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影音】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補記5)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影音】走過驚濤駭浪的年代—陳永興七十省思(補記5)

 2020-06-30 10:08
228公義和平運動在台東辦活動拜託陳博文醫師(右)幫忙借場地,三十多年之後才知道那次的活動讓他受到國民黨極大的壓力,而決定舉家移居海外。圖/陳永興提供
228公義和平運動在台東辦活動拜託陳博文醫師(右)幫忙借場地,三十多年之後才知道那次的活動讓他受到國民黨極大的壓力,而決定舉家移居海外。圖/陳永興提供

不知險遭被捕 連累台東陳博文醫師

在一連串演講、遊行、突破鎮暴部隊包圍的過程中,我並不知道國民黨情治單位已經開始準備要在衝突事件中逮捕我們,阻撓228公義和平運動在全島的擴散。當我們在台灣西部各縣市進行群眾活動時,我通常都透過當時民進黨各縣市黨部的公職人員或各地方長老教會的熱心牧師,協助安排場地和會場布置,可是當時要前往台東辦活動時找不到能幫忙借場地的人,我就找上了在台東開業很有名的陳博文醫師。陳醫師是北醫畢業後在高雄吳基福眼科接受訓練,之後前往台東開業,當時是台東唯一的眼科醫師,所以病人很多,他對地方事務也很熱心。

因吳基福醫師當時不只是眼科大前輩,他擔任全台醫師公會理事長,又出任立法委員推動如「醫師法」、「優生保健法」……等許多重大法案。又創辦了《台灣時報》,這是當時南臺灣最多人看的報紙。而陳博文醫師也協助《台灣時報》在台東的發行和採訪,他的門診就是《台灣時報》的台東辦事處。所以我找他幫忙借場地時,他就一口答應了,沒想到當時台東的情治單位人員和他很熟,就勸他不要幫我們忙,但陳博文醫師很有義氣的堅持協助我們!當時我並不知幕後發生了天大地大的事情,事隔三十多年之後,我因女兒前往澳洲布里斯本留學,我去看女兒時巧遇陳博文醫師也在布里斯本,異地重逢相聚甚歡,他才告訴我這一段不為人知的當年險遭逮捕的秘密!

原來當時警備總司令陳守山在台東服務時,曾經接受陳博文醫師診治而成為熟識的朋友。當國民黨情治單位會報時討論要在台東那場228遊行衝突中逮捕我們,以阻止228平反運動繼續蔓延,陳守山一聽到陳博文醫師在名單內大為緊張,向情治單位要求親自坐鎮台東,並保證不讓活動有所衝突,暗地裡化解了一場危機!但事隔不久,陳博文醫師接到陳守山邀約前往台北餐敘,席中竟出現國民黨要員作陪,並向陳博文醫師邀功,且提出邀請陳醫師加入國民黨,以及將來要提名他競選台東縣長的要求,陳醫師當場如坐針氈嚇出一身冷汗,回去台東時便告訴妻子要移民出國,不能再待在台東了。就這樣陳博文醫師放棄了台東的眼科診所,舉家移居日本,之後移民澳洲。他提起這段往事,我真的是無言以對,內心充滿歉疚!

面臨叛亂罪起訴 台獨案逃過一劫

在228公義和平運動之後,我又有一次幾乎被以叛亂罪起訴的危險,那就是當戒嚴解除後有許多政治受難者的前輩發起「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會」的組織,在成立大會中,許曹德、蔡有全提案在章程裡,加入主張台灣獨立的條文,大會通過後,遭到國民黨當局的解散,並將許曹德、蔡有全逮捕且加以起訴。那時許多台派的朋友和受難者要聲援他們,我是人權會會長也義不容辭,我認為主張台灣獨立是言論自由,不該以叛亂罪處置,加上參與228公義和平運動的同志都認為主張台灣獨立是台灣人的基本人權,所以發起了「新國家運動」展開巡迴全島的聲援台灣獨立活動,也是到各縣市舉辦遊行、演講聲援許曹德和蔡有全。國民黨當局發現他們抓了許曹德和蔡有全似乎沒有能阻止台灣獨立的主張在全島擴散,反而激起更多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勇敢站出來抗爭。

我想那時的國民黨情治單位大概已對我無法容忍,他們製造了一個虛構的台獨案件,抓了一個從巴西回來的台商,說他是海外台獨組織派回台灣,要來找台灣的負責人陳永興醫師,這個人被高檢署逮捕後被逼寫自白書咬我,我根本不認識他,也沒見過面。這種栽贓陷害的案件,國民黨也曾用在對付當外前輩余登發身上,國民黨抓了一個從中國回來的台商,說是共產黨交付任務要他回台找余登發,然後抓了余登發而引起「橋頭示威事件」。當時高檢署起訴書都寫好了被《自立晚報》一位跑司法的記者知道,跑來通知我說:「陳醫師,你有危險了,快想辦法化解!」我將這消息告訴海外的台灣人團體,請FAPA的彭明敏教授邀請我去美國國會,報告《台灣人權白皮書》,並獲得索拉茲(Stephen J. Solarz)、裴爾(Claiborne Pell)等國會議員關切,加上鄭南榕的雜誌報導出來說「製造台獨案,要抓人權醫師」,這案子才暫時打住,結果後來蔣經國過世,李登輝上台,案子便不了了之,我才逃過一劫!

相關影音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