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大論文涉假/中研院長公開信籲「守護學術良知」 院士指「有格局領導人會請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大論文涉假/中研院長公開信籲「守護學術良知」 院士指「有格局領導人會請辭」

台大人嘆:「我們貢獻這所大學于宇宙的精神!」當年台大前校長傅斯年共勉的話,如今安在?

 2016-11-23 16:48
台大多篇論文涉造假,連校長楊泮池也受波及,引發學術界議論。中研院院長廖俊智今在立法院指出,如果蓄意造假,就是欺騙行為,但仍需視調查結果,看證據說話。圖/《中央社》
台大多篇論文涉造假,連校長楊泮池也受波及,引發學術界議論。中研院院長廖俊智今在立法院指出,如果蓄意造假,就是欺騙行為,但仍需視調查結果,看證據說話。圖/《中央社》

台大論文涉造假事件案情愈演愈烈,台大生命科學院生化科學研究所教授、高醫大副校長郭明良研究團隊,日前經學術網路社群平台「PubPeer」陸續揭露,刊登在國際權威科學期刊《自然細胞生物學》論文涉嫌圖像、數據造假,有疑慮的論文達11篇,台大校長楊泮池列名共同作者也有4篇。但迄今,郭明良僅「口頭請辭」台大教職,楊泮池則「靜待調查」。

事件在台大及學術界持續發酵,不僅台大校內學生發起連署,要求涉案者負起政治責任,與楊泮池同為中研院士的台大臨床醫學研究所教授兼研究部主任陳培哲接受《民報》採訪時,直言:「有格局的領導人,應該就會自己辭職!」

廖俊智:欺騙是絕對不能容許的行為

中研院長廖俊智日前也發出公開信「Re:守護學術良知」給中研院同仁,指出「違反學術倫理最常見的就是數據的造假及抄襲,在某些領域亦有以翻譯代替著作的情形,這些都是欺騙的行為,欺騙是任何社群都絕對不容許的,在學術界更期期以為不可。」並強調,「如果本院同仁被檢舉有違反學術倫理的情事,且有明確事證足供查證,本院將依一定程序進行公平的調查審議。」

今(23日)天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審中研院預算,廖俊智頻遭立委詢問相關事件看法。廖俊智提到,「(台大)這事件對台灣學術界打擊非常大。」但強調,他發出公開信,「是任何人做研究都要有的心態,沒有針對任何個案。」

廖俊智表示,論文爭議國際上不時有發生,「特別是最近幾年,東北亞發生機率高。」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台灣等都有波及,日本甚至導致一位指導教授的不幸(指前早稻田生命醫科學博士小保方晴子論文造假事件),需要深切檢討。

他認為,學術倫理案必須就事論事,看最後調查結果,憑證據說話,網路上的指控有些成立,有些經解釋後,或許就變成無心之過,較無問題,但如果是蓄意造假,影響就較大。

事件發生後,除郭明良主動撤回的論文外,台大校方則組成跨界專家的調查小組,以及校級特別委員會嚴格檢視有問題的論文,表示最快年底前調查報告出爐。楊泮池也表示,願意接受特別委員會的調查,如涉及蓄意造假,會承擔相關責任、甚或辭職。

陳培哲:學校名譽重於個人名譽

對此,與楊同為中研院士及台大「同事」的陳培哲不以為然,他認為:「有格局的領導人,應該就會自己辭職!」他並以諾貝爾醫學獎得主David Baltimore為例,遭質疑論文造假第一時間就辭去校長職務,因為Baltimore珍視學校名譽重於個人名譽,辭職以保護學校名譽。


中院士陳培哲。圖/取自中研院網站

「台灣學術界接二連三發生學術醜聞,學術界兩大龍頭都捲入漩渦,包括前中研院長翁啟惠深陷浩鼎股票爭議、以及近來的台大校長楊泮池的論文疑造假疑雲,讓人感慨。」陳培哲說。

「回顧台灣早年的學術界人士,包括前台大校長傅斯年、中研院長胡適,都是大家很敬重的學術領導人,現在完全不同了。」陳培哲說,學術擔承的風骨和見識不同往昔。他直言「翁啟惠當初戀棧職位,最後才形同『被辭職』,如今楊泮池的作法,與當初翁啟惠有什麼差別?

他說,「格局是自己創造的」,想想,如果是傅斯年校長和胡適院長,他們捲入這種醜聞,會如何反應?看看全世界的頂尖大學研究所校長或院長,人家是如何處理的?

宜蘭大學生物機電工程學系特聘教授、《科學月刊》總編輯蔡孟利即提到,1975年諾貝爾生理學暨醫學獎得主David Baltimore1997年擔任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altech)校長。1999年他於一名博士後研究員van Parijs兩篇刊登在《Immunity》期刊的論文掛名通訊作者,隔年,van Parijs到麻省理工學院(MIT)任教,之後van Parijs遭檢舉在MIT做的實驗造假,MIT開始調查,van Parijs很快被解聘離職,此次尚未波及Baltimore本人。2005年又有人在《New Scientist》雜誌質疑Baltimore與van Parijs共同發表於Immunity期刊的那兩篇論文造假,此次Baltimore選擇自己向Caltech校方申請調查,同時也自行辭去Caltech校長職務。。

陳培哲說,這代表Baltimore把大學的聲譽,放在比自己聲譽更優先,更珍視、更保護,因而辭職負責。

學術研究如果不純粹 造假事件只會一再重演

陳培哲語重心長的說,近來年國內論文造假的事件層出不窮,這是學術界的墮落,也是因為「有興趣做研究的人少了,大部分都是把學術研究當成升官發財的工具。」台大前校長傅斯年曾與師生共勉的一句話:「我們貢獻這所大學于宇宙的精神」,而宇宙的精神在於追求真理的概念,如今看來,這樣的精神恐怕式微了。

陳培哲認為,過去學術研究者把學術當生命,單純對學術研究有興趣,不論外在條件如何都努力做好,但現在學術研究多被當成手段,目標是要以此去得到功名利祿,獲取更多的金錢、更高的地位,「當然就會Cutting the corner(抄捷徑)」,一點都不足為奇。

「若自身對學術研究的心態正確,當然不會欺騙,為何要騙自己呢?如果只是把學術研究當成工具做給別人看,那就不同。」

單純的學術研究是什麼?陳培哲舉例,好比有學者畢生投入研究甲骨文,這有什麼利潤可言?就是把過去歷史搞清楚,把不懂的事弄明白,如此而已,而不是拿這個去求取什麼回報。因為,「研究本身就是一種回報!」

陳培哲指出,學術研究大部分都是失敗的,「就是因為不懂才要研究」,學術精神就是「失敗再努力做好,一點、一點慢慢進展」。但如今台灣的大學太浮濫了,且多數都追求產業化、職業化,學術單位動不動就談錢、談專利,有興趣純粹做研究的人少了,追逐名利的多了,類似的事件恐怕只會一再重演。


《科學月刊》總編輯蔡孟利。圖/取自蔡孟利臉書

蔡孟利:台大的特別委員會不具公信力

蔡孟利多次針對台大論文涉假事件發文於《科學月刊》,新近一篇文章「為什麼台大的特別委員會不具公信力」提到:「台大校長楊泮池在11月19日的記者會中表示,台大已成立特別委員會來處理此系列論文造假疑雲之事件。成員有七位,外部有五位,三位是中研院院士,一位是美國處理過pubpeer倫理問題的主席。會中他表示,僅能透露這些,無法再對外透露委員的其他資料,也表示,委員會已開過一次會議了。即便楊泮池沒有參與委員會人選的決定,至少也掌握了委員會的確實名單。因此,此段談話已經判定了台大這個特別委員會,將來的結論將不具公信力。」

「理由在於此特別調查委員會已面臨明顯的利益衝突問題。」蔡孟利指出,通常不管是作品優劣的審查或是行為獎懲的審查,委員會成員可以有不匿名或匿名兩種。不匿名的形式就像學校的學生獎懲委員會,成員是誰都是早已公開周知的,審查人的作為受大眾檢視,因此與被審查人是否有利益交換的情事,可在此檢視下,受到相當程度的抑遏。

蔡孟利認為,匿名審查的制度,則是為避免審查人受被審查人或大眾的干擾與威脅利誘,而無法持公正立場所設。因此,委員會成員至少需在組成之時對被審查人與大眾保密,審查過程也須盡量採以秘密的方式進行(除非必要的約談或訪視)。然而本案卻在被審查人完全知情,但大眾卻毫不知情的狀況下組成,違反一般對於公正調查制度的基本認知

蔡孟利於文中呼籲,教育部與科技部聯合組成特別調查委員會,接手調查台大此次系列論文造假疑雲事件,讓本案儘早以合乎程序正義的方式水落石出。

但對此,廖俊智則表示,台大已經組成倫理委員會,楊泮池也表態「靜待調查」,學界會以公平、公正的角度審慎研議。如果真的是「造假」,是很嚴重的事情,是欺騙的行為。他也認為需從環境面檢討,他上任中研院長第一天,就呼籲同仁要以「重質不重量」的心態來研究。

至於倫理委員會名單是否該公開?廖俊智說,涉及個資法問題,一旦公開反而會受到更大壓力,或許有人就不願意參加。國內外很多學術組織,都沒有公開倫理委員會名單。 

廖俊智公開信「Re:守護學術良知」全文:

各位同仁:
近日論文圖像造假的事情引起社會高度關注,我要在此提醒每一位研究同仁學術倫理 (ethics) 的重要性。學術研究最重誠信 (integrity),在誠信的基礎上,學術研究才能貫徹其求真的目標,及享有社會的信任與支持。誠信雖為普世原則,學術界更應以此為最根本的要求,並奉為圭臬。

違反學術倫理最常見的就是數據的造假及抄襲,在某些領域亦有以翻譯代替著作的情形,這些都是欺騙的行為,欺騙是任何社群都絕對不容許的,在學術界更期期以為不可。

學界蒙塵的現象令人遺憾和痛心,但此刻也是我們痛定思痛、思索如何幫助臺灣學術界建構更健全價值觀的關鍵時機。有些人或將此畸型現象歸咎於學術制度、文化及考核獎勵等結構性問題,這些我們理應深切檢討, 但最根本的是研究人員的榮譽心及自豪感 (pride)。我們應以自身榮譽、研究團隊榮譽、中研院榮譽、甚至台灣的榮譽為最終守護的目標,隨時隨地做嚴謹的自我檢視。期以實質的成就為榮,取代外界量化或虛浮的肯定,亦即我們再三強調的「重質不重量」心態。

如果本院同仁被檢舉有違反學術倫理的情事,且有明確事證足供查證,本院將依一定程序進行公平的調查審議。學界最重視就是學術聲譽,學者的養成不易,卻很容易因為違反學術倫理而毀於一旦。我們對於欺騙造假的行為絕不姑息,但也不縱容另有私意的不實指控。

我們必須共同維護中研院及全台灣學術界的榮譽,希望所有同仁能一本初衷,追求知識的突破與科學的創新,並享受所伴隨的喜悅,切勿迷失於虛名近利而棄守學術良知。

院長 廖俊智


圖/中研院提供。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