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24)報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24)報告

人自重則他重

 2019-01-09 14:21
今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24),在巴西場部分,他們強調要處理氣候變遷問題,原住民比較了解,比較能夠處理,讓人聯想,中國如果讓他們的少數民族到這國際會議上,利用國家場地批評政府政策的不當,中國就進步了。
今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24),在巴西場部分,他們強調要處理氣候變遷問題,原住民比較了解,比較能夠處理,讓人聯想,中國如果讓他們的少數民族到這國際會議上,利用國家場地批評政府政策的不當,中國就進步了。

一、前言:

今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24),因為台灣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我以國際氣候行動網(CAN-International)的成員參加。因此我的身分是觀察員(Observer),所以我不能做報告,但是在討論的時候,我會盡量以台灣的身分發言,讓全世界各地都知道台灣在減碳方面也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尤其是在綠能的發展方面,我們要讓全世界知道台灣很努力的在為這個地球打拼。

另外,今年報到的時間較長,我有機會向照相志工問說:「我申請參加的時候,我寫的國籍是台灣,為什麼邀請函上的國籍變成其他(other)?」結果,他告訴我台灣不是聯合國成員,所以不能寫台灣,並告訴我,即使梵諦岡的宗教要來參加,它的國籍也是其他,好像在安慰我。

這次大會比較特別,在廣大的會場中找不到美國的場地,大概川普退出巴黎協定以後,美國就沒有再參加了。

二、會議過程

中國場:

中國場是報告他們推廣竹子種植,到東南亞、非洲及南美洲等國家及森林復育的問題,他們是以大興安嶺為例子。我聽完報告以後,當然提醒他們,竹子是一個經濟作物,把他推廣到第三世界的國家,有可能會造成他們把原來的森林砍掉,開始種植竹子,這必須要注意。另外,森林復育的問題,我認為最好的方法是,應該讓自然界自行復育,而不是人工造林。

當然以上的建議,我表明我是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的成員,結果有一位相當年輕的人,就發言說他來自中國台灣,他有去大興安嶺林場看過,那裡的林場整理的非常好。這下子我火了,我說:「同學,你用中國台灣的身份來發言,你大概就是到中國念書的學生吧!」另外我說:「我最怕聽到你講的一句話,說大興安嶺林場整理的非常好」。我說原始森林基本上除了生態旅遊的步道以外,其他的地方都不應該整理,這樣動物才會進入森林,生態可以維持平衡。其實讓我生氣的原因是,台灣的小孩到中國念書。居然在台灣人自己表明自己的立場的時候,還要趕快向中國表忠,真是難過!

中國場是由三位中國人及一位越南人報告,現場中英文即時口譯,中國的主持人還相當有風度,會議完後,一般是主持人與報告者在台上合影留念。但主持人還下台邀我上台與他們合影,我也很大方的上台與他們合影,主持人要我站中間,我說我不是報告人,站旁邊就好。合影完,有一位西方女性主動跑來跟我換名片,她有些資料可以email給我。其實,在這種場合這樣的發言,只要自己尊重自己,中國人也要表現他們的風度而尊敬你。反而拍中國的馬屁,他們並不覺得你重要。

中國場的言論,第二天在台灣媒體發酵,此次前去參加會議的台灣青年氣候行動聯盟同學,到處找我要證明,自稱中國台灣的青年並不是他們其中的成員。在與他們的對談中,讓我更覺得不可思議,他們有人說他們不會去中國場,甚至參加韓國場時,他們也不敢自稱台灣青年,而說自己是東亞青年。

我想,這會不會是中國打壓台灣慣了,我們不只部分外交人員害怕中國,連所謂天然獨的青年也害怕中國的強大,不敢有風度地不卑不亢的面對中國,與中國講理,這是政府應該思考或獨派所要深思的問題。

巴西場:

在巴西場,有關盜林的問題,巴西政府現在提出很多方案減少盜林的問題,但我從他的報告圖表中發現經濟情況比較好的時候,盜林的數量就比較少,所以我就建議他們要把經濟的因素也考慮在防止盜林的方法裡面。

另外在巴西場的部分,我覺得非常有趣,在國家正式場合中,他們讓原住民的婦女跟青年還有男人,大量批評政府貪污及不尊重他們的傳統領域,這是違憲的。他們強調,要處理氣候變遷問題,原住民是比較了解,比較能夠處理。

這讓我聯想,中國如果讓他們的少數民族,能夠到這個國際的會議上,利用國家的場地,來批評政府政策的不當,那中國就進步了。

美國因為川普總統退出巴黎協定,因此美國的專家演講都混到其他國家中,我也聽說明年應該是巴西主辦氣候變遷議會,但因為巴西的新總統可能會跟川普一樣退出巴黎協定,所以現在大家在謠傳明年可能在波蘭,或是中南美的某一個國家舉辦。

印尼場:

在印尼的場地,我與演講者有比較深入的對談,印尼的再生能源佔了將近20%,但他們的大部分是由水力發電而來,那我就問他們說:「水力發電對生態的影響很大,他們應該加強用風能跟太陽能」。結果,他們說風電跟太陽能在印尼還很貴,現在還沒有很流行。雖然有些家戶屋頂已經裝太陽能。但那都是個人少量的,至於水利的部分,他說:「他們也很少用築壩的方式來做水力發電」。基本上他們是用小水力的方式來達到再生能源的目標,我問他:「小水力他們用到多大的發電容量發電?」他們的回答是:「三到五個MW。」

我在澳洲場,聽他們講有關微電網的問題及小水力發電的問題,他說小水力的發電範圍是在0.5 MW至15 MW。微電網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了,然後他給我了一些資料。

波蘭場:

波蘭是這次會議的主辦國,所以場地非常大。波蘭場的部分,主要是在講太陽能的發展,波蘭太陽能發展在歐洲算是非常慢的,所以他們現在要推太陽能,我就問他們說:「太陽能的面板用完了以後怎麼處理,是不是可以回收(recycle)?」那個專家說:「現在正在研究 recycle 的問題,也有一些進展」。

他們對垃圾減量非常的積極,他們希望在2030年,垃圾經過recycle,能夠達到零垃圾目標,同時我也在波蘭的場地裡聽GE的人跟MIT的教授在講能源的問題,他們提到在南美跟東南亞國家,應利用天然氣發電,做他們的基載。但他們認為在這些國家的基礎建設不夠,需要外國的幫忙。

在另一場會議上我覺得好玩,講者是學界,業界還有工會(trade union)的代表。他們在上面講的根本就是配合政府的政策的說法,企業界的人就說:「煤礦他可以變成煤氣或其他產品,對生態的影響很小」,而且說不能沒有煤礦,意思就是煤礦不能被完全取代。結果現場就有一位瑞士人說:「你們的想法只有單一方向的想法。還有其他方法減煤,譬如在瑞士就用洗澡或是家庭廢水所剩下的餘熱,再回收來利用。這樣可以減少煤礦的使用量等等」,然後接著一個德國人就講:「你們雖然有提到怎麼讓媒礦工人轉業等等的一些社會問題,但是你們做的還不夠,像在德國就是很強調如何減少煤礦的使用量,並讓相關工人轉業」,然後接著一個波蘭人就講說:「他是氣候變遷的工作者,他認為要在2050年達到碳排放量接近零的情況之下,煤礦開採是必須漸漸被停止」,主持人講說:「你們講的這些東西,好像都沒有在問題。我就跟主持人講說,他們不是在問問題,他們在提建議」,接下來工會代表的人在台下,就火大了,就開始說:「波蘭從京都協議書到巴黎協定,都很遵守,但像奥地利等這些國家,他們沒有完全遵守。」他就說:「你們都沒有考慮煤礦工人的處境。」他並強調波蘭與德國,瑞士的情況不一樣,不能等同視之。我因為自認英文不夠好,所以沒有加入戰局,非常可惜。這一場演講,台上演講者都不用回答問題,由台下人口戰。我認為這不就是氣候變遷會議的主要目的之一?真是精彩!

奧地利場:

奧地利場,其演講基本上是一些社區的節能減碳問題,有一個社區他們用小水力風力還有太陽能發電,我問他們:「這個社區是不是可以達到能源自足,這個計劃有沒有政府的錢補助?」他的回答,能源自主還沒有達到,但是他們已經達到50%的能源自主,他認為他們的風力發電很有潛力,不過風力發電,社區居民很反對,我想可能是因為很吵的關係,他認為如果風力發電加強的話他們可以達到80%以上,至於,計劃經費的問題,他說他們70%計劃的錢是由政府補助。

另外,關於種樹推廣木造房子的問題,他們也非常積極在做,我就問他們說:「木造房子在隔熱方面是不是比較麻煩?會不會浪費能源?」他說:「這是一個問題,但他們可以用傳統的方法做隔熱的設計。」另外,木造房子的造價是不是會比一般傳統的鋼筋水泥貴。他說會,但是政府會做一些補助。

法國場:

比較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法國的一個組織,現在已經組一個無碳的運輸聯盟,他們希望到2050年,全世界的運輸,化石燃料的用量會等於零,他們稱它為零排放運輸,他們主要是要利用太陽能氫能跟生質能,而且聯盟的重要城市,希望能夠在 2035年的時候就達到零碳排放的運輸。他們也提到,零排放運輸對輪船跟飛機的部分,是比較困難,所以他們必須要發展出生質能的使用技術。

日本場:

日本場總共聽了兩場演講,一場是有關風力發電機的發展,他們宣稱,他們的風力發電機,可以在颱風時使用,他說目前在風速每秒65公尺時還可以發電,他們現在正在研究高於65公尺每秒的情況也可發電。我就問他:「在平常風速,其發電效能如何?」他說:「效能一樣。」。

另外一場是提到這個汽車節能的部分,他們在引擎效率方面,已經做了非常大的改進,而且電動汽車現在的電池已經發展到,每充一次電可以走400公里。而且他們還在繼續研究另外的一種更小更好的電池,希望將來能用在卡車上面。我就問他說前幾天我在法國場聽到,法國人正在組一個聯盟,就是零排放運輸聯盟,希望能夠在2050年達到零排放運輸的目標。主講者就跟我說,那他們要用什麼樣的能源,我說他們要用電能,氫能,生質能。他回答說:「有可能達到這個目標,只要各國政府的政策漸漸改進及加強,是可以達到這樣的目標。」

德國場:

德國及歐盟的場地,讓我覺得,他們現在已經不再談國內的減碳技術或是減碳的政策。他們現在把重點放在籌措基金及分配基金,幫助第三世界的國家,讓他們能夠在某些做法上,達到減碳的目的並改善他們的生活水準。

南非場:

南非場,主要報告南非在減碳的部分所做的努力,南非在這一方面的確是很用心,企業跟政府合作有很多的計劃在執行,當然我也提了兩個問題,一個是他們為什麼在推動公車用氫氣,而不用太陽能電池,他說:「用氫氣體積比較小,運輸也比較方便」,第二個問題我說:「你們計劃這麼多,為什麼沒有談到教育的問題?」雖然氣候變遷是很急迫的一件事情,但是我們也應該讓小孩子了解氣候變遷對他們將來的影響,結果他就回答我說:「這個問題是在教育部,不在他們現在的環境保護署」

同時也參加他們的歡迎酒會,跟一些朋友聊天,在酒會中,我覺得南非人對台灣非常的友好。其中有一位問我,是否可以每年派一至二位學生到台灣學習,問我可否幫忙。我當然說歡迎,我盡可能幫忙,請它email給我。

婦女講堂:

他們現在已經把女性主義改成性別主義(Gender)。感覺上他們的組織非常大,他們今天就提到,婦女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譬如氣候變遷所補助的錢,不到5%用到婦女的身上。還有他們也強調女孩被強迫結婚,做家事都沒有薪水,他們工作的薪水跟同工男人比起來,只有男人的40%而已。他們也教女性團體,怎麼樣去跟聯合國的氣候變遷基金申請錢。不過我的感覺是他們在談的這些問題都是第三世界的問題。譬如今天來報告,很多婦女是從非洲來的,或是關心非洲婦女權益的問題,他們並沒有提到西方國家婦女的一些問題,我本來要跟他們提性別主義應該是要包括同志婚姻等議題吧!但是我覺得我講這些話可能會被轟下台,所以我就只在那裡聽他們的報告。

三、結語:

這次參加會議,讓我了解各國在節能減碳及發展再生能源的技術及策略,我的收穫非常的多,同時我也盡量讓各國人士了解,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但我們在這方面努力,如風力,太陽能及推廣農村自主再生能源的發電等,所做的努力。 至於在中國場發生的事情,讓我了解,政府應好好的告訴人民,中國並不是像某些人口中所說的那麼強大,台灣人不需一面對中國人就害怕,應該以說理的態度,心平氣和的面對中國,因為國際到底是一個講理的地方。

四、謝誌:

本次參加會議,感謝民主基金會的補助。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