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有存滙款,但不知存滙款人個資謎題有解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有存滙款,但不知存滙款人個資謎題有解了!

2019-08-24 10:04
滙款業務有滙款人和相對受款人兩端,銀行是居中傳滙平台,但卻由於金融機構古老守舊的保守心態,竟把滙款業務的受款人,視為應隔離保密對象,往往讓受款人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圖/民報資料照
滙款業務有滙款人和相對受款人兩端,銀行是居中傳滙平台,但卻由於金融機構古老守舊的保守心態,竟把滙款業務的受款人,視為應隔離保密對象,往往讓受款人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圖/民報資料照

於銀行丶合作社開存款戶,常常接到存滙款金額,但卻不知存滙款對方聯絡個資,而生困窘,請教於開戶之銀行和合作社,得到的答案是基於銀行法第48條「保密規定」而未能予以提供,造成實務上難以解決的帳務問題,經民眾反映於金管會主委,終於得到彈性解決方案,金管會日前行文指示銀行聯合會和信合社聯合會,金融機構辦理存滙款業務,如存滙款行為之一方當事人,請求提供他方身分或聯絡資訊,金融機構宜協助聯繫他方當事人,於經同意情形下,配合提供其相關個人資訊。

於金融機構辦理存滙款,傳統的手續要填具三聯單,也要書明對方帳號和姓名,以及存滙款人本人之資料及聯絡電話,但存滙款結果,只有存滙款額及姓名帳務代號,會出現對方的存款簿上,此外,並無任何聯絡電話丶地址等個資,可以呈現來源,其結果是只能憑事先或事後,另外途徑的聯絡,才有辦法「對帳」,若事前事後均未加以聯絡,則可能出現「不明存滙款」,詢問受款金融機構關於滙款人之資料,得到答案千篇一律:基於銀行法第48條第2款規定:「銀行對於顧客之存款丶放款或滙款等有關資料,除其他法律或中央主管機關另有規定外,應保守祕密」。

這個保密條文基本上是正確的,個人在金融機構的存丶放款與滙款,是屬於廣義上個人個資,應受保密規定的保障,但長期以來,由於金融機構古老守舊的保守心態,竟把滙款業務的受款人,視為應隔離保密對象。這就奇了,滙款業務有滙款人和相對受款人兩端,銀行是居中傳滙平台,怎麼在接受滙款人委託,把款項滙到受款人帳戶,只告知金額及名字,卻隠去滙款人聯絡資料,讓受款人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曉得款項詳細來源,連主動詢問受款銀行,也被引用上述「保密規定」而拒絕了。

這樣的滙款作業,會發生諸多弊端,最嚴重的是干犯「洗錢防制法」,對於帳户中只有名字而無相關資料的款項,無法得到一般合理便利的探索來源途徑,萬一是被有心人藉故栽贜,那東窗事發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莫謂機會不大,但如此「保密」規定,就存在有這種風險。其次,除了個人外,法人公司行號依規定要設立帳簿,依會計準則如實記帳,遇到這種難以完全知道個資的滙款如何處理?尤其是許許多多的社福團體,常公佈捐款銀行帳戶,接受民眾捐款,結果民眾捐了錢,是有錢進了受捐對象帳戶,只有名字,其他個資卻被「保密」消失了,社福團體無法大海撈針,捐贈收據開不出去,捐款人當然也收不到,萬一在申報所得稅時要利用抵扣所得,也失去應有權利。

更糟糕的是,不明來源的款項,有可能被檢舉違反會計法,像前述所舉「被保密」的捐款名單,收據可開但寄不出去,其實受到最大影響的是總統丶縣巿長丶立委等選舉的政治獻金,原本一樣受到強制保密「保護」的,但因政治獻金範圍廣泛,並牽涉到對象丶金額⋯⋯等等規範,政治獻金法又規定一萬元以上獻金要用滙款或票據為之,還要開立政治獻金收據給捐款人,如照一般「保密」規定,則受捐錢候選人或政黨,根本無法依法處理許多以滙款方式捐錢的獻金案,所以金管會例外依「中央主管機關規定」之行政命令放寛規定,凡是候選人選舉專戶或政黨受捐贈,需要查證資料者,金融機構得依其請求告之滙款人資料,例外的「解放」保密枷鎖。

其實,金融機構引用銀行法第48條第2項規定,對受款人查詢滙款人聯絡資料,予以拒絕,是錯誤曲解該條法律的,該條文立法目的,是為保障滙款案雙方當事人,個資不會隨意外露而引發不必要的後遺症,但滙兌案是雙方透過銀行平台而從事契約行為的實踐,滙款人在滙款當下,就已合意願表示身份來從事滙款行為,應該遵守保密規定的是滙款平台的銀行,而非對滙兌案另一方的受款人,因為受款人是滙款案兩造當事人之一,中間平台有什麼資格「攔截訊息」,而以「保密」拒絕受款人得知滙款人資料呢?當然,也許有極少數滙款人不欲受款人得知其個資,此乃極為不正常稀有個案,萬件中不及一,銀行以此稀罕情況,做為「保密」理由,實為愚蠢至極遁辭,也是銀行長期以來官僚化的表徵,難怪「現代化」彳亍蹣跚。

正由於形同壟斷化的金融機構,長期以來都錯誤的執行此一「保密」規定,為客戶帶來莫大的不便,身份形同金融機構的郵局郵政劃撥帳號,則意外的提供了一個解套的窗口,郵政劃撥帳號制度,設有「通訊欄」位,可書寫與本次劃撥(滙款)有關事項,而其劃撥單中,又有金額及寄款人姓名丶地址丶電話等欄位,做為中間人的郵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影印該劃撥單郵寄給受款戶,滙款來源個資丶用途及金融資料一清二楚,足供受款方記帳丶寄發收據或其他處理使用,突破了所謂「保密」的愚蠢解讀,此做法行之有數十年之久,也沒有什麼「洩密」的後遺症,反推銀行的保密規定,是脫褲子放屁一一多此一舉了。

此次金管會接受民眾反映,能從善如流對滙款「保密」做大幅放寬,值得嘉許,但仍留下一個尾巴,也就是「畫蛇添足」,指示金融機構為提供便民良善的金融服務環境,如存滙款行為之一方當事人,請求金融機構提供他方當事人之身分或聯絡資訊,為合理必要之金融服務範圍,金融機構宜協助聯繫他方當事人,「於經他方當事人同意」情形 下,配合提供其相關個人資訊。

金管會如上依法發布之行政命令,是有法律效果,但是多了一道「協助聯繫他方當事人,於經他方當事人同意情況下」的條件,始能配合提供其相關個人資訊。須知,此看似區區一句話,做起來有多麻煩,礙手礙腳,拖延時日,而且保證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是「做虛工」,只有萬一之一可能是不同意,但既然本意是不同意對方知曉滙款人身份,非屬一般常態,金融機構有必要為了「萬一」而妨害其他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正常運作嗎?像郵政劃撥一樣,小金額滙款,也不必驗證身分證,若是有特殊顧忌,留個化名也可以,像政治獻金法,也允許一萬元以下獻金用「慝名」的。

金管會此放寬決策,是有「為德不卒」之憾,應該直接放寬存滙款案有當事人,查詢對方聯絡資料時,金融機構即應如實答復,如此主客兩便,若為顧及萬中可能有一之特殊態樣,可在存滙申滙單上特別欄位「聲明不接受查詢」,如此,受款銀行和滙款銀行,不待再詢問滙款人,即可婉拒,未聲明者,視為一般通案,不必再徵詢同意後,可逕提供回復查詢,可大大化繁為簡,也可使滙款作業達到「透明化」,減少詐騙案或其他不正目的的行使。

回溯銀行法第48條第2項立法宗旨,是保護存滙款人和受款人應有的個資安全,沒想到,在官僚體制下,成為刁難正常存滙款人之雙方之連繫,還要另外透過種種不必要的輔助辦法來解決「瓶頸」。認真來説,光這一點「刁難」,就足以凸顯郵局郵政劃撥主動提供雙方資料的「完勝」,也難怪有經驗的各種候選人,或常接受捐款的社團,都會捨銀行帳戶而就郵政劃撥帳戶,郵政劃撥雖說也是金融機構的一環,但他獨立體系靈活運用,是一般金融機構所望塵莫及的,而且劃撥有「即時通」的迅速性,在在都完勝銀行丶信合社的通滙,銀行丶信合作和農漁會信用部,還不見賢思齊,急起直追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