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阿母的目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阿母的目屎

阿扁總統與涂教授分別詮釋「阿母的目屎」歌與畫

2016-11-21 15:35
「阿母的目屎」音樂會中場休息時,阿扁「民間醫療小組」陳昭姿藥師與長豐醫師夫婦手持 Jenny Tsai 準備「阿母的目屎」畫作,與阿扁總統夫婦合影。圖/本文作者提供
「阿母的目屎」音樂會中場休息時,阿扁「民間醫療小組」陳昭姿藥師與長豐醫師夫婦手持 Jenny Tsai 準備「阿母的目屎」畫作,與阿扁總統夫婦合影。圖/本文作者提供

阿扁總統參加「阿母的目屎」音樂會,音樂會上有兩首為阿扁總統作詞,王明哲自己作曲,獻給夫人吳淑珍的「等待天光的花叢」,與另一首為阿扁總統童年出身寒微而描寫的「阿母的目屎」。中場休息時台北南下的「民間醫療小組」昭姿藥師與長豐醫師夫婦手持 Jenny Tsai 準備的「阿母的目屎」為主題扁媽的畫與阿扁總統夫婦合影。

音樂會後我努力去了解阿扁總統對「阿母的目屎」歌詞的詮釋,並瞭解「阿母的目屎」那幅畫與原畫者涂瑞峰教授敘述的故事。

「阿母的目屎」,由阿扁總統作詞,王明哲作曲。陳前總統2010年在看守所裡,從掌上型電視看到母親為他留下的眼淚,觸動心中對母親的思念與不捨,以歌詞寫出他的心聲,希望透過王明哲的譜曲,讓他的心聲分享給所有的阿扁們。

「阿母的眼淚」是在獄中所寫;那年從掌上型的數位電視看到阿母出席母親節活動,她哭得很傷心,讓他回想從小到大的情景所寫出來的。小時候阿母背著他撿拾番薯,番薯撿回來要先給豬吃,因為豬長大可以賣錢,有剩餘才能拿去換冰棒。買米賒欠的賬單都寫在門邊的牆上,就像阿母教他學認字;長大時阿母沒錢看病只好問童乩,當時農村很窮、生病也沒錢看病只好問神明。在這種貧困的日子,唯有認真讀書才能出頭天;他聲聲呼喚阿母妳要健康地等我平安回去,他在這裡清洗廁所一切安好無事,獄中的房間只有1.38坪,什麼都沒有,自己清洗廁所,洗得好乾淨。這對一個當過總統的人來說,就像是突然間從天堂掉入地獄,落差之大。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

其實阿扁總統2012年9月12日在壹週刊陳總統專欄親自為文詮釋這歌詞
「阿母目屎」歌詞(阿扁總統的原文版):
想起我細漢的時/阿母揹阮去園內抾番薯/先予豬食有賰換冰枝/糴米欠數寫佇壁門邊/若像阿母教阮學認字/;想起我大漢的時/阿母看病無錢問童乩/ 只有勤儉讀冊搶頭旗/為著台灣撩對政治去/毋甘阿母規瞑目屎滴/;阿母啊!阿母,你著毋通吼/你愛勇健等我平安倒轉去/叫你一聲:我比啥人較愛你/叫你一聲:我比啥人較愛你/我比啥人較愛你,較愛你……/。

至於「阿母的目屎」這幅畫有兩個版本,原始的手草圖和用電腦的彩色圖像。這畫的由來,經以英文郵電與涂瑞峰 (Jay Tu) 教授及 Jenny Tsai 女士討論後,我透過譯意為文介紹如下:

2012年在美國北卡大學的涂瑞峰 (Jay Tu) 教授,看到阿扁總統的母親出現在台灣蕃薯電視公司汪笨湖 (Wong Ben-O) 節目要求釋放阿扁總統的感人鏡頭,禁不住哭泣之後,決定畫這張扁媽的畫像,象徵台灣的母親和她們的哀傷。


圖/本文作者提供

他首先從 YouTube 視頻影像,畫了初稿圖。他花了約5個小時來做,從晚上九點半畫到到凌晨2:30左右。在畫上,他寫道:「大家打拼互台灣阿母一家團圓」。

在他完成畫後,偶然機會知道,凱達格蘭基金會在母親節將有募款餐會,他聯繫了在街上主導抗議活動,要求釋放阿扁總統的蔡丁貴教授,在餐會時提供扁媽畫像的慈善拍賣,蔡丁貴收到後加了畫框。涂教授還給他電腦掃描圖,並要求蔡教授打印出來,以防畫像沒及時到達餐宴不致開天窗。蔡教授與扁辦合作,找來藝術設計師,根據畫像設計了餐券。

這幅肖像畫拍賣了新台幣21萬元。事先他告訴陳昭姿如果沒有買主,她可以留下畫像作為禮物,當時昭姿電郵答覆,她深受扁媽畫像的感動。事後涂教授一直想找到買主的名字。當時他也與醫療團隊合作,幫助他們翻譯一些文章。

涂教授也寫道:「我畫了這幅素描,因為我對她的哀傷感到悲傷,她深深的皺眉和幾乎盲了的眼睛含著淚痕,如果你仔細看,你會發現你自己的母親也在這個畫像裡,也可以找到我們的母親為我們付出無條件的愛」,這幾句話落款在畫像旁邊,「大家打拼互台灣阿母一家團圓」,這不僅僅是為了她,而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尊嚴和勇氣。涂教授說他聯想到李雪玟教授 (Prof. Helen Lee) 在美國台灣人的活動時常唱的歌「母親的名字叫台灣」,正如餐券的標題說我們需要用愛和勇氣來結束台灣的悲傷。李雪玟教授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在美國內華達大學聲樂系任教的,曾在2012美東夏令會演唱「母親的名叫台灣」,並敘述這歌的來源及註解其意義。請看王泰澤博士將上述詮釋翻作台詩:

看著台灣的阿母/母親的名叫台灣/目頭結結/ 咱道用愛 kap 勇氣;/目 tsiu 已無 siaN khuaiN/ 來結束阿母的苦情;咱有看著伊目 tsiu 墘的目灑/囝孫的路途才會當按算;/閃耀你我的阿母無條件的愛/台灣前途才有希望永遠窗光。

王泰澤的雕塑也在晚宴上拍賣。這個雕塑是蔡丁貴所有,他捐贈拍賣。

Jenny Tsai 也把這幅畫做了明信片,涂教授將這張卡附在感謝信中,贈送給支持人權行動中心傑克·希利 (Jack Healey) 救扁活動的台僑。

至於的彩色畫版本。在涂教授了解音樂會要用「母親的目屎」為主題,聯繫Jenny,她建議用彩色版。涂教授說他不是精通 Photoshop 軟體的專家,所以用筆電簡單的“油畫”程式,在筆電上做著色。把背景變成粉紅色,帶有一些綠色的補綴,代表康乃馨花,(類似於餐卷的設計),我給她頭髮和衣服添加了一些深淺彩像。除此之外涂教授沒有做太多的變化。涂教授刪除了在畫上的落款,另外寫道:「阿母e目屎,阿扁e犧牲,台灣人永記在心」。


圖/本文作者提供

他不想讓這畫像僅僅代表台灣人的悲傷,而是要告訴阿扁,台灣人欠他很多公道。

當涂教授完成後,電郵寄給 Jenny,還幾次電話討論。Jenny 拿這文件,乘出租車去台中的印刷廠打印出來,尺寸為60x90公分。Jenny一如既往地大方,支付了所有的費用。但沒有機會進行任何顏色更正,以確保與他的電腦屏幕上的顏色匹配。

【作者註:本文已經阿扁總統與涂教授就時序與內容修飾過,特此致謝!】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