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史紫忱談柏揚的『大力水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史紫忱談柏揚的『大力水手』

柏楊:『任何偉人的銅像,都會被打碎!』

 2018-07-03 15:46
難得的是柏楊,也是中外古今,一個人同時得罪兩個政權的唯一作家。這兩個政權,一個是中國共產黨,一個是中國國民黨。(柏楊。截圖自超級電視,魚夫漫話show)
難得的是柏楊,也是中外古今,一個人同時得罪兩個政權的唯一作家。這兩個政權,一個是中國共產黨,一個是中國國民黨。(柏楊。截圖自超級電視,魚夫漫話show)

【​拉希集】台北陽明山,我上了多次。但很多次都在『山仔后站』下車。我是到文化大學,拜訪史紫忱教授。他也是《陽明雜誌》的社長。我年輕時,除了在《人間世》、《自立晚報》寫稿,也常在《陽明雜誌》發表文章。所以,難得到台北,有時間會上陽明山拜訪他。

我還記得第一次,去拜訪史教授的情景,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很尷尬。因為我是彰化縣社頭鄉人,而社頭是全國聞名的襪子的家鄉。我無論到那裡去拜訪親友,伴手禮一定是家鄉榮譽產品─襪子。當然,那天我也千里迢迢的從社頭,帶一盒襪子做為伴手禮送他老人家,後來我好像才從王中原先生那兒知道:史教授是位斷腿將軍。

聽說史紫忱教授,以前是《軍聞社》社長,抗日戰爭時候,被日軍打斷一條腿,所以也有人稱呼他『獨腿將軍』。在文化大學當教授,彩色書法也是他首創的。1981年1月的某一天,我們聊天聊起柏楊出事,他說柏楊前幾天,因為《中華日報》『大力水手』的連環漫畫,被警總請去問話。

「後來怎樣?」

「沒事。柏楊說『大力水手』漫畫,是他在《中華日報》當編輯的太太所翻譯的。」史紫忱教授憂心忡忡的說:「柏楊應該要小心、謹慎,不要以為開玩笑,幽默好玩,人家警總正在找機會對他下手……。」

他的話還沒講完,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來,是柏楊太太的來電,柏楊又被抓到警備總部去。本來留我一同吃午餐的史教授,匆匆忙忙的下山去了。

說起柏楊,雖然大家都知道他是位雜文名家,其實他的小說、舊詩詞、新詩、散文都是一級棒的。文壇少有人文筆勝過他。像以鄧克保發表的,描寫經雲南流落緬甸孤軍流離顛沛的《異域》,令人讀後會心酸,掩書長嘆!

中國文字在柏楊的手中,宛如手中握著一把滑溜溜的珍珠,隨心所欲的把玩捏揉。他還創造了很多新名詞,如:警察叫『三作牌』,中國迂腐文化叫『醬缸文化』……,多得不勝枚舉。至今大家還再運用他創造的許多名詞。難得的是柏楊,也是中外古今,一個人同時得罪兩個政權的唯一作家。這兩個政權,一個是中國共產黨,一個是中國國民黨。

史紫忱教授說柏楊把『大力水手』卜派父子的對話,翻譯成卜派父子的孤舟,發生海難漂流到孤島,一天風和日麗,兒子要請父親到島上走走看看。卜派告訴兒子:他要競選總統,正忙著寫『告全國軍民同胞書』,叫兒子自己出去走走。

兒子說:島上只有我們父子兩人,誰會看……?柏楊自告奮勇,加油加醋的改了卜派父子的這幾句對話,被以叛亂罪判處12年徒刑,獲得自1968年3月4日至1977年4月1日,計9年又26日的免費牢飯。乖乖,國民黨政府對柏楊這個糟老頭,未免太優渥了吧?

柏楊自中國大陸追隨政府流亡台灣後,長期住在新店花園新城,很少離開台北 ,1993年3月,我所創辦的『財團法人迪斯奈幼稚園』新建校舍落成,我邀請中央選委會主委黃石城、前政務委員陳其南、省議員張朝權、二二八事件二七部隊長鍾逸人、柏楊先生共同剪綵。承蒙柏楊先生慨允,偕詩人夫人張香華南下彰化縣社頭鄉,為迪斯奈幼稚園剪綵,留下難能可貴的歷史鏡頭。

我於中午餐會中,向柏楊求證,聽說中國政府要在進入他的故鄉河南省的交通大道上,為他建立一座銅像?真的有這回事?他又有何感想?

柏楊先生先是苦笑的點了點頭,旋即幽默的說;「任何偉大人物的銅像,最終都逃不過被打碎的命運。」

是耶非耶?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