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短歌行】大峽谷與賭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短歌行】大峽谷與賭城

2020-02-11 12:50
作者在羚羊谷看到水的力量,看到了時間本尊,也看到上帝。圖/作者提供
作者在羚羊谷看到水的力量,看到了時間本尊,也看到上帝。圖/作者提供

(作者鄭春鴻為今年春天將在松山社區大學開設一門課「生命故事創作班」,已開始接受報名。請電洽松山社大02-27475431)

前往大峽谷(Grand Canyon)的前一天,先抵賭城拉斯維加斯(Las Vegas)。這兩個地方,前一個使我感到舉目都是上帝;後一個使我感到完全不見上帝。心靈上的落差,巨大到無法承受。

20幾年前,第一次到拉斯維加斯這個地方,沒有特別感到歡喜,只覺得到了一個像螢幕保護裝置圖片上的玩具城;一個沒有米老鼠、唐老鴨的迪斯尼,舉目所見都是假的,使我對這一個在沙漠裡被建造起來的城市,感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真實的感覺,但說不上厭惡。

這次又來到這個城市,叫了Uber穿越在過去沒有,現在充滿四處發亮的LED屏幕的街道,走在一條又一條街道,隨俗看了水舞與火焰秀,上了摩天輪俯瞰整座閃亮的城市,放眼而去沒有一個視覺目標不是人類自以為是的創造物。我突然想到聖經故事裡巴別塔的故事,一群只說一種語言的人在「大洪水」之後從東方來到了示拿地區,並決定在這修建一座城市和一座比上帝還偉大「能夠通天的」高塔;上帝見此情形就把他們的語言打亂,讓他們再也不能明白對方的意思,並把他們分散到了世界各地。我感受不到這個城市從沙漠裡拔起那種人定勝天的成就;反而感受到這是一個沒有把上帝和大自然放在眼裡的地方。

拉斯維加斯—不見上帝的虛幻城市

參觀了黑幫博物館(Mob Museum),才知道這座賭城的發展與黑幫牽連的邪惡非法活動,包括賭博、毒品、賣淫或非法私酒密切相連。在這裡,參觀者可以看到一些特別令人不安,也很少接近到的材料,例如被歸因於黑手黨的最著名謀殺罪的受害者照片、發生情人節大屠殺的血跡牆、處決用的電椅。我突然發現,賭城令我不安、厭惡,大概是因為這座城市,只是過去由黑幫治理;現在改由白道「政府」漂白了所有的邪惡,使訪客活在罪中而不自覺。


複製的歷史,使人忘記真實的歷史。圖/作者提供

拉斯維加斯只是美式垃圾建築和城市化的冰山一角。看到眾多經典建築的複製品,幾乎讓人忘記了歷史的真實,比如納什維爾的派特農神廟或是聖西米恩的赫斯特中世紀城堡,彷彿嘲笑著原版的歷史古蹟,告訴世人歷史是可以人工複製的,還更逼真;另一方面,那裡又有許多以前看不到,現在成為視覺主流的LED屏幕影片,這些充滿想像力的原創作品,幻想差不多取代了現實:從好萊塢的電影工廠到迪士尼的童話世界。這種現實與幻想的結合成果,宣告了老人視覺經驗已經走進墳墓;未來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畫面,對於老人,這樣的畫面注定是目不暇及的,是一個推到你嘴邊難以消化的三明治。


絢麗的LED影片,宣告老人的視覺經驗走入墳墓。圖/作者提供

四個小時的車程,來到了大峽谷。一向只對人文旅遊感興趣,少被自然景物所感動的我,從不同地點角度看這個谷區,都令我領會到前所未有的悸動。生態學家告訴我們,大峽谷是由科羅拉多河耗費萬年所切割出來的景觀,至今還可以見到峽谷不同側面由水流沖刷出來等高的山痕。想了很久,我才發現為什麼對大峽谷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動,因為我在這裡,油然興起「敬畏」之心。原來「敬畏」是那麼令人感到踏實、明白、尊榮的;原來與「敬畏」接近,所帶來的是一種把自己「最小化」,而卻得到「最大化」的恩典。

到了羚羊峽谷,走入谷底,因為萬年形成的被造物,就在你旋身之間與你交臂擦肩,使人有一種被上帝擁抱的感覺。生態學家說,這個令人瞠目結舌的景觀的形成,是在季風季節常出現暴洪流入峽谷造成的,暴增的雨量導致暴洪流速相當快,狹窄的通道將河道縮小,於是垂直侵蝕力也相對變大,便形成了羚羊峽谷底部的走廊、谷壁上堅硬光滑、如同流水般的邊緣。我在這裡看到大自然的力量、水的力量,看到了時間本尊,也看到上帝。

「一天過著一天」 就是奇妙恩典

上帝的偉大,不只在這高山低谷之間,地球是上帝是大自然的作品,這個亙古以前就完成的作品,有高山有平原,有森林有海洋,有港口有海灣,有冰河有沙灘。在不同的地理環境裡,我們欣然接受大自然為我們裝扮的家園,在炎熱的地方,我們的皮膚被染成釉黑;在冷的地方,我們的脂肪變多。在我們身邊不遠,就可以找到餵養我們的食物,我們安居樂業,因為我們敬畏大自然,接受上帝給我們的安排。

上帝給我們的身軀,更是奇妙無比,這個身體不能一直受冷也不能一直曬熱,因此上帝給我們四季讓我們在不同的氣候之下,可以休養生息。上帝不讓我們太勞累,因此給了我們晝夜,在我們辛苦工作一天之後,天就暗下來了,讓我們能享受睡眠的安息。修復我們身體疲倦的機能。即使我們不把上帝天天掛在嘴邊,但是我們心悅誠服地接受他的安排,一天過著一天,那就是一種敬畏,一種福氣。

回到台灣,沒有一分鐘可以逃離武漢肺炎的資訊網;舉目所見,大家都戴上口罩、陷入恐懼。從電視上看見中國的武漢、北京等一線城市,街道上竟然空無一人。才知「一天過著一天」的恩典,並不是人人可得的,敬畏耶和華才是智慧的開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民報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