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紅媒唯恐台灣不亂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紅媒唯恐台灣不亂

2020-06-12 09:59
韓國瑜在6.11卸任前舉辦音樂會。圖/擷自韓國瑜臉書影片
韓國瑜在6.11卸任前舉辦音樂會。圖/擷自韓國瑜臉書影片

「罷韓投票」以高票通過之後,網路分享了幾篇北漂世代,如何回到高雄投票,如何躲過「韓粉」家長的霸凌,一位大學生說:「我的枕頭上出現刀痕,嚇到我不敢回家」,有一位說:「我的房間是自己出錢租的,所以父母不敢趕我出門」,這些投書有一個共通點,「我的韓粉父母最喜歡每天固定看著紅色電視台,從來不轉台,你說,已經被洗腦成固定的思考模式,這樣不會出問題,我才感到奇怪」,這是2018年選舉,中共國台辦指揮收買親共媒體大力介入,台灣社會被撕裂,世代家庭被毀滅的悲劇,一年後,很多人清醒,看見真相,所以,支持罷韓者認為,「經過修復民主的執行,可以讓老韓下台,韓粉退散,台灣也可以彌補這個被撕裂的傷口」。

但是,支持老韓群眾認為,罷免行動缺乏公平,一股來自媒體網路的怪異聲浪,企圖在街頭討回公道,6月13日的韓粉凱道集會,就是這一股力量的呈現,網路上還出現「暴動」字眼,國安局必須對紅色力量介入,更加小心才是。

紅色媒體擅長傷口撒鹽

問題是,已經被撕開的傷口,是中共在台紅色代理人的偉大成就,打擊台灣民主,證明共產獨裁好處,是戰略方針,中共以及在台同路人,不會就此停止在傷口上灑鹽,因為分裂的台灣,才是中共侵台的最佳條件。所以罷韓之後,中共網軍以及紅色媒體,動得更厲害,網路專家沈伯洋教授說,很多剛成立的帳號,以及來自境外的帳號佔了40%,假訊息越來越多,以及帶風向的言論,針對高雄罷韓事件進行批判、留言,字眼裡面充滿挑撥,仇恨,一個名稱「監督國家政策行動聯盟」的粉絲專業,就出現很多鼓勵武力統一的言論,紅色名嘴邱毅,更是在中共的媒體上,大喇喇發表支持武統,斬首蔡英文言論,名嘴趙少康罷韓之前,先批判罷韓行為違反民主,等到罷韓通過,又變成鼓勵藍營發動罷免行動,挑起政黨仇恨,立場前後搖擺,說來說去,就是自己對,好像這是名嘴專有權利,更不用說,新黨萬年主席一副憤怒填膺,恨不得明天凱道就發生暴動,一個市長下台,有必要弄出那樣大陣仗嗎?這些人希望台灣被中共統治,熱切之心,已經讓自己失去理智,看起來,中共網軍和紅色媒體傾巢而出,對台灣社會進行「認知作戰」,企圖在這一場罷免選戰後,鼓動反抗風潮,製造台灣動亂,動機相當明顯。

今天,美國的黑人暴動,已經進入第二周,居然還擴大蔓延到全世界,而幕後操作的ANTIFA,假裝反法西斯,實際是共產黨同路人,接受中共金錢挹注,配合美國左派媒體,以及被收買的紅色大外宣媒體,鼓吹暴動,這才是暴動越搞越大,時間拉長的主因。6月10日《紐約時報》報導,三個月內推特多了4600個帳號,專門轉貼有利自由左派的文章,帶動種族暴動,真相是,死亡的佛洛伊德是一名長期吸毒,前科纍纍的慣犯,又罹患「武漢瘟疫」,被警察過度壓制,只是死因之一,而非全部,死者卻被塑造成英雄,加上佛洛伊德是伊斯蘭信徒,種族問題加上宗教問題,後面還有民主黨和中共在美潛伏特務奧援,使暴動問題一時間無法落幕。

傳播媒體和網路,永遠是對立政黨的終極戰場,如同毛澤東所說,「筆尖如劍,文字宣傳才是革命武器,比起槍砲還重要」。要挑動社會敏感神經,其實很簡單,因為這個社會永遠有不滿的人,所有社會也必定會有缺陷,要找這些缺陷,甚至製造缺陷,見縫插針,其實也不難,因為,每一個人有不同的世界觀,或者說,每一個人對世界的認知不同,所以給予媒體有綁架的機會。

媒體操弄兩種世界觀

以美國為例最為鮮明,美國的兩黨對立嚴重,不輸台灣國民兩黨——美國有紅色滲透,台灣有紅色媒體搞亂。所以社會走向對立,對立起源來自不同的價值觀,或稱「世界觀」,美國社會學家把這種世界觀分成兩種,固定世界觀,以及流動世界觀,前者趨於保守,後者趨向自由,前者以共和黨居多,後者以民主黨居多,若以台灣來說,前者是國民黨,後者是民進黨,前者喜歡規律,固定看一種報紙,所以很容易陷入同溫層的結構裡面,並且加入同類團體,從團體裡面獲得身分認同,寫《極端政治誕生》的馬克海瑟林頓說,「同溫層團體如同吸二手菸,你一但加入,就算不抽菸,也會染上菸癮」,流動世界觀的人比較彈性,可以接受社會的變動,從社會議題來看,前者反對同婚,後者可以接受同婚,前者反對通姦除罪化,後者接受通姦除罪化,為了迎合不同世界觀,媒體和網路也會配合政黨,形成自己的言論。美國支持共和黨稱為紅色網路,例如福斯電視,支持民主黨稱為藍色網路,例如CNN,因為政黨介入,加上境外的紅色力量介入,美國兩黨立場也變得越來越無法溝通,這種情況也出現在台灣,藍綠陣營對於政治議題,無法理性溝通,問題就出在媒體身上,紅色媒體用語用字,甚至下標題,也充滿仇恨偏見和懷疑,引誘同溫層的思考方向,這種媒體擺明不願擔任政府政策的善意建言者,而是社會破壞者和政府的敵人,很糟糕的是,這些紅色媒體已經不是媒體,而是境外勢力的傳聲筒,台灣的法令還對它無可奈何,比起美國政府對中共在美國媒體的管制措施,台灣實在要加緊立法才對。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