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是一段值得記憶的歷史 (2)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是一段值得記憶的歷史 (2)

2017-01-11 18:26
圖/取自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圖/取自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那是發生在1975年元月中旬的事。

在前次「一段值得記憶的歷史」(1)中提到長老教會在1971年底發表「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之後,國民黨執政下眼中的長老教會是一定要加緊控制才行。確實,在那段時間裡,國民黨政府和長老教會之間存著相當緊繃的關係。因此,當蔣介石身體已經進入末期且完全無法審視政局時,蔣經國隨即就在隔年1972年6月1日正式上任行政院長,就開始在想怎樣「處理」長老教會的事。很可能有人跟他獻策,說要瓦解長老教會就是要從長老教會禮拜的聖經和聖詩著手,把長老教會用母語編印的聖經和聖詩全都沒收。這樣可讓長老教會在禮拜時讀聖經看的文字是「國文」,讀起來就必須用「國語」,唱的聖詩之歌詞也是「國文」,他們就不會再唱母語的詩歌,慢慢地他們就會「精神錯亂」而無法連結在一起了。

於是在他主政之下的情治單位開始有了頻繁動作,只要注意當時聖經公會在1975年4月6日教會公報第1205號第一頁刊登了這則消息,就可知道事件的經過。

「聖經公會緊急聲明啟示:(發文字號(64)聖華總字第910號)
    本會最近屢次接到各教會書房和許多信徒,甚至旅居國外華僑的訂單,欲訂購羅馬字台語聖經。然在政府極力推行國語政策之下,羅馬字台語聖經被禁止繼續出版發行。庫存二千多本於一月中旬被有關機關取締查扣中。現本會盡最大的努力尋求適當的途徑向政府有關單位陳情交涉發還被查扣的二千多本,並且准許售完存貨為止。敬請主內弟兄姊妹關心代禱。
    中華民國聖經公會主任  蔡仁理  六四年三月31日」

會獻這種意見給蔣經國的人確實是非常天才,而會聽這種建議的蔣經國也是同樣差不多。

1975年1月中,蔣經國下令警總派出三百名憲兵和警察包圍聖經公會,沒收辦公室和倉庫裡所有用母語印行而出版的聖經,包括羅馬拼音版,以及用「ㄅㄆㄇㄈ」注音版全都沒收。更嚴重的,是同時到各地原住民山區教會去查看教會禮拜堂,管區警察甚至是進入信徒家裡所用的聖詩,是哪種文字版本,只要是用母語印刷的,不論是聖經或聖詩就都沒收,理由是為了「復興中華文化」,禁用母語。

當這三百名憲警人員包圍聖經公會,進入辦公室、倉庫搜索並沒收時,當時就有人很技巧地跟帶隊官委婉地抗議說:「若是要沒收,也應該要公平,不能只沒收長老教會的母語版本。」帶隊官回答說:「我們都依法行事,秉公處理。」抗譯者說:「你們拿走的有一種版本是長老教會和天主教會聯合翻譯的,是用羅馬拼音版本,若是公平,就應該連天主教會的也要一併沒收才對。」於是帶隊官馬上聯絡上司,警總又派另一組人到當時在天主教耕莘文教院的「光啟出版社」書房去,也順手將這本被長老教會通稱「紅皮新約聖經」沒收。

蔣經國絕對想不到這一沒收確實是讓他嚐到「跟共產黨一樣,沒有宗教自由」的惡名頭銜。因為天主教會馬上反應到羅馬教廷,教宗當然會有反應,且語氣並不客氣。而聖經公會當然也馬上通報亞太地區負責人駱維仁博士,轉到世界聖經公會聯合會,該會主席在當年年底專程來台灣見當時繼蔣介石之總統位置的嚴家淦;他在總統府接見。這位聖經公會世界聯合會主席問他為什麼人民不能擁有母語聖經?他當然會照本宣科,說是「為了要復興中華文化,但我們沒有禁止在家裡說母語」,並且強調政府的政策就是在台灣不能印母語的任何刊物。這位主席也很可愛,竟然回問說:「若是在台灣不能印,若我們在外國印呢?」嚴家淦的回答更有趣:「當然可以。」我們當然知道「可以」,只是不能進口啊,不是嗎?

其實早在一年前,就是1974年,泰雅爾族中會位於台中市和平區(當時的台中縣和平鄉)博愛教會,就在主日禮拜時,警察進入禮拜堂阻止禮拜,並且強行拿走泰雅爾語的聖經和聖詩,只是當時的長老教會總會認為那可能是一些地方警員胡作非為而已,沒有敏感到要加以重視。但怎麼想也都沒有想到隔年1975年1月,情治單位就更囂張地派出憲警人員包圍聖經公會,同時也去耕莘文教院沒收母語聖經。只是令人不解的是聖經公會在1月發生憲警進入辦公室強力沒收查扣母語聖經之事件發生後,卻延遲到3月31日才在教會公報上刊登這則「緊急啟事」的公告,此時長老教會總會才發覺事態嚴重。


圖/取自耕莘文教院網站

於是長老教會在1975年11月18日發表第二篇政治宣言--「我們的呼籲」。在這篇宣言中,強烈主張母語乃是天賦人權之一,要求國民黨政府必須維護憲法保障人民有宗教信仰和使用語言的自由,立即發還所沒收的聖經和聖詩。同時在該篇宣言中,也要求國民黨政府應該努力重返國際社會組織,特別是不可以阻止長老教會參與國際組織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活動。

不但如此,原本過去印羅馬拼音聖經都是由台灣教會公報印,後來因為印刷術進步,不再使用鉛版,改用照相版,聖經公會也就將大部份中文、羅馬拼音,或是原住民等聖經之印刷,公開招標給香港、韓國等廠商印好後運回台灣。但教會公報社還保持著整套完整的新舊約聖經羅馬拼音鉛字體,沒拆除。於是,不待聖經公會許可,教會公報理事會就做出決議:逕自印羅馬拼音版新舊約聖經,即使再次被警總或情治單位查扣沒收也在所不惜。更有意思的是長老教會青年也同時因此事件而颳起一陣風,呼籲大家重新來學習羅馬拼音讀聖詩、聖經,許多教會請長執重新開班授課,教導年輕會友學讀羅馬拼音。這讓從1965年慶祝百週年之後,逐漸衰微下來的長老教會羅馬拼音教學課程重現一線曙光。但這樣的熱情並沒有持續多久,用「賭一口氣」來形容或許會比較貼切些。

從這裡可看出當時蔣經國採取這種方式對付長老教會,是錯誤的判斷,只要看看今天許多都會區的長老就會都紛紛開設「華語」禮拜,就可知道根本不需要阻止母語聖經、聖詩,在國家制訂官方語言政策,且在媒體的推波助浪之下,如今整個母語正朝向變成「稀有語言」的巷道中掙扎地繼續走下去。


圖/取自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1976年7月,布農族台東關山崁頂教會正在舉行豐年節感恩主日禮拜時,也發生警察進入教會當場斥責信徒不應該帶收成的農作物到教會來「送給」牧師,並且說該教會的牧師邱登德欺騙信徒的錢。當時長老們齊身出來挺牧師並試圖解釋,說不是這樣,這些農作物感恩禮拜後就要賣給商人,收入就是要作為教會的經常費,包括邱牧師的謝禮。警察說不對,牧師的謝禮應該由總會發給,不是教會給。禮拜因此被迫停止,信徒哭的哭,多數信徒都跪下來向上帝祈禱,大家眼睜睜看著邱牧師被警察用警車載下山,到關山警察分局扣押起來。

教會長老趕緊騎機車下山來找我,告訴我這件事的經過和商討該怎麼辦,並說整間教會信徒充滿著恐懼與不安。我趕緊打電話給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也電話聯繫當時的台東縣議員蔡中和長老(他是蔡仁理牧師的弟弟),請他關心這件事,跟台東縣警局局長聯繫到底怎麼一回事。經過兩天折騰之後,當時台灣省警務處才下令台東縣警局轉關山分局,釋放了邱牧師。

這樣的動作其實是在恫嚇長老教會原住民教會的傳道者和教會長老,要讓他們知道最好脫離長老教會,否則以後一定會遇到類似的下場。但情治單位,或是說統治者大概怎麼也想不到,長老教會原住民教會的傳道者和信徒並不像他們所想像的那樣懦弱。他們只是不想要講太多,但逼他們,可只會惹起他們的忿怒和正義感而已,這點在1978年4月的長老教會第25屆總會年會就看得出來了。

但也因為有上述各種「逼迫」的動作出現,引發長老教會總會領導團隊覺得應該有更清楚的信仰態度表示出來,這也是醞釀1977年8月16日發表一篇震撼國民黨統治當局的「人權宣言」之背後要素。

【相關連結】
盧俊義專欄/是一段值得記憶的歷史 (1)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