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意論壇】是小孩不受教還是老師不會教?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意論壇】是小孩不受教還是老師不會教?

——回應趙南星〈大學優良教師怎麼評選才公平?〉

  2020-10-06 12:10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教學優良當然難以有客觀標準,善用教學媒體、對講課技巧十分精熟、讓學生在互動中獲得成就感,全都是教學優良;但若因為沒有客觀標準,而把離客觀標準最接近的「教學意見調查」與「優良教師票選」二種評鑑內容全部排除,而且忽視學生意見所選出的教學優良教師,豈不是名不符實?示意圖/Pixabay
教學優良當然難以有客觀標準,善用教學媒體、對講課技巧十分精熟、讓學生在互動中獲得成就感,全都是教學優良;但若因為沒有客觀標準,而把離客觀標準最接近的「教學意見調查」與「優良教師票選」二種評鑑內容全部排除,而且忽視學生意見所選出的教學優良教師,豈不是名不符實?示意圖/Pixabay

政大的「教學優良教師遴選辦法」修正案準備拿掉「優良教師票選」,並將「教學意見調查僅列參考項目」,在教育圈中形成話題並持續延燒,亦有媒體採訪在這波修正案中首當其衝的政大師生、學生自治團體及校友;許多政大人也期待在會議場上針對這則修正有什麼討論論述跟決議。

不過筆者拜讀趙南星〈大學優良教師怎麼評選才公平?〉一文,著實可以見微知著,從中除了可以發現諸多獨到觀點外,也可以針對包含作者在內的許多教育工作者的論述細細思量。而身為政大教學優良教師遴選的最終審委員、師資培育學生,以及一名研究所碩士班學生,我想我應該尚夠「資格」來淺提拙見。

校園場域中,「十二年國民教育—108課綱」強調素養學習(competency learning),除了專業知能之外,也要培養學生獨立思考、主動解決問題,乃至於終身學習,在離開校園以後碰到各式各樣生活中的問題都要有基本概念跟解決能力。因此,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學生已經不只是學習場域中的受體,更該成為主體——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課綱審查小組中加入學生代表、學校現場的課程設計也有師生共同研議形成共生(co-agency)等等的現象;而這個現象甚至在十年前是筆者所無法想像的。

在校園之外,我們可以看到臺灣學生聯合會、臺灣青年民主協會等青年團體力推「十八歲投票權」,甚至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的青年事務部門也漸漸加入學生代表,青年參與公共事務不但是潮流,更是朝野共識。一日之計在於晨、國家未來在青年,掌握新型態傳媒聲量、最具活力能量與創意的這群人,正是長期被社會體制所輕視、而現在正在崛起的青年學子們。

但若依照作者認知的「在十八歲到二十五歲間,大多數人還不算是完全的成年人,因為大腦的前額葉皮質(額葉的處理中樞)要二十五歲左右甚至更晚,才會發展完成」而認為現階段的大學生們心智不夠成熟來判斷的話,這不但有「資格論」的謬誤,更開脫自己應培養學生成為全人的責任!

教學現場當中有許多引導學生思考、培養學生成為全人並解決問題的教育心理方法,實務上我們也看到老師們為了「努力接住每個孩子」而付出許多巧思跟努力,如果僅因為「自然發育未臻成熟」而一刀切,認為這些學生的個人意見不夠格當做評鑑參考,甚至滑坡般的認為所有學生的意見全部都是幼稚的,這不但不是教育,而是把學生給視為幼體、認為他們的言論都是童言童語不足掛齒的威權思維。

我們回頭看看,一百餘年前推動革命推翻清政府、推動帝國變民國的這群青年們,平均年齡正好在初中升高中的時機;1990年推動國家民主化、自由化的「野百合青年」們,也都是知識與幹勁兼具的大學少年。若照作者所講,這些革命推手們,應該絕大多數都發育未全、思考不周、論述不清,然後缺乏組織力而心智幼稚吧。幸虧這些革命推手們不安於室,選擇起身實踐理想,而非坐等大腦發育完全的「大人」們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否則至今我們仍可能還在薙髮纏足而非任意穿搭、我們也可能仍在面對萬年國會而非尊重民意的立法委員。

學生意見不應被忽視

而作者另外提到,「何謂『優良教師』,可有客觀標準?」不可諱言,對學生而言他們心中的優良教師可能影響之處不同——論文指導的恰到好處、教學幽默風趣、老師在課餘的關心,都有可能成為優良教師的關鍵。但若回到本次修正的「教學優良教師遴選辦法」——也就是特別會教學的老師——來看,教學優良當然難以有客觀標準,善用教學媒體、對講課技巧十分精熟、讓學生在互動中獲得成就感,全都是教學優良;但若因為沒有客觀標準,而把離客觀標準最接近的「教學意見調查」與「優良教師票選」二種評鑑內容全部排除、僅供參考,這不但因噎廢食,而且忽視學生意見所選出的教學優良教師,豈不是名不符實?

我們再觀察近二學年度入選教學優良教師的得主,近半數都是開設「共同必修」課程的老師,共同必修無非枯燥乏味,而且又是整個系的基礎,老師如何在「不阻礙學生畢業」又同時要「讓學生完全理解完全吸收」之間取得平衡甚至兼而顧之,是要下非常大的苦工的。而筆者看到的反饋當中,最多人下了這幾個關鍵詞:教材很酷、上課很有趣、老師幽默、老師有魅力、要一直批判、被迫要回答問題、課很重、嚴格、作業多、老師很關心學生、個別輔導、會顧及每個學生的步調等等。嚴格或寬鬆的對待學生,或許跟教學意見調查反映出來的分數不見得直接相關;但正因為這個不直接相關,我們可以發現,至少在本次評選當中,教學意見透露出「讓學生感到受用無窮」的這些老師們是真材實料且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學生的——不管是「電」學生,或是努力抓住每個學生。

羅大佑有一句歌詞,「現在聽聽我們的青年,他們在講什麼;但是你要想想到底你要他們怎麼做。」筆者在大小場合當中聽到「大人」們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現在的小孩越來越不受教了」——小孩越來越想像小大人一般,不僅不會言聽計從大人們給予的建議,更認為大人們都是死板板的一塊鐵板,不願意依附於權威之下。不過我們何嘗不反過頭來思考,為何現在的青年如是思考、現在的青年如是說?在不願服從權威的背後,是不是青年想要建立自己的主體性;在成為全人的路上,是不是比起大腦發育更該重視學生有沒有機會自己從事決定、自負後果?

優良教師評選修正案給予我們最大的啟示,就是讓我們重新思考,「但是你要想想到底你要他們怎麼做」。或許意見調查方式、內容、老師的輔導跟學生意見轉呈等機制都有檢討必要,但切莫選擇「全部忽視學生意見」這種最差勁的作法。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