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不只爭議 還有爭氣: 你不知道的台電故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不只爭議 還有爭氣: 你不知道的台電故事

 2016-07-31 17:55
1934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峻工紀念明信片正面。
1934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峻工紀念明信片正面。

台灣電力公司彰化區營業處,定8月2日在彰化縣政府旁的營業處8樓,舉辦慶祝台電成立70周年紀念──郵票暨文獻展,將展出100個半人高的大相框型文獻。這將是台電公司首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展出從日治至今的許多珍貴文獻。

只此一次的原因是,這些收藏品都是台電員工蘇張銘的個人收藏,所有展出前的裝框及撰寫說明等準備工作也由他獨自完成。照片或文件背後的許多動人故事,唯有長年搜集整理的他自己才知道。而兩年半後,他即將退休,要再展出就不容易了。

第一組發電機是為了製鴉片
這些文獻要追溯至日本時代。台電公司的前身「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創立年代,是在大正8年(1919)8月1日,再3年台電就要滿百歲了。蘇張銘特別選在8月2日週二辦理展出,就是這個意思。台灣電力事業的基礎,是從日本時代就打下來的。

再早以前的清朝時代,劉銘傳任巡撫時,曾在台北市東門外成立興市公司,點了第一盞路燈,因成本過高,很快就熄燈了。

日本人統治台灣的第3年(明治30年,1897),台灣總督府製藥所廠內,裝置了4座蒸氣發電機,算是台灣第一次有持續發電的設備。諷刺的是,它其實是用來製造鴉片之用,使用的燃料是煤炭;也供應總督府、官邸、台北醫院,以及製藥所至總督府的街燈照明。

這段期間總督府一方面忙於武力鎮壓各地的抗日活動,又要制訂殖民地新政,電力事業放手給民間經營,卻因投資龐大回收期長,難見成效。


早期人力挨家挨戶收電費的收費員。左下角為綑綁方式相當特別的醬油瓶。

直到1902年,日人土倉龍次郎在新店溪上游籌建「龜山水力發電所」,才算是台灣水力發電事業之始,卻在第二年10月就因資金不足,轉讓給台灣總督府。總督府於11月設立「台北電氣作業所」接辦,預算40多萬日圓,以地方稅款收入支援。

1907年總督府認為以地方稅收難以承擔電氣事業發展,將電氣作業所移轉為總督府直營。1908年,總督府成立工事部,電氣作業所歸該部工務課管轄。其後幾年主管機關略有調整,但都歸總督府管轄,直到大正8年(1919)才正式獨立出來,成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

為了因應台灣社會日益繁榮所需電力,總督府仍允許民營電廠籌設,例如糖廠、礦場及製麻工廠等。其中台南廳橋仔頭廠(今高雄市橋頭區)在1903年獲准自行發電,比龜山發電所早兩年,使用的是類似現在的氣電共生方式發電。

成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同時,總督府並決定在日月潭興建水力發電廠,從仁愛鄉的武界引水至日月潭,為當時亞洲最大的水力發電廠。由於所需經費龐大,總督明石元二郎積極向日本政府爭取。據明石的孫子說,祖父為了向內閣總理大臣爭取台灣各項建設經費,有一次講到漏尿都不自知。明石因積勞成疾,只當了一年多的總督就過世了,死前交代他要長眠台灣,永遠守護台灣。

而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因工程費用過於龐大,做做停停,歷經10任總督,前後耗時15年才終於完成,我們迄今還在享用它的成果。

第一任總經理被槍決
蘇張銘從他的收藏品中,越整理越發現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譬如國民黨政府接收後的台電公司第一任總經理劉晉鈺,是時任省主席吳國楨的同學。他的三個兒子因台大及師院的「四六事件」逃回中國,只因寫信請蔡孝乾轉交父親說,共軍攻台在即,請他保全日月潭發電廠,不要毁損,卻使他罹罪,於1950年7月被依匪諜罪槍決,從此這位總經理的名字消失在台電的歷史中,直到蘇張銘找到一張他的任命狀,才挖掘出這段台電傷心史。
[nop]
台電內部老刊物,左上為孫運璿。台電首任總經理劉晉鈺被槍決,間接導致省主席吳國楨和蔣經國失和,吳國楨人馬全遭蔣經國整肅。

蘇張銘也從好幾百張的「電火單」(電費收據)中發現,1947年明明物價飛漲,電價也跟著上漲,唯有二二八事件過後的三、四月間,電價反而下調;不久又彷如噴射機般一路飆漲,原因可能是要藉此收攬民心。


大正8年(1919)成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這是供電後第一個月的電費單。

台電公司從1946年成立,到1949年「4萬換1元」期間,是台灣通貨膨脹最嚴重的時期,每度電從平均0.201元漲到843元,所以很多人不敢「牽電火」(裝設電燈)。直到1950年代,還是只有天黑以後才供電,現在的年輕人簡直無法想像白天沒有電力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蘇張銘還發現,日月潭發電廠未完工前,彰化市有一座火力發電廠。一般老彰化人都不知這段歷史。蘇張銘憑著他的文獻,終於讓他找到只剩火鼎(鍋爐)基座的水泥台。因為土地屬多人共有,至今留有一小塊空地,基座就在空地上,在今彰美路一段3巷68號北側。


日月潭電廠未完工前,彰化有一座火力發電廠,現只剩水泥基座。耆老說,日本人施工時,石子一粒一粒清洗,蓋起來堅如磐石。


改建前的彰化區管理處舊觀。

蘇張銘也從電費單收據中發現,1964、1965年間,蔣經國長子蔣孝文,曾擔任桃園區管理處經理。那個年代桃園還相當落後,原本屬新竹區管理處所轄,這個管理處完全是為了給蔣孝文一個職缺而設置的。不過,以「經理蔣孝文」的戳章印在收費單上的時間只有11個月,可能是怕社會觀感不佳,以後就改印「授權負責人」的職名章。蔣孝文雖然自1970年起就臥病在床,卻能調升中台化公司副總經理兼台電顧問,把國家公器當成他自家的提款機,到現在竟然還有人在緬懷蔣經國有多清廉。

讓蘇張銘最感動的是,1950年代開始,政府積極推動「農村電化」時期,有好幾張照片是約20個人扛著又重又長的「電火柱仔」,由耕牛引路,走在田埂或水田裡的照片。在那起重機、怪手等機具還不發達的年代,老台電人是這樣完全靠這些「外線牛」的人力,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而人工到府收費的方式,更是早年台電和用戶「博感情」的最佳管道,不必花費大筆回饋金,沒有虛情假意的收買,那真是個有溫度的年代。


1960年代實施農村電化計畫,完全以人力完成,台電人稱他們是「外線牛」,果然前面有牛引路。

誠如蘇張銘所說,這些老文獻,彷若在娓娓細述台電人近百年來奮進不懈的堅毅精神,是老台電人血汗與生命的無盡艱辛付出。展期只有4天,只在彰化展出,錯過可惜。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