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廖天琪:不公平、壓迫性的民族政策是中國多民族衝突的最大的原因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廖天琪:不公平、壓迫性的民族政策是中國多民族衝突的最大的原因

 2020-10-12 17:30
2020.10.1德國柏林舉行抗議活動,參加「抵抗中國,還我自由——『十一』示威抗議活動」的各組織負責人與議員們合影。圖/德國記者Michael Leh
2020.10.1德國柏林舉行抗議活動,參加「抵抗中國,還我自由——『十一』示威抗議活動」的各組織負責人與議員們合影。圖/德國記者Michael Leh

各位聽眾:

隨著經濟的騰飛,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在國際政治和經濟舞台上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然而,中國在民主和人權領域採取的種種政策卻廣引非議。在香港,北京不顧「一國兩制 」承諾推出國安法;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的行動仍在繼續;在西藏,加緊「中國化」進程;在國內,噤聲不同政見者……今年10月1日,中國迎來建政71周年之際,全球的人權組織紛紛動員,在世界各地舉行了集會示威,抗議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做法。如何解讀目前中國的局勢以及十一大遊行活動,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法廣:首先請您談談這次全球抗議活動的意義?

廖天琪:這一次10月1日全球等於是連線一樣地舉行了抗議活動,這是非常特別的一種現象。因為一般來說,全球連線做這類活動只有在每一年六四這樣重大的日子,或者是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這樣的日子。但是這一次,10月1日,大家可以說並沒有真正地事先連起來,而是不約而同的。不論是在澳洲的雪梨、還是在紐約、或者是在阿姆斯特丹以及荷蘭的海牙,甚至於在日本、香港,都有這種活動。

我參加的是在德國首都柏林舉行的抗議活動。一共有12各不同的人權組織參加。大家都聚集在中國大使館的前面。這是一個相當特殊的情況,說明現在中國對內、對外的政策,特別是它對於少數民族的打壓政策,以及對台灣和香港的高壓,已經引起全球中、外人士的憤怒,而起來抗議。我們這次抗議的口號是:Resist China—Freedom Now! 抵抗中國,現在就要自由。我認為這說明很多、很多當前局勢的問題。而且大家確實是一心一意地要維護自由、民主的共同理念。


廖天琪訪問德國記者米歇爾.雷。圖/田牧提供

法廣:中國在香港推出國安法之後,香港局勢急轉直下。迫使許多有志之士選擇逃離。當局便加緊鎮壓,幾乎每天都要傳出投身民主事業的人士遭到逮捕或鎮壓的消息。但是,香港的自由社會不畏高壓,仍然呼籲民眾在10月1日上街舉行「十一國殤,六區開花」集會,表達各種政治訴求。您對香港目前局勢作何評判?

廖天琪:我覺得非常高興,在高壓之下,香港的民眾依然在10月1日這一天上街做這樣的抗議活動,在各種各樣的高壓之下,他們也不考慮個人的風險,還是去繼續維護香港的自由和民主。有很多的人必須要躲避,也許是因為他們參加過抗議示威活動或者是參加了各種其他的活動,或者是發表了言論。如:有12名香港的年輕人想到台灣去尋求政治庇護,結果後來被抓捕了,現在已經被送往深圳,在那裡等候判決。而且據說他們的家人和律師都不能夠探訪。這是令人非常、非常震怒的事情。因為他們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大陸人,他們如果違反了香港法律,應該由香港政府來決定。結果他們被送到中國大陸去。

另外,大家都知道,香港的一個組織—人民力量,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先生也在前些日子被逮捕。指責他有煽動言論。真的讓人感到非常地憤怒。因為國安法從7月1日公布並立即實施以來,香港就變成一個人人自危的地方。雖然大家依舊十分勇敢,參加香港10月1日的抗議行動。我們也知道,黃之鋒被抓了,後來又放了。所謂抓抓放放,事實上就是要嚇唬人。嚇唬這些異議人士、嚇唬一切願意表達自己自由意願的人。

我們也知道,國安法是一個惡法。給了香港當局的警方一個借口,他們利用這個法律就可以對任何人下手。不管是對普通的作者、記者、或者是公民記者以及任何發出不滿聲音的人,以及參與抗議活動的人,他們都可以下手。你舉一個「光復香港」的旗幟,他就可以給你加一個「煽動」的罪名,實在是一個非常可恨的現象。另外,香港的地區選舉被推遲整整一年,這也是引發大家不滿情緒的一個做法。總體而言,香港的局勢不容樂觀。但是我們看到香港人這麽勇敢地站起來反抗,我覺得希望一定還是存在的,而且他們得到全世界的支持。


2020.10.1德國柏林舉行的抗議活動,口號是:抵抗中國,現在就要自由,抗議活動現場為香港發聲。圖/德國記者Michael Leh

法廣:除了香港,還有西藏和新疆問題。西方媒體和一些研究機構不斷揭出新疆勞改營、新疆大批穆斯林清真寺遭毀壞或拆除、以及北京加快西藏的「中國化」進程等做法,均遭到北京否認。面對強勢的中國,國際社會似乎毫無辦法。您認為,北京的種種「民族」政策能否長久地推行下去?

廖天琪:我們都知道,我們這個世界的不和平,往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同的民族,他們受到了壓迫、受到了迫害。於是他們起來反抗,爭取自己的權利,爭取自己的自決權,而造成了不斷的衝突,暴力衝突,甚至於戰爭。以中東地區衝突和以前屬於蘇聯的一些地方(無論是車臣,烏克蘭,還是白俄羅斯)為例,都是因為壓迫,那裡的人們起來反抗。那麽中國政府,共產黨統治以來,從1949年一直到現在,他們對於在中國的不同的族裔,實行的這種民族政策是絕對錯誤的。因為按照中國的憲法,中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作為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如何讓所有的民族和平相處呢?孫中山先生當年辛亥革命成功,建立了中華民國。之後,他就提出「五族共和」這樣的理念。

但是到了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以後,他們雖然表面上說,這是一個多民族,我們大家要和平相處,事實上他們走的完全是相反的路。他們不斷地打壓欺淩剝削不同的民族,包括西藏。達賴喇嘛流亡超過一甲子了;維吾爾的宗教、語言都遭到迫害、鎮壓。現在內蒙古、南蒙古,曾經一段時間曾經享受到一點點的自由,就是說,他們可以在學校裡使用自己的語言。但是最近在南蒙古小學和初中的學校裡面,教學都必須採用漢語。所以一個不公平的、一個壓迫性的民族政策,是造成中國境內多民族發生衝突的最大的原因,是北京中央政府錯誤的政策引發的。

同時它對香港進行的壓制,對台灣又不斷地文攻武衛,現在已經發展到直接的武力威脅。雖然香港跟台灣,同大陸的人沒有語言、文化的區別,但是你這樣地壓迫他們,一定是制造仇恨、制造糾紛,甚至於制造成暴力抵抗的原因。中國的這種少數民族政策絕對是錯誤的,是走不遠的。要真正地讓民族和平相處,必須是公平的、合理的、共存、共榮的。而不是想方設法地同化他們,把異族人都變成漢人。這條路是走不通的。因為它違背人性、違背倫常、違背政治倫理。


2020.10.1德國柏林舉行的抗議活動,抗議活動現場為圖博發聲。圖/德國記者Michael Leh

法廣:中國國內也不斷傳出異見人士遭到鎮壓的消息,甚至如任志強這樣的紅二代人物也難逃懲罰,可謂「順者猖、逆者亡」。這種高壓政策的背後掩藏著什麽?

廖天琪:最近最大的案子就是任志強被判重刑十八年。任志強,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典型的紅二代,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商人。他屬於紅二代,事實上就是屬於體制內的人。那麽,體制內的人也起來反抗,這是相當能夠警惕人的一個現象。除了任志強以外,還有一位叫耿瀟男 的女士,她也屬於紅二代。因為她反對這個體制,結果也受到打壓。紅二代代表的是一種已經取得了既得利益的中共的下一代、甚至是下下一代的人,他們不再認同中共的統治方法,不再認同習近平的這種高壓政策,他們起來反抗。任志強用的是非常犀利、非常尖銳的詞語來描寫習近平,習近平政府當然是絕對不能夠接受的。整個的事情就顯現:中國的紅二代、也就是說,中國體制內有相當強的聲音是反對現在既有的政權。這個聲音不是個人的,他們代表的是一種趨勢、一種潮流,所以值得我們注意。


2020.10.1德國柏林舉行的抗議活動,為圖博、新疆、內蒙古發聲。圖/德國記者Michael Leh

法廣:最後請介紹一下您在最近創立的「歐洲之聲」的情況以及目的?

廖天琪:我們「歐洲之聲」是最近創辦的,是今年夏天8月份的時候正式成立的。我們創會的七個人,其中包括律師、德國的公職人員、教師、還有我的同事潘永忠(田牧)先生。我們為什麽取名「歐洲之聲」呢?我們主要的目的是要維護言論自由。因為潘先生和我,我們都出自於筆會,我們是屬於獨立中文筆會的,也是屬於國際筆會的。我們最高的宗旨就是言論自由。我們認為:對一個國家而言、不管是民主體制、還是不民主的專制體制,言論自由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塊。特別是在專制政權之下,沒有監督、沒有新聞自由、沒有法治,政府的權力就是一頭猛獸,沒有人能夠控制它。我們剛剛提到像任志強這種人,他就是發出聲音來,結果是坐牢。他還算是紅二代,其他的,沒有這些政治背景、沒有一些保護傘的人,他們發出聲音來就更危險。我們知道有太多這樣的例子。

我們「歐洲之聲」成立了以後,最高的一個宗旨就是:free the words——讓文字、讓語言得到自由。所以我們建立了一個網站即 「歐洲之聲」網站。網站報導最新的世界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動態,我們也為所有寫作的人、不管是中國大陸的、香港的、台灣的、海外的華人,我們為他們提供一個寫作的平台、發出聲音的一個平台,任何人都可以給我們投稿,這就是我們「歐洲之聲」的大概情況。


2020.10.1德國柏林舉行的抗議活動,主張:抵抗中國,現在就要自由,「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在活動現場發言。圖/德國記者Michael Leh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