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一、「中國」政權的本質:共產黨的國家,非人民的國家(貳~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一、「中國」政權的本質:共產黨的國家,非人民的國家(貳~一)

——兼釋「中共十九大」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2019-02-06 16:00
中國十九大習近平報告。圖/截自中國央視youtube直播
中國十九大習近平報告。圖/截自中國央視youtube直播

「中國」政權的本質:中國是共產黨的國家,非中國人民的國家,兼釋「中共十九大」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貳~一)

目次

一、饒穎奇的一段談話
二、什麼是饒所說的「人民民主」體制
三、中國是共產黨的國家,非中國國民的國家
四、中國的「人民」不是一般國家所認知的國民
五、「新官僚資本主義」階級專政
六、中共「十九大」前已逐步終結「集體領導」體制
七、制度上「習近平一強體制」
八、思想統治下的「習近平一強體制」
九、以黨領軍的「習近平一強體制」
十、「新官僚資本主義」下的「低端人口」
十一、新一波的階級鬥爭是以窮人為「體制內的敵人」
十二、總點檢:打倒虛偽體制
十三、附篇:「低端人口」與中國社會、經濟

一、饒穎奇的一段談話

報紙引述饒穎奇以總會長的身分一段致詞:

(1)據他長期與中國交流的經驗顯示,中國領導人「有心致力於建立『人民民主』的體制,(2)但中國對民主的看法與西方社會有不少分歧,(3)他期盼世盟有機會能與中國相關智庫對話,(4)加強促進中國與西方社會交流民主價值內涵。

以上一段話的阿拉伯數字是筆者加上的,有必要對他「長期與中國交流的經驗」加以探討,以辨明時事真相。

二、什麼是饒所說的「人民民主」體制

饒穎奇口中的「人民民主」的體制,究竟是什麼?依照1982年修訂、1983年1月頒佈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序言」:

「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實質上即無產階級專政,得到鞏固與發展。」

很清楚的饒穎奇所說的「人民民主」實際上是「人民民主專政」,饒故意省略「專政」二字以混淆視聽。那麼什麼是「人民民主專政」,「序言」很明白的說「實質上即無產階級專政」。這就是饒所說的「中國領導人」有心建立的體制。

三、中國是共產黨的國家,非中國國民的國家

所謂「無產階級專政」,實際是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上引的「序言」又說;

「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指引下,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道路,……。」

由此看來,該國憲法明明白白指出要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所以只有共產黨纔可以執政,其他政黨或團體僅僅是政治花瓶而已。也因此,中國是中國共產黨的國家,並非是中國人的國家。沒有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世襲政權。

四、中國的「人民」不是一般國家所認知的國民

中國憲法所說的「人民民主專政」的「人民」到底是何所指?最近福島香織(Fukushima Kaori)寫的「現代中國殘酷物語」一文直陳中國所說的「人民」和「國民」是不一樣的。中國共產黨用語的「人民」是指在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教條下宣誓對「勞動者祖國」忠誠的人。對資本主義以及自由、民主憧憬的人們,不是人民而是人民之敵。(見日本月刊Hanada,2018年1月號。)福島所說的勞動者就是上引「序言」裡的「工人階級」、「工農聯盟」。回溯1949年7月毛澤東論人民民主主義專政時,謂民族資本家不能為革命的指導者;但目前的中國是由特種資本家(中共集團)壟斷政權。

五、「新官僚資本主義」階級專政

中國社會目前的狀況是無可救藥的貧富懸殊。上文說過的只有共產黨可以當政,政權由共產黨壟斷;黨員、黨的派系及整個黨都是貪腐集團。1949年以前中國的國共鬥爭,中共批判國民黨是「官僚資本主義」。現在的中共,是「新官僚資本主義」。

中共自1949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來,自毛澤東開始就是在黨內不斷的鬥爭而取得政權。排斥自由民主主義國家的政黨輪替機制(這就是中共喜歡標榜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權力鬥爭的手段,最淺顯的就是思想鬥爭和反腐敗鬥爭。後者是目前習近平的拿手把戲。

有人說,換一個角度看,是肅清黨內資本家、中產階級。但肅清後,黨內的利權、利益的再分配,與人民無關。分配後的結局,黨與人民的關係,前者是使役者,後者是被奴役剝削的對象。黨大會的費用不是出自黨費,而是國庫,也就是出自人民、企業等等的稅收。(參考上引福島的文章。)

六、中共「十九大」前已逐步終結「集體領導」體制

(一)黨與國家的位階

在敘述習近平與「十九大」前,先留意中國的共產黨大會與國家的「全人代」大會的不同。由於媒體的論述往往沒有說清楚,而常使人誤以為「中國」的體制和我們一樣或差不多。

「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每五年召開一次,上一次的第十八屆是2012年11月召開,最近的第十九屆是2017年10月18日召開。

至於國家性質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全代會」),是國家性質,但沒有民主國家國會的權限,只是橡皮圖章。每年3月5日開幕,為期約十天。總理報告一年來的政治活動和經濟成長等以及今後一年的施政方針、預算、重要法案;審議只是形式的。相當於一般國家的國會議員之全代會代表約三千人,每年的工作就只有這十天的會議;和台灣的立法委員不能相比。

由於以上所說的「黨大會」是五年召開一次和「全代會」每年召開一次的情形不同;故習近平在五年前的2012年被選為黨的最高領導人「總書記」;但國家的職務要在次年的2013年3月由「全人代」背書成為「國家主席」和「國家軍事委員會主席」。國家是在黨的支配下。(參考附圖:「中國共產黨組織」表。)

至於「國家軍事委員會」的成員與「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成員是一致的;後者已在「十九大」前後決定,不必等到2018年「全人代」纔成為「國家軍事委員會」的成員。(名單參照『東亞』月刊第606期第34頁,2017年12月。)

(二)兩次「全代會」的鬥爭與「習近平核心」

中共十九大決定習近平的第二任政權,習為了專權能夠控制中共中央政治局,特別是該局頂尖的七個常務委員(包括習本人在內),必須展開鬥爭。

鬥爭的方法,有合縱連橫、妥協與整肅貪污之方式,在第一任的五年任內已經持續不斷,尤其利用王岐山為劊子手,已是衆所週知的事情,不擬在此贅述。

但對共青團出身的總理李克強來說,在2016年3月的「全人代」政治報告,照慣例在報告完時總書記習近平應與他握手表示慰勞之意,但李報告後,李竟不瞟一眼,三千名的代表與世界媒體都看在眼裏。

附圖:中國共產黨組織表


各地方最高領導人是黨委員會書記,第二位階是省長、自治區主席、市長等。按:從這個表看來,中國的國家機構(中央與地方政府)控制在中國共產黨手裡,黨的地位在政府之上,政府位置在第二位階,故中國是中國共產黨的國家。由此看來,中國的「人民」並非正常國家定義下的國民。圖/鄭欽仁提供

再看2017年3月的「全人代」,李克強以總理的身分報告;報告內容不是總理個人的看法,是代表共產黨最高指導部(政治局常委會)的決意。對於過去一年的經濟成長,李氏照現實主張6.5%以下,但習某要「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堅持在7%以上而不讓。結果是一年四季各有數據高低不一,統計局年度報告只好總括作「6.5%-7%」之間,被認為是不得不竄改以附和。問題是李氏的報告有全文的小冊,習某不瞟一眼,兩小時以上的會兩人的視線不曾有一次交集,李氏報告後臉色蒼白,李氏應負責主導的經濟政策受習某杯葛。但將來經濟政策若失敗,李氏必須負責,據說李氏有辭意。

重要的是「習近平核心」寫入黨章。

這一次「全人代」的報告,李克強最後不得不聲稱在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要更緊密的團結;也就是「習近平核心」的定調。原來黨中對此有意見,但是最後都屈服了。這是繼毛澤東、鄧小平後,為第三位稱「核心」者:此意味習近平的黨「總書記」更加獨裁。

七、制度上「習近平一強體制」

在「十九大」召開前不斷的傳聞中共的黨魁與國家主席要改稱呼與廢除任期制;兩者的政治操作是相互糾纏的。

(一)先說國家主席的任期。在憲法規定上是只能兩任,一任五年。這要改變就要在2018年3月的「全人代」。

(二)其次有關黨魁的問題。過去一直傳聞習想學毛澤東稱作「黨主席」,在二期連任(任期到2022年)後繼續掌權。毛死後,鄧小平改革,主席改稱作總書記,原則上兩任計十年。但黨章並沒有任期規定,習一時無法達成野心,故只好迴旋,等到國家主席能夠三任,藉故修改黨章,延長任期。

(三)不再指定繼承人。過去自鄧小平以後都指定繼承人;習近平野心想兩任之後繼續壟斷政治,故証實「十九大」前的傳聞,不立繼承人。

八、思想統治下的「習近平一強體制」

首先先回顧習近平的權位。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習當上黨最高權位的「總書記」,2013年任「國家主席」與黨‧國的「軍事委員會主席」。

「十九大」決定「習近平核心」列入黨章(已經在上文說過);權力集中在個人身上的象徵。

黨章又列入「習近平思想」,與毛澤東並列,更顯得突出。原本的黨章首列:「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的發展觀」云云。

根據遠藤譽教授的分析:「毛澤東思想」是在建國前就已記入,其他諸人沒有在第一任當權時記入的,但習近平在第一任政權結束時就經黨大會決議,記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對於這一句話,遠藤譽教授進一步加以分析解說:(一)在黨章中列出個人姓名者,只有毛澤東與鄧小平;(二)「個人名+思想」只有該國的建國之父毛澤東,今習與毛並列。但為顧忌與毛並列之批評,故加上「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等字樣。

關於(三)「特色社會主義」的由來,這是出自鄧小平。1978年12月鄧主張改革開放,被批判為「走資派」反社會主義。故鄧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中國化」是「特色」,故將「特色」列入文句。當然,我們看到鄧的「社會主義」加上原本是資本主義的「市場價值」而成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感到滑稽;同時也看到他們富有而舉國之腐敗蔓延。習近平強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放在他們「十九大」報告被說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

那麼關於(四)「新時代」如何解釋?這是習在報告中特別強調的,也是他要帶向「新時代」,代表「新時代」的口號。習的報告第一節這麼說: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文中所謂「站起來」是指1949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宣示建國的時代;「富起來」是指鄧小平時代的改革開放後的情形。最後的「強起來」是指習的「強國時代」;不只是「經濟強國」、「軍事強國」、「科學強國」和「文化強國」,此「強國時代」統稱作「新時代」。

總之,以上是對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整句做個瞭解,也就是其強調的在他領導的「新時代」已經達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據說黨大會閉幕後,該國媒體大為報導,不能是「中國夢」,還要實現世界各國人民的夢。上文提到「習思想」如同毛思想列入黨章;不僅如此,該冗長的「習思想」詞句也已由黨決議要載入國家基本法,也就是繼毛以來在位期間就將其「思想」記入憲法的首位中共最高領導人。

九、以黨領軍的「習近平一強體制」

(一)黨大會前習的佈局。2012年習近平為黨總書記、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後者自然成為國家的軍委主席)。習在十九大之前,權力已集中;譬如2017年7月30日在內蒙古朱日和訓練基地,建軍九十週年閱兵時,通常將兵是喊「首長,好!」;但這次是喊「主席,好!」使人連想到毛澤東時代的「毛主席,萬歲!」

另外,在十九大之前,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與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忽然被解職,兩者都是江澤民派。

解放軍的首腦也有稱習為「領袖」、「統帥」的;「領袖」之稱過去只專指毛澤東,現在軍中對習正在展開神格化運動。

習近平不僅在十九大之前已能控制中央軍事委員會的人事,以後的裁決權由集團指導制變更作主席獨裁制,契合「習近平核心」與「習近平思想」的安排。

(二)侵台的人事佈局。在黨大會前,對軍首腦人士加以刷新。最應留意的是: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與戰略支援部隊都起用海峽一邊與台灣對峙成有作戰經驗的將領;明明白白曝露侵台野心。有關這一點卻看不到我方有專家在媒體的評論。當今海、空對台干擾已經不是往日對他們的領導人有異見所發生的「意外」行為,而是習近平有計畫的一貫政策。

(三)黨大會的報告:「習近平強軍思想」和「十六字方針」列入章程。

筆者在上文曾經提過,所謂「人民解放軍」是中國共產黨的軍隊,而不是國家的軍隊;它必須以黨利益為優先,服從黨的意志。

習近平在他的『報告』書裡,更認為在他領導的時代叫作「新時代」,更要加強對軍的控制,他說:「面對強國強軍的時代要求,必須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強軍思想,貫徹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

又說:「加強軍隊黨的建設,開展『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

文中所謂「傳承紅色基因」是要世襲中國共產黨的傳統。

同樣的內容,堅持黨絕對掌握軍;在習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提出他所堅持的十四項指導方針,內容包括內政、外交、經濟、社會等等,範圍甚廣,但在其第十一項要黨絕對領導軍隊,是這麼說:

「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支撐。必須全面貫徹黨領導人民軍隊的一系列根本原則和制度,確立新時代黨的強軍思想在國防和軍隊中的指導地位,堅持政治建軍、改革強軍、科技興軍、依法治軍,更加注意聚焦實戰,……」云云。

文中「兩個一百年」是指建黨一百年的2021年與建國一百年的2049年,要中華民族復興。但不避煩索的在文中處處強調黨要控制軍;而黨的權力集中在強調的習核心、習思想。

據云此次全體舉手方式大大的修改黨綱領和條文。在新的黨章列習近平的姓名有11處,次於毛澤東的13處,鄧小平的12處;表示自該國建國以來第三位領導人的地位,其名次在毛、鄧之下是考慮到尊重歷代黨領導人的權威。而習近平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十六字為行動方針,列入黨章及憲法(已在上文提過。)

由以上看來,「中國」這個國家是徹底的黨國體制,甚至是「軍國體制」,其「強軍思想」與北朝鮮的「先軍思想」有什麼差別?這與台灣暨台灣人要追求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之普世價值是涇渭分明,不能合流的。


2017年11月18日在北京市大興區的公寓發生火災,釀成死傷的悲劇,北京當局以「清理『安全隱患』為由,強行拆除當地的上萬違建戶,並在零度以下的寒冬中,驅逐數萬名『低端人口』,亦即低收入弱勢及外來打工族。圖/取自Pixabay

十、「新官僚資本主義」下的「低端人口」

上文說過,中國共產黨是「新官僚資本主義」階級,但他們的憲法說「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實質上即無產階級專政」;問題是無產階級天天為五斗米折腰已經來不及,還有閒暇「專政」?由農村析出的農民工在「十九大」的報告裡是被清除的對象,也就是在習近平個人集權主義下鬥爭真正的無產階級;茲看北京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

(一)事件發生

2017年11月18日在北京市大興區的公寓發生火災,釀成死傷的悲劇,北京當局以「清理『安全隱患』為由,強行拆除當地的上萬違建戶,並在零度以下的寒冬中,驅逐數萬名『低端人口』,亦即低收入弱勢及外來打工族。電視中也看到這些大樓被撤除及寒冬中整排露宿在道路中央的慘狀。但這些大樓是否是報導所說的違建,從電視上看來甚有疑問。

(二)北京外來人口及其地位

北京市有300萬外地來的勞工,北京市的都市機能能夠運作是靠著這些外來勞工的運作,他們所居住的二萬五千個處所在一週內被強拆,被指為是「安全隱患」的地方。

北京市郊地區也掛出「清退低端人人有責」的紅底白字布條;這個運動如寧波市、廣州市也已跟進。過去在都市裡為建築住宅或商業設施,官商勾結趕走居民的情形不時發生,但目前狀況是官方指令,不僅是北京厲行「都市淨化政策」,而且正在擴散到全國。

(三)蔡奇霸凌貧民

北京這一次火災後乘機雷厲風行「都市淨化政策」是出自北京市頂頭的黨委員會書記蔡奇。他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一般黨員,但在「十九大」的黨大會,突然三級跳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政治局員(這是習近平培養黨羽的方式之一。)蔡奇秉習近平之意,故北京市各區也受指使一週內使數萬名弱勢者無家可歸。

(四)驅逐低端人口,見於習近平的『報告』指示

首先看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裡怎麼寫:「……協調發展的城鎮格局,加速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雄安新區。」

從以上習近平的報告,「加速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可以看出都市民與農民的「身分差別」,而後者被歧視趕出北京,理由是「疏離北京非首都功能」,而且要為領頭羊帶頭離開,用「牛鼻子」緩和式的語句來形容。從首都北京開始做起,為奉承、表現的黨官馬上跟進;已見於上文。

農村民到都市,戶籍不得轉移到都市(這是台灣人想像不到的);當然,也不得享有都市民的福利。他們的收入與都市民差距甚大。

以上可知,中國是「身分差別」,即有階級的國家,在這基礎上,採取驅逐貧民的「都是淨化政策」。

然而,都市淨化的結果,卻給北京的都市機能發生嚴重的影響;自去年(2017年)11月中旬以來,勞動力不足,物流大混亂,連食物供應與勞動者居住困難都影響到飯店的經營,有一些地方甚至被迫關門。

北京郊外也同樣受到壓迫。在同年的12月25日深夜,身穿警備制服的人出現,口喊搬走的期限已到,手拿約一公尺的鐵棍一一打破窗戶的玻璃,就這樣穿著一身在家的衣服被趕到冰點下的野外,但中國的媒體與當局不報導,故當夜有多少地方遭到同樣的遭遇,不明。(見註11)

十一、新一波的階級鬥爭是以窮人為「體制內的敵人」

「低端人口」的意思已在上文提過,是指低所得而出外打工的勞動者等單純的勞動力。令人感嘆的是這樣差別欺視的用語竟然出現在當局的公文書。論者能指出這一點是非常重要。(仍參考註11)

然而這一波的新階級鬥爭的對象是窮人。習近平在2014年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將外國、國防之外,對其國內的內亂、傳染病以及大規模災害等內部事情也列為應重視的「安全」問題。以安全為藉口,視內部的危機為「體制」的敵人。因此,為維持治安與防災,「公共安全支出」在2016年的預算是人民幣一兆一千三十一億元(換算成日幣是18兆円),比國防費的預算一兆元還要高。現在「低端人口」是北京的外來人口,被當作首都的安全問題。

我在上文提過:中國是中國共產黨(員)的國家,非一般中國人的國家。只有黨員是國民。黨員之外,其他是前近代的「庶民」;「庶民」包括市民與「低端人口」。

十二、總檢點:打倒虛偽體制

以上是筆者對「中國」政權的本質加以探討,所根據的主要是中國的憲法以及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報告文。台灣有些政客口喊反攻大陸、消滅共匪,但實際上一方面統治台灣,一方面對中國共產黨心存幻想。他們隨著時間的轉變,用不同的語言騙術而繼續統治台灣。如果記憶沒錯的話,由反攻大陸、消滅共匪,接著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但三民主義如何用來統一?接著又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自1971年中華民國被趕出聯合國,中華民國的「符號」已經失去功能。如今的國民黨口號「九二共識」,但「一中各表」只用來欺騙大衆,實際上其「九二共識」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中」;自處「偏安政權」的「附庸」。

接著下去,一心想用「國共和談」的方式達到「國共合作」,而「國共合作」始作俑者是孫文,或者代之以「三民主義」的名目,表示代表孫文的路線。

孫文被尊為「國父」,是由中國的舶來貨;與台灣的人民主權(即主權在民)毫無關係。但一旦被尊為「國父」,就有外來殖民統治者的鎮壓作用,而且可以獲得中國共產黨的奧援,在「統一」的口號下刻意調整征服與被征服的關係,期待換來名位、以及欺世盜名的「大義名分」!這與「亞盟」、「世盟」無關嗎?

然而在「反共抗俄、消滅共匪」的時代,亞盟與世盟口號喊得比誰都響亮,而且自詡為亞洲與世界的反共盟主。但如前文所述,如今該會的總會長饒穎奇卻陳述「長期與中國交流經驗顯示,中國領導人『有心致力於建立人民民主』的體制」。筆者在本文以劈頭將饒氏的談話列為四項,其(1)即討論中國領導人有心建立「人民民主」問題。

如上文所分析的中共憲法有「人民民主專政」,沒有饒氏所說的「人民民主」,這是饒氏故意斷章取義,模糊語句,以為他們追求的是像台灣人民追求的自由民主主義。如上文已指出的中共(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無產階級專政=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政權壟斷沒有政黨輪替,共產黨內部世襲繁殖。

毛澤東時代是個人獨裁專制,到鄧小平時代見其弊,採集體領導。如今習近平師法毛澤東,在「十九大」建構個人獨裁專制,故有習「核心」、「思想」與制度上、軍事上(稱領袖、統帥,如同毛澤東)建立「習近平一強體制」。饒穎奇搞政治那麼多年有些見識,令人汗顏。這一點也適合對「饒穎奇們」的批判。

其次關於(2):饒認為「中國對民主的看法與西方社會有不少分歧」問題。中國的「民主」是「人民民主專政」已如上述,豈止與西方社會「不少分歧」;與東方也是一樣。問題不在東、西方,而是人類的普世價值,即自由、人權、民主、平等與法治,是不可剝奪的權利。而中國已變成中國共產黨的「奴役社會」。

但(3)饒盼世盟有機會能與中國相關智庫對話;中國的智庫能有言論自由、暢所欲言?全世界的人早知道中共中央辦公室在2013年5月13日發出的九號文件「七不講」,即:

一、 不能講普世價值;祇能講中國的價值。
二、 不能講公民社會;祇能講社會管理。
三、 不能講新聞自由;祇能講黨的媒體管理。
四、 不能講公民權利;祇能講調和社會。
五、 不能講黨的歷史錯誤;祇能講高舉毛澤東、鄧小平的旗幟。
六、 不能講擁護資產階級;祇能講中國夢。
七、 不能講司法獨立;祇能講由黨政法委員會處理。

這就是饒所說的中共的「人民民主」嗎?中國的智庫能免除「七不講」嗎?還是去聽智庫作為習近平的傳聲筒,宣導「統一八股」?

最可笑的莫過於饒所說的第(4)項,「加強促進中國與西方社會交流民主價值的內涵」。

很顯然的,中國排斥西方社會的民主價值,怕因「與生俱來的普世價值」點醒中國的庶民,使中共的政權崩潰。西方社會的菁英比中國國民黨與新黨的政客更瞭解中國的把戲。這兩黨的政客赴中國開會,聽他們唱他們的國歌和聽訓,喪盡節義廉恥,中國(共)難道不看在眼裏?世上最痛恨的莫過於「貳臣」,而兩黨的政客高唱「統一」為求得正當性,世人都看在眼裏。

饒的「亞盟」、「世盟」真正的目的是要錢。媒體報導:「外交部明年(指2018年)對世盟、亞盟分別編列1700多萬美元、383萬元的補助費用」。浪費人民的血汗錢於不顧。「但因朝野未達共識,全案目前送交朝野協商。」(見上引自由時報)由此可見:政黨輪替,轉型正義只是口號。

法國大革命事先打倒「舊制度」(ancien régime)的三級會議。台灣的立法院是台灣人的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嗎?絕對不是!台灣的立法院沒有國會的資格。它一部分代表「外來政權」的「舊體制」,其中不時高唱賣台的口號:「統一」。而電視媒體與平面媒體也是縱容在台灣國內的顛覆—包括言論與行為。「殖民地性」的議政與行政必須打倒!

注釋:

有關2016、2017年的國家性質的「全人代」會議,參考矢板明夫著《習近平VS李克強最終戦争へ—全人代直撃!》。此文大部分是記載作者採訪「全人代」的記事,見日本月刊Hanada2017年5月号。日本月刊的5月号,是4月1日就上市;故文中既刊載的政、經、軍等人事,可知在中共內部鬥爭結果早已定調,顯示習某已得勢。(按:日文的「全人代」即「全代會」。)

作者現職是產經新聞外信部次長,另有新著《習近平の悲劇》,產經新聞出版,2017年12月1日發行。

同註1。但矢板明夫認為「習近平核心」是2016年秋,黨中央總會的決議。茲後黨幹部演講必須提習「核心」。

參考遠藤譽教授著,「新チャイナ・セブンとトランプ訪中」,刊載日本月刊《Hanada》,2018年1月号。

習近平在「十九大」的報告文,題作〈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人民出版社,2017年10月第一版。該文第三節: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有一段話:「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的繼承和發展,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是黨和人民實踐經驗和集體智慧的結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全黨全國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的行動指南,……。」著者不厭其煩的引述,是我們必須弄明白中國共產黨的社會主義八股文,才不至於困惑。

參考註3。

參考2018年1月20日自由時報刊載的〈習思想入憲 習近平權力登峰〉一文。

關於習近平對軍方人事佈局與對台侵略企圖的任用佈局,參考2017年10月出版的日本月刊《選択》所刊載〈中囯軍部『台湾シフト』の不気味〉一文。作者不署名。

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七名(包括主席與副主席二名在內),以及各軍種、戰區的司令員與政務委員名單,參考杉浦康之著〈19回党大会における習近平の軍掌握と人民解放軍の行方〉,刊載日本月刊《東亜》No.606,2017年12月号,特別是第34頁的表。

語出自習『報告』的第十節「堅持走中國特色強軍之路、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一節。見『報告』第52頁。

黨大會大修黨綱領部分有58處,條文有49個地方,合計107處,此與習近平姓名列入章程,皆參考濱本良一著〈指導部総意で「習近平一強体制」の党大会〉一文,自第44頁至第59頁,特別是第49頁及註。文刊《東亜》No.606,2017年12月号。

〈踐踏人權 北京強驅數萬低端人口—一周強拆2.5萬處違建 逾百知識份子連署批違法違憲〉見《自由時報》,2017年11月28日。

〈北京『貧民排斥政策』の冷酷—中国全土で始まる『人口選別』〉,見『選択』,2018年1月号。

十三、附篇:「低端人口」與中國社會、經濟

​三井物產戰略研究所‧中國經濟中心長沈才彬有一專書談到今日中國,特別是關於經濟與社會是其專長,在此僅對於貧富不均、農民工對中國的社會與經濟的影響略為介紹。

關於貧富不均的問題。1999年鄧小平到南方視察,提出「先富論」,導致後來允許貧富差距擴大,問題越來越嚴重。個人資產有10萬美元以上的有5,000萬人;但一日的生活費不到1美元而居於貧窮層者,有8,000萬人,很顯然地成為兩極化。

在貧富差距墊底的人沒有受到高度經濟成長的恩惠,也沒有實際感到社會的富裕。更甚的是農地被貪官污吏所掠奪而成為被剝削的對象,越對社會不滿。地方的暴動頻繁,只有2005年暴動與抗議的次數就有8萬7,000件。農民暴動對中國政府是很大的威脅。

沈才彬回顧中國的歷史,認為歷代王朝之滅亡出於兩種要因,一是異民族入侵、一是農民峰起而滅亡。特別是後者,中國歷史的變動有許多是由於農民峰起帶動的變動。

其次,農民暴動是否足以推翻中國政權?如上所述,農民蜂起引起歷史變動。實際之例,共產黨政權是以「農民革命」的方式奪取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想到這一點,將來中國有十分可能發生大規模的農民暴動。

農民暴動確實是威脅,成為極大不安定要素是毫無疑問。但沈才彬教授的分析,農民暴動沒有顛覆共產黨的力量。中國沒有如日本有「農協」(農業協同組合的簡稱)可以團結農民的組織,農村部被分割,難於團結一致。因此難於發生全國規模的農民暴動。

現在最能發生暴動的是農民工。

由農村出外到都市部打工的「農民工」,據說有1億2,000萬人。根據2004年中國勞動社會保障部的調查,全國企業的雇員農民工佔59.8%。也就是說,勞動力的6成是依靠農民工,中國產業基礎的製造業是靠他們支撐。尤其是珠江三角洲,農民工所佔的比率高達74%,福建省是71%,包括上海市在內的長江三角洲是59%;渤海灣地域是49%。

農民工的問題所在。農民工實際上是現在中國公式文書的「低端人口」。農民工在以上所說的地區產業所佔的勞動力比率,本來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們的待遇顯著的惡劣。勞動條件上:環境惡劣、加班多、常常發生不給工資。這是農民工面對的現實。

如果是在農村,雖然是貧窮,但周圍的人都過著同樣的生活還可以忍受。但是農民一旦成為農民工到都市,都市居民遠比自己富有,當然在心理上受到刺激與挫折。

農民工到都市,戶籍不允許在都市入籍。農民祇能保有農村戶籍,不管到什麼時候,只能是出外打工的勞動者身分在從事勞動,在法制上受不平等待遇。正規的勞動者能加入公司的保險,但農民工不能。不僅是一切沒有安全保障,有時面臨拿不到工資、重勞動、低工資等極惡劣的勞動環境在幹活;一直隱忍不滿是當然的。現在已增加到全部從業員6成的農民工,已有橫的連繫。他們的不滿一旦暴發,該抗議行動可能釀成大規模的暴動。

以上內容是參考沈才彬著《「今の中国」がわかる本》,三笠書房,2007年3月10日第一刷,8月5日已第四刷。文中的農民工之描述,即今日中共(中國)公式所稱的「低端人口」。台灣人應留意虎視眈眈的中國一旦發生變亂,可能也波及台灣。

※延伸閱讀:
【專欄】面對真實的中國(序篇)——教科書不教的中國
【專欄】一、「中國」之意義(壹~一)
【專欄】二、「中華」之意涵(壹~二)
【專欄】一、「中國」政權的本質:共產黨的國家,非人民的國家(貳~一)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