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統一三十年的歷史回音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統一三十年的歷史回音

 2019-11-12 09:29
統一之後的德東地區,經濟情況比西德落後,就算國家在德東地區投入更多社會福利和補助,可是,根據最近一項民調,有57% 的人認為德國統一是錯誤的,東德人自認統一後淪為二等公民。圖/取自德國聯邦政府網站
統一之後的德東地區,經濟情況比西德落後,就算國家在德東地區投入更多社會福利和補助,可是,根據最近一項民調,有57% 的人認為德國統一是錯誤的,東德人自認統一後淪為二等公民。圖/取自德國聯邦政府網站

香港這位小巨人,正努力推倒紅色高牆的時候,很多人忘了11月9日,30年前的今天,象徵割裂東西德兩個世界的柏林圍牆,被憤怒的群眾推倒,沒有多久,1990年1月3日,東西德就宣布統一了,現在東德人說,「根本不是統一,是西德資本主義收買了東德」,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識形態國家,可以合併,純屬偶然,更不是兩個國家領導人理性對話的結果,而是,東德人首先厭倦了共產極權,先用力推翻何內克政權,才會有推倒圍牆的一天,一名曾擔任圍牆警衛的東德人回憶說,「那一天,一開始只有數百人衝入封鎖警戒區,後來變成數十萬人,人潮如流水,連擋也擋不住」,但是激情過後的今天,回頭檢視兩個德國統一後現況,恐怕就不是那麼完美了。

到現在,政治上也是如此,西德說了算,統一之前,西德人反對最厲害,因為擔心西德經濟被掏空,統一之後,變成東德人反對,世事無常,只能如此看待,幾年前,我到柏林拜訪,用50塊美金買下一塊紀念石頭,仍然擺在客廳,可惜,這塊石頭無語,無法道盡30年德國滄桑。

1989年,整個世界天翻地覆,東歐民主化運動,帶來蘇聯崩解,同樣這一年,北京天安門的學生聽到遠方的鼓聲,企圖效法,可惜,沒有推倒紅色高牆,反而遭受殘酷鎮壓,更多人流亡異鄉,中共極權政府沒有被學生推倒,反而引進西方資本主義,建立所謂「列寧市場經濟」,現在成為專政國家學習的對象,所謂普丁俄羅斯的獨裁2。0進化版,也是學習中共半套改革,政左,經右,由此而來。

阻擋自由的圍牆都會被推倒

30年後的今天,統一歷經一個世代,梅克爾在紀念會上說,「所有阻擋自由的圍牆,都會被推倒」,但是,很諷刺的是,佛蘭西斯福山所預言「歷史的終結」,並未出現,當年,推倒一黨專政的東歐國家,羅馬尼亞,匈牙利,正向威權政治邁進,連德國也遭受極右派政黨崛起的挑戰,尤其是東德的地區,上個月發生「新納粹黨」黨徒攻擊猶太人事件,今年六月,卡賽爾區區長呂貝克在家中,遭受「新納粹組織」謀殺,呂貝克是梅克爾移民寬容主義的支持者,剛好和反對移民的極右派團體不合,德國的極右派團體,簡單說,就是希特勒的鋼鐵粉絲,這些人多數是當年沒有被列入轉型正義清算名單者的下一代,二戰後,很多人逃過戰後的大審判,慢慢隱身幕後,暗地進行第三帝國復國運動,甚至大力宣傳納粹精神,變成另一個反猶太,反移民的新納粹主義者,而這些反對移民的團體,目前就依附在「另類選擇黨」AFD的庇護下,上一次大選中,「另類選擇黨」拿到9.2%選票,已經成為「基民黨」以下的第二大黨,梅克爾對這股暗黑力量崛起,感到憂心,但是,媒體觀察家認為,「造成這股極右派的民粹旋風,梅克爾必須負責任」,梅克爾為了向「左右共治」靠近,把本來右派的基民黨精神掏空,以致造成極右派崛起機會。

但是,也有另一種說法認為,希特勒威權的鬼魂,正在死灰復燃,尤其是統一之後的德東地區,經濟情況很顯然比西德落後,就算國家預算在德東地區,投入更多社會福利和補助,可是,根據最近一項民調,有57% 的人認為德國統一是錯誤的,東德人自認統一後淪為二等公民,只有38%的人認為,統一德國政策並沒有錯,從基本經濟數據統計來看,統一後的東德失業率是西德一倍,來到8.6%,基本薪資來看,東德的薪水只有西德人的80%,國民所得東德是西德70%,30年下來,東德工業蕭條比西德嚴重,導致有230萬人從東德移民西德,更糟的是,只占全德國聯邦20%人口的東德,發生極右派團體攻擊犯罪事件,卻占了全德國一半,社會學者認為,經濟無法和西德比較,也是民粹主義的溫床,更是造成激進主義分子找到外來的移民,最為替罪的羔羊,東德人很少自省,甚至把這些失敗,怪罪到移民頭上,以至於開始懷念過去的威權,極權共產政權的反民主治理方式,他們說,共產黨雖然沒有自由,但是每一個人在監督下勞動,享受同樣配給,不像資本主義社會,生存居然那麼辛苦,這樣的社會氛圍,給了極右派政黨可乘之機,除了東德,中歐的匈牙利或羅馬尼亞,極右派政黨崛起,恐怕也和經濟不好有很大關係。

統一後東德人淪為二等公民

中歐這幾個國家,經濟無法翻轉,剛好和英國脫歐的理由相關,英國因為加入歐盟,變成中東歐移民最好的選擇,只要語言沒問題,就可以到英國賺取多於本國數倍的薪資,而強調說德語和法語的國家,就比較少受到移民侵入,至少,移民法德兩國國家比較少,大量移民造成英國社會福利以及治安壓力,同樣的,匈牙利和羅馬尼亞兩國,因為流失大量青壯勞動力,同樣造成整體經濟發展下滑,也因此,懷念過去已經逝去威權統治的極右派政黨,找到可以立足的理由。

東歐國家歷經法西斯和共產極權統治,本來應該對民主自由政體制度表示歡迎,卻因為歐洲長期經濟停滯,連帶使歐盟國家飽受壓力,法國的示威不停,以及德國的極右政黨動盪,顯示民主自由制度,可能遭到威權顛覆,人類歷史並未被民主制度終結,威權正在復活,這恐怕連佛蘭西斯福山也無法逆料吧。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