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 該將違反居家隔離的行為入罪化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 該將違反居家隔離的行為入罪化嗎

2020-02-21 14:16
受居家隔離或檢疫者,若不遵從指示,雖尚未傳染他人,卻已危害到公眾安全,如外出的時間長且遊走地點與接觸人數眾多的情形,即已達於具體危險的狀態,就有入罪化的必要。圖/擷自疾管署臉書宣導影片
受居家隔離或檢疫者,若不遵從指示,雖尚未傳染他人,卻已危害到公眾安全,如外出的時間長且遊走地點與接觸人數眾多的情形,即已達於具體危險的狀態,就有入罪化的必要。圖/擷自疾管署臉書宣導影片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的擴大,須接受居家隔離、檢疫的人數也增加。只是針對違反者的處罰效果,僅是行政罰鍰,再加以目前手機監控仍存有漏洞,致讓人有可乘之機。若果如此,對於違反居家隔離、檢疫者,能否改以刑罰對待,卻是必須思考的課題。

只要與武漢肺炎確診者有所接觸,衛福部就可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48條第1項的規定,要求接觸者為十四天的居家隔離。而如果是從感染區回國,衛福部也會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58條第1項第4款的授權,要求回國者為十四天的居家檢疫。而無論是居家隔離或者檢疫,所要遵守的誡命皆屬相同,即不得外出,並應遵行檢疫的相關指示。

而若有違反誡命而四處遊走者,兩者的處罰效果卻有不同。於居家隔離的情況,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67條第1項第4款,可處六萬元至三十萬元罰鍰,於居家檢疫的場合,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69條第1項第1款,則處一萬到十五萬元罰鍰。只是兩者所要遵守者,既然相同,所可能帶來的傳染風險,實也無太大差異,為何罰鍰金額有不同,實有檢討的空間。

此外,於傳染病防治法第62條,也有針對不遵行主管機關指示散佈傳染病而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明文。惟此罪於主觀上須是明知自己染有傳染病、於客觀上須有傳染他人的結果。故不管是居家隔離或檢疫者,因處於潛伏期間,尚未有任何病徵,實無法說是明知染有傳染病,且在潛伏期間內是否可能傳染病他人,也難以證明其中的因果。而在此條文並無未遂犯的規定下,若無法證明因果關係,即屬不罰的未遂,致使此罪的規範極為有限。

依情節輕重給予不同處罰

故於立法論上,實有必要依情節輕重而有不同的處罰效果。即對於單純不遵從主管機關對於居家隔離或檢疫的指示,但尚未對公眾安全產生危害者,就僅屬於抽象危險的狀態,仍可維持目前的罰鍰方式,惟金額上限必須提高。而若不遵從指示,雖尚未傳染他人,卻已危害到公眾安全,如外出的時間長且遊走地點與接觸人數眾多的情形,即已達於具體危險的狀態,實就有入罪化的必要性。

至於已造成傳染他人的結果者,即現行傳染病防治法第62條的規定,除了必須增訂未遂犯的處罰外,於主觀要件上,似乎不應限定為明知的確定故意,也應包括有預見的不確定故意,甚至得考慮增加過失犯的處罰。

而根據行政院所提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草案,對於違反居家隔離與檢疫者,根據第15條第1、2項,分別將罰鍰提高為二十萬到二百萬元、十萬元到二百萬元,金額大幅度提升,但為何兩者的處罰下限不同,仍未見說明。其次,於第13條,對於罹患或疑似傳染病者,不遵從指示而有傳染他人之虞者,也可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兩百萬元以下罰金。只是如此的規定,為何不直接於傳染病防治法為明文,尤其是與傳染病防治法第62條為配套思考,實也有質疑空間。甚且,對於事前的防疫,即到底可以採取如何程度的電子監控設備,此特別條例也僅於第8條,概括授權主管機關得為必要的措施,此能否通得過法律明確性的要求,實也有疑問。

凡此種種,正凸顯出此特別條例,既欠缺整體與一致性,對於法定性恐也有所欠缺。雖然,基於防疫必要與緊急性,授權給行政機關的裁量空間或許必須寬廣,卻也不能因此犧牲掉法律明確性的要求。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