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什麼不會,抹黑一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什麼不會,抹黑一流

2014-05-12 09:03
立委陳歐珀弔唁馬母風波,藍議員及部分媒體砲轟陳鬧場,還原現場,也看到陳向馬母行90度鞠躬禮的畫面。
立委陳歐珀弔唁馬母風波,藍議員及部分媒體砲轟陳鬧場,還原現場,也看到陳向馬母行90度鞠躬禮的畫面。

此次馬母過世,綠委陳歐珀「被」演出一齣「鬧場劇」,結果公開道歉再三外,被黨停權半年,並辭去國防外交召委之職。此事件乍看之下,「被」鬧場的馬家是最大受害者,事實上相反其是。除了陳歐珀自己太白目不請自來掉入陷阱,而招致四面八方眾口爍金的撻伐外,綠色陣容沒代沒誌也被牽連凌辱,連「民主」這個高貴的價值也被暴發戶土豪踐踏在地上,不值一文。孰令致之?國民黨長期以來,訓練有素、動輒「抹黑」別人的技巧,已達出神入化之境界,值得反獨裁專制的人民們,特引以為鑑鏡,勿再輕授把柄,以免「身敗名裂」。

說「抹黑」是國民黨或統派傳統式的「血滴子」,或有人不相信。遠的不說,先說最近發生的。預定今年十一月廿二日金馬獎頒獎典禮,日前由金馬獎執委會決議,不在台中巿目前尚在興建中的國家歌劇院擧行,理由是場館無法如期提供測試。消息一經披露,台中巿議會國民黨團立刻召開記者會,嚴詞指責民進黨市長候選人現任立委林佳龍,利用職權質詢文化部,打壓阻擾。林佳龍及民進黨團立刻澄清,金馬獎頒獎典禮不來台中,完全是因歌劇院不能如期完工,符合執委會要求交場地測試的結果。而執委會有侯孝賢、楊貴媚等十一位知名電影文化人組成,誰有能力去左右?藍營對市府延宕工程責任不加檢討,反而怪起別人以卸責,令人「無奈,遺憾!」。此事雖不算大,但可見微知著,大有「先講先贏」的技術作弊。

太陽花學運時,統黨統派統媒,不約而同一口咬定,此學運背後有政黨在支持運作。但事實呢?民進黨和台聯都無此能耐,此事不待筆者再去分析釐清,諸君心中自明吧!

再談稍前2012年7月反媒體壟斷運動初始之時,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和百位學生及一些群眾,赴NCC抗議旺中集團欲併購中嘉集團之擧。旺中集團旗下的中天新聞等媒體,不就指涉黃國昌等發給「走路工」嗎?好好笑,一個學者拿微薄薪水鈔票要跟金牛報閥財團對幹?有沒有搞錯。隔五天,黃國昌獲獎學金赴美進修研究,又被追殺為「神隱赴美」、「畏罪潛逃」。後來,拗得實在太離譜了,旺中集團才登報向黃國昌道歉,但黃已脫了一大層皮。

現任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在1993年競選屏東縣長連任時,在投票前沒幾天,檢調放出消息,媒體配合報導,謂正在偵辦蘇貞昌闢建一處公園時,花了一百多萬元買了一顆石頭,涉嫌貪瀆。蘇貞昌百口莫辯,落選之後,檢調單位「查無實據」,還蘇「清白」。蘇因而轉戰立委並北上選台北縣長,走出更寬闊的政治大道。

往前推至1981年7月,留美統計博士陳文成返台省親,7月2日被警總約談,7月3日凌晨陳屍於台大校園研究生圖書館旁空地,顯然自高處墜地而亡。第一時間政府和多數媒體就報導陳文成因曾捐錢資助台灣民主運動而涉嫌叛亂,以致「畏罪自殺」。但黨外人士並不接受此種說法,本案迄今卅三年尚未破案。另有一個爆料,陳文成在美國擔任助理教授,提報他為「黑名單」的㧓耙子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職業學生」,待轉型正義時好好的查。

再往前推一年,1980年2月28日的「林宅血案」偵辦過程,也有「相關單位」和媒體「合作」,放出林宅血案是「台獨份子」幹的傳聞,說得有聲有色,還把一位澳洲人「大鬍子」加博列為海外台獨團體派來台灣執行血案的嫌疑人。筆者曾獨家報導,當時負責偵辦的省刑警大隊長(由刑事警察局長兼任)曹極,在省議會民政委員會說:林宅血案的破案率是「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但終究差了「萬一」,亦迄今未破案。但由相關單位「透露」可能是台獨份子幹的「一石多鳥」狠毒計謀,的確收到了某種程度的混淆和卸責效果。

再前一年的高雄美麗島事件,究竟是「先暴後鎮」或「先鎮後暴」,至今仍無定論。但從一些蛛絲馬跡來回顧,警總似事先有「請君入甕」的策略計畫。例如事件前高雄多處服務處,常被疑似特務侵入破壞,警察濫捕黨外工作人員,乃至衝突中有遠自台東來的國民黨女黨工,化身一般民眾,跪地呼號「不要再打了」,且有攝影者剛好在場拍照統一發佈。事後,警政署長孔令晟至醫院慰問「受傷」員警,員警緊握孔之手哭叫「署長要幫我們主持公道」,電視等媒體自是大播特播•••,在在都令人難不生疑。

當然,類似以上抹黑或打烏賊戰,大小事常常發生,不勝枚擧。最後要說個親身體驗的真實事件,具體而詳細敘述,以供大家清楚認識國黨慣用技倆及其殺傷力之厲害。事情發生在1993年11月的台省第十二屆縣巿長選舉,綠營在台中市推出台灣環保先鋒林俊義教授,挑戰國民黨的林伯榕的巿長選戰。

台中市雖是傳統「藍大於綠」的局面,然也出現過三次由「黨外」人士當選市長的記錄。林俊義博士形象清新,也具全國性知名度,與政壇「老好人」、但治理市政效能不甚好的林柏榕,是有一搏的機會。當私辦政見發表會擧辦時,林俊義不知聽了競選團隊何人出的主意,在政見會上,他引用當時黨外唯一省府委員張賢東在省議會答詢時,謂省府官員有些是「嘴唸經、手摸奶」的俚語,批評林伯榕為人處事同樣是「嘴唸經,手摸奶」,他認為表裡言行不一,太過虛偽,應該「唾棄」。於是,林俊義拿出一個環保紙杯,向杯中吐了一口口水,象徽「唾棄」之意。

這些動作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但偏偏國民黨就是有「高人」在操作。斯時是晚上,我在報社寫稿(省政稿),就聴到隔組的台中市政小組的記者(按,國民黨「兼任」文宣負責人),在緊急聯絡各報同業,傳遞此消息和新聞,也在聯絡婦女會、佛教會等國民黨外圍團體,緊急發表「譴責」聲明•••••,好不熱鬧。隔天見報一看,幾乎所有報紙一面倒在嚴斥林俊義,堂堂博士又是大學教授,口出「嘴唸經、手摸奶」,不但侮辱宗教人士,也赤裸裸羞辱廣大婦女同胞。而且,身為台灣環保知名專家,卻在政見會上公然「吐痰」,不衛生又反環保,兩者都「教壞囝仔大小」,這種人怎麼有資格當市長?

看了報紙,我知道老實人林俊義「著了道」了,大勢不妙。當天剛好有空到菜市場買菜,聽到一些婦人在七嘴八舌:真「不速鬼」,大學教授要摸查某人的奶,環保博士吐口水•••••,更覺事態嚴重。當晚下班回家,我那平常和「林伯伯」有點熟,就讀國三的女兒氣沖沖的向我說:不要選給林俊義了!我聞言大驚,問她何事?她說在學校聽導師告訴同學們說,林俊義在政見會隨地吐痰,而且揚言要摸女人的奶,還拿出報紙為證,害得平常偏「黨外」的她,無地自容。至此,我確定林俊義這場選戰不用打,百分之百輸定了。果不然,林俊義遭媒體和巿井耳語的「重擊」,再怎麼解釋,都徒勞無功,大勢已去。開票結果大輸,還比不上上一屆許榮淑應景式的參選成績,跌破一堆眼鏡。

走筆至此,不憚其詳的述說各案例,是要「褒揚」國黨操作和抹黑的功力,實在威力無以倫比,要對抗其專制霸道不公不義的人,要隨時自我警惕,勿輕易落其陷阱。像此次陳歐珀「鬧場案」,其中關鍵人物即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陳永豊,他是省府末代的新聞處副處長。本來是位謙恭好相處的官員,但現在是不是「橘逾淮為枳」,或被當做棋子利用,筆者不知。只能就一些經驗提供給有志者參考,從陳歐珀案到統媒、郭台銘趁機的「大反動」,諸君應有一番心得才是。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