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開著法拉利的奴隸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開著法拉利的奴隸

2019-08-24 14:56
香港「反送中」主流媒體的戰爭仍然持續,事實上,香港的「反送中」只要求合法的真實一國兩制,中國抹黑港獨根本劃錯重點。圖/Paul Huang黃柏彰(資料照)
香港「反送中」主流媒體的戰爭仍然持續,事實上,香港的「反送中」只要求合法的真實一國兩制,中國抹黑港獨根本劃錯重點。圖/Paul Huang黃柏彰(資料照)

動物莊園裡的豬變成領導人,但是仍然無法逃脫有一天成為人類餐桌上的佳餚。

為了壓制香港爭自由的決心,被中共黨國控制的奴役,窮的、富的,只要會說話、會寫字,全部站起來了,有些甚至變成可怕的「戰狼」,在西方國家校園叫囂、毆打香港人,咒罵港人賣國賊,傳播中國帝國君臨天下的威風,於是,網路戰爭、資訊戰場從香港對外擴散,成為國際訊息大戰,雙方用文字交戰,這也是一場奴隸和自由人的戰爭。

8月19日,推特(Twitter)關閉978個來自中國網軍的帳號,以及這些帳號衍生出的20萬外掛假帳號,因為內容不實,以虛假內容攻擊抹黑香港「反送中運動」,文字也涉及仇恨和岐視,同一天,臉書(Facebook)同樣對12個社群平台封號,8月22日谷歌(Google)也封鎖210個Youtube帳號,內容同樣涉及攻擊「反送中運動」,內容造假、偏見。

三大社群平台突然間發難,對中共網軍五毛強硬下手,可能和去年九月,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針對「社群網路對政治影響力」所召開的公聽會有關,美國政府要求三大平台,必須主動刪除假訊息和散播仇恨文章,這次行動也被視為香港人「反送中運動」的勝利,卻也是中國外交部第一次用違反言論自由對西方國家指控。

香港「反送中」只是卑微的要求「一國兩制」

主流媒體的戰爭仍然持續,中共發動學者在英國大報如路透,BBC、美國廣播、紐約時報以及華郵,撰寫批判港獨文章,但是紐時專欄說,中共這一次輸掉文宣戰。事實上,香港的「反送中」只要求合法的真實一國兩制,抹黑港獨根本劃錯重點。

奴隸充當獨裁者的文案,拿起筆來四處攻擊,老共發揮養兵千日的效用,當奴隸批判自由人的時候,或許也讓奴隸忘了自己本來的身分,還高唱「起來吧,不願被奴隸的人們」,這是多麼巨大的諷刺。

中共控制的奴隸可以分成三種:窮困潦倒,仰老共鼻息生存的底層奴隸;第二種奴隸是開法拉利的奴隸;第三種是已經覺醒被迫當奴隸的奴隸。第三種奴隸,因為清醒而遭受鎮壓,處境如同港民,所以日漸稀少。

最近讀了中國報導文學家楊猛的「不平靜的江河」,這是唯一本近距離觀察北韓庶民生活的報導,更是同樣在極權生活的中國人觀察北韓人,讀來更感心酸。

楊猛說,我住在丹東的柳京飯店,日久久了,就認識飯店工作的八位朝鮮女孩,這些女孩就是所謂北韓外派轉取外匯的勞工。根據統計,在邊界幾個中國城市中,大約有五萬名北韓勞工,分成各小組,他們由一位領導帶領監控,住在集中宿舍,早上穿著整齊出門,衣服上一定要帶著金日成的徽章,每天準點被帶到工作的地方,下班後被帶回宿舍,規律行為像機械人,假日可以在領導監控下逛街。

作者有一天問她們喜歡中國嗎?所有人異口同聲說,不喜歡,再追問為什麼?答案居然是中國人只愛錢,作者又問女孩,你們愛甚麼?女孩異口同聲說,「我們愛領袖」,楊猛奇怪,為什麼答案如此整齊,難道是上級的指示標準答案,作者後來轉念一想,中國也是如此,根本無需笑話北韓。

中國和北韓信奉共產獨裁專政,更是奴隸製造廠,境遇最慘的奴隸,就是還在新疆等待改造的數百萬維吾爾人。從這一點來看,北韓和中國,兩國並無不同,唯一差別是中國經濟右轉,開始懂得賺錢的時間,比北韓來的早。而整個中國社會從有飯大家吃,轉變成人人有飯吃,人性也變成貪婪,這顯然和市場經濟崛起有關。

一位高齡91歲的馮國將老先生,在16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談他看到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他說,中國留學生來到美國或加拿大、紐澳國家留學,人在海外,還每天看著「微信」和「央視」,樂當被洗腦的豬,更不願接觸洋人,學習西方民主自由,這是中國人可悲之處。

中國製造瞎子、聾子和啞巴集於一身的共產黨人

馮先生說,我年輕時讀過清華,民國時代,中國至少還有部分自由,共產黨來了,自由全沒了,現在的中國人可怕又可悲,從幼稚園開始,就必須接受黨國洗腦,眼睛看不到外面世界,耳朵聽不到批判共產黨聲音,嘴巴也不能批評共產黨的政策,簡單說,共產黨在中國製造瞎子、聾子和啞巴集於一身的殘缺共產黨人,中國發行的字典,當你找到「自」的時候,卻無法找到「自由」這個名詞,中共對自由的防範,竟然到了如此地步,簡單說,「讓你從小就不懂何謂自由」。

8月20日,中國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使館,動員中國人到街上挑釁「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開著法拉利轎車的老共富二代,車上插滿五星旗,對著香港人大罵「窮逼」,卻忘了香港的國民所得是中國四倍,他們大叫「香港是中國的」。但是,港人從不否認這一點,香港人要求的只是卑微的真實「一國兩制」。

富二代的挑釁行為,被放到「微信視頻」,以為愛國舉動可以加計功勞,沒想到很多富二代父母一看,趕忙刷頻,因為這些開著法拉利的中國年輕人,很多人的父親還在中共黨國官場混著呢。

如同歐威爾在「動物農莊」一書中所說,豬被提拔變成農場管理員,但是還是一條豬,就算再聰明,也逃不過被屠殺的命運。

奴隸有了錢出國留學,沒有學到民主自由人權,每天看著「央視」和「微信」散播的假訊息,寧願被紅色黨國持續洗腦,就是一大群缺眼、缺耳朵、缺嘴巴的殘障者,就算學會開法拉利,有金錢上最頂級餐廳,最終還是奴隸。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