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國片映演比率】為什麼要推國片映演比率(銀幕配額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國片映演比率】為什麼要推國片映演比率(銀幕配額制)?

文/野薑花公民協會

2017-04-08 11:19
唯有以公權力重新制定遊戲規則,讓國片有機會茁壯成長,才有可能打破目前的惡性循環。圖/CC0 Public Domain
唯有以公權力重新制定遊戲規則,讓國片有機會茁壯成長,才有可能打破目前的惡性循環。圖/CC0 Public Domain

一個社會不能沒有自己的文化傳承,影像是我們這一代的語言,然而我們看到,作為最重要的媒介之一,電影,卻陷入惡性循環的困境。應是傳承、表述台灣精神、文化及價值意義的台灣國產電影,面對惡性循環的困境:拍好的電影欠缺映演舞台,投資人經常血本無歸,本土電影人除了校長兼撞鐘、身兼數職,還可能得等上數年才能拍一部片。

再好的球員,沒有球場,也打不出世界冠軍;再好的種子,無法在水泥地發芽、成長!

因此,我們與台灣多個公民團體、關心台灣文化的公民發起【力挺文化部立即制訂國片映演比率~保障國片上映天數】連署。

實際上,我們已有法源依據。根據2015年通過的《電影法》修正案第六條:「因外國電影片之進口,致我國電影事業受到嚴重損害,或有受到嚴重損害之虞時,為維護本國電影事業之存續與發展,中央主管機關得採取如設定國產電影片映演比率或其他有助維護本國電影事業文化主體性之臨時性措施」。

我國電影事業受到嚴重損害,或有受到嚴重損害之虞?

根據電影法,是否執行映演比率政策,是在本國電影事業受到或可能受到嚴重損害的前提。

我們先來看看鄰近國家,韓國。近年韓國電影電視產業大放異彩,近期在台上映的《屍速列車》更引發討論。在看到韓國影視產業大放異彩的同時,我們卻忽略韓國國片興起是在國家政策上映比率的保護下,經過十幾年終於開花結果。讚嘆韓國影視產業大放異彩,就不應忽略:韓國前總統金大中當年領頭倡議國片映演比率的保護政策,經過十多年的孕育,才造就今日之輝煌。韓國明確提升電影文化的高度,作為國家基本建設之一。

同時間台灣國片卻因國內電影市場全面開放,讓國片無公平的生存與成長空間。近幾年來國片產量雖逐漸增加,但仍缺乏合理的上映時間與廳數。

如今顯見,嚴重損害事實反映在國片與外片的國內票房懸殊比率。

從本國電影與外國電影的數目與票房比較,我國電影2006年僅有19部,佔全國票房1.62%,而外國電影卻進口307部,佔票房98.38%。雖然截至2013年,本國電影已有56部,但仍只佔票房13.96%;外國電影卻有433部佔國內票房86.04%。

可見國片產量雖逐漸上升,因無上映空間與檔次保護,仍無法衝出外國電影壟斷的戲院市場。據此,文化部應立即修訂國片映演比率制政策,促使國片穩定成長。



國片配額制,不是違反市場原則,而是促進真正的公平競爭

文化,做為社會共感的根基,電影,無疑是一種最直接且感染力最大的娛樂方式。無論是印度寶萊塢、法國電影、美國好萊塢。甚至是與我們歷史、政治文化發展過程相近的韓國,都在國家政策的保護與推動下,經過10至20年的時間,讓本土電影深受全國國民廣泛喜愛,並引以為榮。

傳播學者馮建三、郭力昕、魏玓等人曾指出,韓國在90年代初,韓國國片電影票房的低潮期,透過電影人與公民社會的力量團結施壓,令政府嚴格執行國片銀幕配額制度。其實韓國在政策推動之前與推動初期,外片還是佔絕對優勢,但在十多年的推動下(一年需有146天播放國片,至2006年於美國強力施壓下,改成73天),韓國電影電視產業不衰反盛,不僅促進韓國電影產業製作的發展,國內票房逐漸與好萊塢勢均力敵(甚至更好,目前國內票房超過50%),其電影類型多元口味,也讓其國內觀眾不再被動地被好萊塢公式所限制。韓國類型電影更在世界電影中佔有一席之地,創造全球瘋韓流的現象。

台灣政府在90年代並未為電影產業守住最後一道防線,電影市場全面開放的結果,導致好萊塢口味全面攻占全台電影映演業,台灣國片產製因此跌入谷底。

配額制,不僅是制度性的保障,絕對有助於整個台灣電影產業正面發展。

國片若有穩定的管道持續播映,不再被隨便下檔、換時段,代表會有更多票房收入真正回到電影製作產業,也可以提供他們持續產製的動力與資金,相關工作人員因此可獲得更多穩定的工作機會,台灣國片的風格與人才也會因此逐漸累積,而不再是過多的短線跟風作品。

如此,可逐漸建立代表各種台灣多元風貌的故事與電影風格這對台灣觀眾、台灣國片製作端和戲院來說,都是一個永續的投資。

近來國片拍攝並不是掛零,但是阻礙國片發展的主要問題是:拍完沒處放,因為上映不到一周,就要被各種理由下架。有些電影需要口碑發酵,首周周末票房不佳就要面臨被戲院砍頭的命運。甚至是有些票房不錯,但下一檔是好萊塢大片要上映,結果是「國片就給我通通閃一邊」!無論票房有多好,一部好萊塢就打死你。各種複雜的簽約方式,不僅讓戲院只能乖乖上映好萊塢,也讓國片導演苦不堪言。

小小幼苗還沒長大,就要跟財大氣粗的競爭對手一拼死活。

唯有以公權力重新制定遊戲規則,讓國片有機會茁壯成長,才有可能打破目前的惡性循環。而韓國電影的保護政策,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保護政策實行了十餘年後,韓國電影茁壯發展,終於可以在市場上擁有勢均力敵的競爭力,並從而取消電影的配額制度,開放市場。目前的韓片、韓劇,連台灣觀眾都愛看。帶動的不僅是韓國電影業發展,相關的的產業:韓國文化輸出、韓國民生產品、觀光產業、韓國影視產業全都環環相扣、永續發展。

事實上,除了韓國以外,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希臘、巴西、委內瑞拉、阿根廷、智利、馬來西亞、越南、巴基斯坦、埃及、印度、中國,在參加WTO時都為本國電影設置了銀幕配額制度。

研究資料顯示,目前韓國電影製作的總產值約高達628億台幣,從業人數約8千人,每年約產上百部韓國片。台灣目前電影製作產業總產值約32億台幣,製作與後製產業從業人員不到900人,然而光是每年從傳播學門畢業的學生約有5、6千人。

國片絕不是沒有經濟效益,2014年台灣電影有50部,佔11%票房,不過佔86%票房的外國片有416部,實際上外片強佔戲院的天數、廳數極高,但平均來說,每部電影分到的票房與國片差不多。國片實力不俗,只是因為台灣被迫進口太多爛片,稀釋國片的空間,被戲院強迫下檔。

台灣其實有足夠人才支撐台灣電影產製業,也有足夠的市場規模,但因缺乏適當的文化政策,導致拍好的電影找不到放映的院廳,進而令產業投資者與資金怯步。若以韓國成功經驗來看,國片銀幕配額制(例如,30%的映演比率,每年每家戲院至少播映122天的國片),才是鞏固台灣電影產業發展的正道。

普世的「文化例外原則」

要打破台灣電影產業的惡性循環,唯有適用普世的「文化例外原則」,以104年5月22日立法院通過的《電影法》修正案第六條為依據,這是第一步,也是重要的關鍵的一步,主管機關文化部應即刻制訂國產電影的映演比率!

唯有透過制訂電影院廳一年中上映國片的天數,才能保障台灣國片有一定的放映空間,才能促進更多投資人支持國片產製,並讓更多台灣影視人有機會拍台灣的電影,讓我們的孩子們能看到台灣的傳奇與故事,我們不希望在我們的文化生活中,國片永遠缺席!

我們不排斥外片,但多元化的台灣社會,反而難得見到本地電影蹤跡,這應不是我們大家願見的!我們也相信,政策扶植國產影業,將有助於開發更多的電影觀眾族群,擴大院線及發行商的利基,中長期而言,絕對是雙贏(Win-Win)策略。

《相關專欄請見:【國片映演比率】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