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詩寫台灣】荷蘭時期高雄平原有幾社 搭加里揚在那裏 ──莫教歷史長訛傳(四)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詩寫台灣】荷蘭時期高雄平原有幾社 搭加里揚在那裏 ──莫教歷史長訛傳(四)

2021-09-15 15:50
屏東阿猴古城門。岡山搭加里揚1635年逃遷今屏東,1646年改名阿猴。此為清代阿猴古城東門。圖/呂自揚攝影
屏東阿猴古城門。岡山搭加里揚1635年逃遷今屏東,1646年改名阿猴。此為清代阿猴古城東門。圖/呂自揚攝影

台灣史料多殘篇,張冠李戴聽不完;
要把真相仔細探,莫教歷史長訛傳。
──〈台灣史〉
       
堯港東岸有東番,天蒼野茫不知年;
荷蘭槍火衝天喊,搭加里揚屏東遷。
──〈搭加里揚之戰〉

本專欄2021年7月14日〈荷蘭時期高雄平原怎會無村社或只有一社〉一文,是討論高雄平埔族歷史的上篇,本文是下篇。補錄其他第一手史料,綜合上下篇史料,論證荷蘭時期搭加里揚社址在那裏和高雄平原至少有幾社。

甲、荷蘭時期其他第一手史料摘錄。

一、《熱蘭遮城日誌》記載:

(一)、1634年1月28日,有一艘船,從堯港載3000枚鹿皮與鹿肉到大員(熱蘭遮城)。11月3日,中尉帶70士兵從堯港登陸,5日在南邊桌山(deTafel,指平坦如桌的山大崗山)附近與搭加里揚人約150到200人交鋒,射死5人。新港與蕭壠人按照他們的習俗砍下人頭,欲回家慶祝。
(二)、1637年2月17日:荷蘭中尉在放索登陸前往搭加里揚。
5月7日:在搭加里揚附近的大木連(Teapouliangh)和Panendal,請求派遣人去佈道。
(三)、1638年3月23日:長官和40個士兵,從陸路前往大木連,是跟荷蘭締約的搭加里揚人村莊之一。
(四)、1644年起,荷蘭每年春天召集福爾摩沙歸順各社長老,來赤崁參加南、北區地方會議。南區1644年-1645年Taccariangh搭加里揚社和1646年Akauw阿猴社長老名單:
1644年4月19日:「Taccariangh(搭加里揚)社長老:(1)Vagila、(2)Serong、(3)Hierong與(4)Torrebouan」。
1645年4月7日:「Tacarian(搭加里揚)社長老:(1)Vachila續任、(2)Sarim續任、(3)Quierongh續任,(4)Taravan被取代, Sangnarau接任」。
1646年3月28日:阿猴(Akauw)長老:(1)Vagila、(2)Sarim和(4)Sangarau都繼續連任,(3)Kilongh(即Quierongh),因懶散酗酒,另選Singo接任。


從大崗山超峰寺俯看西方海邊興達港(古堯港)的平野。1635年12月24日荷蘭新港大軍,走過這片平野前往攻打南方的搭加里揚。圖/呂自揚攝影

二、《巴達維亞城日記》記載:

(一)、1635年12月25日,荷蘭長官率引白人五百人及新港社等四、五百人,進攻Takrayang(搭加里揚),居民皆急遽逃亡。得九個頭顱,所有物掠奪之,房屋(滿儲米糧)全部推倒焚燬。
Takrayang在大員(臺窩灣)東南十二、三哩處,是附近各村社中最大村落。凡漂流該地者皆被殺戮。
(二)、1636年2月4日,Takrayan、(下)淡水、大木連及三貂嶺(搭樓)各村社頭人七人,對其過去惡行認錯,牽17頭豬前來大員講和簽約。
荷蘭船漂著不會再被殺戳,出獵由大員南方約三哩擴大至十四、五哩。

三、甘為霖《荷蘭統治下的福爾摩沙》記載1635年12月25日搭加里揚之戰的經過:

1871年來臺灣的英國牧師Rev.William.Campbel甘為霖,1903年根據荷蘭保存原始檔案,編譯英文版《Formosa under the Dutch》即《荷蘭統治下的福爾摩沙》。有一篇參加攻打搭加里揚的傳教士Robertus.Junius尤紐斯(尤羅伯),1636年9月5日〈致東印度公司委員會董事〉,說1635年8月巴達維亞增兵到大員,搭加里揚社在新港南方約二天路程。

以日記方式記載「搭加里揚之戰」的過程:

1635年12月3日,決議攻打懲罰搭加里揚。21日,荷蘭與新港等社聯軍在赤崁集合,決定由海上登陸,因起大風,改第二天出發。22日,軍隊登船後因風很大,改午後從陸路出發。在「殺人堀」過夜。23日走未遠休息,尤紐斯帶大家作祈禱,途中發現出來打獵的搭加里揚人,很快就跑掉。在有水有樹林地方過夜,派人送生病的回去。
24日晚上,走到很接近搭加里揚的地方,爬到樹上,可看到搭加里揚村莊。
25日橫渡河流,新港人先用矛和搭加里揚人攻打。荷蘭先鋒部隊來到就用步槍射擊,搭加里揚人(無法抵擋)就逃走了。進入村莊已空無一人。放火把房屋全部燒光。26日走原路回家,27日回到新港。
1636年1月27日:荷蘭長官派漢人去和搭加里揚談判。搭加里揚人共13人被殺,9個被砍頭顱。2月3日,搭加里揚派7個代表來大員講和。
2月4日:尤紐斯到大員處理和搭加里揚講和的事,完成簽訂條約。
2月10日:攻打搭加里揚勝利的事很重要,南部村社都很害怕。在搭加里揚人南方的Pangsoia(放索)與附近七村社,也願意和荷蘭人議和。

乙、搭加里揚社址是在今阿公店溪南岸邊

一、荷蘭士兵1634年8月和11月二次都在堯港大崗山附近,與搭加里揚150至200人相遇交鋒。新港社知道搭加里揚社在那裡,會帶荷蘭士兵坐船從堯港登陸,可見搭加里揚是在二層行溪南方,堯港和大崗山附近的岡山平原。

堯港曾一次出貨多達3000張鹿皮,搭加里揚一出動就有200戰士,是千人大社。北邊與新港社土地交界糾紛,是高雄平原最北村社。

二、荷軍1635年12月22日下午自赤崁出發走二天多, 24日晚上在一條河流北岸,可看到南岸邊的搭加里揚村莊,25日橫渡河流開始進攻。可見搭加里揚社在這條冬天有水大河南岸旁邊只幾百公尺。晚上荒野超過1公里就看不到。

三、作者曾在岡山讀書居住。從二層行溪往南至路竹、岡山的地理現場,冬天乾旱仍有水在流須用「渡」的大河流,只有發源於東方約20公里烏山(中寮山)的阿公店溪(上游叫濁水溪),其他都是小溪溝。所以,荷蘭進攻搭加里揚前所橫渡的大河,就是今岡山阿公店溪。

阿公店溪南方二、三公里的典寶溪,比阿公店溪小,荷軍所渡大河若是典寶溪,千人大軍前一天須先渡更大的阿公店溪,是荒野行軍重大狀況,尤紐斯日記應會有記載。

四、冬天晝短夜長,荷蘭千人大軍走蠻荒叢林,山崙沼澤,要帶武器揹糧食,要警戒,還要祈禱,還有人生病,估計一天行軍約10公里,走二天多約20多公里,正符合赤崁到阿公店溪20多公里的路程。

荷蘭稱搭加里揚在大員東南方約十二、三哩(浬),約二天路程。1哩若以1.8公里換算是20多公里,是在今岡山阿公店溪附近。如以1哩換算8公里,是已在超過90公里的屏東市南方,變成高雄廣大平原無村社居住,與史實不合,千人大軍二天也不可能走到。

五、綜合荷蘭第一手史料,搭加里揚是在堯港、大崗山附近,在一條冬天有水須「渡」的大河流南岸邊,離大員約二天路程。由此三大地理條件,可明確認定,搭加里揚社就是在今阿公店溪的南岸邊。

丙、高雄平原至少有四、五社

一、1635年15月25日搭加里揚之戰,高雄平原大小社皆驚慌逃亡。戰後搭加里揚派7個代表到大員講和;1636年2月4日,尤紐斯說他到大員去處理和搭加里揚講和的事。當天到大員認錯跟荷蘭締約歸順投降的搭加里揚人,共有搭加里揚、大木連(又名上淡水)、麻里麻崙(又名下淡水)、與搭樓(Zoatalau)四社。

顯示荷蘭把高雄平原原住民,總稱為同社族群的搭加里揚人。分稱則搭加里揚社是最大社和主社,大木連、麻里麻崙和搭樓,是各自獨立簽約的其他三社。

二、締約後,1637年2月17日,荷蘭中尉從放索(屏東林邊)登陸前往搭加里揚;1638年3月23日說,大木連是搭加里揚人的村莊之一。顯示簽約時的搭加里揚人各社,皆已遷到由放索登陸的屏東平原。

三、1637年5月7日記載,已遷到屏東平原的搭加里揚附近,有大木連和Panendal。Panendal應是後來才簽約的搭加里揚人第五社。

四、綜上記載,荷蘭時期高雄平原,至少有搭加里揚、大木連、麻里麻崙、搭樓四社,若加上Panendal是五社。遷徙過程有無大小社合併,未有記載。

1686年《台灣府志》記載鳳山八社,搭加里揚簽約四社外,放索只剩三社,搭樓附近另有大澤機社。Panendal消失。

丁、打狗村社應是遷到屏東萬丹

一、荷蘭文獻未記載打狗村社的社名,能決鬥殺死劉香海盜團二、三十人,也是千人大社。曾在1632年殺死7個荷蘭人,是荷蘭仇人,不可能被放過。由此可合理推定,向荷蘭認錯締約的四社,搭加里揚之外的大木連、麻里麻崙、搭樓三社中的一社,是原住打狗的村社。這三社在高雄平原時的位置和社名,皆未記載。


屏東萬丹番社赤山巖附近,隔著下淡水溪,北望高雄打狗山與85大樓。本文推論大木連或麻里麻崙是打狗村社遷來。圖/呂自揚攝影

二、搭加里揚之戰遷徙時,搭加里揚遷到今屏東,搭樓遷屏東北邊里港。大木連和麻里麻崙分別遷到屏東西南方萬丹鄉社皮(在今萬丹街附近)和番社(今改名香社),分別在下淡水溪的上、下游附近,故又叫上、下淡水社。


屏東萬丹社皮和香社(番社)、下社皮路牌,是大木連(上淡水)與麻里麻崙(下淡水)社居住地。圖/呂自揚攝影

同族群大小社一起逃亡,原住堯港搭加里揚社南方的打狗村社,交叉逃遷到北邊里港的可能性很小。依常理推論,應是約偏平行方向逃遷到搭加里揚遷居地屏東西南方的萬丹一帶。因此可明顯推定,遷到萬丹的大木連和麻里麻崙二社中的一社,是居住打狗的村社遷去的。

三、「搭加里揚之戰」後,荷蘭公司領域由大員東南方3哩擴大到約15哩。北從二層行溪南至下淡水溪(高屏溪)的廣大高雄平原,已無村社居住,已為荷蘭人所有,並開始從福建招農工拓墾農田。拓墾地未超過下淡水溪。顯示這15哩的範圍是指高雄平原。


下淡水溪今稱高屏溪。1635年12月25日,高雄平原搭加里揚人越過此溪逃遷到屏東平原。圖/呂自揚攝影

四、如果大木連、麻里麻崙、搭樓三社搭加里揚人,不是從高雄平原遷去。那荷蘭時期平均10至20公里就有一社的高雄平原其他大小社,包括打狗村社的搭加里揚人,數千以上的原住民難道會全部憑空消失?搭樓遠離堯港打狗海邊,怎會去認錯簽約?

五、搭加里揚之戰時,是否有少部分搭加里揚人,分散逃往高雄平原東邊之大崗山、觀音山以東,今旗山、田寮、燕巢、大樹等淺山區,未有明確資料。

六、搭加里揚之戰前後,荷蘭文獻只記載屏東平原小淡水附近有放索七社(和東港附近五社)外,皆無資料。搭加里揚人逃遷屏東平原的過程,是否有原來居住的村社,因此造成連動遷徙或合併消失,也皆無明確資料。此部分也非本文討論範圍。

戊、岡山搭加里揚1635年遷徙屏東平原,1646年改名阿猴。

一、根據荷蘭南區地方會議紀載,1644、1645年的搭加里揚社四長老,都繼續連任或派人接任為1646年阿猴社四長老,即表示是同一社。三年繼續連任四長老名單對照,字母雖稍有差異,讀音皆明顯雷同,只是改了社名。

這是搭加里揚社1635年12月25日逃遷屏東平原後,已於1646年改名為阿猴社的明確記載。搭加里揚從此自荷蘭文獻消失,其地位皆由阿猴取代。為何改名阿猴無記載。屏東阿猴與高雄打狗無關連。

這是作者2010年考證高雄平埔族歷史的新發現,證據擲地有聲,推翻三百年來台灣歷史書「打狗逃徙為阿猴」的訛傳記載。與作者考證明代海盜未到過台灣(台南)、打狗的新發現,歷史年代前後呼應。


自由時報2014.6.29刊登作者〈高雄打狗與屏東阿猴無牽連〉剪報。圖/呂自揚提供

己、結論

荷蘭時期高雄平原原住民平埔族的歷史,是台灣和高雄屏東有文字記載的最早期歷史,是荷蘭開始統治福爾摩沙台灣的歷史。

荷蘭時期高雄平原堯港和打狗附近,皆居住有大小社原住民,荷蘭總稱為搭加里揚人,堯港的搭加里揚社和打狗的村社是各自獨立的二大社。1635年12月25日荷蘭新港聯軍攻打堯港大崗山附近的搭加里揚,「搭加里揚之戰」後,高雄平原原住民逃遷到屏東平原,與荷蘭簽約受統治的有搭加里揚、大木連(上淡水)、麻里麻崙(下淡水)、搭樓四社,若加上萬丹是五社。

二、搭加里揚社址在堯港(今興達港)和大崗山附近,今阿公店溪南岸邊。

三、1635年「搭加里揚之戰」後,搭加里揚逃遷去屏東。原住打狗的村社,是遷去屏東萬丹。在萬丹的大木連(上淡水)和麻里麻崙(下淡水)二社中的一社,是打狗村社遷去的。


屏東萬丹街萬惠宮。圖/呂自揚攝影

四、1646年,搭加里揚改名為阿猴,在今屏東市。

五、搭加里揚之戰後,高雄平原從此無原住民村社居住,荷蘭佔有高雄平原,開始統治屏東平原。

搭加里揚之戰,是高雄平原平埔族歷史的結束,也是屏東平原平埔族歷史的開始。

附記:

一、依Panendal的讀音接近「萬丹」,在大木連(社皮)附近,應是在今屏東萬丹街。荷蘭另有地圖記載今高雄左營有萬丹港,推測Panendal有可能是原住左營萬丹港附近村社遷去的。後來併入大木連而留下萬丹地名。毛帝勝著《初探萬丹史事》也有此推測。

二、《高雄文獻》曾刊登〈17世紀高雄搭加里揚地域的重構〉一文,認為高雄平原只有一社,搭加里揚在今橋頭仕隆,離典寶溪約三公里,明顯與荷蘭第一手史料不合。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