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踏上接觸台灣同志文學的橋樑,了解歷史的過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踏上接觸台灣同志文學的橋樑,了解歷史的過往

《走出森林:鱷魚和阿青的尋家之旅》推薦文

 2020-01-07 17:30
《走出森林:鱷魚和阿青的尋家之旅》書封。圖/玉山社
《走出森林:鱷魚和阿青的尋家之旅》書封。圖/玉山社

剛拿到《走出森林:鱷魚和阿青的尋家之旅》的時候,很容易就會被書的封面吸引,配色與配圖都十分讓人喜歡,但也因為這樣,會把它當作一般的繪本來開始閱讀,但是,開始讀了之後,就會發現它絕不是一般的繪本。

首先,故事中的角色很多!通常繪本的讀者年齡較低,所以故事中的角色不會有太多,也故事情節也不會太過複雜,但是這本很不一樣,主角雖然是阿青跟鱷魚兩個,但是其他的角色就多達了八個,這八個角色穿插在阿青與鱷魚的「尋家之旅」中出現,但每個角色的出現也不占太多的篇幅;除此之外,整本書還有另一個故事軸線,就是參加平權比賽的兩個學生,他們為參加比賽而寫出了《走出森林》這個劇本。光是這樣的兩個軸線互相穿插,加上眾多的角色與人物登場,就讓這本繪本增加了許多閱讀上的困難。

再來,文字也是有難度的。不僅閱讀起來不容易,其中還有許多的暗喻也讓人在閱讀時很不容易理解;另外在閱讀時,畫面中又包含了離開故事軸線的資料,更增加閱讀的困難,因為,讀者不僅要在已經不容易閱讀的文字中讀懂故事,還要分神去看畫面中穿插的資訊,真的是難上加難;而那些資訊都是在同志文學史上的文學作家寫過的文字,以及作品中的角色人物,又更加深這本書的難度,因為他已經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兩個學生寫的劇本故事,而是承載了一個世代文學作品的濃縮養分,這些十分龐大的資訊,且是具有歷史性的龐大資訊,卻又想要簡單扼要地在一本繪本裡呈現,老實說,這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對於閱讀者來說十分不容易,但同時可以想像對於作者來說更是一件超級艱難的任務。

這確實不是一本容易念的繪本,文字多,包含的訊息也多,暗喻更多,但是,誰說繪本只能是簡單的呢?只能傳遞簡單的訊息呢?

繪本的第一頁,從圖片上就暗示了這是源自紀大偉教授的《正面與背面:台灣同志文學簡史》而改編的繪本,那也就不難理解為何這本繪本的閱讀是不容易的,比起我們身邊的繪本要難上許多,因為,它不只是要傳達一個概念,而是把一個文學史編寫在裡面,先不論究竟這樣安排好不好?但是,不得不說這本書把一般成人可能都很少看過的文學書籍,以及文學史類的專書,用較簡單易懂的童書繪本的形式表現,借此讓比較少機會接觸到專書類的讀者,有不同地接觸的機會,這是很難能可貴的。

這一代的孩子看過這本繪本裡提的同志文學的機會並不多,大多只有耳聞,透過這本繪本的整理,孩子確實可以清楚地知道過去有哪些書寫同志的文學書籍,而過去的文學書籍,不僅是閱讀文學而已,透過文字呈現當時人物的生活以及社會氛圍,它既是文學又是真實記錄歷史的某一個面向的真實,那個真實雖然不是官方的歷史,但卻是也是生活在當時的市井小民的現實。

或許,在看這本繪本的時候,我們會想著:這本書小孩看得了嗎?小孩能夠理解嗎?就如同家長在閱讀時也會一起討論:為何主角是鱷魚呢?又為何是一隻青鳥和鱷魚一起「尋家」呢?尋家的路上,遇到的女學生、紅衣男孩,以及席得進這個畫家的作品又為何在書裡出現呢?在看過之後,我們會慢慢背書引導而知道,關於這些疑問,都是有緣由的,「鱷魚」代表的作品來自于《鱷魚手記》,「阿青」代表的是重要同志文學《孽子》裡的其中一個角色;這是一本適合陪伴一起閱讀的書,透過閱讀之後,如果有機會讓每一個世代的孩子都有機會去接觸,以及去翻找過往台灣同志文學的那些書籍,那麼這本《走出森林》看似是一本繪本,而實際上絕不是一本繪本而已!而是一個重要的橋樑,對台灣過往那些同志文學作家作品接觸的橋樑,也是了解台灣過往歷史的橋樑。

書的最後,提及了台灣一個里程碑,就是「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用這一個歷史上的重要時刻,作為一個改編同志文學史的繪本故事的結束,感覺相得益彰,互相呼應,在台灣同志運動史上的進程寫下一個階段性的篇章。

書名:走出森林:鱷魚和阿青的尋家之旅
作者:鄭若珣
繪者:周見信
出版時間:2019年12月
出版社:玉山社出版公司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