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人物】緬懷恩師神經醫學泰斗洪祖培教授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人物】緬懷恩師神經醫學泰斗洪祖培教授

 2019-08-26 11:40
《堅持:台灣神經醫學的拓荒者洪祖培教授》邱浩彰等編。圖/允晨文化
簡介:

台灣神經科祖師爺前台大神經科教授洪祖培本月21日在台大醫院辭世,享壽93歲。洪教授是台灣第一位接受完整臨床神經學訓練的醫師,創立台大醫院神經科、建立台灣神經內科專科醫師制度,也促成「台灣腦死判定程序」的立法推手,他的人生中不但培育無數神經學界的英才,也奠定台灣神經學臨床和研究的基礎。圖/擷自《堅持 : 台灣神經醫學的拓荒者洪祖培教授》一書,允晨文化出版。

台灣神經科祖師爺前台大神經科教授洪祖培本月21日在台大醫院辭世,享壽93歲。洪教授是台灣第一位接受完整臨床神經學訓練的醫師,創立台大醫院神經科、建立台灣神經內科專科醫師制度,也促成「台灣腦死判定程序」的立法推手,他的人生中不但培育無數神經學界的英才,也奠定台灣神經學臨床和研究的基礎。

洪祖培教授的生涯就是一部台灣神經醫學發展史,他在1960年代到倫敦大學神經研究院深造,成為台灣第一位接受正統神經學訓練的神經科醫師。1980年,台大神經科正式從神經精神科分出,由洪祖培擔任首屆主任,後續還與和幾位前輩一起創立台灣神經醫學會,開創整個神經內科專科醫師訓練制度。不僅奠定台灣神經學臨床、研究基礎,更診斷出首例多發性硬化症與腸病毒71型紅眼症誘發類小兒麻痺性運動神經原病變。在腦死判定的推動上提供嚴謹客觀的科學證據,促成1987年「台灣腦死判定程序」的立法,國內也因為腦死判定成熟的早,在器官捐贈移植上更有機會往前發展。

1971年畢業我選擇神經精神科,當時高醫神經精神科的教學乃由省立高雄療養院的資深醫師負責,住院醫師的訓練也在那兒。到了高療,適逢院長林鴻德教授出國進修,而後台灣退出聯合國時辭職赴美。當年南台灣出現大量麻醉劑pentazocin成癮的病人,把病房鬧得天翻地覆,我跟郭院長說我們這樣土法煉鋼不行,一定要請專家來協助。我們求助於台大洪祖培教授,洪教授介紹香港勒戒所的戒毒專家,並親自陪同南下。我得以認識洪教授,這重大地改變了我的一生。

洪教授了解我的處境,當機立斷要郭院長讓我1975年年到台大神經精神科受訓一年,並給我訓練課程的建議。他並協助推薦我,安排申請到中美基金會的進修計畫。這輩子洪教授對我的幫忙,除了引進我到台大醫院進修外,另一件重大的決定是向高醫謝獻臣院長推薦我轉換跑道,1977年回高醫當任神經精神科講師,接著著手建立神經內科。

1977年回高醫任神經精神科講師三年後,在校長謝獻臣的催促下,也請洪教授推薦前往英國進修神經醫學。英國倫敦大學神經醫學研究所是英國神經醫學界及熱心的英國人傾全力建立與經營的機構。它有它輝煌的歷史,譬如神經醫學教科書提到的Jacksonian seizure的Jackson,Brown-Sequard syndrome的Brown-Sequard...等等,都是從這裡出來的人。它也有近代神經醫學榮耀的一面。它享有的榮耀是國際神經醫學所共認的。

國內神經醫學界曾在此地進修一年以上的,包括前彰化基督教醫院院長Dr. Landsborough,台大神經科主任洪祖培教授,彰基神經科梁鴻章醫師,前台北市立仁愛醫院神經科主任孫濬亮醫師,榮總神經科的賈力耕醫師,三總神經科的曹汶龍醫師與當時正攻讀神經外科哲學博士學位的王大鈞醫師。很幸運地於1980年來這個研究所做一年多(十三個月)的研究員。

1995年我擔任台灣神經學會理事長期間,給我很多的指導。我也禮讓請洪教授擔任世界神經學會國家代表,自己委身副代表一起前往阿根廷布宜諾斯艾里斯開世界會籌備會議,從洪教授那兒認識許多世界神經學界的人脈與國際事務,受益匪淺。

今早得知洪教授離去,不勝感念之情,也在緬懷恩師之餘,深覺傳承的哲理與意義,一個人的精神會影響與感召他的後代,而世世代代傳承下去,這應該就是永恆生命的意義。


1995年作者(右)與洪祖培教授(左)擔任世界神經學會國家代表,一起前往阿根廷布宜諾斯艾里斯開世界會籌備會議。圖/作者提供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