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芬蘭獨立予台灣民族運動的啟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芬蘭獨立予台灣民族運動的啟示

 2021-01-11 11:20
作者指出,芬蘭就是在俄羅斯化壓力下,知識份子開始嚴肅思考芬蘭語言、文化的重要性,漸漸培養出民族意識。圖為1809年,波爾沃議會由俄羅斯帝國皇帝亞歷山大一世開幕圖畫,左上為俄羅斯國旗,右為芬蘭國旗。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作者指出,芬蘭就是在俄羅斯化壓力下,知識份子開始嚴肅思考芬蘭語言、文化的重要性,漸漸培養出民族意識。圖為1809年,波爾沃議會由俄羅斯帝國皇帝亞歷山大一世開幕圖畫,左上為俄羅斯國旗,右為芬蘭國旗。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咱呣是瑞典人,嘛無愛做俄羅斯人,所以,咱來做芬蘭人吧!」這句名言出自芬蘭歷史學家、作家兼政治記者的阿道夫·阿維森(Adolf Arwidsson),反應了19世紀芬蘭民族主義興起的社會情緒。

芬蘭照主要的在地話是講「媠喔」(Suomi),瑞典人講做「芬蘭」(Finland),是北歐的一個幸福指數真高的國家,2018、2019和2020攏排名世界第一。

自公元前9000冬前石器時代,芬蘭著有住人,現在人口約550萬。瑞典國王在12世紀中期將基督教傳入芬蘭,在13世紀一步一步將芬蘭併入瑞典。了後,頂層社會攏講瑞典話,下階層講在地芬蘭話。芬蘭語並呣是咁哪一種,攏無文書系統,直到都區(Turku)大主教棉卡爾(Mikael Agricola)在16世紀將新約聖經翻譯做上濟人講的芬蘭語了後,才開始有成熟的文書發展。棉卡爾主教因為按呢被尊稱做「芬蘭文書之父」。

芬蘭人對俄羅斯化極反感

1809瑞典因為戰輸,將芬蘭割予俄羅斯帝國,成做俄國一個自治的大公國(Grand Duchy of Finland),由沙皇兼任大公。俄國起初雖然予芬蘭擁有在瑞典時代自由度較高的大公國待遇,總是,在「高度自治」的刊榜(之那話:招牌)下,要求政府機關講俄語,嘛要求學校教俄語。芬蘭人卻對俄羅斯化相當反感,除了政府機關的官員講俄語以外,學校照常用瑞典語教學,嘛有人開始鼓吹要倒轉去瑞典。

總是,在俄羅斯化的壓力下,嘛有芬蘭知識份子開始嚴肅思考芬蘭語言、文化的重要性,漸漸培養出民族意識。1820年代,怹提出「一個民族、兩種語言」的口號,要求將芬蘭語和瑞典語置於仝重要地位,1831年成立芬蘭文學協會,推動文化運動,鼓勵芬蘭文學創作。1835第一篇民族史詩《卡哩哇啦》(Kalevala)發表後,大大激起了芬蘭民族主義的熱潮。

1860年代,一部份芬蘭人開始主張,在實現政治自由和形成國家以前,著先發展並強化民族精神,庫西寧(Yrjo Koskinen)是當時提出這個「芬蘭化」主張的重要人物。1870年代,伊成做民族主義陣營的領導人,為了予芬蘭語成做主要語言,伊開始宣導小學教師用芬蘭語教冊。1873年,民族主義陣營進一步募集資金在赫爾辛基開辦一間中學,了後陸續有祙少人募資成立芬蘭語教學的中學,予芬蘭語教學的中學到19世紀尾期超過半數。

1892年,27歲的施伯流士(Jean Sibelius)自柏林和維也納留學回國,當時芬蘭藝術界真鬱卒,對俄羅斯強權的統治逐反感。民族主義的覺醒,予愈來愈濟芬蘭人參與推動「芬蘭化」。施伯流士著是在這種的氛圍下,創作出名的《芬蘭頌》交響曲,伊真濟作品和靈感著是攏來自《卡哩哇啦》。

1917 年俄國列寧領導的布爾雪維克黨發動十月革命,芬蘭人勇敢趁俄國內亂的機會宣布獨立,奪得政權的俄國共產黨在1918年1月初4承認芬蘭獨立。

「咱呣是瑞典人,嘛無愛做俄羅斯人,所以,咱來做芬蘭人吧!」芬蘭民族主義的啟蒙者,按呢替芬蘭人建造了民族前途的燈塔。

「咱呣是之那人,嘛無愛做赤藍人,所以,咱來做台灣人吧!」台灣民族主義者嘛仝款,已經替台灣人建造了民族前途的燈塔。

芬蘭幸福指數排名世界第一

芬蘭是真媠的「千湖之國」,過去三冬幸福指數攏排名世界第一。

台灣民族主義嘛鋪出咱的民族願景:要在台灣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公平合理閣幸福優質永續發展的現代國家,予台灣成做世界的美麗島。

芬蘭長期受周邊強權的統治𧿬踏(之那話:蹂躪踐踏),自己的語言和文化受壓迫來失落。受一個外來強權瑞典的操弄,換過另外一個外來強權俄國的糟蹋,狗去豬來!芬蘭人才看出,外來政權攏是壓迫的,攏是剝削的,芬蘭人才醒悟,著愛有屬於自己的國家,芬蘭人才可能真正有出頭天。所以,怹努力培養並堅固民族意識,奮興自己的母語和文化,實踐芬蘭民族主義,創造有利推動獨立建國的社會環境。

台灣嘛是長期受外來強權的統治𧿬踏,自己的語言和文化受壓迫和醜化來沒落。咱在戰後嘛經歷狗去豬來的恐怖淒慘境遇,甚至,現在閣看著另外一隻凶惡的豺狼,在咱門腳口踅來踅去,肖想要撞入來咬咱。總是,台灣人忽視民族獨立的燈塔,無堅固台灣主體意識,無奮興自己的母語,無用心追尋台灣的歷史和文化,無高舉台灣民族主義。

1917 年芬蘭人勇敢趁俄國十月革命內亂的機會成功獨立,因為怹早著準備好啦。當時代的芬蘭人若無堅固民族主義的信念,社會著無可能認真推「芬蘭化」為獨立鋪路,1917年真可能只好將「芬蘭獨立」放水流。

台灣人在台灣佔人口的絕大多數,在外來赤藍權貴所建構來壓迫和剝削台灣人的假「之那民國」,台灣人所支持的本土民進黨嘛已經取得完全執政的地位,相當等於台灣人在外來政權體制下,實際取得「高度自治」。芬蘭人著是利用「高度自治」的空間,努力推動「芬蘭化」為獨立運動鋪路。民進黨因為無民族主義信念,無民族願景著無行動力,無意志堅持台灣主人的身分推動「台灣化」為獨立建國鋪路。反轉,甘願墮落做外來體制的買辦,只顧眼前權位利益,用維持現狀做藉口,阻礙民間力量開創推動獨立建國的有利環境。

芬蘭民族獨立鬥爭的歷史,確實有值得咱去瞭解,提來檢驗咱台灣民族運動。上重要的啟示,當然是:台灣人一定著加強學習和宣揚台灣民族主義。


施伯流士(左)就是在民族主義的覺醒,推動「芬蘭化」的氛圍下,創作出名的《芬蘭頌》交響曲,圖左為赫爾辛基主教座堂。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Pixabay,民報合成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