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奴隸和自由人對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奴隸和自由人對話

2021-02-05 12:00
台灣,有別於言論管控的中國,所以,你無須到北京,在台灣,就可以讀到完全北京立場的報紙、電視,中共透過媒體傳播的認知作戰,逐漸顛覆全世界,讓你不知道是非和對錯。示意圖/擷自BBC中文網
台灣,有別於言論管控的中國,所以,你無須到北京,在台灣,就可以讀到完全北京立場的報紙、電視,中共透過媒體傳播的認知作戰,逐漸顛覆全世界,讓你不知道是非和對錯。示意圖/擷自BBC中文網

印度詩人泰戈爾,最善用相對論語言的詩人,我記得其中有一首詩,描述籠中鳥和自由鳥的對話,

自由鳥笑著對籠中鳥說,「你好可憐,每天在籠子內蹦跳,失去一整片天空」,籠中鳥卻笑著說,「你才可憐,每天在空中飛來飛去,看似自由,卻找不到棲息的地方」。

快樂來自感覺

泰戈爾的詩運用相對論,描述了這個世界,而馬克思進一步把相對論用在正反辯證,創造了社會主義,並且把集體主義形容為烏托邦的快樂世界,所以,集體農莊內,被關在籠子裡的14億人,就算失去自由,只要有飯吃,也是快樂的,黨的快樂就是人民的快樂,洗腦成功,這是籠中鳥最大的悲劇。

沒有人可以回答,誰比較快樂,因為快樂是相對的,所以才有辯論,但是,真正答案應該是,快樂是私密的感覺,既非完全絕對,也不相對,如人飲水。

我們多數活在感覺中,因為,我們並不理性,也因此,政客最善於利用人的不理性,用不理性說服我們,簡稱做,洗腦,所以,政治被稱為最高明騙術,理由在此。相較之下,自由世界的開放,傻瓜相對比較少,就算被騙,也是少數封閉的人,這些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生活在自由世界,卻嚮往奴隸的生活。

生活在自由台灣是幸福的,一位來過台灣讀書的小粉紅說,「在台灣你可以看到讚美中共的語言,也有討厭中共的文字,這才是自由民主」。

小粉紅形容的台灣,正是如此,有別於言論管控的中國,所以,你無須到北京,在台灣,就可以讀到完全北京立場的報紙、電視,也可以讀到完全台灣立場的報紙、電視,這種情況當然也在美國發生,西方國家通常對所謂「異議」不太設防,因為你說的雖然不同,但是,我仍然尊重,所以,靠著這樣的信任,中共透過媒體傳播的認知作戰,逐漸顛覆全世界,讓你不知道是非和對錯。

這幾天,台灣在國際媒體上太火燙,因為經濟表現突出,防疫成功,很多歐洲媒體說,「台灣好像獨立在另一個星球了」,尤其是,台灣去年經濟成長2.98%,搶到了世界第一,這讓紅色媒體很吃味,於是,就有一篇酸文出現了,這篇文章說,中國廣州就贏過台灣,全中國經濟成長2.3%,也不會輸給台灣,台灣經濟成長很快邊緣化了,云云,唱衰台灣。

2月2日,《經濟學人》把台灣評比民主成就東亞第一,全球排11名,比過去進步了20名,從去年的31名大幅上升,香港則退步到87名,中國則排名150名,自由和民主雖然不能當飯吃,但是,衡量幸福的指標,卻可以比經濟成長數字準確。

中國就算經濟成長來到10%,可是,綁著手腳就算吃得上牛肉麵,也是囚犯,比不上自由著吃一碗陽春麵,如果讓你選擇的話,你會選擇陽春麵或牛肉麵?

可見,若要詢問是否幸福,不應該詢問誰吃得起牛肉麵,而應該詢問:誰吃得比較快樂?

中共是詭辯專家

相對論是馬克思主義詭辯的基礎,美國人罵中共迫害新疆人權,中共就罵美國迫害黑人人權,但是,美國確實有百年種族問題,但是,現在的政府不會搞集中營在教育,一旦中共辯論輸了,就會轉變話題說,「美國干預內政」,香港問題也是如此,中共無法坐視香港人太自由,就搞了一堆理由,把香港的自由沒收了,英國人不服氣,乾脆把97之前的港民納為海外子民,發給海外護照,准許移民英國,這下子中共怒了,一不作二不休,把英國海外護照宣判無效,你說中共邪惡,中共說,英國最邪惡,紅色媒體就加油添醋說:「英國人聯合黎智英要搞垮香港,所以中共抓了黎智英」,紅色媒體這些話,還是一堆人相信,因為,我們並不理性。

最近韓粉發瘋了,大搞罷免的報仇行動,利用法律缺陷,混亂台灣民主,所有罷免理由,沒有一條是和議員違背職務有關,例如:不去議會,不提提案,貪汙詐欺等等,反而,弄一堆五四三不著邊際理由,這樣子還有人響應,可見瞎子還是不少,台灣民主教育還要加強。

台灣因為國家不正常,統獨拉扯本來正常,但是,這些政治歧異,可以用數人頭決定,無須搞成仇恨政治,一但仇恨情緒介入政治,大玩罷免秀,傷了國庫荷包,更容易擦槍走火,國民黨和韓粉應該知所進退了。


若要詢問是否幸福,不應該詢問誰吃得起牛肉麵,而應該詢問:誰吃得比較快樂?圖/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