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林書漫步:我的中共黨史書籍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林書漫步:我的中共黨史書籍

2021-06-28 11:28
作者最早買的是黃震遐的《中共軍人誌》(左),後來才在台灣買到政大國關中心出版的《中共人名錄》(右),是1978年的修訂版。圖/作者提供
作者最早買的是黃震遐的《中共軍人誌》(左),後來才在台灣買到政大國關中心出版的《中共人名錄》(右),是1978年的修訂版。圖/作者提供

1976年我從上海到達香港後,繼續我喜歡跑書店的習慣,當時我最感興趣的書籍是關於中共黨史方面,想知道與當年我在人大學的專業內容有何區別。尤其因為到香港兩個月後就寫評論中國事務的專欄,也需要一些工具書。不過當時實在兩袖清風,需要仔細選擇,分輕重緩急來買。我最早買的應該是黃震遐的《中共軍人誌》。當時四人幫下台中共高層人事移動頻繁,我最需要的是政大國關中心出版的《中共人名錄》,當時大概需要我近半個多月的薪水,一直拖到四、五年後才買,當時只有台灣的集成書店有賣,買到1978年的修訂版。

當時我最喜歡去的是灣仔的一山書屋,據稱是有最完備中港台文史書籍,它關門後就去附近的青文書店。一山連托派機關刊物的《十月評論》都有賣。當時中共改革開放,我很希望他們走中共創黨總書記陳獨秀的「兩次革命論」路線,就是先實現資本主義,至於共產主義由議會鬥爭後再實現了。我買了一批有關陳獨秀的書籍,但是很遺憾,中共對陳獨秀始終沒有平反。因為中共既要走資撈錢,又要馬列的專政理論來維護自己的特權。

陳獨秀貧病交加抑鬱而終

有關陳獨秀的著作,我有幸買到陳獨秀晚年發表的文章與書信,痛斥蘇聯的專制獨裁,可惜這本書後來給一位朋友借走沒有還,不過在《陳獨秀年譜》等書籍裡還保存一些精華,我在舊作中也大段引用。總之他痛斥蘇聯的一黨專政、領袖獨裁,「殘暴、貪污、虛偽、欺騙、腐化、墮落,決不能創造什麼社會主義」。所以中共歷代有權力的總書記都對他缺乏好感。1929年爆發中東路事件,中蘇發生衝突,中共竟喊出「保衛蘇聯」的口號。陳獨秀公開反而對被開除黨籍,成為中共嘴巴裡的「托陳匪幫」。抗戰爆發後中共在延安更污衊他是「漢奸」,他最後是在貧病交加中於四川江津去世。

1980年代在中國出版的《陳獨秀被捕資料彙編》與《陳獨秀評論選編》四位主編之一的王樹棣是我同年級二班的同學,似乎有意讓國人更多了解陳獨秀,有助於恢復他的名譽,是我所見到的同年級同學中算是思想最開放的一個。但到中共百年,陳獨秀作為最主要的創黨人與連任五屆的創黨總書記仍未能恢復名譽,說明習近平的所謂「初心」根本是假的。而在我「學弟」一級的唐寶林更有學術成就,可惜我只買到《中國托派史》,那是十幾年前來台灣定居前在台灣買到的。在中國那種政治環境下,他的研究工作非常辛苦,研究成果也難以出版。

我在香港還買了張國燾、龔楚等早期中共領導人或要員的回憶錄,都是想從裡面了解過去被中共隱瞞的黨史。不久前以103歲在紐約去世的司馬璐在十多年前也出版了回憶錄《中共歷史的見證》,他也到過延安,後來看到苗頭不對較早離開,後來長期從事黨史研究,在香港出版《展望》雜誌,後來送我一套12部的《中共黨史暨文獻選粹》。

作者指出,1929年爆發中東路事件,中蘇發生衝突,中共竟喊出「保衛蘇聯」的口號。陳獨秀公開反而對被開除黨籍,成為中共嘴巴裡的「托陳匪幫」。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毛澤東感謝日軍推翻國民黨

在一山書屋最大的收穫應該是買到我在中國看不到的《毛澤東思想萬歲》,由日本重印,是1950到1960年代毛澤東的一些內部講話,讓我對大躍進、文革的毛澤東思想狀態有進一步認識。毛澤東阻止日本代表團的道歉,甚至感謝皇軍侵略中國幫助他推翻國民黨,也是從這本書中看到的。有關毛澤東的重要著作我都會買。例如李志綏與張戎的,並且全部看完。李志綏的書買了20多本送中國朋友,有一本傳到一位副總理手中。曾經當過中宣部副部長的童大林來香港時,乾脆是一家中資公司買了一本送他。

從黨史中對中共體制與毛澤東分析最透徹的是南京大學的年輕教授高華在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我為它寫了兩篇內容不一樣的書評分別刊於香港《信報月刊》與《開放》雜誌。我來不及遇見高華他就逝世是我人生的遺憾之一。他的忌辰是毛澤東的誕辰,兩者相剋莫非是天意?

國共聯手出賣外蒙古

還有一本很有價值的書是《聯共、共產國際與中國(1920~1925)第一卷》,是根據蘇聯解密檔案翻譯成為中文的,是那些年國民黨、共產黨與共產國際的來往信件電文乃至會議記錄。內有國共對出賣外蒙古的內容,孫中山與毛澤東都發表過贊成的意見。譯者李玉貞任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年紀應該比我大一些。這種有關中共賣國的書自然不可能在中國出版,所以是在台灣出版的,也是我來台灣時偶然看到才買下來,如獲至寶,可惜沒有看到有第二卷,應該是被禁止了。

另外買到的寶書是2012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作者是香港資深媒體人江關生,引用不少沒有人注意到的中共地方檔案與相關人士的日記。在目前中共摧殘香港的時候,不免為當年香港為中共所做出的貢獻叫屈。也只有蠢蛋才會這樣摧毀香港。

1980年代與1990年代初,思想比較活躍,一些不著名的出版社敢於出版比較前衛的書籍,包括有關黨史書籍,設計及裝訂都比較簡陋,我到深圳買了好些想沙裡淘金,如毛澤東對西路軍的陷害,金門戰役(古寧頭)等,後者也遺失了。可惜買來後有許多沒有時間看。

我到香港後還買了郭華倫的《中共史論》與王健民的《中國共產黨史稿》,我離開香港移民美國時,由於書籍太多,送給中國來的朋友,因為我認為他們更需要了解真正的共產黨歷史。而這些書後來都絕版了。這兩本書只寫到國軍佔領延安。事後國民黨連戰連敗,就不算歷史而不必寫下去了?這點國共史觀實在太相似了。

1980年代初期,當年我讀書時只有黨員才能看到的中共文件也曾經公開出版,讓我一度很興奮。一山書屋賣過一套記得有十幾本一套的中共文件,應該是我讀書時由中宣部出版,但是沒有裝訂而裝在三個牛皮紙袋(紙袋上印有目錄)裡的中共文件,因為數量有限,基本上只賣給給黨員。一山書屋的開價好像是兩千多元港幣,嚇倒我,但是第二次去看已經沒有了。另外在三聯書店也看到當年我們不能看的《六大以來》(延安整風的學習文件),因為也比較貴,我也沒買,當時想法是自己也不可能再專門從事黨史研究。事後覺得很遺憾。如果再晚兩三年我手頭充裕一些,就會買了。後來中共收緊意識形態,再看不到這些正規的黨內出版物了。

現在習近平要紀念中共一百年,有種就把這些內部文件公開出版,讓大家來見識一下真正的共產黨歷史。越早年的文件越是初心。繼續隱瞞下去,不是內心有鬼是什麼?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