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布里辛斯基「大棋盤」中的台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布里辛斯基「大棋盤」中的台灣

 2015-01-04 10:30
布里辛斯基:美國若默許台灣可讓中國使用武力統一,對美國的遠東地位將是一大災難!
布里辛斯基:美國若默許台灣可讓中國使用武力統一,對美國的遠東地位將是一大災難!

提起布里辛斯基,凡對國際政治稍有涉獵的人,都知道他是國際地緣政治權威,曾經擔任卡特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迄今仍是美國外交事務極重要的智囊,同時也是世界最神祕、最有權勢的「畢德堡俱樂部」(Bilderberg Group之成員,他的影響力,由此可略見一斑。

布里辛斯基的招牌著作是「大棋盤」(Grand Chessboard),他把世界當作一個大棋盤,實際上,棋盤僅限於歐亞 (Eurasia)兩洲,東起日本海,西迄英吉利海峽,擁有最多的國家,最多的資源,最多的人口,同時也是種族、宗教最複雜,衝突最多的地區。人類的文明發源於此,兩次世界大戰發生於此,布里辛斯基之所以把它當作大棋盤,原因也在此。

布氏的大棋盤,當然是給美國下的。二戰後,大英帝國退出世界舞台,美蘇取而代之,蘇聯解體以後,美國一躍成為超級強權,全球地緣政治的大玩家,其次的玩家在歐洲是英、法、德、俄,亞洲則是中、印、日等國。

台灣地處東海,面向太平洋,北接日本,南臨菲律賓以及南中國海,西則隔著台灣海峽與中國為鄰,地處東亞的交通要道,位居第一島鏈的中間,是麥克阿瑟眼中「不沉的航空母艦」,這麼重要的戰略位置,布氏把台灣列為「地緣政治樞紐國家」,台灣問題將衝擊美國的遠東地位。

台灣居第一島鍊的關鍵位置,若中國侵略台灣,危及東亞和平與穩定。

布氏在「大棋盤」中,雖然對台灣著墨不多,但把台灣視為美國必須力保的戰略資產(strategic asset), 布氏說,「美國若默許台灣可讓中國使用武力統一,對美國的遠東地位將是一大災難!」他又說,「如果台灣不能保護自己,美國不可能保持軍事被動。」

美國不可能坐視:中國使用武力統一台灣。言下之意,美國一定會干預,此舉並非為台灣利益著想,而是「替美國自己在亞太的地緣政治利益作打算。」布氏警告中國,「中國如何尋求統一,對美國重大的利益,都會有衝擊,中國必須明白這一點!」

中國如何統一台灣?布氏的大前提是「只有繁榮、民主的中國,才能吸引台灣,融入以【一國多制】精神為基礎的大中華聯邦」,「為了台灣,中國應加強尊重人權以符合自身的利益。」

布氏的前提建立在三個「IF」:中國經濟繁榮、民主以及尊重人權。如果中國能符合上述三條件,那麼台灣就可加入大中華聯邦。如果中國始終做不到上述三條件,那台灣該怎麼辦?布氏沒給出答案!

布氏提到有關台灣的國際地位時說,「美國應信守對中國的承諾,直接或間接都不去支持台灣提升國際地位。」反映了美國政府玩兩手策略,一方面顧及中國的商業利益,討好中國,另一方面,漠視台灣內部爭取獨立自主的呼聲,打壓台灣在國際社會的生存空間。

曾擔任柯林頓政府「副助理國務卿」的謝淑麗 (Susan Shirk)在其「脆弱的強權」(Fragile Superpower一書中,談到小布希政府曾對陳水扁主張「一邊一國」,相當不悅,甚至暗示陳水扁,不要改變現狀。後來陳水扁出訪拉丁美洲時,小布希政府拒絕他在美國轉機。這位石油幫總統,在乎台灣民主嗎?打垮薩達姆政權是要幫伊拉克人實行民主嗎?走筆至此,讓我回想起2004年,一位來台採購電子零件的伊拉克貿易商,告訴我的實情,他說「自從美軍入侵伊拉克後,單單駐巴格達大使館的人員就有上萬人之多,大部份是在處理石油利益分配的業務」,所謂反恐戰爭,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布氏論及台海二邊關係時,寫道「美國要清楚的表態,台灣若想改變長期建立的中台關係刻意模糊之情勢,將會不利於美台關係之發展。」「如果中國確實繁榮、民主,它收回香港,不涉及民權倒退,美國鼓勵海峽兩岸認真對話,討論統一的條件,也將有助於製造壓力迫使中國內部增進民主化。」

這些論點,完全建立在對中國的幻想:中國繁榮、民主、尊重人權。中國經濟是否能持續繁榮?連經濟學家都說不準,這位地緣政治專家有能力預測?對中國民主化,布氏似乎也過於樂觀吧?從1840年,英國以船堅利砲,打開了清帝國閉關自守以來,中國何曾真正實行民主過?也從未成功過!

從表面上看,中國已經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片繁榮的景象,然而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中國是靠大幅舉債,創造了表面的經濟繁榮,光從資產膨脹,即可略窺中國的泡沫有多嚴重,據Bloomberg的資料顯示,從2008年以來,中國的銀行總資產暴增了15.4兆美元,目前銀行的總資產高達24兆美元,相當於147兆人民幣,資產泡沫成形,與90年代初期的日本一樣,一旦泡沫破了,中國繁榮霎時成了過眼雲煙,勢必對台灣經濟,造成巨大的衝擊。

布氏說,「中國若能把消納香港作為成功的樣板」,就可證明大中華能容忍內部政治設計的多元性,也就是「一國多制」,他的說法只不過是鄧小平「一國兩制」翻版而已,中國曾向港人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自從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後,香港的民權是進步?還是後退?根本是「失敗」的樣板!布氏的期待完全落空。

布氏顯然對中國高度集權的政治文化缺乏了解,曾與中國官員有長期接觸經驗的哈佛教授譚若思(Ross Terrill)在其著作「一中帝國大夢」(The New Chinese Empire,透過歷史的縱深,解析了中華帝國的本質,中國習慣用「帝國的口吻」向他國說教。美國卻希望台灣跟這樣一個霸道國家,認真對話,談「統一」條件,如何對話?頂多聽北京訓話!談統一則是談「被併吞」而已!

譚若思說,「中國作為地球上一大龐然大物,既不民主,也不聯邦。」他並明確指出,在一個強調「統一」與「中央」的政治傳統裡,聯邦是很難接受的觀念,尤其是當統一必須靠武力維護時,聯邦制就不用提了。

如果「大中華邦聯」可行,為何達賴喇嘛曾經要求讓「西藏自治」,中共做不到?香港人要求直選特首,中共也做不到,除非中國共產黨革自己的命,否則布氏期待的中華聯邦,21 世紀不太可能發生!

布氏的大棋盤裡,小國只是大國的棋子,人民的意志被排除在外,歷史是人創造出來的。所謂顧問專家,對歷史事件的發生,都是事後諸葛亮,布氏也只是人,不是神!

布氏有預測到柏林圍牆1989年倒了嗎?有預測到波羅的海三小國的人民,在柏林圍牆坍塌以後,面對蘇聯坦克,手牽手展現獨立的意志嗎?苦難的巴勒斯坦人受到美、以聯手打壓,始終不屈不撓,如今歐洲國家相繼承認巴勒斯坦國嗎?

布氏在大棋盤指出,在歐洲,烏克蘭處於關鍵的戰略地位,對美國「最危險的一個潛在狀況是:中國、俄羅斯,再加上伊朗,組成一個「反霸權大同盟」。布氏不幸言中,俄羅斯原本視中國為潛在敵人,現在由於烏克蘭的問題,反而促使中俄兩個核子大國結盟,這是否會給美國更大的壓力?在這樣一個詭譎多變的世界棋局裡,華府政客以及傾中的智庫學者,會不會把台灣當美、中暗盤交易的籌碼?美國的「台灣關係法」會不會變成一張不值錢的紙?

美國國際政治學者,米爾夏摩(John J. Mearsheimer),今年三月在美國期刊《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發表一篇文章〈向台灣說再見Say Goodbye to Taiwan),他認為,中國崛起,美國終將保不了台灣,時間不站在台灣這邊,美國固然要捍衛台灣,但長期而言,不能保證,美國遠在萬里之外,為台灣跟中國打仗,代價太高,因此主張「棄台論」。但他也承認,美國若無法捍衛台灣,等於放棄對日、韓協防的承諾,信譽破產。文章最後,他指台灣是自尋苦果,政策過度傾中,導致把產業與龐大的資金外移中國,養大了一個「哥利亞」,如今不是問題而已,是一大夢魘!

米爾夏摩的「棄台論」,顯然跟美國「轉軸亞洲」(Pivot to Asia的策略相互矛盾,如果台灣不保,美國的「轉軸亞洲」棋局,就不用玩了。試想,日本以及東南亞國家,甘願臣服於大中國的淫威之下嗎?答案是否定的。米爾夏摩此番言論,美國的亞洲盟國,尤其是日本,會做何感想?難怪安倍上台後,加速日本建軍,讓中國又驚又怒,由於日本有世界首屈一指的潛艇製造技術,有世界最完整的核子工業體系以及一流的科學家,據中國的一份官方報告評估,日本只需一星期,就可造出核子彈。

謝淑麗期待中國成為「負責任的大國」,但中共老是鼓動民眾仇日,又宣稱台灣是中國的領土,這對中國長期的經濟發展與安全是不利的,她指出,假如中國持續仇日並併吞台灣,屆時就能切斷日本的經濟命脈,那麼就如一位日本退役海軍將領所言,「整條海路將變成紅色」!

呂秀蓮提出的「台灣作為和平的永久中立國」,立意甚佳,不過依個人淺見,台灣既非芬蘭,也非瑞士,目前也沒有「國格」,現階段並無作為「中立國」的條件,而且台灣是布里辛斯基大棋盤中的「地緣政治樞紐國」,兵家必爭之地,中國始終虎視眈眈,台灣又有內賊「中國國民黨」裡應外合,台灣仍須與大國結盟,才能保護自己。

畢竟美國是個講求現實利益的國家,美國人也沒義務幫台灣打仗,台灣與其完全依賴美國,不如與日本更深入的結盟,日本是個民主國家,也曾經治理過台灣,對台灣親善,台、日面對中國威脅,唇齒相依,與日本結盟最符合台灣的戰略利益。

自從太陽花學運以來,新世代都已體認到「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要如何救台灣?就是2016終結外來的中國黨,把「中華民國」政府,改造為「台灣」政府,進一步展現建國意志,把「台灣問題」國際化,爭取其他國家人民理解與認同。台灣若繼續給國民黨執政,最終將變成明日的香港,若不想改變「身份」模糊的現狀,那麼也不無可能淪為美、中對弈的棋子,遭到出賣。

台灣不是中國國民黨的黨產,也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的領土,國共無權談判台灣的歸屬,台灣未來的命運,也不能由美、中來主宰,必須由2300萬住民自行決定。

依據聯合國人權公約,「所有人民均享有自決的權利,並據此權利,自由決定其政治地位及自由,追求其經濟、社會與文化發展。」台灣人依循民主程序建國,完全符合聯合國憲章,中、美都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應遵守聯合國憲章,尊重台灣人的自決權,這才是美國作為超級強權應擁抱的最高價值,而中國才有持續繁榮進步的可能性,其他亞太國家才能和平穩定,台灣作為民主自由的國家,絕對合乎全球共同的利益。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