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美軍部署印太信息戰部隊壓制北京宣傳攻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美軍部署印太信息戰部隊壓制北京宣傳攻勢

 2021-05-07 10:31
「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也認為,美國加強信息戰是因為中國在這方面正在對美國和其它民主政體構成日益嚴重的挑戰。圖/擷自Project 2049 Institute網站
「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也認為,美國加強信息戰是因為中國在這方面正在對美國和其它民主政體構成日益嚴重的挑戰。圖/擷自Project 2049 Institute網站

亞太地區的軍事分析人士說,華盛頓近來加強美軍在該地區的信息戰強度,此舉或誘發北京與華盛頓之間的信息戰升級。美國的軍事專家則認為,信息戰熱化是中國的作為所引發,美軍只是為了應對解放軍在該領域的日益擴張。

本週印太地區多個國家媒體都轉載了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的一則報導。報導援引中國和澳大利亞軍事分析師的話說,美國在印太地區部署信息戰專責力量,令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信息戰升級。

其實早在3月底時,就有消息說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在太平洋地區成立了一支專責部隊,與該地區的盟國合作,以挫敗中國軍方的信息戰。

美軍為何要加強信息戰部隊?

不隸屬於美國軍方的獨立報刊《陸軍時報》(Army Times)3月25日的報導說,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司令官理查德·克拉克將軍(Richard Clarke)在國會的一場聽證會上說,這支信息戰專責部隊準備與該地區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以壓制中國不斷散播的謠言與宣傳。

美國軍方的這位高級軍官表示,這支印太地區的信息戰專責力量,將主要關注太平洋戰區的信息和影響行動,以應對中國軍隊在這些領域日益增長的能力。

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國防問題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對美國之音說,美國軍方的這項努力可能會刺激中國,令其在宣傳和傳播虛假信息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然而,美國之所以這樣做也是因為近年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加大在這些領域的活動。

「因此,如果說美國的這項反應將會使得信息戰『升級』,是不準確的說法;因為信息戰已經是越來越熱了,而這主要是由於中國在這方面的作為所引發的,」何天睦說。

何天睦認為,美國軍方之所以發展這一個專責力量,是因為認識到中國在造謠和宣傳方面投入了大量資源。這樣的專責力量旨在協助對抗中國散步虛假信息,並促進軍方更準確地了解事態發展。」

設在首都華盛頓近郊的研究機構「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贊同這種觀點。他也認為,美國加強信息戰是因為中國在這方面正在對美國和其它民主政體構成日益嚴重的挑戰。

易思安對美國之音說:「北京一直在進行一些高強度的政治戰運動,特別是針對台灣。現在華盛頓開始做出回應。但對美國和其它民主國家來說,挑戰是巨大的。」

易思安認為,北京最近針對台海、東海和南中國海地區的脅迫行動,不僅讓這一地區的同盟感到不安,也令美國措手不及。毫無疑問,美國軍方希望更好地了解,並且制定應對這一威脅的方法。

信息戰爭與傳統戰爭有何不同?

過去十年來,中國憑藉其經濟的快速發展,已經躋身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經濟實力增長的同時,北京在軍事、外交、輿論等許多領域的影響力正在日益增長。

華盛頓對北京日益咄咄逼人的勢頭感到不安,從前總統川普時代開始,美國日益將中國視為全方位的對手。美國軍方高級將領、前印太司令部司令菲爾·戴維森(Phil Davidson)不久前曾經表示,中國正利用常規媒體和社交媒體破壞美國和其它民主制度,分裂華盛頓及其亞洲盟國的力量。

所謂現代信息戰爭究竟與傳統戰爭區別有何不同,又具有哪些特點?

一位要求匿名的前美國國防部官員說,軍隊的特別行動始終包括信息戰以及戰時的心理戰。組建這種專責力量,並不一定意味著新的能力,但很可能是對現有單位和人員進行重組,將其置於新的、更精簡的,或者以任務為中心的指揮鏈之下。

這位熟悉中國軍隊運作的前美國官員說,如果要說「信息戰」,解放軍和中共的宣傳文化才是真正的先驅。解放軍的「三戰」理論(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就包括宣傳和信息化戰爭。

「因此,對於美軍來說,這幾乎不是一個新概念,也不是一個升級的概念,而更像是遲來的反應,」他說。

何天睦對美國之音說,信息戰爭與傳統戰爭不同,其主要目標是塑造觀念和意識,而不是殺死敵軍的士兵。這將成為華盛頓與北京和平時期競爭的一個組成部分。

「這項新的軍事行動的主要手段,將是網絡空間、電子媒體,以及其他形式的公開交流和通信手段,」何天睦說。

易思安認為,信息戰不是什麼新東西,世界上所有認真和專業的軍隊,都在某種程度上使用信息戰。蒙古人最早在13世紀初佔領中國和歐亞大陸大部分地區的時候,就曾經使用過,而且效果很好。

易思安說,現代信息戰涉及滲透、情報收集、秘密行動、心理戰、宣傳和反宣傳。解放軍稱之為政治戰爭,而且非常擅長使用政治戰爭。「現在,美國及其盟國需要了解中國軍隊在做什麼,以及如何防禦他們。」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