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語世界】最後的平埔仔/土靈仔 ( tsuè-āu ê Pênn-Poo-Á/Thóo-Lîng-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語世界】最後的平埔仔/土靈仔 ( tsuè-āu ê Pênn-Poo-Á/Thóo-Lîng-Ā)

 2020-04-09 14:11
平埔族是母性社會,唐山查埔人娶平埔某算是予女方招(入贅)。但是生的子兒(kiánⁿ-jí)都入唐山姓。開墾出來的田園哞予(ma-hōo也被)登記在唐山查埔人名下。圖為平埔母親和小孩,原作由英國攝影師約翰·湯姆森 1871 年攝於木柵(現高雄內門)。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平埔族是母性社會,唐山查埔人娶平埔某算是予女方招(入贅)。但是生的子兒(kiánⁿ-jí)都入唐山姓。開墾出來的田園哞予(ma-hōo也被)登記在唐山查埔人名下。圖為平埔母親和小孩,原作由英國攝影師約翰·湯姆森 1871 年攝於木柵(現高雄內門)。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土靈仔到底是佗(tó那個)一庄頭,佗一角勢(kak-sì地方)的人都無人有趣味欲知影。只是有一日伊和伊六十外歲的老母兩人肩胛頭掮(khainⁿ)兩領仔破衫,手提一口舊銅鼎在庄裡出現。頭起先母也子(bó-ā-kiánⁿ)兩人置廟內護龍(hōo-lîng 註1)鄰趾跤(lîn-tsí-kha 註2)踽咧(kú-leh 註3)。以後才有廟邊一戶姓李的家庭予伊母子(bú-tsú)置門口埕用竹管佮稻草稿(tiū-tsháu-kó 註4)搭一間草寮仔好蹛(tuà住)。土靈仔看起來戇戇,無論啥物人對伊講話伊都微微也笑。人叫伊做啥物伊就做啥物,袂共人諍(tsènⁿ爭辯)。庄裡若有啥物粗重的空缺親像掘(ku̍t挖)竹頭佮破柴,卑賤垃圾(pi-tsiān-lah-sap)無人欲做的如擔屎佮清豬稠都會叫伊來做。田庄的慣例凡是叫人做規日工(kui-jı̍t-kang 註5)時就要予工人吃三頓。但伊是例外。空缺做完也無加伊發工錢。一般都用一寡白米,蕃薯佮舊衫褲予伊提轉去好母子有通食有通穿。附近各庄頭有一項差事就除了伊以外無人欲做。這就是埋(tâi)產婦的胎衣或者是難產的死囡仔胎(sí-gín-á-the 註6)。甚至是夭壽死(iáu-siū-si 註7)的紅嬰仔屍體都由伊用布條共包包咧提去墓仔埔挖(ué)一个窟埋掉(khut-tâi-tiāu)。這時事主才會為替家己添福壽包紅包予伊。

土靈仔其實並毋是戇。只是做一個平埔仔後代在家己祖先的土地上欲生存落去只有「逆來順受(gı̍k-lâi-sūn-siū)」處處看別人面色。講來也有夠悲哀。置雲林的二崙佮崙背這幾千甲大片土地,在二百外年前都是怹(in)平埔族貓兒干社(bâ-jî-kan-siā)祖先種作拍獵(tsìng-tsoh-phah-la̍h)的所在。唐山查埔人來了後一面開墾怹的土地一面又閣娶怹的查某囡仔做某。平埔族是母性社會,唐山查埔人娶平埔某算是予女方招(入贅)。但是生的子兒(kiánⁿ-jí)都入唐山姓。開墾出來的田園哞予(ma-hōo也被)登記在唐山查埔人名下。平埔的查埔人在家族中本來就無講話的地位,對遮个(tsia-ê這些)代誌也毋知影好究取(kiù-tshú註8)。致處到(tì-tshú-kàu 註9)三五代了後全部土地變做別人的,平埔仔成做一無所有(it-bû-sóo-iú)。只有淪落(lûn-lo̍k)做勞工。置各庄頭流浪來流浪去,替人耕作換一喙食。土靈仔最後一擺引起大家的注意是佇未暗(tì-bē-àm 註10)時庄裡鬨講(hāng-kóng 註11)土靈仔的草寮仔火燒厝!阮規陣細漢囡仔傱傱(tsông快跑)去看鬧熱。原來是伊老母置煮一鼎蕃薯飯,三塊紅磚仔圍的火灶傷倚近(siunⁿ-uá-kīn 註12)稻草稿的壁。一陣風吹來引起火災,共草寮仔燒燒去!以後也無人閣再講起伊,無人關心伊母子佗位去!只是以後庄裡人欲窮體(king-thé 註13)一個人貧惰佮凍戇(pîn-tuānⁿ kah tòng-gōng 註14)時就講:「伊若像土靈仔!」

註:1.左右徧棟建屋;2.屋簷走廊下;3.隨便居住;4.禾稈;5.整天的工作;6.難產嬰屍;7.夭折;8.理論爭取;9.以致於;10.快近傍晚;11.大聲喊說;12.太過靠近;13.輕視的比喻;14.又懶又儍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