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會淪為失敗國家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會淪為失敗國家嗎?

2016-10-03 17:06
台灣走向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上,有兩個最大的阻礙:一是國民黨在台灣一手建立的「黨國體制」,另一個是「真實中國」的共產黨黨國體制。圖/取材自 pixabay(CC0 Public Domain),民報合成後製
台灣走向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上,有兩個最大的阻礙:一是國民黨在台灣一手建立的「黨國體制」,另一個是「真實中國」的共產黨黨國體制。圖/取材自 pixabay(CC0 Public Domain),民報合成後製

台灣走向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上,有兩個最大的阻礙:一是國民黨在台灣一手建立的「黨國體制」,另一個是「真實中國」的共產黨黨國體制。拋開外表包裝的稱呼,這兩黨控制人民手段,其實是同一黨。當台灣逐漸走出國民黨的牢籠,也意味著台灣將遠離中國,形塑自己的正常國家,因此,老共和中國國民黨肯定無法接受,於是裡應外合,從內部和外部打壓台灣的力道,勢必更加劇烈。從最近 ICAO 事件,以及中國在聯合國農糧會議上,粗魯驅逐台灣代表,可以應驗這句話;其次,國民黨在台灣選舉雖敗,卻還沒死,嘴裡說得漂亮,黨產要歸零,卻偷偷進行五鬼搬運,甚至,失去理智的進行鼓動街頭群眾反撲,可見國民黨眼中:金錢重於國家。只要這個黨國怪獸持續擁金,就會伺機奪回政權,對台灣社會進一步傷害。因此改革是否成功,正取決於新政府對「清算黨產」行動,是否堅決。這是虎口拔牙的任務,說悲觀一點,新政府如果無法順利馴服這一隻黨國怪獸,讓國民黨在國會,在廟堂,在街頭,趁機作亂,新政府不僅改革無法成功,很可能走向蔡總統在《從王權專制到民主》一書中所說的,「政府治理失能」,所造成的「民主的自我毀滅」。最近,英全政府民調雪崩式滑落,證實了人民已經不耐久等,新政府上台以來,忙於救災,興利除弊,交不出成績,人民哀聲歎道,而這正是國共兩黨最想看到的結果。一但人民對民進黨失望,選票轉向,很可能台灣又重新回到黨國懷抱,和中國並列失敗的國家之林。

造成一個國家的失敗,原因很多,美國民主基金會和外交政策月刊從2005年開始,對全世界主權國家進行評比,這項評比有三大指標,分為社會、經濟、政治,一共12個基本問題,做出的指數稱為失敗指數,依照指數高低進行評比。這12個問題可以綜合成四大項:一、國家是否失去對領土控制權;二、人民集體法定權利是否被侵蝕;三、國家是否無法提供給人民公共服務;四、國家是否成為國際社會一員。2015年,198國家進行的調查結果,被列為警戒區的國家指數落在90分以上,包括敘利亞、索馬利亞、剛果、南蘇丹、伊拉克、阿富汗、奈及利亞,等三十個國家,其中以非洲國家居多;指數落在90到60分的國家為警告區,指數落在60到30分為平穩區,指數落在30分以下為發展區。台灣因為不是主權國家,所以沒有列入評比,但是,以四大問題來看:台灣領土主權,長期被中國壓迫,無法成為國際組織成員,這兩項分數加權之下,台灣肯定會被列為失敗國家警告區。

除了民主基金會的評比以外,對失敗國家的定義,還有其他學者的意見,例如喬姆斯基所寫的《失敗國家》一書中,他認為美國以暴力方式,企圖改變其他失敗國家的國家,他所指的就是美國以國際警察自許,介入拉美或伊拉克等國家政爭,其實也算是民主國家的失敗。喬姆斯基一向批評美國政治,被視為最有價值的公共知識分子。

小英選前曾經推薦過的一本書《國家為什麼會失敗》,這本書由魯賓森和艾賽莫魯合作,書中把中國這種「壓榨式」黨國權貴市場經濟國家,也列為失敗國家。表面上,中國經濟發展良好,但是卻潛藏眾多危機,少數黨國精英和政商權貴控制國家財富,農民和底層民眾成為被壓迫一群。表面上強盛的國家,為了領土擴張,捲動南海風雲,亞洲周邊缺乏朋友,久而久之,一定出問題。

以上看來,中台兩國經過黨國政體的統治,說白了,兩國都是失敗國家。台灣不只是不正常而已,若無力確保主權,經濟被強國控制,不僅不能成為國家,還可能淪為中國附庸。所以,新政府既然有企圖心,挽救台灣自身的失敗,不只是要力抗中國壓力而已,還要趕快結束國民黨黨國所留下的後遺症,才更急迫。

過去,李登輝在後威權統治的十二年,並沒有對不健康的黨國體制,進行改造。就算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一度成為佳話,但是8年下來,阿扁也無力改變威權時代黨國政體的殘留,如同小孩穿大衣,被中華民國黨國政體包圍。過去,被國民黨提拔的從政官員,從司法、金融、經濟,乃至環境,幾乎全部被大中國黨國豆漿洗腦成功者,黨部分部遍及所有政府機關內部,監控官員一舉一動,形成不能說出口的以黨領政。2000年以後,在國民黨眷養的智庫中,短暫休養生息的政務官,經過八年休養後,再度回巢了,黨國政體再度回到國民黨手中。而現在,久受黨國禍害的人民,希望新政府改革,可惜,喊改革的人,卻延用須被改革的人當官,這也是新政府屢次飽受挫敗的主因。

台灣的國民黨黨國體制,和蘇聯並無不同,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台灣國民黨在後威權李登輝時代,主動推動民主化,不同於蘇聯的共黨,因為經濟問題失控,禍起東歐集團的人民民主起義,造成急速崩解式的震撼。前者政權轉移雖然和平,卻隱藏後害;而後者政權更替形同革命,社會動盪到現在仍未平息,黨國一體的邪惡幽靈,只是改頭換面,仍然高居廟堂,和台灣幾乎雷同。

以蘇聯和周邊附庸國家在後黨國時代的政府處境來看,曾經被政府判定為非法組織的共產黨,兩年後死灰復燃,蘇聯就是例子。蘇共在1991年解體,俄羅斯統一黨變成第一大黨,但是,1993年才成立的俄羅斯共產黨,目前還高居國會第二大黨。捷克在1993年宣布共黨為非法政黨,百萬黨員被解散,並且通過1948年到1989年,共黨統治期間非法審判的賠償法案,哈維爾政府時代有30萬人申請擔任公務員,經過審查,只有8000人沒有過去黨國時代的壞紀錄;但是,目前仍然有16萬共產黨黨員進行地下活動。對後黨國時代的清算,拉脫維亞最為積極,只要是曾經在蘇共時代任職的官員,十年中不准再任公職。1989年,德國在柏林圍牆崩倒後,對東德共黨進行清算,總書記何內克逃亡蘇聯,1993年被引渡回德國接受法庭審判,其他曾經任職情治單位人員本職或兼職一共80萬人,在東德統治期間是否從事迫害人權罪行,強制被披露在檔案資料中,這些人若想在新政府擔任公職者,必須把過去所作所為坦承在資料中,以防止再度迫害人權。

以上總總看來,後黨國時代的人事清算或者說「轉型正義」,是否有其必要,雖然見仁見智,但是,新政府若想好好推行新政,實在有必要對政務官好好審查一番。像現在中央部會,藍綠參半,說好聽是共治,但是各吹各調,難怪民調越來越低了。

1991年,蘇聯崩解的後黨國時代,發生嚴重的大掏空,數千億美元流入海外官員口袋。有人告訴葉爾辛這件事,總統下令 KGB 詳細調查,查了兩年,連一張報告書也沒有,因為 KGB 本身就是最大的掏空老鼠,後來只好解散 KGB,成立國家安全局。幕僚建議葉爾辛,把調查工作委託英國杜爾私家偵探公司,但是,杜爾偵探公司到莫斯科各部門找資料卻踢到鐵板,沒有一個單位願意提供。這個故事讓我想到正在進行的兆豐案,是不是很雷同。

被威權黨國集團統治過的土地,當官的人被洗腦成為另一種人,心裡面忠黨比愛國重要。看看藍營政黨還留在檯面上的紅人,可以證明,他們一手建立的中華民國,已經成為敵人。新政府用了這些人,想要他們由藍轉綠,只有一個字:「困難」。所以才會發生許多匪夷所思的案件,管理部門紛紛自清沒有責任,法院辦案有氣無力,幾乎停擺,正如卡普辛斯基在《帝國》一書所說:「後黨國時代,一切都亂了,大家忙逃命,所以,官員假裝工作,政府假裝給薪水」,現在的新政府就是如此,還在位子上的舊黨國高官,假裝很忙,其實沒做事,難怪新政府民調會直直崩盤了。

新政府經濟路線左右矛盾,也是大問題。小英總統多次說:「要努力對抗中國壓力,走自己的路」,但是,經濟上又重用推動服貿和貨貿官員,主張「一個中國市場」統合的藍官,政經路線完全矛盾,如此,沒有明確方向的領導,到底要帶領台灣走向何處?人民的失望和焦慮,反映在民調數字,自是必然。

台灣內部八王之亂,已經造成分裂台灣的事實,這是失敗國家指標第一項:「無法對領土有效控制」,現在老共喊出口號是觀光「支持一個中國」的藍營縣市,有一天,這些縣市若主張接受老共統治,新政府又要如何面對。老共可以控制來台旅行人口,台灣國家為什麼第一時間就不能下令暫停作業到中國簽證,誰怕誰?新政府表現不敢強硬,卻只會耍嘴皮力抗中國壓力,難怪被人看穿手腳,民調會攀高嗎?

小蔣說:「你怕老共,老共就不怕你;你不怕老共,老共自然怕你。」趁著中國冷戰台灣,雙方不見面更好,大家關門,處理自己的家務事。奉勸民進黨政府:現在正好是台灣內部裝潢修理時間,無須在乎老共發神經,若要隨他起舞,早晚淪落為失敗國家。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