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為何人越老時間過得更快?是科學還是感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為何人越老時間過得更快?是科學還是感覺?

 2016-02-10 22:43
人生如夢,小時候,時鐘好像走得很慢,年老時,時鐘彷彿走得特別快!(圖片來源:網路)
人生如夢,小時候,時鐘好像走得很慢,年老時,時鐘彷彿走得特別快!(圖片來源:網路)

中國北宋時期的改革家王安石曾寫了一首膾炙人口的詩元日》: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農業社會,大年初一象徵一元復始、萬象更新,是人們歡欣鼓舞的傳統節日,現在我們把它稱之為「春節」。

今年春節二月八日在此起彼落的爆竹聲中降臨,羊去猴來,但是很少老年人會有歡欣感,一眨眼,怎麼一年又過去了,又老了一歲,不知道哪時候上帝要召見?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離天堂越來越近了。怎麼人越老,感覺時間走得更快?地球繞著太陽公轉一周,不是同樣365天嗎?一天不是同樣 24小時嗎?

馬雅人很早就準確的算出太陽曆:一年365又1/4天。中國的陰曆,一年僅354天,比太陽曆少了11又1/4天,不過周朝人也算出一年是366天,尚書堯典:「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因此,每三年就要閏一個月,後來發現,三年閏一個月太少,每五年要閏二次,可是這樣又太多,最後規定每十九年共閏七個月。「年」這個漢字,按照說文解字的解釋:「年,穀熟也」,原意是收成,「歲」亦然,衍生諸如年歲、年紀、年齡等詞,進一步衍生了少年、中年、老年,以此表示一個人在世上活了多少歲月,以及人生步入什麼階段。

「年」作為計算人壽命的單位,為何人年紀越大,會感覺一年比一年短?這是相當有趣的問題。人感知時間是否會隨著情境而不同?是否也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愛因斯坦曾打個比喻來說明時間是相對的,坐在燙熱的火爐旁邊,你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如果跟情人約會,你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小時候,你感覺一年過得很慢,像一列慢速火車,老了,感覺一年過得很快,像飛奔的高速火車。

雖然科學家並沒有找到充分的證據來證明,人會隨著年齡,感知時間長短就會不一樣,但確實大部份上了年紀的人,都有此感覺,這是怎麼一回事?如何解釋?

有人提出年齡比例論來解釋,假設人平均壽命是80歲,10歲時僅佔生命旅程的1/8 ,還有7/8,因此感覺時間過得比較慢,70歲時生命旅程只剩 1/8,自然會覺得時間過得比較快。不過這種說法,並無實證的根據。

科學家對此問題曾經做過研究,美國中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與韋斯特斐得州立學院(Westfield State College)的研究人員,2005年做了一項實驗,總共有100名參與者,年齡層20〜69,一個接一個進入一間只有一張椅子、桌子和碼錶的暗室裡,參與者被要求猜測不同時間的間隔長短,結果發現,老人與年輕人對時間的猜測,並沒有不同之處,反而是性別對時間的感覺有差異,男性常高估時間,女性則常低估時間。

人們在煮咖啡時,很少在乎時間的長短,但是時間流逝,長如十年或二十年,卻非常在乎,或許年輕人也會有時光荏苒快得讓人把握不住之感,記得那年才新生訓練,怎麼大學生活一下子過去了,要參加畢業典禮了?老同學聚會,個個頭禿兩鬢斑白,見面第一句話:「怎麼時間過得那麼快,我們畢業40年啦!」這表示人們對越短的時間,越無感覺,對越長的時間,越有感覺;年輕時常不經意的揮霍時間,年老時則有歲月不饒人之感。

德國心理學家韋特曼(M. Wittmann)與雷恩霍夫(S. Lehnhoff),2005年也做過類似的研究,訪問了499個人,年齡14到79歲,他們問的問題很廣泛,包括「你對上週,上個月,去年,過去十年,感覺過去得多快?」得出的結論是,人們對較短的時間,年齡似乎沒有影響,但是對10年流逝的歲月,則與年俱增,50歲進入高原期,也就是說,高齡80歲沒有比50歲的人,感覺時間過得更快。2009年,心理學家威廉.弗利德曼(William Friedman)與史迪夫.詹森(Steve Janssen)曾瀏覽了跟此主題有關的1865篇論文,提出了一份報告,做出結論:成年人對時間的一般印象,年齡差異很小。但是,如果完成一件必須費盡心思或有時間壓力的工作時,人們會感覺時間過得比較快。

顯然,人隨著年齡增長,感覺時間變快,是一種幻覺,問題是,為何大家都這麼說?而且認為那是人生體驗累積的智慧。弗利德曼與詹森試圖解釋這種現象,他們提出的假設是:人是靠記憶來建構過去,而大腦的記憶騙了我們,造成時間加速的錯覺。

弗利德曼與詹森指出,人們估量過去時間的間隔,是以這段時期發生了多少事情來計算,「我們用意味深長的事件來當作估量時間推移的路標,事件越少,時間似乎流逝得越快。」饒富趣味,難以忘懷的事件,青春學習階段最多,中年奮鬥時期漸少,晚年歸於平淡若有若無。

心理學家指出,生命過程中4到20歲,記憶最深刻。因此,童年與青春時期的往事,往往成了晚年甜蜜的回憶。人們總是忘不了我的童年往事,我的少女時代,我的自由年代,我的大學生活,我的初戀情人,那一年的秋天, 那一年的幸福時光,那一年我們一起去畢業旅行,那一年我們都選腎臟科,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當你完成學業,步入人生另外一個旅程,進入職場,追求功成名就,結婚生子,拼命賺錢,養兒育女,開會出差,奔波勞碌,每天都在重複著例行性的工作,永遠有忙不完的事情,不管是得意或失意,兒女長大,人生已過了一大半,在奮鬥的過程中,除了你女兒學鋼琴、兒子數學考滿分的故事外,沒有「那一年」的故事留在你的記憶裡,感覺這段期間過得真快。

隨著年紀邁入六字頭,記憶力日漸退化,老是忘東忘西,記憶開始模糊不清,想不起幾個月前做過什麼事?有位得癌症的老同學是幾年前走的?結果就如同認知心理學的「望遠鏡伸縮效應,Telescoping Effect」一樣,遠的彷彿近在眼前,近的又像遠在天邊,老年人經常把好多年前發生的事情,誤記為三年前的事情,時間與記憶有如藝術家,重塑了人們往日的記憶圖像。弗利德曼與詹森認為,這種效應可能導致老年人覺得時間過得比較快。

19世紀的心理學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在其著作「心理學原理」,論及年齡與記憶時指出,年紀越大覺得時間過得更快,是因為記得起來的事件越來越少。他感傷的寫道:「年輕時我們隨時都主觀或客觀創造新經驗,隨著歲月飄逝,這些經驗成了我們不再注意的例行公事,日復一日,生活漸趨平淡,歲月變得空虛,最後崩塌瓦解。」

顯然,每個人一生的時間表是由回憶構成的,如同登山,童年、青年爬坡,老年走下坡,記憶力呈等差級數下降,尤其是過了七十歲以後,大腦逐漸老化,腦容量逐年萎縮0.5% 到1%,大腦的血液流通與含氧量也越來越差,難於再容納新的記憶,加上感官鈍化,活動力減弱,因此老年人談來談去,都是年輕時的故事。

老年人感覺一年比一年短,時不我與。柯萊恩(Stefan Klein)在他的《生命的時間學》一書,也談到人越老感覺時間過得越快,這個問題,他認為原因或許是記憶力衰退所致,問題不在年齡而在記憶。「有意識運用晚年生活點點滴滴的人,就是加強記憶」,而照片或日記可以作為輔助老化大腦記憶的工具。

老人癡呆是嚴重的問題,哈佛大學研究記憶的學者沙克特(Daniel L. Schacter)建議,年長者使用筆或相機來記錄自己的生活,可以幫助記憶,讓往事歷歷在目。


   老人癡呆,是嚴重的問題,有待個人與社會的努力,減少病例的發生。

在「時間請留步」這個章節裡,柯萊恩提醒當你年老時也要充實自己的生活內容,他說:「越是繽紛豐富的日子,越是充實綿長」,「對心智活躍的人來說,晚年過得比較慢。」並引用德國作家湯瑪斯.曼(Thomas Mann)在小說《魔山》敘述者的話說:「改變習慣和培養新習慣,是維持生命與恢復時間感的不二法門。」

很多退休族剛退休時,無所事事,很不習慣,那是因為還沒培養出新習慣,若能再出發,去學習一種外語、學做麵包、學種花種菜,或是再修個學位,學習新事物,培養新習慣,都可以讓自己生活充實,自然不會老得快。

 

羅馬政治家、雄辯家西塞羅(Marcus Cicero,下圖)「論老年」一文,相當精闢,寫此文時他已84歲,仍努力研讀希臘文學。他說,人們不喜歡「老」是因為體力與記憶力衰退,老年人如能集中注意力,經常運用,就能保持良好的記性;不管年紀多大,都不要停止學習,只要老年人有一點年輕人的氣質,永遠不老。

西塞羅晚年,種植葡萄,體驗到無窮的樂趣。在台灣,也有許多人想學西塞羅,退休後,回歸自然,從事農作,享受田園之樂。現在資本主義社會,那些所謂的理財專家,老是告訴你要準備多少退休金才能安享晚年,錢固然重要,但絕非必要條件。西塞羅認為,有錢也要有智慧,晚年才會快樂。他寫道:「即使最聰明的人,假如他十分貧窮,年老時不會快樂;即使最富有的人,假如他十分愚蠢,也不見得就有快樂的晚年。」

每個人都怕老,但都會老,人生境遇不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快樂的晚年,有的富足、老當益壯,有的貧困、體弱多病,像我岳父七十歲才創辦老人安養院,今年九十歲還能跳舞,說實在的,我很佩服。如果家有年邁、體弱多病的父母親,孤單憂鬱、缺乏活動是老人的致命傷,身為子女,不妨常去陪他們散步聊天,在他們人生最後的旅程,這也許是最大的安慰。台灣即將步入老人社會,年輕人忙於工作,無暇照顧老人,新政府必須積極規劃完善的長照體系,讓老人能夠安享晚年,莫讓台灣社會變成一座大楢山。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