基隆開設貿易公司,後任彰化牧畜生產合作社經理,因而結識在該社任職的李漢堂。

李漢堂是芬園一帶的土豪,官方檔案描述:「李匪素工拳術,尤擅跳躍,翻身一躍丈餘,沒入蔗園深處,隨不知去向。」也許是英雄惜英雄,受過情報和特攻訓練的林錦文,與武藝高強的李漢堂遂成好友,並邀集舊屬台籍日本兵,仿效日本海軍軍官聯誼社的名稱,成立「水交社」以培養勢力。

1947年二二八事變,林錦文和李漢堂都有參加。林錦文率「水交社」人馬成立「彰化部隊」,搶奪駐軍步槍百餘枝,前往台中投靠謝雪紅。不久二二八被徹底鎮壓,廿六歲的林錦文被通緝,與李漢堂相偕逃亡,一直到他被捕,過著四年有路無厝的日子。

逃亡期間,林錦文透過李漢堂結識了李喬松(也因二二八被通緝);又透過李喬松認識林東山、林祿山兄弟。林錦文建議擴大合作對象,組成「台灣獨立志願軍」,引起國際重視;進而爭取國際干涉,建立「台灣獨立政府」。但二李二林和當時許多左翼人士一樣,寄希望於共軍的「解放」。這是對台灣前途完全不同的兩種想像,歧見太大,遂於1948年分道揚鑣。

林錦文乃潛往台北發展,以「台灣人治理台灣」、「台灣獨立」為號召,組織「台灣振興會」,對外號稱「台灣獨立黨」。這是已知兩個「台灣獨立黨」(林錦文、鄭評)之一,而且較早出現。其下擬設「日化促進委員會」、「經濟委員會」、「組織指導委員會」及「綜合科學研究會」等部門,但止於籌劃階段,因為不久組織即被破獲。

根據官方檔案,林錦文吸收莊金妙、林永祥、施清智、黃金殿四人為黨員。他派莊金妙走訪沒被遣送回國、流落北投的日本人劉玄石,希望劉與林錦文一起偷渡日本,與廖文毅協商合作。又派林永祥和施清智,走訪林元枝(桃園第一號鬥魂、蔣介石的心頭大患),希望結成反蔣同盟。又與黃金殿前往宜蘭接洽走私船隻,以便將劉、林偷渡出境。

戒嚴年代嚴格境管,偷渡要冒極高的風險。事前必須跟船家(單純偷渡)、走私集團(搭走私船偷渡)做好沙盤推演,才能在約定時間前往約定地點出境。這看似萬全之計,卻讓魔鬼藏在細節裡。因為船方或走私方若有任何一個成員向當局密報,偷渡客和走私貨剛好一網打盡。這恐怕是戒嚴年代(乃至現代)許多偷渡走私案件被破獲的重要原因。

林錦文的偷渡,就是被人密報的。他是透過施清智的介紹,找上其兄施炳祺的走私集團,和宜蘭簡西埤的船家,計劃將人貨偷運到香港,林劉再轉赴日本。貨的部分,有8,815兩銀塊;人的部分,有三十多名「匪黨分子」,也就是三十多個當局要抓的異議人士。這犯了走私偷渡大忌,因為規模太大,對告密者而言,情報價值和對價利益也跟著提高。

果然,1951年6月,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接獲線報:「有台北人施炳祺,擬將約值台幣百餘萬元物資,預謀由宜蘭走私赴港。」當時台幣百餘萬元,今日幣值是上億元,顯示這是重量級的線索。保安司令部派員偵查,意外發現其中有通緝犯林錦文,將與劉玄石前往日本訪晤廖文毅。於是先「策動」劉玄石詳細供出林錦文的活動情形,繼而8月29日在港口埋伏突擊,人貨全擒。

林錦文不愧是受過極端軍事訓練(情報員+特攻隊指導員),發現苗頭不對,立刻兔脫。施炳祺走私集團13人、「匪黨分子」36人(前往偷渡)、台灣獨立黨黨員和支持者7人(前往護送)則全數落網。

一生特攻精神,抗捕過程動魄驚心

林錦文的機警另有一證。根據林愛珠憶述,哥哥在逃亡期間偶而會去找她,一方面探望媽媽,一方面借點錢。有一天哥哥在家,「偏偏遇上有人來搜查。好在他很聰明,躲進棉被裡,拿棉被把自己捲起來,外頭再用蚊帳蓋著,這樣就躲過外人的搜查,但確實把我嚇死了。」

不過林錦文也早有覺悟。林愛珠說,她生第二胎時,媽媽前來幫她坐月子,有一天媽媽正在殺雞,林錦文來了,看到殺雞場面,有感而發:「我若被人抓到,也會跟這隻雞一樣。」顯示林錦文很清楚他的處境,也有必死的心理準備。

偷渡事件過後,林錦文來見妹妹最後一面,說他無法出港,只能在島內逃亡,而且要躲得遠遠的。林愛珠給他最後一點盤纏,送他離開,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她的眼前為止。六十年後林愛珠回憶:「縱然現在我八十多歲了,我的眼前還是會浮現阿兄走路的形影。他走上的那條路,怎麼走也走不完。」

林錦文逃往台中。根據官方檔案,1952年2月,保安司令部特務於彰化圍捕李漢堂時,逮捕李的小姨子張月娥。張月娥曾與林錦文同居,供出林與台中法警黃文欽,以及黃的妹夫蘇安南交情不錯。特務乃循線追查,在蘇宅搜索時,起先遍尋無著,後來特務眼尖,發現蘇母神色有異,於是進行更徹底的搜查,終於在榻榻米的地板下發現林錦文。

接下來的畫面,即使六十年後讀之,依然驚心動魄。官方檔案描述:「當行動人員拆開地板之際,林俯伏其間,尚圖抗捕,竟將日式手榴彈三枚,用嘴咬開保險栓接連投出,幸均未爆發,乃束手就擒。」這個畫面太經典了,宛如特攻隊員的自殺式攻擊。然而,一如他之前與美軍作戰而被俘,這次與國民黨特務作戰也告失敗。

以林錦文的不屈性格,他被捕後,刑求之慘不在話下。1953年3月7日,林錦文與台灣獨立黨黨員莊金妙、林永祥、施清智、黃金殿,被押赴刑場槍決。協助藏匿的黃文欽、蘇安南判刑十二年。另有張希炳、蔡文章、呂琚鴻,被控知匪不報交付感化。

此外,林錦文逃亡期間,前往一間碾米廠打工,認識一位外省人吳子仲,是林愛珠丈夫的堂弟。吳不知林是通緝犯,而且基於親誼,接濟了林一點錢,竟也被當局追究,交付感化三年。

至於偷渡事件被捕的「匪黨分子」,則與台中大案:廖學銳案有關。已知有蘇海樹(在港口被捕)、郭萬福(事前在藏匿的隧道被捕)被處死刑,其他不詳。郭萬福被捕時,趁隙用私藏刀片割喉自殺未遂,和林錦文一樣,都是視死如歸的逃亡者典型。

林錦文槍決前夕,留有遺書:「父母親大人尊前:兒錦文跪稟,祈求祖母以下家族一同的康安。兒在人生,逢此運命;不孝之大罪,伏望父母親大人赦免為幸。兒在榮耀的天堂,誠心祈求祖母以下家族一同的幸福與光明…」

「榮耀的天堂」,顯示林錦文認為他的台獨運動是榮耀的志業。當時不管政治傾向是左、是獨,有多少人為了台灣前途的「幸福與光明」,前仆後繼奔赴監獄與刑場?白色恐怖的歷史,絕不能以「成王敗寇」的觀點來看,那一頁頁血淚篇章,如同一朵朵戰櫻開落,都是台灣人精神史的一部分。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