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癡心妄想自我麻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癡心妄想自我麻醉?

2015-10-27 12:00
台灣科員文化作祟,滿腦子只有「規定」、「處罰」,而不考慮其構想是否真有需要。國家無孔不入地介入與管制人民生活,國人若不能痛下決心,拒絕接受「被馴化」的正當性,而寄望於某黨或某人為自己爭公道出怨氣,只怕是癡心妄想自我麻醉。(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台灣科員文化作祟,滿腦子只有「規定」、「處罰」,而不考慮其構想是否真有需要。國家無孔不入地介入與管制人民生活,國人若不能痛下決心,拒絕接受「被馴化」的正當性,而寄望於某黨或某人為自己爭公道出怨氣,只怕是癡心妄想自我麻醉。(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日前有媒體報導,台北市政府環保局招考清潔隊員,不僅須通過筆試不說,題庫所儲存試題,內容更遠超過隊員工作知識所需,包括有蒙特婁議定書內容、國際合約簽訂日期、有毒物質的分解式、大氣層的等高分布等等,真不知該類知識對清潔工作有何需要,也很令人納悶出這種題目人員,頭腦是如何運轉。這一整套戲碼,正是公務員當久了,思維漸與常識脫節又一範例。

若依正常思考,招募清潔隊員,應是只要求身體健壯手腳靈活即可,不需要辦一場文縐縐筆試,所需簡單環保知識與法規,上幾堂職前訓練課,也即能交代清楚。若擔心合格應徵人數過多,也可採用抽籤方式解決,未錄取者俟後有缺即補。原本可以簡單處理的事,何須攪到如此複雜?

公務員長年沉溺於各種法令規章,遇事幾全有法規可援引,也幾全無不受法規約束事項,以致少有運用常識發揮智慧之需,久之即不免思維僵化,形成對所謂SOP即標準作業程式的依賴和執著,處理事務不管有無必要必先擬具四平八穩章程規定,然後即一板一眼「依法行政」?招考純屬粗工清潔隊員也須通過筆試即是一範例。這一現象或可名之為SOP症候群。

公務員遇事不顧實情實況,事事不忘建立SOP現象,也表現於時常動腦筋給底層弱勢人民穿小鞋,害到其苦日子再苦上加苦。平日坐在辦公室舞文弄墨閉門造車,何曾體會到艱苦人的艱苦。數年前環保署曾研擬一套「清潔服務業證照制度」,即是活生生一例。

依據環保署這一構想,從事清潔工作者須通過檢定取得證照,才能以此工作為業。但也正如當時社福團體所指,這一認證規定一旦實施,勢將斷絕這一行業中高齡失業婦女與底層勞工,以及身心障礙人民唯一生路,該研擬制度也幸經社福團體質疑嗆聲而未見下文,想是以悄然擱置。

底層弱勢清潔工看似已暫時躲過證照之劫,但至少在新北市街頭藝人已註定必須先考得證照,才能合法獻藝表演,顯然是官員的SOP症候群又在發作,「規範」到同屬弱勢街頭藝人。但也不知街頭藝人表演水準高低何勞政府關懷?此外也正如本人日前在「你不是我爸爸」一文所指,新北市文化局官員,其本身又是否有足夠文化素養,而夠資格裁決別人夠不夠格在街頭獻藝?

證照制度若真如此重要,卑微如清潔工街頭藝人都需要考證照,則政客要選縣市長、立委乃至正副總統,是否更該考考證照,考試通過才有資格登記參選?若專挑清潔工、街頭藝人之類行業下手,是否很有只敢折騰弱勢族群之嫌?

SOP症候群之外,部分公務員似又慣於不管有無必要,動輒濫訂規章擾民,更以罰鍰恫嚇人民遵守,充份顯現「你是民,我是主」蠻橫架式。我本人上半年即曾領教到一樁案例。

事緣新北市烏來地區有一名為「內洞」景點,原是山間碎石小徑終點一座中型瀑布,景觀頗富野趣,瀑布下方且有一深潭承接水流,是我昔年舊遊之地,也曾多次俯伏潭邊飲水或洗手洗臉,從未見有任何罰則。

但我今年春夏之交偕友人重訪舊地,卻發現谷底小徑被一較高步道取代不說,步道盡頭也以木柵欄阻斷通向水潭,旁側更懸有警告牌,告誡遊客不准跨越欄杆,違者得處以罰款台幣若干云云。

我當時在場即深感訝異,不知管轄單位為何要採這種安全措施。以該水潭地形,人除非是想自殺,應絕少跌入溺斃可能,多年來也未聞此也曾發生意外,不知坐辦公室朋友何以動怒,要畫為危險進入地區。

又若以瀑布而言,北市近郊尚有內湖圓覺,三峽滿月圓等等大小瀑布,但也未建立有標示,不准遊客接近,難道獨有內洞瀑布特具危險性?這不是公務員目無人民權益,沒事找事而何?

另一案例,是前此台北市府又突發奇想,要硬性規定乘坐公車某幾個特定座位乘客均須繫上安全帶,違者即處以罰款,並將指派專人隨時上車抽查云云。國人若細細一想,即不難發現又是科員文化作祟,滿腦子只有「規定」、「處罰」,全部考慮其構想是否真有需要,又是否能順利推行。

且慢說在台北市區或市郊搭乘公車,以車速言都殊少繫安全帶必要,若真發生猛烈碰撞或緊急煞車,其站立乘客跌傷或扭傷機率應是更高。若連特定座位乘客都須繫安全帶,則是否先該禁止站立搭公車,座位坐滿即不准有人再上車?

又依據其原始構想,是要設稽查人員隨時登車檢查。試想這一彷彿視市民如罪犯辦法一旦實行,其肅殺氣象是否會很像納粹黨蓋世太保在佔領區突檢公車火車,搜捕反抗份子?為區區安全帶問題不惜賠上首都形象,也真虧他想得出。

很可哀的一個現象,是當天和我同遊諸友,似是誰也未感覺步道旁側那塊干預人民自由恫嚇人民告示有何不妥,想來其他遊客感受也是如此。

內洞瀑布前的場景,似是再一次印證了中研院一位李瑞中研究員,數年前投書報刊所寫兩段話,「國家無孔不入地介入與管制人民生活」,以及「被統治的對象都不自覺地接受了『被馴化』的正當性」。真是誠哉斯言。

國人若不能痛下決心,拒絕接受「被馴化」的正當性,拒絕繼續充當馴民順民,而寄望於某黨或某人來為自己爭公道出怨氣,只怕也是癡心妄想自我麻醉。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