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沒對不起台灣!紅會前秘書長:專法神聖不可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沒對不起台灣!紅會前秘書長:專法神聖不可廢

 2016-06-02 11:44
紅十字會前秘書長,也是行政院前秘書長陳士魁在會中痛陳,「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從頭到尾,我們沒有對不起台灣」!(記者唐詩攝影)20160602
紅十字會前秘書長,也是行政院前秘書長陳士魁在會中痛陳,「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從頭到尾,我們沒有對不起台灣」!(記者唐詩攝影)20160602

政院、綠委擬廢除「紅十字會法」專法並達成共識,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主張「應修不應廢」,紅十字會前秘書長,也是行政院前秘書長陳士魁在會中痛陳,「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從頭到尾,我們沒有對不起台灣」!

陳士魁穿著紅會背心出席,並強調參與救災一直都是穿這件背心,也特別告訴大家到北京時也穿這件正面有「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字樣,背後則是TAIWAN RED CROSS的背心,還特地轉過身讓大家看。他說,我們這樣地為國家,為台灣在辦事,「為什麼要拿刀子這樣砍我?我真的很想掉眼淚」。

陳士魁第二輪發言時也說,過去紅十字會,時任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都曾擔任榮譽總會長,剛他向在場的總會長王清峰查證,紅會也將邀請蔡英文總統擔任榮譽總會長。他激動反駁廢專法的作法,強調專法對紅十字會志工是「神聖的 」,主張廢專法是否有制定特別法的配套,「把紅十字的神聖還給我們!紅十字是我們專屬的,為什麼要給救護車用,要給醫院用」?

針對廢除紅會專法,立院院會交付委員會舉行公聽會,社環委員會召委、國民黨立委王育敏今(2)日上午主持「紅十字會法專法存廢及其影響」公聽會,會中邀請學者專家及相關部會官員到場。紅十字會總會長王清峰也到場旁聽,相當慎重,不過上午並無綠委發言「踢館」。

人民團體主管機關內政部在書面報告中強調,若未來立法院審議紅十字會專法之結果為確定廢止,則廢法後紅十字會之輔導宜回歸人民團體法、公益勸募條例等相關機制處理。

公益勸募條例主管機關衛福部則表示,現行勸募條例及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規定,無須經該部同意即可辦理勸募,但募款活動管理,「允宜類推公益勸募條例相關規定辦理,以強化該會財務透明及符合時代需求」。

至於擁有董事席次的陸委會也表示,支持紅會組織存續運作,但專法的修廢問題,尊重主管機關權責及立法院相關決議。

陳士魁發言時,他在2008年到2010年擔任紅會總會秘書長(當時會長為陳長文),及台北市紅會分會終身會員,也是受過紅會急救訓練的急救員志工,在他的任期內經歷南亞海嘯重建期,2008年緬甸納吉斯風災,512四川大地震,2009年八八水災莫抗克風災,以及青海玉樹地震,海地大地震等,這幾樣事他都有參與。

陳士魁說,很多人質疑錢怎用,每次募款都要做募款使用、重建計畫。他舉例說,納吉斯風災大概募了5千多萬,錢可用在緬甸,可把錢全都捐給紅會或捐給某機構去運用,「可是我們不是這樣做」。

「我自己到緬甸和衛生部長談重建計畫,建了三所學校,挖了65口水井,因水井被鹽化,我們搭了二個多鐘頭的車子,一個多鐘頭的船,走四十五分鐘的路,到那邊一個一個地方,一個個學校看,水井一個個驗收,我們用這樣執行方式」,陳士魁說。

他繼續表示,512川震時,「我們募了16億,16億善款我們怎麼使用?當時我到北京,跟中國紅十字會談,他們希望錢當作港澳台,跟大陸一起重建,我說對不起,我們中華民國作法希望控制每一分錢真正用在災民身上,我們非常強調accountability,問責的作法,我們一定要重建計畫才會來撥款」。

陳士魁說,這16億「我們總共在大陸建了44個學校,43衛生院,再加一所殘疾人看護中心,錢怎麼撥的?我們跟它簽約時給第一期款,開工時給第二期款,蓋好第三期款,到全部完工啟用(付)第四期」。

他表示,「我們的錢一分一毫、清清楚楚,事實上我們不願一次付清的原因,是希望要保障民眾捐款,都用在應該用的地方去,國內另有三億多的捐款,就直接捐到大陸,我不知道那錢到哪裏去,我們蓋了44個學校全在裏面,甚至我們派了4個監工,工作人員在甘肅、陝西、四川,不停在那看,要求他們按照台灣的防震規模來建好,我們擔心在下次地震會不會也受到損害」,儘量避免短期效應,希望嚴格作法讓捐款者放心。

「在八八水災時一個一個村子談,跟他們談如何重建,甚至我們還支持當時的內政部,當災民從山上要下來時,內政部說沒錢,要我們先支應,我答應廖部長,這一口氣我們付出了四千多億」,陳士魁接著提及八八水災善款運用,「當時在軍營收容,第一個月便當錢全部紅十字會付」。

「為什麼要講這些?紅十字會和一般社團不一樣,要負擔很大的國家責任,對於戰時的服務,任何其他社團是不可能取代的,在兩岸關係嚴峻的時候,執行過兩岸遣返」,全世界三大組織,第一是聯合國,第二是國際奧會,第三就是紅十字會,「這部分很遺憾被取代,但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IFRC(國際紅十字會)」。

「我跟各位講最後一個例子,IFRC在吉隆坡有一個備災倉庫,是給東南亞在發生災害時解決救濟物資的,這災區總共有五個國家捐救災物資,美國、日本、西德、瑞典,第六個國家是哪裏?台灣」,「我們跟國際有沒有連結,我們不用多說了」。

上圖:陳士魁轉身秀出紅會背心後的TAIWAN RED CROSS字樣。(記者唐詩攝影)20160602

陳士魁說,這麼多年來,我們在各地救災,我一直穿這件背心,這件背心是從我們紅十字會海嘯時穿的,上面(胸前)掛的就是中華民國總會,在北京我也穿這件,但我想各位我看一看我的背面」,說完他轉身秀出背心背後的字樣,「我背面是TAIWAN RED CROSS(台灣紅十字)」。

「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從頭到尾,我們沒有對不起台灣!今天大家要拿刀子砍的時候,逼得我們這些終身志工,覺得心裏好痛,想掉眼淚,我們這樣地為國家,為台灣在辦事,為什麼要拿刀子這樣砍我?我真的很想掉眼淚!抱歉」,陳士魁激動表示。

主持會議的王育敏接口說,「謝謝陳士魁秘書長,我實在很想掉眼淚,政治放一邊,人道救援放中間,把一些政治化議題放這邊,讓大家無法想像」。接著國際聯合勸募組職大中華區能力建設總監陳文良也發言支持紅十字會,獨調專法的重要性,不應輕言廢除,並強調萬一發生戰爭的時候,「我們需要紅十字會」。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