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悲迎台灣的黑暗時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悲迎台灣的黑暗時代?

  2019-06-17 15:45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當下台灣的掌權者是1940〜1970年出生這一代的人,彼輩(包括筆者在內)係受蔣魔洗腦、奴性最重的一代,普遍不知自由、尊嚴、光榮和價值的真諦為何,不只看得到蕭萬長、吳敦義、柯文哲等人的奴才樣,民進黨的頭人亦如是。圖/民報合成
當下台灣的掌權者是1940〜1970年出生這一代的人,彼輩(包括筆者在內)係受蔣魔洗腦、奴性最重的一代,普遍不知自由、尊嚴、光榮和價值的真諦為何,不只看得到蕭萬長、吳敦義、柯文哲等人的奴才樣,民進黨的頭人亦如是。圖/民報合成

這兩年,多位筆者認識的前輩陸續辭世,代表性的有對個人最疼惜的郭振純先生、高俊明牧師、黃金島先生,還有先前的黃昭堂主席。

諸前輩皆經歷台灣變動最大的時代,包括1920年代起的台灣經濟奇蹟、大東亞戰爭(台灣人初次戰敗)、台灣人二次戰敗的恥辱(蔣軍非法占領、搶奪財產、福爾摩沙種族屠殺、恐怖統治)與外在的亞非殖民地解放、蘇聯解體等。尤其是受蔣魔父子的暴政踐踏,予人有生不如死的感覺!

幸好,彼等受過日本教育,對人生皆懷抱希望,有志氣、自尊,認真、努力,自認是文明開化的進步分子。此亦係台灣人得以苟延殘喘於蔣魔地獄的原因。

神經科學家David M. Eagleman提過「三階段死亡論」。說起來,日本人在台灣的統治亦先後經歷大東亞戰敗被迫離台、蔣魔極力斬草除根的福爾摩沙種族屠殺與恐怖統治,和此時有日本經驗的前輩走向肉體消失的第三階段結束。之不只是日本統治的徹底結束,也預告台灣可能的黑暗時代!

因為,當下台灣的掌權者是1940〜1970年出生這一代的人,彼輩(包括筆者在內)係受蔣魔洗腦、奴性最重的一代。例如,我的母語(native language)是台灣話,第一外語為日語(父母對話不欲子女聽懂就用日語,是我這一代人的共同經驗);小學時學第二外語—支那語,開始接受「我是支那人」、「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等的洗腦;小學三年級,蔣介石被人趕出聯合國,全校朝會皆會唱〈領袖頌〉、喊「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的口號;小學六年級,蔣魔暴斃我們全班被迫背其遺言,台灣人被迫戴孝,特別是在其出殯時跪在路邊「迎靈」。         

台灣人難逃蔣家奴役枷鎖

初中時,我們全校被迫看南越「淪陷」的紀錄片,明乎「共匪有夠恐怖」、「隔牆有耳」、「匪諜就在你身邊」,電視還放送連續劇「寒流」。高中時,因為美支建交蔣魔集團創作〈龍的傳人〉、偽造〈南海血書〉,還得聽「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囈語。啥知,後來〈龍的傳人〉卻自墮為「共匪」!

環境影響人的行為。因為以上背景,致使1940-1970此代人普遍不知自由、尊嚴、光榮和價值的真諦為何,彼輩的支那性(Chineseness)重、「只問利害、難辨是非」、「奴性入骨」。我們不妨可稱其為「毀敗的一代(the spoiled generation)」。為此,咱們不只看得到蕭萬長、吳敦義、柯文哲等人的奴才樣,民進黨的頭人亦如是!

特別是在學術界,因為猶係蔣家餘孽在控制,致使台灣只存在知識分子的個體,無知識份子的階級。因為毀敗的一代無能力解決問題,此即現時社會亂象的原因;亦係本土台灣人中那些無骨頭者拼死支持「偽中華民國體制」,支那難民不只不悔改,為保護其不義利益甚且與其「敵人」—共匪勾結的現狀。於此情形,台灣人欲脫離蔣家奴役幾無可能!

就精神醫學而言,台灣人實係罹患「PTSD(後創傷症候群)」,特別是Schizophrenia(精神分裂),故表現Stockholm syndrome並不意外。畢竟,台灣人不像Jews有經過國家獨立、追究Nazi的集體治療;猶因epigenetics所致,集體受迫害者極可能生出集體精神不正常者。此與台灣奴才看不起自己,拒絕台灣話亦有關係。如此,台灣人應該是會走向滅族之境。

希望筆者的診斷錯誤!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